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滾動新聞

買一個丫頭

發佈時間: 2017-10-30 14:15:13 | 來源: 中國網 | 作者: 閆景臻 | 責任編輯: 閆景臻

[編者按]“留學,到中國去!”正逐漸成為世界各國越來越多學生的選擇。各國年輕人遠道而來,為了接觸他們心目中神秘的中華文明。除此之外,在來華留學生群體中,“一帶一路”“支付寶”“共用單車”“高鐵”等“中國關鍵詞”廣為流傳,越來越多的外國青年來到中國,愛上中國。

為增進外國留學生知華、友華的情懷和對中國人民的友誼,由教育部國際合作與交流司主辦,教育部留學服務中心承辦的“我與中國”徵文活動得到了廣大來華留學生的積極響應,並涌現出一大批優秀作品。中國網作為本次活動的獨家官方網路媒體支援單位,特刊發部分獲獎優秀作品,以饗讀者。

優秀作品選登:《買一個丫頭》

[南韓]  趙淩  清華大學

我從小就很喜歡漢字,雖然不知道每個字深刻的含義,卻覺得漢字就像畫畫一樣好看。雖然寫字的時候經常多筆少劃,但大多時候中國人還是能理解錯別字的。

趙淩

可説的時候就不太一樣了,中文裏面很多同音字、同音詞,還有很多發音一樣聲調不一樣的詞。我也因為語音和語調的原因弄出很多讓我臉紅的事情。

一日在學校的某個學術討論會上,前面發言的一個同學説:“……dian  fan……”

我以為自己聽錯了,又聽到他説了一次“dian fan”這個詞。

討論會中間的茶歇時間,正好碰到剛才那位發言的同學。客套了一下,然後我小聲地問她:“剛才你一定很餓吧,我把我帶的麵包給你吧。”

她用很奇怪的眼神問我:“什麼意思?”我説:“你剛才説了好幾次‘點飯’啊。你不是在説餓了嗎?”

她愣了一下,突然噗嗤地笑出來。她告訴我剛才她説的是“典範”,不是吃飯的那個“點飯”。

她説我:“你真不愧是個吃貨啊,凈想著吃。”我經常犯錯的不只是中文的同音詞,著急的時候會中文、英文、韓文混著一起説。

一次在安靜的咖啡廳喝咖啡,一位好久沒見的美國朋友看到我就閒聊了幾句,突然指著我裙子上的一個污漬説:“You have something on your skirt.(你裙子上沾到什麼了。)

我回到:“Its pi。”( Pi)

他瞪大了眼睛又問了我一遍,“What did you just say?”(你説什麼?)

我又重復到:“Its pi。”( Pi)

他説:“Really?(真的嗎?)

我們倆的聲音都很大,突然咖啡廳裏所有的人都看著我。我還是沒有覺察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很無辜地看著朋友點點頭。

猛然的,我才知道我犯了很大的錯誤。我想説的 Pi 是韓語“血”的意思。但是我美國朋友以為我説的是英語pee“尿液”的意思。咖啡廳裏的中國人以為我説的是中文Pi“屁”的意思。當時我真的是羞死了。後來再也沒敢去那家咖啡廳。

很多中國人喜歡用“親”來開始談話,我一直以為親是 KISS(親吻)的意思,還一直覺得中國人也好大方啊,説話都用親吻來開始。

有好多次,我都開頭用親親親,寫好幾個親字來開頭,表示我的友好。後來才知道“親”是“親愛的”(Dear)的縮寫。希望當初收到我短信和郵件的老師和學生看到我的那麼多個親,只是覺得我特別可愛,不要覺得我特別奇怪吧。

有一次帶外國朋友去一個小店吃特色料理,一進門就聽到老闆娘在喊:“ya tou, ya tou.”有個小姑娘就“哎”了一聲。我一聽有“ya tou”就興高采烈地告訴朋友這裡賣鴨頭。我的朋友也躍躍欲試地想嘗嘗。

我對老闆娘説:“我們要兩個鴨頭。”

她説:“我們家沒有鴨頭。”

我説:“我的朋友特別想嘗嘗,您就賣給我們吧。”

她説:“有的話能不賣嗎?誰不想賺錢。”

我説:“可是我明明聽見你説 ya tou 了呀。”老闆娘覺得糊塗,看到剛才的小姑娘從後面走出來才恍然大悟,大笑起來。

她説:“她不是鴨頭,她是我們家丫頭。我的女兒。”我解釋給朋友聽,他讓我趕快告訴老闆娘“我們不吃丫頭。”

還有一次帶朋友去買西服。一進店,朋友就問店員:“請問這裡賣 xi fu 嗎?”店員笑著説:“我這裡不賣 xi fu。”擺滿了西服和西服的布料的店不賣西服?我特別納悶的又問店員:“不賣 xi fu 嗎?”他説:“我們不賣媳婦,賣西服。”

朋友又一次被嚇到了。後來不確定的情況下,他都不用説的,都用手指的了。他不想吃了人家丫頭,買了人家媳婦。

(摘自《泡菜薯條遇見炸醬面——洋博士中國留學記》)

 
中國網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