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國教育 > 要聞 >

不必放大95後“秒辭”現象

來源: 中國青年報 | 作者: 胡波 | 時間: 2019-01-11 | 責編: 吳雨航

一個朋友的女兒是95後,本科畢業後在銀行工作不到半年就辭職了,前些日子參加了碩士研究生入學考試。在不少人眼裏,銀行這樣的工作單位很不錯了,為什麼要辭職呢?這孩子説,經常加班,週末都不能休息,本來畢業時就想找一份“好工作”的。

很多研究報告都顯示,95後職場人的離職率相當高,平均7個月就辭職。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辭職原因,公司環境不好、電腦太爛、午餐難吃、人際關係複雜、感覺不順心、累了想歇歇……考察其個人的成長經歷、性格特點,辭職理由都是合情合理的。

話説回來,難道80後畢業生當初就沒有這種現象嗎?當年,我剛畢業時身邊同學換工作的現象也很普遍,只不過,當下網路時代快節奏的生活方式,進一步加快了“辭職”“跳槽”的速度。過去,上大學更多的是要改變命運,一個家庭還指望孩子早點大學畢業,工作了好拿工資,為家裏分擔些壓力,當時也沒有那麼多的新興産業和新型職業,工作選擇面不像現在這麼寬,更何況,如今的生活條件變得愈加優渥,95後的父母們大都可以給孩子們提供“秒辭”的物質條件,讓他們不需要為經濟壓力過分擔憂。伴隨著“啃老”等社會現象的出現,“秒辭”更不算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了。

必須承認,我們在給一個群體貼上“個性”標簽的同時,其實多少也暗含著不夠成熟、不夠理性的主觀評價。問題是,哪一代人不都是從懵懵懂懂的青年時代,逐漸走向成熟和理性的?每一代大學畢業生都不可能一畢業就是成熟、理性的職場人,都需要經歷從學生到職業人的身份蛻變,這種轉變對每個人來説都不是順順噹噹的。從輕鬆、自由的學校生活,向規約化、制度化的職場生活跨度,誰還沒有在初始的過程中經歷過一些挫折,甚或是為自己曾經的幼稚、任性而承受一些代價?只不過,如今的一代有了更多敢於拒絕的勇氣、重新選擇的自由甚或逃避的條件。

我覺得,我們在放大“70”“80”和“90”後之間代際差異性的同時,也不要忘記代際之間的共性——每一代人都要經歷一個成長和成熟的過程,每一代人也終究都要擔當起國家、社會、單位和家庭的一份責任。單從職場發展的階段來看,每個職場人都會經歷一個動蕩期、穩定期和成熟期這樣的過程,“秒辭”當然不是終點,只是一個新的開始,選擇一輩子“啃老”的絕對是奇葩,每個決定“秒辭”的95後都要為自己負責,考慮下一步該怎麼辦,什麼才是適合自己的職業。剛畢業的時候不折騰,等到中年以後,恐怕就更沒有折騰的機會了,對於多數人來説,人生的道路的確是在“越走越窄”,這並不是什麼可悲的事情,只是外部因素以及人的自身能力等條件限制所造成的客觀必然,每個人最終都需要一份相對穩定的工作,不光是維持物質生活需要,也是為了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和精神追求。

要知道,不管是理性辭職還是非理性辭職,這個世界並不會因為你的個性而做出任何改變,整個社會、用人單位也不會因為95後的個性特徵,而主動調整去迎合他們,甚或是讓每個95後都感覺到舒服。畢竟,薪資水準是由市場、個人能力等綜合定價,職場遊戲規則也不是由年輕人主導的,工作單位存在的管理、制度和文化上的矛盾與缺陷,職場固有的不完美性等都不是靠人為的力量就能輕易逆轉的,“職場不相信眼淚,要哭回家哭”或許就是對現實的殘酷性最好的注解。人才競爭、職場競爭始終是這個社會的常態,逃避終究不是辦法,每個畢業生只能去主動適應這個社會,才能在競爭中贏得一席之地。

剛走上職場的學生跟一個工作了10年的畢業生相比,對“好工作”的理解當然是有所不同的。剛畢業的學生有如一張白紙,對職業的追求和選擇會抱有一絲理想化色彩,然而,適合自己的職業不是當初坐在教室裏想像出來的,總是需要接一些“地氣”,在具體的實踐中逐步確定的,而職業精神也是需要在經歷些坎坷和磨礪中培養起來的,人總要在成長和成熟中不斷地修正自己對職業、對人生的看法。更何況,年輕時不經歷些折騰,又如何給下一代人帶來些寶貴的人生經驗呢?

考慮到95後們成長起來的環境,我們的眼光應該放長遠一些,別只盯著畢業後的這半年到一年時間,三年甚至五年都屬於職場新人的動蕩期,不妨給95後們更多的時間去與這個社會做更好的磨合,逐步地成熟、成長,到那時再作出評價也不遲。

胡波(南京師範大學博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