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滾動新聞>

2020年,看看“雙一流”高校哪兒變了?

發佈時間:2018-01-12 08:54:02 | 來源:科技日報 | 作者:張蓋倫 | 責任編輯:段留芳

帶你穿越到2020年看看“雙一流”高校哪兒變了

  帶你去2020年 看看“雙一流”高校哪兒變了

現在是2020年。

按照絕大多數“雙一流”高校的建設方案,其建設第一階段已經結束,近期目標已經實現。

各校的改革,大多集中于這些領域:師資、人才、學科(科研)、文化以及社會服務能力。

“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的根本在於培養一流人才。”清華大學校長邱勇在2017年這麼説。南開大學前校長龔克也表示,“雙一流”建設以青年學生為目的,是應該以青年學生的德智體美全面發展作為出發點和落腳點的。其有六個要素:人、教學、科研、合作、文化以及制度和服務。

高校如何招生,如何建設人才隊伍,又如何考核人才?讓高三高分考生小王和青年海歸人才小李,帶我們一探究竟。

翻轉課堂,博士實行“申請—審核”制

小王面前擺著42所“雙一流”高校。他在想一個問題——選什麼專業?

不過也不用太過糾結。清華大學、北京航空航太大學、南開大學等一批“雙一流”高校已經開始實施本科大類招生和大類培養。學校會通過通識教育課程和專業引導課程,讓學生發現自己的學科興趣,從而找到合適自己的專業方向。

如果小王興趣面廣泛,也沒事,多所高校都推出了高水準交叉學科項目和專業。比如,南開大學有“通用+非通用”“哲學—政治學—經濟學”等複合型人才培養方式;西安交通大學建立了“通識教育+寬口徑專業教育”人才培養模式;清華大學還推進各學科實驗班建設,打算培養一批國際化領軍人才。

總之,小王總能找到適合自己的那一款。

小王完全能感到學校對自己的重視。他對老師的考核,也納入了教師的晉陞和聘期考核指標。如果在學校學得好,在北大,他還可以拿到新設立的榮譽學位。

課堂也不一樣了。對小王這樣的“00後”來説,傳統課堂怎麼能吸引他?學校推出了“網際網路+”,混合式教學+翻轉課堂,基本都是“線上修課+線下研討”,慕課玩得飛起。

作為一個學霸,小王還想繼續深造。他上碩士研究生或許會更難。北大已表示,要控制學術碩士研究生數量,適度增加博士研究生數量。清華也説了,適度降低碩士生培養規模、擴大博士生培養規模。

那就直接念博士吧!想念博士,流程也有些不同,很多學校全面推行了“申請—審核”制,發揮導師和專家組在招生過程中的核心作用。死記硬背通關沒用了,要有學術志趣和學術能力。

念理工類博士的話,東北大學以“東大—寶馬汽車聯合培養博士生項目”“東大—東軟聯合培養博士生項目”等模式為示範引領,擴大了與現代高科技企業聯合培養應用型博士研究生合作,探索了依靠産學融合培育人才的模式。小王可以考慮一下。

如果小王要念文科博士,還得提醒一句,被稱為“人文社科一面旗幟”的中國人民大學全面實施了博士四年基本學制改革,強化了博士研究生考核和淘汰機制,想要混學位,三思而後行。

青年人才得到學校全方位呵護

一流的大學,需要一流的師資。2017年,眾多“雙一流”高校將“加強師資建設”,寫入了“雙一流”建設方案。

對2020年的海外歸國青年小李來説,他會遇到什麼呢?

可以肯定的是,他有諸多機會。

小李若想去北京的名校,清華大學可説了,他們建立了青年教師的職業導師制度,聘請長聘教授對青年教師職業發展進行指導。通過教師發展中心,對青年教師各種能力和技能的培訓進行統籌。小李會獲得組織全方位的關愛。

如果他想去上海看看,上海交通大學也建立了對各類人才的穩定支援機制,加大了對優秀青年人才的培養和支援力度。它推進“新進青年教師啟動計劃”“優秀博士畢業生海外博士後儲備計劃”“高等學校青年骨幹教師出國研修項目”“SMC—晨星青年學者獎勵計劃”及各類教學培訓計劃等系列人才培養支援計劃的落實,實質性地幫助青年教師解決在事業起步階段面臨的難題,支援青年人才快速成長。

如果小李嫌上海房價貴,他還可以去西安。西安交通大學有“青年拔尖人才計劃”。以中青年科技人才和高水準創新團隊為重點,建立健全教師發展支援體系。西安交通大學要打造西部

人才高地——中國西部科技創新港,在創新港建設了“中國西部博士後創新示範中心”,如果小李去了,那就進入了學校未來發展的人才儲備庫。

要是小李想去北方看雪,沒問題,東北大學等著他。

東北大學創新了有利於青年教師隊伍選拔培養的建設機制,重點引進海內外優秀青年人才和青年人才團隊。推進優秀青年人才培養計劃,完善了青年教師準聘制度、骨幹教師遴選制度和青年教師晉陞綠色通道制度。

也就是説,對求賢若渴的高校來説,小李會是重點關注對象。

非升即走成趨勢,拿多少錢看績效

但對小李來説,壓力也是巨大的。一旦進入高校,達摩克利斯之劍就在他頭上高懸。

因為,“雙一流”高校實行了“預聘—長聘”制。通俗來説,就是“非升即走”。在經歷五六年的考核期並通過後,小李才能成為長聘教師。教職不是鐵飯碗,但一旦獲得長聘,小李則可以沉下心來做研究,不用被每年的考核捆住手腳,縱使十年磨一劍也無妨。

一直以來,“一把尺子量所有人”的考核機制為人詬病。但小李可以放心了,高校在持續深化教師崗位分類管理和考核。

北京理工大學就表示,希望每一位教師在各自群體中都能人盡其才,成為各自領域的領跑者。他們制定完善系列崗位教師的專業技術職務評聘條件;完善管理職員分類評審機制,研究並啟動專職實驗隊伍聘用及激勵機制改革;推進非事業編制高層次人才、專職科研人員、技術支撐人員聘用工作。

如果小李志不在科研,願意將更多精力投入教書育人,沒有關係。像上海交通大學就實行了師資分類發展改革,完善多元化的考核評價機制和多維度的教師發展機制,建立“同臺競技、同軌運作、共同發展”的師資隊伍建設新機制。南開大學則實行了教學科研並重型、教學為主型和科研為主型三類崗位分類管理和分類考核評價與激勵,建立專任教師分類競聘和淘汰流動機制。

在薪酬和激勵上,小李也會面臨一個不太一樣的體系,“績效”是關鍵詞。

我國高校現行工資制度以單一工資制為主體,對高校來説,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工資制度,發揮薪酬對人才的激勵作用,仍是他們需要探索的重要一步。

2020年,北京大學已經加強了激勵體制機制建設,統籌規劃了薪酬體系,更加重視榮譽激勵和精神激勵,還建立了以成就獎勵和榮譽職位為主要內容的高層次榮譽激勵體系。

上海交通大學明確,實行以創新增值為導向的分配政策,完善分配機制,使科研人員收入與其創造的科學價值、經濟價值、社會價值緊密聯繫。而且,要完善與學校、院係發展相適應,層級梯度合理,動態激勵充分和具有長效機制的績效薪酬體系。

小李和小王的故事純屬虛構,但2020年,我們就會遇見這樣的小李和小王,他們就會和已經完成“雙一流”建設第一步的高校見面。

(本文資料來自清華大學、北京大學、中國人民大學、上海交通大學、南開大學、西安交通大學、北京理工大學、東北大學等高校的《一流大學建設高校建設方案》)

 
中國網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