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國內要聞>

新時代高校輔導員是種什麼樣的存在 無問西東只問初心

發佈時間:2018-02-13 08:33:44 | 來源:中國青年報 | 作者: | 責任編輯:劉昌

北京師範大學歷史學院的輔導員胡小溪已經開始了她的寒假生活。不過即使在寒假中她也並不清閒,前幾天學生離校的時候,她給每個學生發了微信,確認他們是否平安到家,沒有到家的繼續跟學生及家長聯繫。即使大家都平安到家了,她還是懸著心,生怕有什麼“非正常事件”發生。

高校師生關係一直是社會關注的話題,特別是近段時間曝出的北航研究生導師性騷擾學生、西安交大博士生自殺等事件,給師生關係再次蒙上了陰影。

近日,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在北京師範大學輔導員基地舉辦座談會,邀請了近10位在學生一線工作的高校輔導員。會後又走進他們的生活,近距離了解他們的工作與困惑,希望在呈現高校師生關係的日常的同時,尋找創建良好師生關係的新思路。

輔導員是“秒回”的存在

建立良好的師生關係其實對於輔導員來説,就是:老師説的話學生能聽、願意聽。

説起來容易做起來難。

“比如學生們回家我給他們發微信確認是否平安”。胡小溪説,他們的回復可能是這樣的:“我到家了,謝謝老師!”然後後面跟一個“擁抱”或者“笑臉”表情,有的同學可能還會再調侃一句:“要不要給您發個定位啊。”

“學生們的回答看似很禮貌,但其實背後還有一層隱含的意思:‘我有我的自由,老師您是不是管得太多了。’”胡小溪説,可能跟自己的學生所學專業有關,無論老師説什麼他們都會對來源、依據等特別感興趣,在腦子裏畫上幾個問號,“他們不是真正質疑或者是對老師不尊重,但是這已經成為這個年齡段學生的一種習慣”。

這種習慣並不僅僅存在於胡小溪那些學習歷史專業的學生中,來自北京林業大學園林學院的輔導員劉偉老師也有類似的感受,跟以前的學生相比,現在95後甚至更小的00後學生,他們“有一個去權威化的過程”,以前老師在學生面前有一種天然的權威性,但是現在的孩子不是這樣的——

他們更加強調自我,更加關注自我的感受。

尤其是隨著移動互聯的發展,這一代的大學生更容易把自己封鎖在自己的世界中。

“僅僅比較90後和95後兩屆學生,就能看出他們明顯的區別。”劉偉老師説,“90後孩子也接觸網路,我們要做的是在他們面前建立新的一個現實世界。但對於95後學生來説,我是要先把他們從網際網路世界拉出來,才能給他們建立一個新的現實世界。”

“我的手機總是24小時開機,在手機上處理事情到深夜也是常有的事兒。”北京工業大學資訊學部的趙正艷老師告訴記者。

胡小溪老師説如果將來她不做輔導員了,那麼她最大的願望就是“能每天晚上關掉手機”。

但是只要還當輔導員,輔導員的手機幾乎都會實時為學生開機。胡小溪清楚地記得那年她生孩子,即將臨産時得知湖南在發洪水,她的學生被困在火車上,“我急得眼淚都要流下來了,不停地發微信問:‘要不要給你匯點錢’,上産床之前的最後一條資訊也是發給學生的,問學生是否平安”。

確實,為了真正走進學生的內心,輔導員要付出幾乎所有的時間。

“學生都喜歡‘秒回’的老師。”劉偉説,在資訊如此發達的今天,學生需要的是:你既要無時不在,還要能跟他們保持一定距離。所以,劉偉經常精神處於高度集中狀態,有學生的資訊過來馬上回復。“你問或者不問,我就在那裏不悲不喜。”劉偉經常這樣開玩笑地調侃自己。

1  2  >  


 
中國網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