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國教育 > 要聞 >

“老爸”和他的400多個孩子:不是收養只是寄宿

來源: 中國青年報 | 作者: 王培蓮 | 時間: 2019-05-24 | 責編: 吳雨航


孩子們在院子裏玩耍。于喜水/攝

11年裏,王浩楠撫養了400多個孩子。

有人感動,也有人質疑。他經常不厭其煩地解釋:這些孩子不是收養的,只是長期寄宿在他家,他只是一個幫助者。

事實上,王浩楠一直扮演著父親的角色,他承擔孩子們吃穿住用和學費等全部開銷。承包建築工程、當裝卸工、給別人搓澡、網路直播賣東北特産……沒上過幾天學的王浩楠,不斷地找他能勝任的工作,拼命地賺錢。

已經39歲的王浩楠,還沒結婚。他從未要求過,但孩子們都很自然地叫他“老爸”。長春公益助學中心愛心之家,是王浩楠這個大家庭的對外稱呼。在走進“愛心之家”前,這些孩子或家境窮困或缺失監護人。

來到家裏的每個孩子,都有一個代號:戰狼、山鷹、鳳凰、孔雀、黑狐……王浩楠説,按農村的老觀念,名字糙一點,孩子好養活。王浩楠也給自己起了個代號——獵人,“我這個獵人不打獵,是專門保護孩子的”。

龍龍是王浩楠撫養的第一個孩子。11年前,在工地幹活兒的王浩楠看到附近有個老人帶著一個孩子在撿廢品,倆人累了就躺下休息。

王浩楠看他們可憐,經常給祖孫倆送吃的。後來得知,小男孩叫龍龍,才3歲。龍龍的父親拋妻棄子,孩子母親受了刺激,有些精神失常,發病時會傷害他。

實在放心不下,王浩楠多次跟老人商量,希望孩子能和他一起生活。老人信任他,最終同意了。再後來,王浩楠就沒了老人的消息。

“我是孤兒,從沒見過父母,從小跟著乾爹長大。”有著相似遭遇的王浩楠,最見不得可憐的孩子。

周圍工友看王浩楠挺有愛心,開始給他介紹一些“沒人管的孩子”。

王浩楠也沒想到,他接收的孩子會越來越多。最多時,他租的房子裏住了160多個孩子。

不停地接收孩子並不是一時衝動。王浩楠説,他賺的都是辛苦錢,得用在真正需要幫助的孩子身上。

雖然孩子不是收養,不需要履行相關法律程式,但為了接收得明白,王浩楠會多方核實。反覆確認沒有監護人或是監護人沒有能力撫養後,他還要請孩子所在村子的村委會或是轄區派出所出一個證明,説明基本情況。孩子的戶口繼續保留在原來家庭或者遷到親戚的戶口本上。

這是王浩楠接收每一個孩子的必經過程。

孩子們年齡不同、性格迥異。一些剛來的孩子,有罵人、打人甚至偷東西的壞習慣。在教育孩子上,“不懂什麼理論和方法”的王浩楠,特別重視用愛去引導他們改正一些壞習慣,從小事上糾正,帶他們走上正途。有的孩子壞習慣比較突出,會被要求在家接受教育,改好了再去上學。

儘管孩子們經常犯錯,但只要“老爸”指出來,孩子們都會認真改正。這讓王浩楠很欣慰。

現在,帶過400多個孩子的“老爸”,已經總結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教育和管理方法。

王浩楠給孩子們定了非常詳細的作息時間表,要求每人嚴格執行。每週六,他還要組織孩子們一起召開家庭會議,總結過去一週孩子們在衛生、學習、紀律等方面的表現,表現優秀的有獎勵。

趕上寒暑假,王浩楠還會舉辦集訓營。集訓營裏不僅有“愛心之家”的孩子,還有一些“家長管不了的孩子”會被送來,讓王浩楠幫忙教育。

別人家的孩子想來參加集訓營,王浩楠會約法三章:在“愛心之家”裏要住滿一個月,父母最好不見,否則沒效果。集訓營按照半軍事化管理,請部隊專門的教官來幫忙。

現在,王浩楠撫養著29個孩子,4個在上大學,其他的上中小學。

前幾年,王浩楠承包建築工程,日子過得還算寬裕。他白天去工地幹活兒,請家庭教師來教還沒上學的孩子。後來工地活兒少,王浩楠開始找各種工作,補貼家用。

2018年冬天的一個晚上,王浩楠在批發市場裝貨的時候,不小心從車上掉下來,摔斷了小腿,現在走路還一瘸一拐。目前,他只能靠網路直播賣東北特産來維持一大家人的生計。

給孩子們交學費和伙食費,成了王浩楠的一大難題。“這是最不能耽誤的”,為了孩子的學費和餐費,王浩楠只得先跟熟悉的商販賒賬。從前不願透支消費的王浩楠,還開通了信用卡。

在這個大家庭裏,困難總是接踵而至。

前段日子,家裏有4個孩子同時患了重感冒。吃藥不見效,王浩楠送生病的孩子去社區醫院打點滴。每個人40多元的醫藥費,不多。不過要同時交4個人的醫藥費,王浩楠就捉襟見肘了。好在社區醫院的醫生了解他,讓他先賒賬。

賒賬成了王浩楠週轉日常開銷的常用辦法。日子雖艱苦,但王浩楠堅持不接受金錢捐贈。

起初,經常有愛心人士來到家裏給孩子們捐錢、送吃的。王浩楠發現,他們會在有意無意之間刺痛到孩子,提一些類似“父母為什麼不要你”的問題,弄得孩子不知所措。

除了避免孩子受傷害,“老爸”更多考慮的是,長此以往,孩子們很難學會自強自立。

“沒吃的有人送,沒錢了有人給。”王浩楠説,這樣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生活,會讓孩子和他失去奮鬥打拼的動力。

他對孩子們最大的期待就是努力學習、學會自食其力,將來有能力在社會上立足。孩子們的精神狀態令王浩楠很驕傲,“每個人都動力十足”。

拒絕金錢,但會接受衣物和書本的捐贈。王浩楠和孩子們穿的衣服都是愛心人士提供的。

雖然王浩楠和孩子們過著捉襟見肘的日子,但樂在其中。

11年來,搬家次數多到王浩楠已經數不清了。最多的時候,一個月搬了4次。

甚至有些時候,他們剛搬進一個新住處,沒等收拾完,房東就反悔不租了。一看孩子太多,房東擔心他們會打擾到鄰居。

現在,“愛心之家”的地址在一個小區的一樓。天花板有點低,房間裏動靜一大,樓上就能聽到。孩子們經常學習到很晚,為不影響鄰居休息,王浩楠提醒他們要輕拿輕放。儘管謹慎小心,鄰居還是經常跟他反映孩子們太吵。

值得慶倖的是,王浩楠給孩子們找到了一個新住處——面積有1000多平方米,是現在居住面積的10倍。房東出於愛心,原本租金要30萬元的房子,10萬元就租給了王浩楠。

儘管租金還需要一點點湊齊,可王浩楠難掩喜悅之情。新住處是一個獨棟的3層樓,周圍是商業區,孩子們再也不用擔心會吵到鄰居。

去年最拮據的時候,長春一個志願組織為“愛心之家”籌措了一年的房費,王浩楠接受了。“再交不上房租,第二天就沒地方住了”。

從撫養孩子開始,身邊就不斷有人勸王浩楠放棄。曾經有人建議,把孩子送到國家的福利機構,吃喝不愁、也有學上,再給他推薦一份工作。

“只要孩子能有一個好的未來,他們可以自由選擇去哪兒。”王浩楠徵求意見,孩子們堅決不去,甚至一起到王浩楠面前懇求。

他們不願意走,那我就得堅持到底,王浩楠説。

王浩楠最大的財富就是這些孩子。有人來訪時,他經常搬出一個大紙箱,裏面裝滿孩子們的獲獎證書和獎狀。學習好、多才多藝、獨立懂事,王浩楠總是禁不住地誇孩子。

性格直爽、急脾氣的王浩楠也時常被孩子惹生氣。心直口快時,也會冒出“再不聽話,就給你送走”的氣話。

目前孩子裏的老大、17歲的鳳凰説,“老爸當面嚴厲,背後卻總是默默付出。”孩子們心裏明白,“老爸”是真心關心他們。

每天圍著孩子轉,王浩楠過著“封閉”的生活。買菜、做飯、接送孩子、打掃衛生,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晚上時間,他做網路直播賣東北特産,給貨物打包。

不過王浩楠並不孤獨。他的乾爹一直在背後支援他。還有很多大學生志願者經常來幫忙打掃衛生、輔導孩子功課。

苦熬了多年的王浩楠,也有了自己的喜事。他今年要結婚了,未婚妻是比他小14歲的庚雅楠——“愛心之家”堅守時間最長的志願者。

大一時,庚雅楠和學姐第一次來“愛心之家”做志願者。後來,她從每週去一次,變成每天都去。

大學畢業後,庚雅楠在瀋陽找到一份高中教師的工作,可只工作半年就辭了職。她經常惦念“愛心之家”的孩子們。

曾有人和王浩楠開玩笑,“為啥不和庚老師處對象”。王浩楠不敢有這種想法,他覺著自己一無所有,配不上庚雅楠。

“他不敢説,我就只能倒追了”,庚雅楠笑著説。她想和王浩楠一起守著“愛心之家”。

庚老師能留下了,孩子們特別高興。他們會問“老爸”,什麼時候結婚,什麼時候才能管庚老師叫“媽媽”。

王浩楠很期待在婚禮上看到他撫養過的孩子們。但他又不想已經成年、有各自生活的孩子們被外界打擾。

從開始撫養孩子,王浩楠就沒打算過讓他們回報,“如果想靠他們養,為什麼我不自己掙錢、存錢,自己過小日子,那不更好?”

王浩楠拒絕接受他們的反哺。他撫養過的孩子,有很多人已經在南方工作。給他微信轉賬的孩子,會被王浩楠“拉黑”。

善良、有愛心和責任心,25歲的庚雅楠欣賞這樣的王浩楠。她説,如果還有需要幫助的孩子,他們會繼續接收。倆人也期待著婚後有個自己的孩子。

“但我們倆對其他孩子還會一如既往,不會因為有了親生的就偏心。”王浩楠笑著補充道。(執筆: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 王培蓮 實習生 馮楠 于喜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