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焦點圖

野外生存訓練——大寫的體育課

發佈時間: 2017-12-06 09:34:53 | 來源: 光明網-《光明日報》 | 作者: 汪嘉波 | 責任編輯: 王曉霞
 

光明日報駐莫斯科記者今年9月份,英國白金漢郡科特索中學的一組10年級學生放下了書包,換下了校服,穿上了厚實的雨衣和耐磨的登山鞋,前往位於英國湖區國家公園的阿爾斯沃特湖畔野外訓練中心受訓。這一次,他們的“野外生存課程表”安排的是在冰冷的湖水裏游泳、划船、尋找目標以及背著沉重的帆布背包在坎伯蘭鄉下崎嶇不平的山間小路上徒步旅行。帶隊老師表示,學生們所接受的不僅是體能鍛鍊,更重要的是通過野外生存訓練獲取可以受用一生的生存技能。“野外生存知識和技能,團隊合作能力和耐心,解決實際問題的能力和主動性,強大的心理能量和自信心——所有這些‘人所共需的人生財富’都隱藏在野外生存訓練的課程當中。”

  學生在爬山途中。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學生自己動手搭帳篷。 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俄羅斯學生參加軍事訓練夏令營。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俄羅斯學生準備參加越野訓練。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1、各國課程五彩繽紛

無論是在俄羅斯、日本,還是在美國和西歐等西方教育大國,野外訓練課程都在其整個教育體系中佔有一席之地,是中小學和大學教學大綱不可或缺的一項內容。

在美國,野外生存訓練是許多中學的傳統課程。美國10年級學生的野外訓練課程時間通常是十天左右。既然是野外生存訓練課,當然要安排在遠離城市的偏僻山村,甚至是荒野山谷、原始森林。負責野外生存訓練的教師通常會把學生們分成若干小組,小組成員在整個培訓期間同吃同住,成為一個榮辱與共的命運共同體,共同完成訓練任務。教師特意將相互之間並不熟悉的同學搭配在一起,意在讓學生在最短的時間內學會與陌生人相處。小組成員必須學會分工合作,懂得互相扶持、互相幫助和相互支撐。

素有“戰鬥民族”之稱的俄羅斯人對野外訓練更是情有獨鍾。俄羅斯的中小學生和大學生也會像俄軍的特種兵那樣,在北極圈附近的冰天雪地裏進行野外訓練,在西伯利亞的原始森林裏徒步行軍。俄羅斯中小學和高等院校的教學大綱規定,野外生存訓練課就是參加軍訓、走進軍營。學生們的假期經常會充滿各種各樣的軍事訓練活動。比如説,俄羅斯緊急情況部每年都會召集莫斯科等各大城市的學生到該部訓練基地參加專項集訓。俄羅斯國防部的一些軍事訓練基地每年也都會協助學校舉辦野外生存訓練活動。培訓期間,從13歲到17歲的孩子們要體驗各式各樣的“緊急情況”,應對種種生存挑戰和災難險情。比如,學生們要學會在專用訓練水域進行搜索和搶救工作,要學習各類急救措施,更重要的是必須在迷路時學會找到“生存路線”。據俄羅斯媒體的報道,俄羅斯的中小學生們不僅能夠在冰天雪地裏接受體能訓練,而且還有機會身穿軍裝,頭戴防毒面具,全副武裝地參加模擬軍事行動。

在日本,生存訓練教育是體育課程的一部分。按照日本教育發展規劃,“生存教育”和“學生生存能力的培養”是日本教育改革的方向和核心。為了讓青少年掌握“生存能力”這種必須具備的技能,日本教育機構建立了一些旨在拓展學生野外生存能力的專項訓練基地,讓學生們在水上、冰上等人與自然緊密相聯的運動項目中,提升應對自然災害的能力和戰勝困難的意志和信心。

在澳大利亞,一些學校開設了生存教育課,以滿足學生們“體驗新挑戰的需要”,提高學生們的安全技能。依據相關課程標準,5到6年級的學生要通過生存教育課學會基本的安全技能,並學會為自己或他人制訂戶外活動安全計劃。7到8年級的學生要學會如何在海灘、山上、灌木叢等不同環境中預防危險,懂得如何採取必要的安全措施,認知戶外活動中安全問題的個人責任和集體作用。對於9至10年級的學生,攀登、沖浪、划船等富有挑戰性的活動是必須參加的項目,而搭建野外生活營地帳篷及在地形複雜的海灣中航行也是教學大綱中的內容。

法國人講究享受自然,酷愛戶外活動,因此野外生存訓練對法國學生來説更像是一場期待中的娛樂。法國學生喜歡野外生存生活訓練的“野性”,學生家長則重視孩子參與這些“體驗大自然的活動”。法國學校會安排一些讓孩子們認識自然與人相互關係的夏令營活動,中小學生的家長也會在假期與孩子們一起去徒步旅行。在法國人看來,野外生存訓練或許並不是一項緊迫的任務,但是,網路時代的年輕人更應當保持與大自然的親近。

德國人的野外生存訓練更注重訓練的多功能性,將學習、勞動和假日結合在一起。孩子的空閒時間不僅要讀書學習,也要在山川湖海中親近自然、體驗生活。德國人重視孩子的教育,他們願意花時間與孩子們一起參加各種體驗大自然的活動。對他們來説,只有親近大自然,孩子們的身心健康才能獲得最大限度的保證。

2、教育理念始於英國

英國是野外拓展訓練的發源地,創建這一“另類”教育模式的教育家是名叫庫爾特哈恩的英國人。庫爾特哈恩是一個在德國出生的猶太人,他信奉“真實需要、行動和價值引導”的教育體驗,他創立了著名的“塞勒姆七法則”,也就是七條針對學生的教育準則,許多現代學校和教育項目都是依據這些準則而建立的。

哈恩對現代年輕人的“通病”進行了調查和研究,認為現代年輕人在六個方面的表現呈現出“退化”的趨勢:一是現代交通工具導致的健康衰退,二是廣泛流傳的“觀眾病”(注:熱衷於觀看他人競賽或表演)導致的主動性和事業心的衰退,三是令人困惑和焦躁的現代生活引發的記憶力和想像力的衰退,四是傳統手工業的衰弱導致的技術和護理能力的衰退,五是興奮劑和鎮靜劑的濫用導致的自律能力的衰退,六是過度忙碌的現代生活方式導致的同情心的退化。

對此,他提出了四個解決方法:一是健康訓練,在體能上與自己進行比賽,通過體能訓練實現意志力和紀律性的提升;二是遠足探險,通過在陸地或者海洋上的長期訓練,挑戰難以完成的任務;三是項目,包括手藝和手工技能的培訓;四是搶救服務,在沖浪、消防等情境中,為傷員提供第一時間的援助。“塞勒姆七法則”最初是為在校兒童制定的,經修改後也適用於成人學員。

野外生存訓練課程正是源自庫爾特哈恩倡導的教育哲學。二戰期間,英國商船在大西洋戰役中遭受襲擊,大部分水手葬身海底,只有極少數人得以生還。英國的救生專家對生還者進行了統計和分析研究,發現這些生還者並不是他們想像中的那些年輕力壯的水手,而是意志堅定懂得互相支援的中年人。庫爾特哈恩提議,利用一些自然條件和人工設施,讓那些年輕的海員做一些具有心理挑戰的活動和項目,以訓練和提高他們的心理素質。

1941年,庫爾特哈恩和勞倫斯霍爾特在威爾士的阿伯德威建立了第一所野外訓練學校,學校成立的目的是培養年輕海員在艱苦的條件下的生存能力,培養他們自信、堅忍、不屈不撓的品質。這所野外訓練學校至今仍在運營,是一所由慈善基金提供經濟支援的優秀野外拓展培訓機構。機構的課程非常細化,根據每個人的特性量身打造,目的是改變年輕人思考和感受自身以及生活的方式,通過訓練來提高個人素質、社會能力以及情感技能,讓年輕人在學校和職場生涯以及今後的個人生活裏都擁有必備的各項能力,學員不僅有大學生、新入職場的年輕人,還有中學生以及小學生。

二戰結束後,拓展訓練模式被更多人所認識、接受並逐漸推廣,很快就風靡了整個歐洲的教育培訓領域並在其後的半個世紀發展到全世界。由於這種非常新穎的培訓形式和良好的培訓效果,訓練對象也由最初的海員擴大到軍人、學生、工商業人員等各類群體。訓練目標也由單純的體能、生存訓練擴展到心理訓練、人格訓練、管理訓練等許多方面。

3、野蠻體魄文明精神

參加野外訓練課,其實就是與你的同學一起去完成一項任務。需要完成什麼樣的任務呢?最基本的項目就是背著重重的包裹在山裏徒步行走,包裹裏裝的不僅是個人衣物,最沉重的“負擔”是團隊的“共同財産”,例如帳篷、廚具、食物和飲用水等等。隊員們分工明確,有隊長、領航員、廚師、書記員……職務每日輪換,每個人都因此可以得到多方位的訓練。搭帳篷、生火、辨認路線,尋找適合團隊每個成員體力的行進速度和休息節奏——野外生存訓練中這些貌似不起眼的“小事”其實都是考驗和鍛鍊學生責任感和互助精神的必修課。

很多經受過野外訓練的學生都深有體會:在團隊合作中,個人的一個小失誤很有可能使團隊的全體成員陷入困境。在遇到困難時,推卸責任和互相責備於事無補,想辦法解決問題、及時走出困境才是正確選擇。可以説,野外訓練不僅是對一個人原有性格和品質的檢驗,同時也是對一個人個性的再塑造,使其有機會在反覆思考這難忘經歷的過程中,發現自身的缺點、弱點、優勢和長處。

在美國教育學家看來,野外生存教育的宗旨就是促進人的全面發展,既強調知識的增長、身體的健康,又重視受教育者內在的精神價值及人與人之間的良好溝通。野外生存課程可以全面提升人的能力,促進人的全面發展,同時可以從生理、心理、認知能力和動手能力等方面,滿足學生提升自我、發現自我、改造自我、戰勝自我的需求。野外生存訓練就是培養敢於冒險的意識和善於應對挑戰的精神,它對年輕人的個人成長至關重要,可以在年輕人個人成長的不同時期發揮重要作用。

在俄羅斯教育學家的眼裏,野外生存訓練既是為了讓學生適應不斷變化的自然和社會環境,讓學生學會個人應對危機的本領,學會面對複雜困境的生存技能,同時也是為了培養一個人的“軍人氣質”和“軍人作風”。在戶外,在嚴寒季節的原始森林,人會了解自己身體的脆弱,同時也會發現內心深處那個潛在的強大靈魂。“野外生存訓練更容易讓俄羅斯人尋找到他們自己的精神世界。”

對於地震等自然災害頻發的日本來説,生存訓練一直具有特殊意義。野外生存訓練與安全常識教育一樣,是每個日本人的“人生大事”,是不可缺少的重要一課。日本學校經常舉行的地震、火災、海嘯逃生演練,其實是在時刻提醒學生“學會逃生”,同時也在幫助學生樹立“生存意識”,培養冷靜面對災難的心境。

野外生存訓練是體育課嗎?不,它絕對不僅僅是體育課。把野外生存訓練課程僅僅看成是中小學和高校體育課的拓展和更新,這顯然是對這一教學理念和模式的誤讀。是的,僅僅從豐富和完善體育課的層面來認知野外生存訓練是遠遠不夠的,因為它不僅僅能增強體質、增強安全意識、獲取生存技能,它更是一種生存觀念,一種對人與自然關係的切身體驗和感受,同時也是一種強大的精神力量和心理支撐。

作為一種學習方式和內容,野外生存訓練課實用有趣,並且富於想像力和挑戰性。它可以吸引絕大多數學生,激發學生勇於挑戰自我的激情。騎車、攀岩、遠足或野營,學生們正是在這寓教于樂的過程中,開始領會人該怎樣面對自然,應該怎樣在自然中學會生存。

《光明日報》( 2017年12月06日 15版)

 
中國網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