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國教育 > 要聞 >

每週工作6天 實習緣何變成頂崗勞動力?

來源: 工人日報 | 作者: | 時間: 2018-12-05 | 責編: 劉昌

原標題:每天工作超過10小時 頂崗實習緣何變成頂崗勞動力?

不幹,可能拿不到畢業證;繼續實習,學不到技術,還浪費時間

“頂崗實習”緣何變成了“頂崗勞動力”?

每天工作超過10小時,一個月休息兩天,工作內容是每天在流水線上加工磨具。近日,面對學校強制安排的頂崗實習,河南一家職業技術學院大三學生小張很犯愁:不幹,可能拿不到畢業證;繼續實習,學不到技術,還浪費時間。

頂崗實習,本是職業院校人才培養中不可或缺的一環,是學生綜合本專業所學的知識和技能,到專業對口的現場直接參與生産過程的一種實踐性教學形式。

但最近幾年,因為頂崗實習“走樣”,學生與學校或企業産生糾紛的案例時有發生。究其原因,大多是因為學校或企業因組織不當或出於自身利益,導致實習崗位與學生所學專業不符,甚至讓學生充當流水線上的廉價勞動力。

目前,我國高級技工缺口近千萬人。在培養技能人才方面,學校早有認識,那便是要校企合作。可合作中雙方資源付出的不對等,常導致“一頭熱”“兩張皮”現象的存在,讓不少院校和企業深困於此。

實習就是“繞線圈”

“作為親歷者,我很了解學生的無奈。”

從昆明一家高等專科學校畢業的徐來,也曾被學校要求參加頂崗實習。雖然心裏嘀咕著“專業課程還沒結束”,但想到能去企業學以致用,他還是興致勃勃地和同學們一起來到了上海一家電子公司。

出人意料的是,50余名學電氣自動化的學生全被安排在一條模具流水線上。“工作內容就是給手機攝像頭繞線圈。”徐來回憶,即使是毫無經驗的人,這道工序也可以在半小時內學會,“剩下的就是重復。”

每天工作近10小時、每週工作6天,如此“實習”半個月後,不少同學向學校提出更換實習單位的要求,卻被告知不完成指定實習,會影響到畢業證的頒發。

不實習拿不到畢業證,是不少職業院校開出的頂崗實習條件。據小張同學稱,身邊就有同學因為不願參加學校指定的實習,被“留校察看”。在貴陽的一家職業技術學院,從今年9月起,機電一體化專業大三的學生被安排到當地一家電子科技公司從事電視機生産的頂崗實習。“不僅跟所學專業毫無關係,而且學校明確表示,實習表現與畢業證直接掛鉤。”

據徐來了解,他的母校依然在安排學生進行類似實習。

各有算盤 企業積極性不高

對職業院校的學生來説,頂崗實習是將在校期間所學理論知識和實踐技能用之於實際工作環境中的重要載體,卓有成效的産教融合人才培養模式。可為何頻頻出現“走樣”案例?

“實習離不開企業,但長期以來,企業對此缺乏積極性。”中華職業教育社副理事長蘇華在接受採訪時對記者表示。

25歲那年,湘潭江麓機電集團職工朱軍獲得了湖南省“十行狀元、百優工匠”數控車工比賽第一名。“從在技校學習時起,我們就一人一台機床,一人一個師傅。”在朱軍看來,能夠少年成才,與頂崗實習的經歷密不可分。

不過,這樣的實習意味著企業要付出很高的人力、物力成本。蘇華坦言,由於沒有針對企業接收實習生的激勵政策,培養的學生能留下的又很少,“企業自然懶得出力。”

對口崗位難尋,有學校乾脆起了靠實習“撈錢”的念頭。今年初,山東聊城大學數百名學生被安排到昆山、蘇州工廠的流水線實習。後經查明,學生是先被“包給”第三方勞務公司,再被以“工人”身份派遣到工廠。這其中,很難排除學校與勞務公司之間有利益往來的可能性。

徐來在上海實習半年期間,公司每月向學生發放不到1800元的實習補貼,遠低於同崗位的正式工人,“交了水電費所剩無幾。”在他看來,自己無疑是被學校“賣”給企業的廉價勞動力。

校企合作最重要的是對等

“機器每天運送1萬個磨具,3個人分工,工作一天手臂就酸得抬不起來。”據小張介紹,由於長期與砂石接觸,有同學還出現了過敏反應,手上生出了不少紅疙瘩。“最糟糕的是,這樣的實習浪費了時間。”貴陽一家職業技術學院的學生告訴記者,許多有“專升本”計劃的學生,“根本顧不上復習”。

事實上,早在2016年,教育部等5部門就聯合出臺了《職業學校學生實習管理規定》,規定頂崗實習期間,學生報酬底線不得低於同崗試用期工資的80%,並應被安排到符合專業培養目標要求,與所學專業對口或相近的崗位。

“但如何真正做到校企一體化育人,目前還處於探索階段。”蘇華表示。一位職業技術學院負責人告訴記者,“校企合作最重要的是對等,不能熱臉貼冷屁股”。

據記者了解,近年,瀋陽職業技術學院引進德國“雙元制”成立了瀋陽中德學院。在中德學院裏,學員有學徒、學生的雙重身份,第一年在校學習,解決“為什麼這麼做”的問題;第2年在企業實訓中心實踐,第3年在企業生産線上實習,掌握“怎樣做”的技巧。由於培養的學生兼具理論與實踐基礎,中德學院的畢業生基本都獲得了瀋陽重點企業的工作機會。

此外,企業辦學也是解決實習困境的另一途徑。中國鋁業公司董事長葛紅林曾透露,公司依託山東鋁業職業學院成立了中鋁大學,作為中鋁公司教育培訓資源整合和人才培訓實施平臺。“這樣既能按需培養人才,又能留住人才。”(記者 羅筱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