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國教育 > 滾動新聞 >

專家呼籲:“註冊入學”治高職單招亂象

來源: 中國青年報 | 作者: | 時間: 2020-06-15 | 責編: 徐虹

報名多次均未成功、考試時系統崩潰、考後查不到成績、成績沒出來即收到了幾所高職的錄取短信……近日,陜西省高職院校分類考試(以下簡稱“高職單招”)問題頻發,對此,有人感嘆“陜西高職單招可用一個‘亂’字來形容”。

無獨有偶。2016年、2017年、2020年安徽省高職院校分類考試均出現考題洩露的違規現象,而且作弊者都是使用手機QQ上傳考試卷子,並傳播答案。

目前,高職單招已成為高職院校招生的主渠道。但是,這一國家考試政策的嚴肅性和公正性正面臨挑戰。在記者採訪過程中,有高職領域人士反映,有些地方高職單招成了“放水的考試,混亂的招生”。

按照國家的整體部署,今明兩年高職擴招200萬。在高職院校整體招生任務繁重的檔口,高職單招政策該如何變革?近日,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就此進行了採訪。

沒有成績也可錄取

高職單招,也稱高職院校分類考試、提前考試等,指高職院校針對普通高中畢業生、中職畢業生及社會人員,在高考前單獨組織命題、考試、評卷和劃線錄取的考試招生方式。

目前,高職單招普遍實行“文化素質+職業技能”的評價方式。中職學校畢業生報考高職院校,參加文化基礎與職業技能相結合的測試。普通高中畢業生報考高職院校,參加職業適應性測試,文化素質成績使用高中學業水準考試成績,參考綜合素質評價。學生也可參加統一高考進入高職院校。

5月21日,陜西省舉行高職院校分類招生考試,陜西省鎮巴縣職業中學的洪同學回憶,自己當天上午9點50分到10點40分參加了文化素質考試,系統顯示提交成功。11點10分開始第二場考試時,考試系統突然崩潰,隨後考試被取消。

當天,陜西省高職分類考試校際聯考辦公室(以下簡稱“聯考辦”)發佈通告:“因高職分類考試校際聯考機測系統故障,現決定5月22日至23日校際聯考暫緩進行。”5月23日,陜西省聯考辦再發通告:“未能正常參加測試的考生,依次順延至5月27日至29日,仍按原先預約的時間段和考點院校參加測試。”

洪同學于5月27日補考了職業技能測試。在6月1日查詢成績的時候,洪同學在高職單招考試系統上查詢不到文化素質考試成績。洪同學十分擔心沒有成績導致學校無法錄取。於是,他到漢中市教育局、陜西省教育廳等單位四處詢問,卻沒有得到明確回復。

參加單招考試的西鄉縣第二中學的王同學也面臨同樣的問題。王同學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僅自己當時考試的考點,就有60多名同學查不到成績。王同學先後聯繫了單招考點負責人和陜西省聯考辦,考點負責人表示,他們只是提供考場不負責系統,陜西省聯考辦則無人接聽電話。

目前,王同學和洪同學都已被陜西省的高職院校錄取。為何考生沒有成績也可以被錄取?6月4日,陜西省聯考辦發佈了“關於部分考生電腦測試成績查詢有關情況的説明”,其中提到“所有已完成電腦測試的學生,只要符合所申請報考高職院校的錄取條件,都能被相關招生院校錄取”。

在陜西某高職院校任職的李明分析,這和生源不足、部分高職院校招生計劃形同虛設有關。他透露,陜西省高職院校有9萬的招生計劃,只有7萬考生報名。

李明還提到,今年陜西省高職單招錄取程式混亂複雜。李明介紹,每位考生可以報考多所院校、多個專業,高職院校按照分數由高到低錄取報名本校的考生。這樣一來,李明分析,同一批高分考生,可能被其報考的多所院校同時錄取,反之低分學生“無人問津”。但在系統顯示錄取結果之前,院校不知道錄取了誰。

不只是陜西高職單招混亂無序,安徽省高職單招也被曝出多次泄題。

5月31日上午,安徽省舉行2020年高職院校分類招生考試,在一個有58人,名為“171班群”的QQ群內,一名群成員在考試進行時,陸續上傳18張(存在重復)疑似手拍的數學、英語、語文試卷,隨後群成員將選擇題答案發至群內。

安徽省考試院發佈通報稱,考試上午結束後,省考試院接到考生舉報,反映安慶某縣考生考試期間利用微信向外傳送考試試題圖片,涉嫌作弊,目前公安機關已鎖定相關當事人。安徽省考試院將依據立案查處情況,依法依規對相關責任單位和當事人進行嚴肅處理,堅決維護廣大考生的合法權益,維護考試的公正性、嚴肅性。

記者檢索發現,2016年、2017年,安徽省在舉行高職院校分類考試中均出現考題洩露的違規現象。據安徽省考試院通報,這兩起泄題事件都是在QQ群上傳考試卷子,並傳播答案。經調查後,有關部門對考生及相關考務人員作出了嚴肅處理。

生源不足與無奈之選

高職院校推行分類考試製度由來已久。2007年是高職單招元年,教育部批准在江蘇、浙江、湖南、廣東等4省共計8所國家示範性高職院校率先進行單獨招生試點。此後,高職單招範圍逐步擴大,由國家示範性高職院校擴大到國家骨幹高職院校、各省級示範性高職院校、國家高等職業教育綜合改革試驗區內高職院校。

到了2015年,單獨招生的規模大幅擴容,有的省市只要申報即可實施,可以面向高中生、中專生及社會人員招生,一些地區單獨招生比例不少於本校在當地招生計劃的50%,單招成為高職院校招生的主要渠道。

陜西某高職院校負責招生的老師趙楨表示,近年來,該校通過單招錄取的學生佔比達60%以上,招生以“三校生”(普通中等專業學校、職業高中、技工學校的畢業生)為主。

問及為何要參加高職單招,多名學生均表示因為自己成績不好。王同學説,他是從高中班主任那裏得知高職單招這條路,班主任表示,“就算考得再差也能被錄取”。高中學業水準考試考了255分的王同學,和家長商量後決定參加高職單招,“有學上總比早早進入社會強”。

單招考試的內容遠比王同學預想的簡單,“老年人不能看動畫片對不對”,這一判斷題讓王同學印象深刻,他覺得考題很搞笑,“這麼嚴肅的考試怎麼會考這樣的題”。

“王同學的經歷反映出高職院校生源不足,單招考試流於形式的問題。”趙楨表示,正因為生源嚴重不足,由此衍生出了高職單招過程中的諸多亂象。為了搶生源,部分高職院校雇傭第三方機構進行虛假宣傳;有些學校會設置一些“門檻”,給予招生優惠、好處費等才能進校宣講;還有高職院校和企業達成合作,請企業員工虛假報名,以此完成招生計劃。

重慶師範大學職教師資學院副教授袁瀟長期關注高職分類考試製度,針對高職單招亂象,她總結了以下幾點原因:部分民辦和地理位置不佳的高職院校吸引力不足;部分高職院校自身辦學條件不足,存在違規招生、虛假宣傳的現象;部分高職院校和普中高中、中職學校的招生對接機制存在問題,招生資訊交流不暢。

探索“寬進嚴出”的培養模式

“我十分支援高職院校單招的考試招生方式。”但是袁瀟也表示高職單招急需變革。她認為,高職教育作為一種類型教育,應該推行與類型教育相匹配及與普通教育並行的、獨立的考試招生制度,形成具有職業教育特徵的人才選拔模式,構建技術技能人才貫通培養的教育體系。

就高職院校生源不足的問題,袁瀟認為,可以構建新型綜合高中辦學模式,引導普通高中生合理分流。此外,高職院校應擴大招收中職畢業生的比例,重視非傳統生源的招生,對退役軍人、下崗失業人員、農民工、新型職業農民等群體可免予文化素質考試。

袁瀟建議構建分類、靈活多元的“職教高考”模式。在考試內容方面,除了傳統的“文化素質+職業技能”的考核方式,針對退役軍人、農民工等非傳統生源群體可以組織單獨招生,分列不同招生計劃,免予文化素質考試,通過職業技能測試或職業適應性測試進行考核;從錄取程式上,高職高專錄取批次不應該放在本科錄取批次之後,而應該試行高等職業教育單列批次錄取學生;從考試時間上,應獨立於高考,各省一般可提前至每年的5月底或是10月底以前完成高職分類考試招生工作。

安慶職業技術學院高職教育研究所副研究員吳一鳴認為,招生是關係到高職院校生存發展的根本問題,“農民工、下崗工人、退役軍人等群體,是今明兩年高職院校擴招應更加聚焦的重點人群”。

從實際招生的情況看,高職院校擴招的主要生源也正是社會人員。據報道,2019年,除了應屆中職、普通高中畢業生,“非傳統生源”約52萬人,佔高職院校總擴招人數的近一半。

吳一鳴建議,高職院校應精準摸排重點人群資訊,精準提供擴招學習機會,推動高職擴招與職業技能培訓相結合,整合教育、培訓、就業等方面政策資源,在各級政府“過緊日子”的大前提下,創造條件確保高職擴招入學學生生均經費撥款及時、足額到位,為學生“進得來”“學得安”和學校“裝得下”“教得好”提供全方位的保障和支援。

“徹底打破考試這一形式,高職院校招生應實行‘註冊入學、申請入學’”,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教育學者熊丙奇給出了這樣的改革方案。

根據剛發佈的《2019年全國教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2019年普通本專科招生914.9萬人,其中高職院校招生人數約為483.6萬,中國高等教育毛入學率已經達到51.6%,進入高等教育普及化時代。熊丙奇認為,在這樣的背景下,高職院校的招生應逐漸實行“註冊入學、申請入學”,既能滿足受教育者接受職業教育的需求,又可以讓高職靈活招生。

熊丙奇認為,高職招生實行“註冊入學、申請入學”的同時,必須保障培養品質,實行“寬進嚴出”,即不管是誰來申請入學,入學後可採取不同的培養方式,但執行同樣的培養標準要求,達不到培養標準要求者將被淘汰,不能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