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國內要聞

“組團式”教育援藏:星星之火 可以燎原

發佈時間: 2017-09-13 08:52:26 | 來源: 中國網 | 作者: 閆景臻 | 責任編輯: 閆景臻

中國網9月13日訊(記者 閆景臻) 2015年8月,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談會上強調,改變藏區面貌,根本要靠教育。

2015年12月,教育部等部委聯合印發《“組團式”教育人才援藏工作實施方案》。

2016年4月,組團式教育援藏正式啟動。來自北京、上海、湖南、黑龍江、吉林、山東等17個對口援藏省份和教育部直屬高校附屬中小學的首批88名管理人員,以及712名專任教師于當年秋季開學全部到崗並開展工作。800名教師集中援助西藏20所中小學校,他們的目的就是幫助西藏打造一批高水準的示範性高中和標準化中小學校。

“組團式”教育援藏:眾人拾柴火焰高

在內地中小學日常教學任務普遍繁重的情況下,能勒緊褲腰帶抽調骨幹教師援藏實屬不易。

今年8月初,在山東對口教育援藏的日喀則市第一高級中學(下稱“日喀則一高”),來自山東各地市的四十多名教師剛剛來到這裡,滿懷著對青藏高原的憧憬,忍受著高反帶來的頭痛、噁心,肩負著助力西藏教育事業,提升教育內涵發展水準的神聖使命,作為山東省第二批“組團式”教育人才援藏隊伍的成員,開啟了他們新的征程。

日喀則一高校長韓東在接受中國網記者採訪時説,2016年8月8日,我第一次踏上了日喀則的土地,受到當地教育局領導的熱烈歡迎,披上潔白的哈達,頓時感覺到肩上沉甸甸的責任,心想再苦也要幹下去。

在山東“組團式”教育援藏的一年中,韓東領導的日喀則一高,提出了以打造高效課堂為中心,以提升教師業務能力和學生學習能力為重點,培養了一批“名管理人才、名班主任、名教師”;在專任教師選派上,“組團式”教育人才援藏也不是將各個學科的教師簡單相加,而是以選派數理化等緊缺學科教師為主,兼顧其他學科教師和教育管理人員。他們除了承擔了教學任務外,將發揮專業優勢指導開展教研、培訓和教學改革等工作,從教、學、研等各個環節上補齊“短板”。

韓東説,“組團式”教育援藏的精髓在“團”。“團”既指團隊、又指團結,面對一項工作、一份挑戰,只要大家能“團”在一起,就有了“眾人拾柴火焰高”的效果。

中國網記者在日喀則一高了解到一個小故事,一名援藏老師上課效果非常好,也很受學生的喜愛,但唯獨他做班主任的班級成績平均分提高了20分,這讓校長韓東非常惱火。韓東説,援藏的目的在於提升當地教師整體的業務能力,而不是一個班級或是一個學生的進步。韓東找這個老師談話,明確了“組團式”教育援藏的真正目的是帶出一批高水準的師資,而不是成績的一枝獨秀。

發揮團隊力量 資源配置最優化

在日喀則上海實驗學校採訪時,中國網記者了解到上海對口“組團式”教育援藏一年來成果非常喜人。就在剛剛過去的這個學期,滬藏教師攜手合作,日喀則上海實驗學校三大考試成績取得歷史性突破:高考的文理科上線率都達到100%,重點本科率和普通本科率在自治區名列前茅;中考部分學科平均分逼近90分,市前三名全在該校;小學學業水準名次從原先全市三十五名跨越式提升到第五名。

日喀則上海實驗學校校長傅欣介紹説,一年裏,兩地教師分工合作,如同一個整體在作戰。除了初三化學缺少師資由援藏教師教學,所有畢業班教學都由當地教師承擔。

傅欣告訴記者,當地教師集中精力打衝鋒,援藏教師做好基礎教學當後防,發揮團隊的力量,把最優化的資源配置到最需要的地方,關鍵是激發了當地教師的動力。

記者了解到,數理化是當地學生最為薄弱的課程,日喀則上海實驗學校學生次仁扎西説,上學期數理化三科都是援藏老師在教,讓他的綜合成績有了顯著的提升。他表示,這些老師不僅在學習上對他們有很大幫助,而且在生活也很照顧他,他的漢語聽力不是很好,但老師非常有耐心,不厭其煩的重復。次仁扎西説,他的目標就是考到昆明理工大學,因為他對理工科比較感興趣。

漢藏教師“傳幫帶” 結下深厚情誼

在“藏源”山南,湖南路、三湘大道、湘雅廣場……西藏自治區山南市的這一連串地名,這便是湖南對口支援山南的見證。

在山南市扎囊縣,湖南對口“組團式”教育援藏的山南第三高級中學(下稱“山南三高”),一棟棟嶄新的教學樓、學生宿舍,操場展現在世人面前。在辦公樓旁一片生機勃勃的小樹林,是漢族和藏族教師共植的“民族林”,援藏教師傳幫帶,互相學習,共同進步,結下了深厚的情誼。

來自岳陽市一中的援藏幹部、山南三高校長鄒四雄説,學校啟動“青藍工程”師徒結對活動,湖南援藏教師“一對一”“一對多”指導藏族青年教師。同時,通過藏漢教師聯誼結對、開展文體活動等形式,增進不同民族教師之間的情感交融。

作為一所新建校,山南三高最開始並不能完全得到當地老百姓的認可。2016年首屆計劃招生500人,卻只來了430人,但在2017年,在計劃招生500人的情況下,報名學生卻達到了4300人,當年錄取分超出當地高中平均錄取分數線15分。全山南市初三畢業生只有5100,報考山高三高的竟有4300人。2017年,專科及以上上線率達到了79.3%,比去年的53%上升了26.3個百分點。這些數字也從側面反應了山南三高一年多的發展成就。

鄒四雄表示,學校將定位合適教育,探索高效教育,實行全封閉、高強度、半軍事化的科學管理,力爭到2019年,把學校建成品質優、品位高、特色新的現代化高中。

“青藍工程” 留下帶不走的老師

除了以上這些學校外,記者在拉薩北京實驗中學、拉薩市實驗小學、山南市第一高級中學等校採訪過程中,聽到最多的一個詞就是“青藍工程”。

在拉薩實驗小學校長馮興娟説,“青藍工程”取自“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之意,就是要幫助本地青年教師迅速、穩步的發展,把青年教師培養成學校骨幹,同時發揮援藏教師示範作用,以老帶新,互教互學,共同促進,通過援藏教師的傳幫帶,給西藏留下一批帶不走的教師。

馮興娟介紹説,像魏小東、祖鳳國等援藏老師,經常利用週六日的時間,到偏遠的區縣給當地的老師上示範課,通過聽課,研課,磨課,讓其他學校的老師授課水準穩步提高。

拉薩市教育局局長中楚成在接受中國網記者採訪時表示,“組團式”教育人才援藏採取管理人員與專任教師“兩翼齊飛”的辦法,尊重了教學與管理“不分家”的辦學規律,有利於提升受援學校的整體辦學水準。除此之外,還以這些學校為中心,到拉薩之外的中小學開展送教下鄉、集中培訓、遠端教育資訊技術等,輻射帶動縣級以下中小學的管理、教學能力,擴大“組團式”教育人才援藏的影響面和覆蓋面,最終實現由教育“輸血”變“造血”的飛躍。

記者手記:“組團式”教育援藏這一模式的重要創新,架起了了西藏青少年走出高原、走向希望的新“天路”。一年間,800名教師堅守在高原的每個學校,從“輸血”到“造血”,用他們的“星星之火”點燃西藏教育蓬勃發展的“燎原之勢”,為西藏的發展注入了強大的內在動力。

 

 
中國網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