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國教育 > 滾動新聞 >

公考5萬元包過否則退款?揭秘天價協議班的招生把戲

來源: 北京日報客戶端 | 作者: | 時間: 2020-09-14 | 責編: 徐虹

原標題:公務員考試5萬元包過,否則退款?揭秘天價協議班招生把戲

受疫情影響,今年的畢業生就業壓力陡增,公務員招錄或將更受熱捧。眼下,正是各類公考培訓班火熱報名階段,北京日報記者發現除了收費數千元的普通輔導班,還有一種主打“不過退款”的協議班。根據所在地區不同,所收費用高達3至5萬元。

“考上了,就相當於用幾萬元找了份工作,考不上,似乎也沒損失什麼。”在不少考生看來,天價輔導班貌似是一筆划算的生意。利用這種心理,機構更是賺得盆滿缽滿。

  01

宣傳

數萬元協議班不通過可退費

零基礎備考、個性化輔導、助力輕鬆上岸……在網路上以“公考”、“協議班”進行搜索,會彈出各種頗具誘惑力的宣傳標語。開辦協議班的機構均號稱自家培訓産品力度大,效率高,更重要的是“不過包退”。

記者以計劃參加2021國考為名,諮詢某機構協議班情況。輔導顧問力推一個在北京地區開辦,專門針對國考的46800元班型。“線下課預計9月份開,線上課現在已經開了兩周,都可以回看,不影響你的進度。”

具體到線下課,總計52天的集中培訓包含33天走讀班、12天做題班以及7天衝刺班。如果考生最終沒有被錄取,則46800元全退。“到時你拿著能證明你參加了考試,但沒有通過的材料去分校辦理退費,一般在30至45個工作日到賬。”

這麼貴的協議班,“上岸”率如何呢?輔導顧問表示,這和考生報考職位有關,不好估算,但“老師肯定會特別負責的,一個也考不上的話,我們忙活啥呢?”

這確實是不少公考報名者,尤其尚無相關經驗的考生,選擇協議班的原因之一。去年8月,在校大學生小曾為了參加南方某省的選調生考試,報名了記者所諮詢機構在當地開設的協議班。1個月線下集中培訓,價格為28800元。

“以為這麼貴的班級,會安排水準更高的老師,也催促得更嚴格。”小曾表示,該機構也有考沒考過均不退費的普通培訓班,收費約7000元。“想著如果沒考上可以退費,就報了協議班。萬一考上了,相當於花3萬元找到了工作,也能接受。”

02

上當

“名師”安排隨意上課照本宣科

然而,滿懷期待開始培訓後,小曾卻大失所望。他發現自己班上50多人,無論學費交了幾千元還是幾萬元,各種班次的學員都在一起上課,想像中“重點班”和“普通班”的區別並不存在。“老師不按教學水準來安排,而是按各自行程安排,也就是誰有空誰來上課。那幾個年輕老師,基本都是普通本科學歷,只會拿著講義照本宣科,就像拿我們在練手……”

退費環節也是歷經坎坷,雖然約定“不過退費”,但小曾去年8月繳費,12月1日參加考試,足足等到今年5月才拿到退款。“其實筆試成績出來後,就知道沒有進面試,但機構非要等這個職位的最終錄用結果公示,才能按名單給我退費。受疫情影響,原本1月要出的名單4月才出,所規定的30至45個工作日,也只會按最長的時限來取。有幾個小夥伴比我拖的還久,因為組織部遲遲沒有發佈公示名單。”

“老師只會做題和照著書念”“説好45個工作日退款,實際等了半年才到賬”……記者發現,在公考論壇、問答網站上,此類圍繞協議班的不滿遭遇比比皆是。大多集中在老師授課水準差、並不區分協議班和非協議班的老師學生、退費超過約定時限,以及中途退課會被扣下不菲的“課時損失費”等等。

03

調查

耍弄招生把戲拉流量囤資金

為啥收了頂級費用,卻沒有得到VIP的對待,難道輔導機構不想努力幫我“上岸”,最終得到我這幾萬元學費嗎?作為一名曾經的公考老師,子桐(化名)告訴記者,這確實是縈繞在不少報了協議班學員心裏的困惑。

在子桐看來,所謂協議班更接近於一種“把戲”。學員希望上岸,又不願太努力,想找到速成的捷徑或所謂“內部”的東西。另一邊機構也想賺更多的錢,於是就出現了協議班這種其他行業領域很少見的“畸形”交易——還沒考試呢,就簽了份協議,約定我付給你遠高於市場標準的費用(通常在3萬元以上),沒考上你全部退給我。

從表面看來,這份協議很公平,學員會想,你肯定要把最好的師資、教材、環境給我,沒考上我還能拿回學費,好像沒有損失。但實際上,商家即便退還學費,至少也要在幾個月後甚至更長時間。這段時間用學員的學費去做其他事情,學員也不會知道。

“我的錢放在你那兒,半年後退給我,你賺不賺呢?大概率是賺的。”子桐坦言,這種操作模式下,大培訓機構其實並不像人們以為的那樣,在乎協議班學員的“上岸率”,而是更接近金融公司的感覺,流量到了錢也就到了。這一原理就如同每個人都聽過的一個祖傳秘方:包生男孩,不生全退。“但協議班面對的學員基本都是大學生,或者剛上了一兩年班的年輕人,猛烈宣傳之下,很多學員是看不明白的。”

既然機構和學員的目標並不統一,鼓吹協議班能夠多麼提高學習品質,其實也就成了一紙空文。事實上,機構老師中不少都是兼職人員,或以往的公考落榜生,甚至沒有經過真正的培訓就去教學。然而無論授課品質如何,從概率計算,培訓班裏總有一兩個最終“上岸”的學員。他們能夠考上,其實與協議班關係並不大,但足夠機構“錦上添花”賺得盆滿缽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