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國內要聞>

評論:別讓教師職稱評審長期“擁堵”在路上

發佈時間:2018-02-13 08:33:44 | 來源:教育 | 作者:馬得清 | 責任編輯:劉昌

別讓教師職稱評審長期“擁堵”在路上

敞開職稱評審渠道,不拘一格納人才,才能讓稱職的教師評上職稱。目前,在不少中小學還存在一個普遍的現象:評上初級或中級職稱後,因沒有職稱職數空額,10年甚至20年還無法晉陞職稱的教師還有很多。教師們把這種現象稱之為“排隊等候”或者“職稱評審路上的擁堵現象”。

“職稱指標”擋道,職稱職數比例設置不合理,正是造成教師職稱評審擁堵的制度性根源。

目前,各地中小學職稱職數(職稱指標)由地方人社部門設定,每個學校的初級、中級和高級職稱職數比例基本上固定不變。假若一所學校的高級職稱指標已用完,只有高級教師退休或調走,才會出現相應的高級職稱指標“空額”,達到晉陞高級職稱條件的中級教師才有機會申報。同樣的道理,只有中級教師晉陞了,初級教師才有機會晉陞。

而教師職稱職數比例的設定又長期存在瓶頸現象。即,高級職稱職數少,中級和初級職稱職數相對多,人為地限制了達到晉陞條件教師的晉陞之路。比如,一所學校,退休一個高級教師,就會有幾個甚至十幾個符合晉陞高級職稱的中級教師競爭一個高級職稱的現象。即使這些中級教師都很優秀,最終也只有一個人有晉陞機會,其他人只能耐心等待空額。

據筆者所知,這一現象具有普遍性。比如,有調查統計資料顯示,某市共有專職教師6808名,高級、中級、初級職稱職數分別佔16.8%、49.9%和25.1%。已達到評聘高級職稱條件的教師尚有500名以上,達到評聘中級職稱條件的教師尚有1100名左右。但是,由於當地人社部門對教師職稱實行指標限額控制,導致職稱職數越到基層越少,有的教師甚至熬到退休,還是沒有等來指標。

如果不打破人為設置的職稱指標這個瓶頸,即便是中級教師已經達到晉陞的條件,也會因前方道路擁堵而失去晉陞機會,只能排隊等待。對於很多一線初級和中級教師而言,這樣的等待,很多時候是漫長的,也是不公平的,是對教師切身利益的嚴重損害。

實際上,有關部門只要深入基層做個調查,就不難發現,不少任勞任怨教書育人的一線初級教師,人到中年還在等待中級職稱的空額。而不少接近退休的頭髮都白了的中級教師,即便是在教育教學中付出了大半生心血,因學校沒有高級職稱指標或空額,職稱卻無法正常晉陞。在他們中間,有的擅長教學,有的擅長教研,有的教學和教研都擅長,有的甚至為學校的發展和考核作出了一定的貢獻,可是,由於指標限制,職稱晉陞卻難上加難。

近年來,雖然有的地方提高了教師專業技術崗位職稱職數比例,但是,由於職稱評審之路擁堵得太久,仍舊無法徹底解決指標限制帶來的歷史問題。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近年來,有關部門規定中小學高級女教師可以延遲5年退休,目的是讓她們發揮專業才華,繼續為學校教育教學作貢獻。按理説,既然有這樣的政策,地方人社部門就應該根據政策相應地增加學校的高級職稱職數。但是,很多地方並未這樣做。其結果就是,原本就擁堵的職稱評審之路,因此而更加擁堵。

筆者認為,有關部門要搞好職稱制度改革,關鍵就是要抓住一線教師最急最憂最怨的職稱指標限制問題,下決心破除這一制度性藩籬,確保讓每一個稱職的一線教師都評得上職稱,讓他們真正有獲得感。只有這樣,對每一個稱職的教師來説,才是公平的,才能充分激發他們的專業發展熱情和積極性。

馬得清(作者為甘肅省蘭州市第十中學教師)

 
中國網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