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國教育 > 要聞 >

藝考這根“救命稻草”,到底有多熱

來源: 錢江晚報 | 作者: 俞任飛 李玲玲 | 時間: 2019-01-11 | 責編: 吳雨航

藝考,到底有多熱

藝考報名難事件背後,是持續多年的藝考熱,不少考生要抓住這“救命稻草”

近日,本報持續關注美術專業藝考報名難的事件。1月10日,“藝術升”所屬公司——杭州亦閒資訊科技有限公司發佈公開信表達歉意,並表示將永久下架VIP服務並退款。

在網路上,不少文章曾在事件發生時打出憤怒的標語——“70萬藝考生喪失報名資格”。

這幾年,隨著藝考熱,考生數量幾乎每年都在增加。目前各省美術聯考已結束,從公佈的考生人數來看,依舊維持增長態勢。其中2019年浙江美術生2.16萬人,比去年增加約2300人,增幅為11.9%;而廣西增長幅度最大,達到1.7萬餘人。

藝考,到底為什麼這麼熱?

錄取1621人,7.8萬人報考

“去年中國美院的招生人數,又是新高。”在杭州開了十多年畫室的老鐘感慨。2018年,計劃錄取1621名本科生的中國美術學院,共迎來了7.8萬人報考。光中國美院象山校區每日考生流量就達1.5萬人次左右,連體育館都被辟為了考場。

競爭激烈,接近50:1的考錄比例,意味著平均一個考場才有一人能夠脫穎而出。競爭最白熱的景觀與環藝類,錄取率不到1.2%。

類似的還有中央美院,報考人數從2016年時的25000人次竄到40000余人次,錄取率僅2%。

“其實20多年前,我考中國美院時,錄取比例比這還低呢。”老鐘記得,當時一千多名考生,光是第一天的素描就刷下來700多人。最終,32名專業課入圍者憑高考成績排序,前8名才得以中榜。“那時候拼的是積累,一屆不行,再來一屆。”老鐘考了4年,最終圓夢,“等我準備考研時,同屆參試的同學還有在備考的。”

讓老鐘們沒想到的是,藝考人數很快在2002年迎來井噴。以山東為例,據當時媒體統計,從2002年到2005年,山東省藝術類報考人數連跳4級,從3.2萬人一躍至14.6萬人,是1998年的12.2倍,幾乎每5個高考學生中就有一個藝術生,而其中美術生又佔到多數。

驚人的增幅,甚至讓有些院校老師感慨:“考生太多,連考場安排都成了難題。”

藝考熱的背後,是“捷徑論”觀點佔據上風——“藝考對文化課的成績要求低,對部分學生很有吸引力。”2016年,有媒體對2000名受訪者進行調查,結果顯示超過5成的受訪者,感覺藝術生是將藝考作為入學敲門磚,更有71.2%的受訪者認為,藝考生大多是學習不理想,通過藝考尋求另一種升學途徑。

為了抓住這根“救命稻草”,藝考培訓機構應運而生。

杭州千人以上規模的培訓畫室有不少

“1998年大一的暑假,我帶了第一批學生。”還在念大一的老鐘,暑假回家就有幾十個家長慕名登門,拜託他“教教自家孩子”。他帶著孩子們畫了幾天靜物、石膏像,算是教學。

此後,他開始教人畫畫。

“上午上專業課,下午叫上幾個同學,一塊給孩子們上課。”這是不少畫室的普遍狀態。當時的畫室圍著中國美院,在玉皇山附近開得星星點點,“闊石板那塊,總共有十幾家畫室。”老鐘管著30多個學生,他們大多在邊上農家租房子住,交著一個月200多元的學費,突擊學上四五個月。

學生不固定,畫室也更自由、隨性。“很多畫室甚至連名字都沒有。”直到2005年,在學生的要求下,老鐘才給畫室取了名。

圍著美院,杭州的畫室兜兜轉轉,從玉皇山到濱江、轉塘,再到而今的富陽等地,也越來越産業化。到2011年前後,老鐘的畫室搬到轉塘後,“我們也漸漸被推上了專業的路子。”

聘請全職專業教師,制定模式化的教學課程,封閉式的管理,“名字是畫室,其實已經是培訓學校。”老鐘現在一萬多平米的畫室裏,畫室、教室、食堂、宿舍一應俱全,20多個老師大多從美院畢業,300多個孩子要在這裡培訓至少6個月。不光畫畫,還有文化課和設計課程,一應俱全。整個畫室的投資,據老鐘介紹在3000萬以上,早已不是昔日的“作坊”。

一名畫室老師告訴記者,在杭州的畫室有不下300個,像老鐘這樣規模的有30家左右,有近10家畫室學生更是超過千人。

模式化的藝考培訓,更加劇了考生們的競爭。“過去是千人千面,現在是千人一面。”一位不具名的畫室老闆表示,過去更能體現考生的風格和理解,現在都是臨摹範本、背套路,無非是看誰的技藝更精熟。

當然,學校也有對策。最近幾年中國美院的題幾乎每年都在變化,2017年平常以靜物和彩投為主的“色彩科目”考試,就換成了風景默寫。

對此,老鐘倒覺得無可厚非,“考試總要分個高低,讓學生像我們當年這樣考,也不現實。”

減少校考、提高文化課要求,能否降溫

2018年年底,教育部辦公廳下發《關於做好2019年普通高等學校部分特殊類型招生工作的通知》,提到2019年高校美術學類和設計學類專業一般不組織校考,2020年起不再組織校考。同時要求,高校藝術類專業逐步提高高考文化課成績錄取控制分數線。

減少校考,提高文化課要求,不少人將此看作是對藝考熱的降溫。

早在2014年10月,教育部就曾下發《關於做好2014年普通高等學校藝術類專業招生工作的通知》,同樣提出逐步減少藝考校考數量、提高文化課分數線、規範藝考培訓等內容。

2014年開始的藝考改革,使得接下來3年的藝考人數持續減少,尤其是山東、江蘇、湖北、湖南等藝考大省。但最近兩年,美術生人數又開始大幅增長,河南、浙江、遼寧等省美術生人數增幅均超過10%,其中,河南增幅達到20%,山東增幅17%。

老鐘的畫室2019年招生人數,預計會達到350人。校考雖然少了,但學生數量他估計不會少。畫室裏不少學生所在的中學,也正在開設“藝術班”。“我下一屆就有了,我沒趕上,不然更有針對性一些。”一名學生告訴記者。

“考試規範就行。”另一名畫室老闆表示,“至於降不降溫,是市場和學生決定的事。”(俞任飛 李玲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