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國內要聞

援藏教師:大美西藏的根基和源泉

發佈時間: 2017-09-13 17:39:57 | 來源: 中國網 | 作者: 閆景臻 | 責任編輯: 閆景臻

提起西藏,總會有無數華麗優美的語言表達她的美。喜馬拉雅山的壯闊之美,珠穆朗瑪峰的磅薄之美,雪山湖泊的浩瀚之美,布達拉宮的藝術之美,宗教的神秘之美,還有藏族人民的淳樸之美。殊不知,除了詩和遠方,也有荒涼,孤獨,以及難以忍受的高海拔惡劣氣候。

中國網記者 閆景臻

2017年8月下旬,中國網記者隨教育部中央媒體採訪團走進西藏拉薩、日喀則及山南等地,就“組團式”教育援藏工作進行深入採訪。

在採訪中,時不時的會下起雨,給採訪工作帶來許多不便,長期往來北京與西藏的教育部民族司工作人員羌洲介紹説,這個季節是西藏最舒服的時候,每年十月到第二年的五月是西藏的旱季,幾乎沒有降雨。

一週的採訪行程,強烈的高原反應讓部分身體健壯的記者難以招架,頭痛、反應遲鈍、記憶力減退。但是,千千萬萬克服高原反應等諸多不利因素影響,堅守在西藏的教師,醫生和援藏幹部,他們將最美好的時光奉獻給了西藏,成為西藏保持美麗的根基和源泉。

 

上海援藏教師蔣逸明

60後的上海援藏教師蔣逸明:援藏是我從教35年的夢

2017年7月中旬的一天,日喀則市援藏教師公寓樓前,在日喀則市上海實驗學校工作一年的上海首批“組團式”教育援藏工作隊舉行了簡短的歡送會。依依惜別之際,工作隊隊長、日喀則市上海實驗學校校長傅欣的眼睛有些濕潤,整個團隊克服了高原反應,白手起家,激發了本地教師的內生發展動力,而且留下了一本《日喀則市上海實驗學校教科研白皮書》和20多本校本教材,為下一批“組團式”教育援藏工作隊打下了紮實的基礎。”8月8號,日喀則市上海實驗學校迎來了第二批上海“組團式”援藏教師,開始他們新的使命和征程。

在年輕的隊伍中,來自上海市三林中學的高級教師蔣逸明顯得有些特別,55歲的他是這支隊伍中年齡最大的一位。

蔣逸明説,過去經常在電視裏看到關於西藏教育情況的報道,每當看到西藏的孩子渴望讀書的純真眼神,他的內心十分震撼。還有五年就要退休了,希望在退休前來西藏,用自己的專業技能,為更多孩子的教育盡一份力,這是他從事教育35年來的“夢想”。

蔣逸明最大的牽掛就是不能照看自己小外孫了。在上海,他每週末都要帶外孫出去玩。蔣逸明説,來了日喀則,女兒和愛人身上的擔子就重了,讓他很過意不去。

目前,蔣逸明上著高一年級兩個班的數學課,一週將近有20節課,他説他的身體條件蠻好,過兩天會有新的老師來,這樣我們可以形成組合,把我的經驗和知識傳遞給本地的老師,把孩子們的數學成績提上去。

黑龍江援藏教師柳大慶

黑龍江援藏教師柳大慶:女兒是最大的牽掛

日喀則市桑珠孜區第二中學(下稱“桑珠孜區二中”)是黑龍江“組團式”教育援藏的受援單位,牡丹江市第十七中學英語高級教師柳大慶是這裡的援藏教師之一。他從2016年8月響應號召來到桑珠孜區二中,承擔三個班級的英語教學任務。針對藏族學生文化基礎薄弱的情況,柳大慶耐心教學,降低起點,注重基礎知識的講解和分析,學生們學習英語的興趣和成績都有了大幅提高。

柳大慶在接受中國網記者採訪時表示,除了高原反應,援藏最大的挑戰在於巨大的心理壓力。“在教學過程中,用我們日常的語速去交流,本地的孩子是聽不懂的,所以上課時必須放慢節奏,必須不厭其煩的重復。除此之外,還有升學的壓力,我們來這裡就是要提高當地學生的成績,如果成績不升反降,就沒有達到援藏的初級目的。”柳大慶説。另外,除了承擔教學任務外,援藏教師還要發揮專業優勢指導開展教研、培訓和教學改革等工作,帶動當地的整體辦學水準和教育教學品質的提高,這是“組團式”教育援藏的最終目的。

柳大慶説,除了工作壓力之外,就是想家。在採訪中記者了解到,柳大慶在援藏之前,還曾在菲律賓南島支教,家中幼小的女兒很少有爸爸陪伴,妻子經常指著照片中的柳大慶對孩子説,“寶貝,你看,爸爸放假就會回來陪你”。柳大慶説:“現在和女兒視頻,孩子都不認得我。”提起自己的女兒,眼前這個壯碩的漢子忍不住有些鼻酸。

在桑珠孜區二中,柳大慶是出了名的愛護學生。初二六班的學生比較調皮,為了走進孩子們的心裏,更好的開展教學,柳大慶利用下課時間與孩子們一同打籃球,這件看似容易的事,在高原,對於援藏教師來説格外艱難,一場球下來,缺氧,胸悶,常人無法忍受。但從此,孩子們更加願意親近他,生活學習上的很多難題也願意和他溝通、交流。如今,援藏一年多的柳大慶皮膚曬的黝黑,身穿藏族服裝,已經看不出他是一個東北的漢子,顯然,他已經融入了當地的生活。

天津援藏教師魏小東(與記者座談時,魏小東講起曾經與同事們共同奮鬥的日子泣不成聲)

天津援藏教師魏小東:瞞著父親來援

魏小東出生於1967年,1985年進入南開大學附屬小學工作,三十多年來一直活躍在語文教學一線。2016年,魏小東響應教育部“組團式”教育援藏的號召,穿越2550公里從天津到西藏。

在採訪中得知,魏小東的父親也是一位退休中學教師。魏小東説,父親將自己的全部精力都獻給了教育事業,是個很無私的人,他深受父親的影響。但是來援藏,害怕年邁的父親擔心,魏小東並沒有告訴父親援藏的事,只説出差去了。魏小東説,來援藏,愛人和兒子非常很支援,唯一不放心的,就是父親,這成了魏小東“不能説的秘密”。

目前,魏小東已是拉薩實驗小學語文學科的帶頭人。她説,西藏小學生要學習漢語、藏語、英語,比內地孩子辛苦很多,但他們很能吃苦,一點兒也不任性,對老師也非常尊重。

為了讓藏區的孩子們能夠更好地學習漢語,也為了讓天津的孩子了解藏族文化,魏小東策劃了“我們都是好朋友”的活動。在她的幫助下,拉薩實驗小學和南開大學附屬小學一年級的小學生之間建立起一對一的聯繫,他們定期或不定期寫信相互介紹自己的家鄉、學校、風俗、音樂、美食等,也可以相互發送一些照片、視頻等。這些互動資料在兩所學校六一活動中都展示了出來。

北京援藏教師張麗新

北京援藏教師張麗新:能多教一點是一點

“北京大妞”張麗新是拉薩北京實驗中學的援藏教師,從湖南科技大學畢業後,在北京市東城區165中學任政治教師。

正是談戀愛的年齡,她要在這裡待三年,記者們最關心的問題還是“你為什麼來援藏”。張麗新笑著説,就是想來,沒有特別的原因。從小特別嚮往西藏,正好有援藏的機會,就爭取過來了。

記者了解到,張麗新已經有兩年的教齡,因為缺少政治老師,張麗新有幸成為了援藏教師的一員。校方的通知下來後,張麗新與父母溝通了一下,爸爸特別支援她,而母親更多的是擔心孩子身體受不了,經過一晚上的溝通,張麗新第二天就報了名。

來到拉薩後,強烈的高原反應折磨著張麗新,她説,即使在北京上一天的課嗓子也會疼,而在海拔近4000米的高原連上幾節課,這對於張麗新真是巨大的痛苦。張麗新半夜總會被頭疼弄醒,以至於非得吃止疼藥才能勉強睡一會,而這樣的生活要持續整整三年。

張麗新説,看著到窗外湛藍的天空飄著白雲,壯美的山川,還有孩子們清澈的眼睛,自己就有了更大的動力。她説,她要把自己所知道的都一點一點地教給學生,能多教一點是一點,這就是她來這裡的意義。

張麗新説,這裡的孩子底子薄,過去學知識只靠死記硬背,導致現在高中政治課本裏的有些理論無法理解,所以她只能把現實生活中的事情與課本結合的更緊密,也儘量告訴學生們課本之外的知識,比如熱點新聞,流行網路語言之類的,鼓勵學生們擴大視野,和孩子們交流一些感興趣的話題。

從2016年4月,“組團式”教育援藏正式啟動以來,來自北京、上海、湖南、黑龍江、吉林、山東等17個對口援藏省份和教育部直屬高校附屬中小學的管理人員,以及上千名專任教師到達西藏各地開展工作。在他們的努力下,“組團式”教育人才援藏工作得以順利推進,並取得了顯著成效,為下一步教育援藏工作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在採訪中,記者對“援藏”有了更深的認識,重新了解了西藏高原,也重新認識了援藏教師的初心與責任。一批又一批的援藏教師,克服了嚴重的高原反應,忍受了與親人的分別,用愛心播下育人的種子。他們的堅守,體現了各族人民和平共處的和諧之美,體現了奉獻之美,不久,高原上將收穫一片希望,藏族同胞將迎來更加美好幸福的生活。(完)

 
中國網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