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國教育 > 滾動新聞 >

校園肺結核疫情重回公眾視野,該如何進行防控?

來源: 中國青年報 | 作者: 江山 | 時間: 2020-10-21 | 責編: 徐虹

校園裏的肺結核疫情,怎麼防

很多時候,人們都以為它已經消失了。

它已和人類糾纏數萬年。考古學家曾在古埃及木乃伊裏發現過它的痕跡。肖邦、契訶夫、卡夫卡、魯迅、蕭紅都被它奪去生命。為了對付它,細菌學家花費13年研製疫苗。如今,這款疫苗是中國新生嬰兒的“出生後第一針”。

它是一種叫結核分枝桿菌的古老病原體,簡稱結核桿菌。在不少人的印象裏,它已經被有效控制。但事實上,它帶來的結核病仍然是全世界十大死因之一。2017年,全球有1000萬人患有結核病,其中,估計有100萬名兒童。

近日,江蘇師範大學科文學院發生的校園肺結核疫情,又把它帶回公眾視野。2020年10月14日,該校發佈情況説明稱,最近一年,陸續發現在校學生肺結核病例22例。近期,該校對師生進行篩查後,發現43名學生胸部CT影像異常。

同一天,世界衛生組織發佈《2020年全球結核病報告》。根據估算,2019年,中國新發結核病患者約83.3萬人,全球排名第三,僅次於印度和印度尼西亞。

1

肺結核一度被叫做“窮病”,很難將它和年輕健康的學生聯繫在一起。事實上,校園也是肺結核的一個重點防控區域。

在復旦大學上海醫學院基礎醫學院教授高謙2020年3月發佈的論文裏,2017年,我國肺結核報告發病患者83萬例,學生肺結核患者有4萬多例,學生新發患者例數佔全國4.87%。

高謙解釋,從數據上看,校園不是肺結核的高發地,但學校發生結核病疫情影響面大,容易構成公共衛生事件引起社會重視,學生又是結核病防控的重點人群之一,因此,學校結核病防控是我國結核病防治工作的重中之重。

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胸科醫院主任醫師初乃惠解釋,在過去,貧窮的患者往往營養不良,抵抗力下降,從而感染肺結核。但對於學生、年輕白領等青年患者,他們營養充足,卻有熬夜、失眠等習慣。

初乃惠接觸的肺結核病人,以高中及大學階段的學生和五六十歲的中老年人居多。

她接診過一個年輕的肺結核患者。這位患者確診前和朋友泡在網吧裏,連續幾天熬夜打遊戲,直至暈厥在網吧裏。

2017年,原國家衛計委同教育部聯合下發《學校結核病防控工作規範(2017版)》。一所學校在同一學期內發生10例及以上有流行病學關聯的結核病病例,或出現結核病死亡病例時,學校所在地的縣級衛生計生行政部門應當根據現場調查和公共衛生風險評估結果,判斷是否構成突發公共衛生事件。

但是,從各個角度看,結核桿菌篩查並不容易。肺結核的主要檢查項目有痰涂片和X光胸片檢查,必要時可進行痰培養檢查和藥敏檢查。根據中國疾控預防控制中心官網資訊,目前,痰涂片結核菌檢查是發現傳染性肺結核病人的主要方法。痰中查出結核菌,就能確診患了肺結核病。

中日友好醫院呼吸與危重症醫學科主任醫師吳麗娟介紹,相比其他細菌,技術手段很難捕捉結核桿菌,它潛伏多年,在人體內慢慢生長。吳麗娟認為,部分醫院診斷肺結核的能力較弱,廣泛應用的痰涂片檢查法敏感性低,只能篩查出約10%的患者。由於檢測條件有限,一些外地患者被誤診為其他疾病,輾轉較長時間才確診肺結核。

出現22名學生確診病例後,江蘇師大一名老師告訴記者,至今他們未從學校處了解到確診病例的具體情況,很難確定自己是否屬於密接人群。這個老師不清楚學院感染人數、排查人數,就連未來教學模式是否轉為線上也沒有被告知。

該校科文學院院長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學校雖然陸續收到了當地疾控部門的病例告知書,掌握確切病例數和病患情況,但按照相關規定,學校無權發佈通報。”

由於結核病不易診斷,高謙認為,當一個學校出現肺結核病例的時候,公佈有多少病例、其中多少是真正的確診病人,多少是臨床診斷病人,多少是疑似病人或在潛伏感染期的病人,很有必要。

診斷結核病有病原學確診和臨床診斷之分。在臨床診斷上,患者體內沒有發現結核桿菌,屬“菌陰患者”。高謙認為,一般來説,臨床診斷的菌陰結核病患者是處於早期還未排菌的狀態。結核病的傳染源,不是“菌陰患者”,而是在患者體內發現結核桿菌的“菌陽患者”,後者更需要公共衛生重點關注。

2

為宣傳防控肺結核知識,一些相關講座會不時出現在校園裏。初乃惠就曾參加北京防癆協會組織的講座,到北京的大學講解結核病的相關知識。但是,她發現有學生對結核病講座的熱情度不高,不願參加,“大家普遍認為這東西跟自己沒關係”。為此,初乃惠不得不請輔導員多組織學生參與。

每年世界防治結核病日,許多醫生在電臺、電視、報紙上講解結核病的知識。初乃惠收到的聽眾反饋,大多來自結核病人以及他們的家人、同事。

中華醫學會結核病分會副主任委員譚守勇記得,有個學校出現結核病例後,他跟著疾控部門去學校篩查。學校管理者詢問醫生的問題是,這會不會影響學校升學率?

2017年,湖南桃江四中暴發一場結核病聚集性疫情,記者在現場了解到,感染結核病的學生經歷了少達3個月,多達半年時長的休學,一些學生復課後,被安排在專門用來做實驗的科技樓,遠離原來的教學樓,依然會擔憂受到其他班級學生的“側目而視”。

《學校結核病防控工作規範(2017版)》規定,菌陽肺結核患者和重症菌陰肺結核患者完成全療程治療後,學校憑複學診斷證明為其辦理複學手續。

這給學業壓力較重的青年患者帶來壓力。初乃惠遇到過一個正讀高三的肺結核患者,擔心休學會耽誤高考,初乃惠安慰他,結核病治愈率很高,要先治病,“沒有好的身體,即使考上大學,也沒法上學”。

吳麗娟曾診治過一個即將就業的畢業生,在入職體檢時發現患上肺結核。相比起治病,這個年輕人更擔心前途。

高謙曾發表論文,表示目前我國對結核病管理要求過於嚴格,尤其是面臨高考壓力的高三學生,確診結核病後,學生壓力變大。這可能會造成學校或學生家長怕休學影響學業,出現瞞報的情況。

他根據我國的規定推算,患病學生至少需要休學5個月,但目前我國診斷的學生病例絕大多數是菌陰患者,不存在傳染性。

在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的結核病指南裏,沒有對於學生結核病患者的休學時間作明確規定,菌陽患者經過2-3周,菌陰患者5-7天治療,經醫生同意後就可以複學。

“消除患者的傳染性與治愈患者是不同的概念。”高謙解釋,治愈結核病患者需要數個月,包括細菌學檢查(涂片或培養)結果轉為陰性所需的數周時間,而消除患者的傳染性只需近2周。他建議,患病學生消除傳染性後,理應複學。

譚守勇發現,學生患上肺結核後,有巨大的心理落差,容易沉默寡言,情緒低落,擔心受到歧視,從而易怒、急躁。即使複學後,“我們也不能單純説這個病人已經好了,可以複學了(就行了)。怎樣管理,包括復發、心理輔導,都很重要。”

他舉例,一個因病休學留級一年的同學,回校後原班級已經換了一撥兒新同學,新同學議論他過往的病歷,加劇這個男孩內向孤獨的性格,以至於放棄學業,經常去喝酒。也有一些學生因為複學感覺功課落下太多,埋頭苦讀,反而容易復發。

譚守勇認為,學校老師需要學習結核病的知識,向學生宣傳結核病防治知識,並減少患病的學生與其他學生的心理隔閡,確保不産生歧視的心理。

從結核病的大環境看,社會對結核病人的歧視依然存在。高謙舉例,有工作的僱員不願被僱主知曉病情,以防被辭退;學生患者也存在相似的情況。他呼籲,社會應對結核病人有更多的理解和同情,校園暴發結核病疫情時,找到菌陽患者並及時治療,避免引起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