當前位置: 中國教育 > 銳評 >

銳評 |“考位”大搞饑餓行銷 考試産業化毒瘤待割!

來源: 中國網 | 作者: 曹傑、宋溫暖 | 時間: 2021-03-25 | 責編: 羅天林

據央視報道,近日在上海有很多培訓機構紛紛宣稱可以高價鎖定KET/PET考位,原先只要500元的報名費,現在要花上4000元左右,溢價了七八倍。更誇張的是,在去年12月,因為疫情,全上海只有一個考點可以考。一家教育機構卻宣稱,在這200個考位中,自己佔到了167個,可以鎖定8成以上考位。正常的考試,搞得比春運還緊張,一堆黃牛,饑餓行銷,這背後有什麼制度缺失和監管漏洞?發人深思!

近兩年,康橋英語KET/PET考試報名事實上真的是越來越難,不少考生家長為了“秒速”報名,不惜升級電腦,蹲守網吧拼網速,異地報考拼地域,機構加持拼內幕……手段盡出,結果依然是一“ 位難求。

什麼是KET/PET考試?為何又如此難以報名呢?

KET/PET是英國康橋大學考試委員會為世界各地英語不是母語的學生或者社會人士推出的五級系列考試。通俗點講,就是英國人主持的全球範圍的英語水準考試。KET、PET是這個系列考試(MSE)的第一級和第二級,主要面對的是小學生和初中生。大學生、出國人員現在主要是報考託福或者雅思考試,小學生的英語綜合能力的考試中,KET 、PET幾乎是目前最流行、最被公立學校升學選拔體系所認可的。

那麼為什麼類似四六級、託福、雅思這樣的一個英語水準考試,會和春運的火車票一樣緊俏呢?

首先是考點問題。康橋大學英語考評部與我國教育部考試中心自上個世紀90年代初即建立緊密合作關係。雙方在中國境內共同舉辦了康橋少兒英語、康橋商務英語(BEC)、康橋通用英語五級和雅思等考試項目。在教育部考試中心公佈的考點中,KET/PET考試的考點,在全國24個省有53個,而且並非每個省都有。就算每個考點有200個考位,每次就是1萬多個考位,即使現在每年考4次。對應我國龐大的小學生群體來説,的確有點少。僅北京市2020年入學人口22萬人。而北京市的考點是全國最多的,有7個考點,也是供不應求。“考位難求”早已是KET、PET考試的一大“特色”,北京、上海、廣州等熱門城市考點,報名都基本需要“秒殺”。所在地考點的考位搶不上,家長不惜帶孩子跨省考試已是常態。

另外就是疫情問題。由於去年的疫情,很多考點臨時關閉了,或者整體取消了,不少家長只能給孩子報了外地的考點,然後跨省考試。疫情好轉後,“報復型”報名現象集中出現。

其次是學校看重。家長們都知道,每年小升初擠進名校都是一場大仗。以前奧數還未沒落的時候,很多名校錄取都會以杯競賽證書作為篩選依據。奧數培訓逐漸降溫以後,小學階段的成績拉不開差距,名校想看孩子專業領域或某一科目上的能力標準就成了難題。作為最具權威的英語能力考試,KET/PET這兩個證書也成為一些地方的中學名校篩選簡歷的重要依據。

還有就是家長間的攀比心理。北上廣的高學歷家長較多,自然對孩子的教育也比較重視,尤其是外語方面,KET/PET這兩個證書也證明了孩子的英語水準,別人家孩子都是3年級KET,6年級PET,初中就能過FCE(FCE相當於國內大學英語水準),這説出去多有面子!何況學英語是實打實的能參加高考的科目,遠非鋼琴繪畫跆拳道之類興趣班所能比。

最後就是培訓機構的渲染。幾乎所有的英語培訓機構都會向學生家長灌輸KET/PET考試的權威性、重要性。在經歷了若干次培訓老師的有意無意的提示之後,家長就會自然而然的要求去參加考試。而且也會把孩子參加這個考試成績來當做檢驗培訓機構水準的依據。就像大學生的四、六級英語考試。

在考位緊張,僧多粥少的情況下,一些培訓機構為了斂財,宣稱可以高價鎖定KET/PET考位,這種手段真夠黑心。考試本來就是一種公平的體現,如果培訓機構能從開始報名階段就伸進黑手,用“考位”來“卡脖子”,莘莘學子就淪為待宰的羔羊。

在央視採訪中,康橋大學英語考評部KET/PET上海地區負責人表示:沒有所謂的第三方或綠色通道。這如果就是真相,那些培訓機構的“保位”承諾,就和某些考研機構“保過”承諾一樣,只是收割韭菜的謊言。

據廣大考生和家長反映,培訓機構借“考位”大搞饑餓行銷的,不僅是KET/PET考試,還有英語四六級和專四專八考試、普通話考試、藝術培訓考試、教師資格考試,以及專升本自考……

在教育的細分領域,“考試産業化”的趨勢也越來越明顯,培訓機構在産業鏈上的各種無底線操作,正在大肆收割廣大考生和家長,不僅赤裸裸,而且惡狠狠。這個寄生在教育産業化上的毒瘤,什麼時候能被有關部門的手術刀割掉呢?(作者:曹傑、宋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