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國教育 > 滾動新聞 >

70年 對教育的要求越來越高

來源: 新京報 | 作者: | 時間: 2019-09-11 | 責編: 徐虹

2015年,清華附小教師在指導學生上機器人課。 新京報記者 王遠征 攝

  2015年,清華附小教師在指導學生上機器人課。 新京報記者 王遠征 攝

新中國成立70年,也是教育行業不斷前進的70年,很多方面從無到有,相關政策法規也在不斷完善。

上世紀五十年代,初級師範學校畢業即可到小學當老師,小學老師的月工資大約30元。

八十年代後,一系列政策法規出臺,涵蓋了對教師的要求、培養、管理、待遇等多個方面。1986年,《義務教育法》頒布,確定建立教師資格考核制度;1993年《教師法》實施,規定教師的平均工資水準應當不低於或者高於國家公務員的平均工資水準,並逐步提高。同時,要求小學教師需具備中等師範學校以上學歷,初中老師需具備大專以上學歷……

此外,硬體方面也有很大改善。食堂、宿舍條件變得更好;教室變得更加寬敞明亮;電子産品用到了教學之中。

當年夢想中的事,如今説實現就實現了。

1950年代

●1951年5月,時任教育部部長馬敘倫和中國教育工會全國委員會主席吳玉章發表書面談話,用“五一”勞動節作為我國教師的節日。

●1951年10月1日,政務院頒布《關於改革學制的決定》,規定幼兒師範學校培養幼兒園教養員;師範學校和初級師範學校培養初等教育師資;師範學院和師範專科學校培養中等教育師資。

●1952年7月,教育部發佈了《關於調整全國各級各類學校教職員工工資及學生人民助學金標準的通知》,規定從1952年7月起,教職工實行以工資分為單位的工資標準。

●1953年11月26日,政務院發出《關於整頓和改進小學教育的指示》,具有初級師範學校畢業程度以上的教師,應著重學習政治與業務;不到初師畢業程度的,主要補習初師課業,提高到初師畢業的水準。

●1954年,教育部頒布《關於師範學校今後設置發展與調整工作的指示》,指出將現有的初級師範學校逐步改為師範學校或輪訓小學教師的機構。

●1956年,教育部在《關於提高小學教師待遇和社會地位的報告》中提出:必須從思想上轉變某些幹部輕視小學教師的錯誤觀點。應實行“教齡津貼”的工資制度。

●1956年7月,國務院《關於工資改革的決定》,全國公立小學教師月平均工資提高32.88%,即由30.2元增加到40.13元,教育部所屬各項事業單位教職工的月平均工資提高28.72%。

●1956年11月1日,教育部發出《關於內地支援邊疆地區小學師資問題的通知》,提出由內地調配部分初中學生和失業知識分子,每年支援一部分師資給邊疆省、自治區。

1960年代

●1960年3月,教育部發文對全國各級各類學校教師調整工資,高等學校教師升級面為40%,國家舉辦的全日制中小學教師升級面為25%。

1970年代

●1978年12月17日,經國務院批准,教育部、國家計委聯合頒發試行《關於評選特級教師的暫行規定》。

1980年代

●1983年8月,教育部下發《關於中小學教師隊伍調整整頓和加強管理的意見》,要求高中教師應具備高等師範學校本科畢業學歷;初中教師應具備高等師範學校專科畢業的學歷:小學教師應具備中等師範學校畢業的學歷。

●1984年7月,教育部發出《關於加強中小學教師普通話培訓工作的通告》,要求各級教師進修學校的教師,明確樹立普通話是教師的職業語言的思想,把掌握普通話作為教師必備的基本功。

●1985年1月21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通過決議,確定每年9月10日為教師節。

●1985年8月30日,國務院工資制度改革小組、勞動人事部發出《關於高等學校、中等專業學校、中小學教職工工資制度改革問題的通知》,規定教職員實行結構工資制,即基礎工資、職務工資、工齡津貼和獎勵工資四部分。教師同時實行教齡津貼。

●1986年,《中華人民共和國義務教育法》頒布,確定建立教師資格考核制度,對合格教師頒布合格證書。同時,開始建立以中小學教師職務聘任制為主要內容的中小學教師職稱制度。

●1988年9月8日,國務院發出《關於提高部分專業技術人員工資的通知》,提高中、小學班主任津貼標準,建立中小學教師超課時酬金制度。

1990年代

●1992年8月,國家教委、國家計委、人事部、財政部聯合下發了《關於進一步改善和加強民辦教師工作若干問題的意見》,明確提出解決民辦教師問題的“關、轉、招、辭、退”五字方針。

●1993年,頒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教師法》,明確規定取得教師資格應當具備的相應學歷。

《特級教師評選規定》指出,特級教師應是師德的表率、育人的模範、教學的專家。

●1994年8月23日,國務院發佈《殘疾人教育條例》。要求各級政府應重視從事殘疾人教育的教師培養、培訓工作,並採取措施逐步提高他們的地位和待遇,改善他們的工作環境和條件,鼓勵教師終身從事殘疾人教育事業。

2000年代

●2001年10月8日,中央編辦、教育部、財政部發佈《關於制定中小學教職工編制標準的意見》,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制定的第一個國家級教師編制標準。

●2006年5月,《關於實施農村義務教育階段學校教師特設崗位計劃的通知》發佈,啟動實施“特崗計劃”,公開招聘高校畢業生到“兩基”攻堅縣農村義務教育階段學校任教。

●2007年5月,國務院決定在教育部直屬師範大學實行師範生免費教育(後更名為公費師範生),相應師範生需從事教育工作10年以上(後改為6年)。

●2008年12月17日,《關於義務教育學校實施績效工資的指導意見》決定從2009年1月1日起,在全國義務教育學校實施績效工資,確保義務教育教師平均工資水準不低於當地公務員平均工資水準。

2010年代

●2010年,教育部、財政部全面實施中小學教師國家級培訓計劃(簡稱國培計劃),包括“中小學教師示範性培訓項目”和“中西部農村骨幹教師培訓項目”兩項內容。

●2016年11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審議通過《關於深化職稱制度改革的意見》,中小學幼兒園教師納入正高級職稱評審範圍。

●2018年初,中共中央、國務院發佈《關於全面深化新時代教師隊伍建設改革的意見》,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黨中央出臺的第一個專門面向教師隊伍建設的重要政策文件。

教師總是能有思考和期待

當教師初始,有好多願望,以當時的社會狀況,不敢奢望,沒想到三十年不到,全成了現實。

上世紀80年代初,各方麵條件較差,上課時常有學生的板凳腿折斷了,扛著板凳到木工房去,找一條能替換的。那時,學校一般都有木工房,兩千師生的桌椅板凳,都得靠木工師傅修;跑道是爐渣墊的,上完體育課學生都習慣地抖鞋子;公廁沒有自來水,每天值日生要挑水去衝;學校的幾臺錄音機,如何合理分配,引發不少矛盾;學生外出參加比賽,沒有統一服裝,要找關係去借;最窘的是教師宿舍,擁擠到不文明的程度,簡直無法説。教工食堂尚能坐下用餐,學生食堂一條板凳也沒有,學生三頓都得站著吃。我那時就想,要是能讓學生坐著用餐,不知要到哪一年呢。

經濟好轉了,變化的速度超過我的想像。1994年,食堂蓋好了,全體學生能坐著用餐了;1999年學校有了第一間電子化教室;2001年開始給全體教師配筆記型電腦;到了2005年,老師的自備車多了,學校不得不動腦筋搞停車場;雖然房價走高,但每個老師都有地方住了。現在,一些縣區的新建學校,設備一步到位,經濟欠發達地區學校,也受到關注,相信在不久後會有令人驚喜的變化。

夢想中的事説來就來,人們對教育的要求也在變高。人們得到了一些東西,也可能會淡忘一些東西。比如,新生入學,他哪知道為了讓學生能坐著用餐,我們這一代教師有多焦慮,付出了多少努力,但依然會有學生和家長抱怨食堂飯菜不好吃。這兩年新生入學教育,我對同學們説:學校食堂永遠趕不上你媽媽的手藝,可是,你到學校是來讀書的啊,本校校訓“嚼得菜根,做得大事”,那麼大的字鐫在教學樓上,我們不談做大事,先學學“嚼菜根”,怎麼樣?把青少年嬌慣到喪失基本生活能力,教育便失去了意義。我甚至想建議高中生每週能有幾次素食或不食,體驗前輩“誠樸、雄偉”的精神。教育要為未來社會培育人性飽滿、有創造精神的勞動者,即李大釗説的“雄健的國民”,在新的時代,教育工作者要有領先社會的新思考。

相對於物質條件的變化,更值得高興的,是教師的職業素養的提高。現在,中小學教師的專業水準普遍高於八十年代。當年我到學校工作時,教育局對中學人事有個不成文的規定:“1982年畢業的本科生不得調出”,指的是77級和78級兩屆大學生,因為多年沒有本科教育,好歹都要當個寶貝。其實當年的大學教育水準並不高,我讀大一大二時,沒有一本教材是正式出版的,連程千帆和沈祖棻的《古詩今選》也是某大學自印,收兩元錢工本費。三五年後,每有新教師報到,我都打聽新一屆的課程有哪些變化,用什麼教材,增加了什麼新內容等等。教師學歷提高和專業發展成為改革開放以來基礎教育最重要的特徵。現在,學校招收新教師都要求“碩士以上”,小學教師中也有相當比例的碩士了。教師職業素養比以前高,特別反映在教育觀念方面。對一些違反教育常識的現象,教育界也逐漸有了共識。比如,中小學生負擔過重問題,除了一些社會原因,某種程度而言,其實是教師專業水準問題,只有教學水準低的教師,才會用超量作業掩蓋業務短板。同樣,基礎教育不能違反常識,學生必須有“課外”,教師必須有“業餘”,培育學習趣味、發展思維,比鼓勵“苦讀”有價值。這些常識,正在為更多的教師所接受。

教師的專業底子比較好,問題意識也比以前強。近年,發展“批判性思維”已經寫進“課程標準”,預示著學科教學要重視學生的思維發展,這就對教師的教育觀念和專業修養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教師有獨立思考的意識,學生的思維品質才有可能提升。很多教師在教育教學工作中有創造,雖然目前基礎教育還存在不少困難,但思考與問題同在,有大批教師在自覺地學習,在反思中改進教育教學,這就能讓人們看到希望。

不管教學環境有什麼樣的變化,很多教師總是能有思考和期待,他們的職業精神一直鼓舞著我。這些教師分佈在祖國各地,我經常想像他們在講臺的姿態,無論條件有多艱苦,無論面對什麼樣的挫敗,他們都能恪守教育常識。有個老師拒絕“賽課”,他説“我不要那個‘獎’,我不能丟下自己的學生去比賽”;有家長牽頭組織假期補課,重金聘請一位老師,可是她説“學生有疑難可以到辦公室找我,我的課不賣”;有位在盲人學校任教30年的老師,因為長期只用手語不發聲,他的聽力下降了;有位語文老師發現,僅僅引導學生閱讀是不夠的,學生要有更好的學習氛圍,他利用雙休日帶領家長讀文學作品,因為只有家庭的文明素質上升了,學校教育才會少一些干擾……

王棟生(特級教師,退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