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國教育 > 滾動新聞 >

訪考研族:復考多年為學歷鍍金 文憑成執念?

來源: 中國新聞網 | 作者: 楊雨奇 | 時間: 2018-09-14 | 責編: 段留芳

本月,2019年全國碩士研究生招生考試預報名工作將啟動。近年來,考研報名人數的不斷龐大,在應屆生中,考研幾乎成了大四學生的標配。“考研熱”成為一個社會話題,而熱度背後,“考研一族”是為求學深造,是為就業競爭,還是為學歷鍍金?

應屆生考研:為自己興趣,為未來就業,也為學歷鍍金

連續補課30天,從早8點上課到晚7點……這樣連軸轉的學習,是張天宇大三的暑假生活。

明年將本科畢業的張天宇,是華北電力大學電氣工程專業大四的學生。站在人生分叉路口,他選擇攻讀本校電氣專業的碩士研究生。

早在大三上學期,張天宇就在考慮讀研。“我這個專業最好的出路是進國企,但爸媽告訴我,現在國企招聘都得碩士畢業。”

父母的分析不無道理,據中國教育線上發佈的《2018年全國研究生招生數據調查報告》,一項關於考研動機的調查顯示,“改變學校背景出身,提高就業競爭力”是考研的主要動機,比例超過70%。

除了父母的要求,周圍大部分同學選擇考研,也促使他想要在文憑上更具競爭力。他説,班裏近8成同學打算考研,寢室裏其他5個人都要考,我不考顯得差人一節。

但考研的道路並不好走。張天宇説,自己在大三暑假就備考了。他給自己報了數學、英語和政治的補習班,每天要上課近9小時,30天無休息。

如今,雖然補習已經結束,但張天宇依然過得不輕鬆。他依然堅持早上8點就起床學習,一直到深夜困的不行才敢睡覺。

和張天宇一樣加入2019年考研團的,還有清華大學車輛工程專業的曹蕊(化名),她的目標是去隔壁的北大攻讀考古專業的碩士。

她告訴記者,選擇考研的原因有二,一是自己對考古非常感興趣,二是現在本科專業于女生而言,就業形勢不容樂觀。

但由於過重的本科學習負擔,曹蕊已沒有精力應付今年的考研。“我想好要延畢一年,專門空出時間備考,今年就當試試水,明年一定考上。”曹蕊説。

  張天宇在宿舍備戰研究生考試。受訪者供圖

“考研黨”:學歷成為執念,無論如何都要讀研

考研大軍裏,當然不僅僅有應屆生。根據《2018年全國研究生招生數據調查報告》,在2018年的考研人數中,應屆考生有131萬人,往屆考生達107萬,而根據各地披露的資訊,多個省份的考研報名者中,往屆生增幅都在超過應屆生。

崔揚就是“往屆生”中的一員。2019年的研究生考試,已是她第三次報名。早在2015年,就讀于西南醫科大學中西醫臨床專業的崔揚,就報考了四川大學精神分析專業。她説,這是她的興趣所在。

遺憾的是,崔揚並沒有“金榜題名”。第一次考研宣告失敗。還要不要繼續考,成了崔揚的心結。父母沒有表態,姑姑和奶奶持反對意見,哥哥鼓勵她再考……終於,在幾經糾結後,她決定在2016年的12月再考一次。

為了做更充分的準備,崔揚畢業後沒找工作,一心一意備戰。這一次,她把目標改成了西南大學的心理學方向。

但第二次考研,崔揚再次“名落孫山”。

她告訴記者,在畢業後備戰的那一年,其實壓力非常大。“同齡人都開始掙錢,我卻還在讀書,心裏過意不去。”崔揚説,她心裏明白,爸媽嘴上説著不著急我掙錢,但我天天待在家很不是滋味。

雖然爸媽沒説什麼,但崔揚的親戚們也會嘀咕兩句,讓她放棄考研,去找個工作。

儘管面對來自多方面的壓力,但崔揚認為讀研依然是目前最好的選擇。她解釋,一來自己希望通過考研改變專業;二來自己也想借助考研打個漂亮的“翻身仗”,拿到名校文憑,進入更好的工作平臺。

帶著這樣的執念,崔揚決定三戰考場。她説,考上研究生已經是心裏既定的目標,而自己就是一個不達目標不放手的人。

  圖為清華大學圖書館內,學生正在自習。 楊雨奇 攝

上班族:兼顧工作,復習時還要防著領導發現

2017年畢業的楊文靜(化名),已經有一年的工作經歷,但要去北京讀個碩士的想法,卻依然留存在她的心裏。

本科畢業于某二本大學的她,對現在的工作不太滿意。不滿的原因,主要因為和同事工資的差距。她説,一起進來的同事,如果學歷是碩士,工資就會比她高1000-2000塊錢,這讓楊文靜下定了拿到碩士文憑的決心。

和應屆生不同,楊文靜不能全身心投入到學習中,她必須分出時間完成工作。由於從事編輯的工作,楊文靜通常要從下午2點上班到晚上10點。“我上午就在家復習功課,晚上下班了就在辦公室看書,學到12點再回家。”

這樣的生活方式使得楊文靜每天的睡眠時間只有6-7個小時,即便沒有工作時,她也不會放鬆下來,而是過著吃飯、睡覺、復習的單調生活。

但這並不是最困難的阻礙,讓楊文靜為難的是工作期間看書,被領導發現。她講起一次尷尬的遭遇:有一天我在辦公室復習,領導坐在附近。一位同事走過來問,你復習的怎麼樣了?我沒有回答她,但發現旁邊的領導正很嚴肅地盯著我。

在工作與讀研兩座大山下,楊文靜都不能放棄。“我不能辭職備考,否則養不活自己。但又工作又復習,確實壓縮了我的休息時間,還得隨時防著領導看見我悄悄學習。”

  圖為清華大學圖書館內,一名學生為鼓勵自己挂起的留言。楊雨奇 攝

專家:考研與否切勿盲從,應作長遠職業規劃

考研熱有著現實的數據支撐,去年,2018年度全國碩士研究生招生考試的報考人數達238萬人,相較于2017年增長了37萬人。而在這次考試報名中,湖北、遼寧、湖南、河北等地的考研人數均創下歷史新高。

閆歡是東北師範大學傳媒科學學院教授、碩士生導師,她對近年來的考研熱有著直觀的感受。她認為,其中有一個重要原因,是社會經濟水準提升,家長對孩子教育資金投入的增長,讓學生養家的負擔變小,追求高學歷、好工作就成了多數人的選擇。

但閆歡並不支援大學生為了躲避就業跟風選擇讀研,“研究生學習是半社會狀態,若適應不了工作壓力,你也很難適應讀研的學術壓力。”

面對連年上升的考研大軍,華圖教育考研項目部院校規劃師賀爭解釋,一方面各高校擴招幅度提升,碩士文憑不再是高不可攀的學歷證書,另一方面,某些職業深入發展,倒逼學生不得不讀研,“如醫學類,如果不繼續深造,很難找到好的工作。”

此外,賀爭認為,學生心裏的“名校情節”也是考研熱的原因之一,他説,很多學生都想通過讀研,追上本科學歷的差距。

實際上,考研和讀研的難度並不算低。作為一名有數十年研究生輔導從業經歷的老師,賀爭認為,伴隨考研的人數擴大了,考研特別是考名校的困難程度也在增加,分數的角逐其實在變得越發激烈。

“學生們還是不能盲目跟風,用隨大流的心態去考研,應做好長遠的人生規劃,了解自己的興趣所在,根據自己的性格特長,再選擇適合的學校和專業。”賀爭説。(楊雨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