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滾動新聞

我與中國——一份血濃于水的感情

發佈時間: 2017-10-30 10:11:19 | 來源: 中國網 | 作者: 傅其豪 | 責任編輯: 閆景臻

[編者按]“留學,到中國去!”正逐漸成為世界各國越來越多學生的選擇。各國年輕人遠道而來,為了接觸他們心目中神秘的中華文明。除此之外,在來華留學生群體中,“一帶一路”“支付寶”“共用單車”“高鐵”等“中國關鍵詞”廣為流傳,越來越多的外國青年來到中國,愛上中國。

為增進外國留學生知華、友華的情懷和對中國人民的友誼,由教育部國際合作與交流司主辦,教育部留學服務中心承辦的“我與中國”徵文活動得到了廣大來華留學生的積極響應,並涌現出一大批優秀作品。中國網作為本次活動的獨家官方網路媒體支援單位,特刊發部分獲獎優秀作品,以饗讀者。

二等獎作品:《我與中國——一份血濃于水的感情》

[緬甸] 傅其豪 北京大學

我出生在緬甸的一個華裔家庭,到我這已經是第三代華裔了。中國對我來説是一個既陌生又熟悉的概念。陌生是因為一直沒有機會出國去看看祖籍國(中國)真正的模樣;熟悉是因為從小就聽從父母的安排,早晚各兩小時在中文學校學習中文,那時我接觸到了黑白複印的一些比較老舊的台灣課本,那些繁體字的書本是我最初的中文啟蒙老師,使我對中國産生了極大的興趣。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自己本身就是漢(族)人的原因吧,所以對中國會有一種特別的親切感。

傅其豪同學在校園國際文化節現場

相遇

2012年年初,我開始踏上了中國這塊神秘的土地。那時候我剛好緬甸文高中畢業,有一段休假的時間,父親打算帶著我到中國雲南省去找“祖墳”祭祖,也能當作是畢業旅行。他身上帶著一本不是很厚的從親戚家借來的家譜,説要計劃出發去雲南找“家門”。因為知道可以到中國去看看,我聽了很興奮。沒過多久,我們父子倆就開始了我們的中國尋根之旅。

我們是從中緬邊境上最大的口岸過關入境的。我在緬甸的這頭望向中國的那頭,站在邊境線上,我能看到對面那寬廣道路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和鱗次櫛比的高樓大廈,感受到了一個生活快節奏、經濟發展迅速的中國。進入國門後,我們按照事先在緬甸親戚家商量好的線路一路摸索著向目的地出發。我們一開始先乘坐汽車,從瑞麗市到龍陵縣再到龍江鄉,因為道路崎嶇後來換了摩托車,後來又因為路越來越難走,再加上我和父親都第一次來,又有點迷路,已經不知道向前繼續走下去能不能有路,我們決定不麻煩開摩托車的大哥,乾脆下了車拖著行李箱邊走邊問路。那時候我的內心是崩潰的,心想這是哪門子的畢業旅行,只是父親太正能量、太樂觀了,跟著他總是不缺少安全感。“天無絕人之路”,我們最終在天黑前到達了一個名叫赧等村的地方,父親説在不遠處就埋葬著我們的祖先。後來我們挨家挨戶找到了“家門”,才得歇了腳。那些天,我們靠著一本家譜還走訪了很多偏遠山區的“老親戚”。這麼多年過去了,很多鄉村的名字我早已記不清了。但那次的經歷對我來説太特別了,我深深地體會到老一輩人們在以前那個動亂的年代背井離鄉逃離到國外是件多麼不容易的事情。

那是我第一次感知到的中國:富庶與貧困的距離那麼近又那麼遠。現在我看到越來越多的青年們都接受到了良好的教育,越來越多的年輕人也在走向大城市打拼,雖然一切還沒有那麼完美,但是人們都在為更美好的明天而努力奮鬥著。

緬甸語(你好,中國)

相識

同年的6月份我考上了中國華文教育基金會耀華獎學金班,可以到深圳念高中。那是一個到中國讀書的好機會,這對那時沒能考上心儀大學的中文專業的我是一針強心劑。那次機會是我人生的一個重大轉折。儘管很多人不理解為什麼沒有繼續在緬甸上大學而是選擇去中國再讀高中,但是我有自己的想法和堅持,再加上父母的支援,我就更不顧一切了。

2012年9月份到了深圳後,我知道了鄧小平的生平事跡,也了解到了深圳是中國改革開放建立的第一個經濟特區,也是中國改革開放的窗口。深圳也是目前我最喜歡的城市之一。

我習慣了生活節奏緩慢的緬甸,當遇到舉世矚目的“深圳速度”時,我以為會很不適應,但事實並非如此。我反而學會了用更多元或是更包容的角度去看待與自己不一樣的人們的生活方式,自己也慢慢適應了深圳的日常生活。那句在深圳街頭邊上的“來了就是深圳人”的標語讓我至今都很難忘記,我深深地感受到這座大都市的包容與海納百川的魄力。

2014年暑假期間我有機會參加了國務院僑務辦公室、中國海外交流協會主辦的“海外華裔青少年中國尋根之旅——北京優秀營”夏令營活動,那是我第一次來到首都北京。

在那次夏令營中,我了解了許多中國的歷史文化知識,可以説是一次非常不錯的中文的語言實踐活動。我和來自世界各地的朋友們一起登長城、遊故宮、看話劇、寫書法等,有了許多奇妙的體驗。那次活動令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一個小時左右的“北大遊”。我第一次來到北大的時候,就被“一塔湖圖”的美景和古色古香的建築物所吸引,又因為我是一個文科生,“上北大”成了我在所剩不多的高中生活裏努力學習的動力。我那時候坐在未名湖畔的一塊大石頭上,心想:“如果兩年後,我能夠再次坐在這裡並成為北大的一名學生,那該多好啊!”。

我很贊同電視上李宗盛説過的一句廣告詞:“人生沒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數”。後來,我這個考上北大的小目標成真了。

相知

一直到現在我還是很感激初到深圳時幫助過我的所有中國朋友尤其是我的中國老師們,是他們的耐心教導讓我考上了北大中文系。我是一個在緬甸很普通的華裔家庭長大的孩子,我很感恩我的爸爸媽媽,每年他們都需要花十幾萬?(人民幣?)的費用供我在北京讀書,而且弟弟妹妹都在念大學,這對他們來説是不小的壓力。

在學習中文的這條路上,我總會遇到很多的困難,甚至質疑與嘲笑。但在北大中文系的課堂上,我都會忘記課下的種種不愉快,因為我每一節課都能收穫很多知識。老師們的言傳身教、以身作則讓我在考慮問題與面對生活中各種難題的時候多了些許的淡定與從容,也獲得了許多鼓勵與勇氣。

2017年的我馬上就要大三了,我會在北大中文系學好中文,希望以後能從事文化教育方面的工作,跟異國的人們講好中國故事。我堅信時間一定會把一個人的能力證明給所有人看,無論多久!我希望自己能夠在北京這座充滿了各種可能性的城市裏實現我的中國夢!

最近一段時間,我的父親又去了趟雲南“獻墳”,我因為在北京要準備考試沒能陪他去。他打電話告訴我説:“現在通往鄉下的路都修好了,都是水泥路,交通便利不少,以後去掃墓就方便多了,你以後有機會再跟我來幾趟,不然以後你都不能認路。”我當時眼淚都要掉下來了,好像明白了什麼,那份血濃于水的感情怎麼會因為距離的遙遠就能消失殆盡呢?全球的華人華僑不管到什麼地方落地生根,那顆中國心應該是不會改變的吧。

放下電話的那一刻,我讀懂了那句話:“老人家在哪,老家就在哪”。

 
中國網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