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國學

充滿人文精神的“詩經”

發佈時間: 2017-07-06 09:18:58 | 來源: 中國網 | 作者: 周溯源 | 責任編輯: 曾瑞鑫

中國網訊 中國有“詩國”的美稱,詩歌起源之早,數量之多,內容之豐富,藝術之精湛,對社會生活影響之大,在世界文化史上都是罕見的。早在先秦時代就有《詩經》的四言體和《楚辭》的騷體,爾後不斷發展出各種體裁,到五四時期出現自由詩。詩歌是我國文化藝術的瑰寶,無論是山水詩、田園詩、邊塞詩,還是言志詩、愛情詩、哲理詩,凡是具有人文精神的作品,便是很好的教科書,能培育人的認知能力和審美能力,提高人的精神素養,凈化人的靈魂,給人以力量、智慧和愉悅。

青年詩人千黛特別地愛詩,天天沉浸在詩的海洋裏,不停地讀詩、寫詩、傳播詩,一切入詩,是詩的思維,詩的生活,於是同學們送她一個雅號“詩經”,説她“因詩發神經,每根神經都是詩”。(《問鷓鴣》第472頁。以下凡是引用該書的註釋,只注頁碼,不重復書名)

千黛的詩歌創作是高産的,收入這本詩集的就有300多首。在筆者看來,千黛的詩,無論是古體詩還是現代詩,都有一大亮點,那就是繼承弘揚了我國詩歌的優良傳統,充滿人文精神。表現在以下幾點:

第一點,言志。人貴有志,志貴高尚。千黛寫詩追求的是什麼?

她在“我的派”(代自序)中聲明:“我的詩不是推門敲窗派,不是堆文砌墻派,不是規格矩律派,不是大乘小乘派,不是奧典學究派,不是炫技邀好派。”一連六個“不是”,劃出了界線,而是“自然派”“生命派”“唯真派”,“我是爛柯人,我是捕蛇者,我是賣炭翁,我是行腳僧”。這四個“是”表明自己要做勞動者,做為民請命的思想家,做探求真理、傳播真理的智者。接著又寫道:“我是三山五嶽,我是四海為家,我就是此時此刻的我,我的詩就是此時此刻的我,我的詩就是此時此刻的一切美好派。”(第13-14頁)追求美好,創造美好,自在自然,天性率真。詩人有了這樣的追求,所以能夠使自己的詩超凡脫俗,別具一格。

詩集中還有多處抒寫詩人的追求,在《拜詩哥》(第328-330頁)中,一連拜了10個詩哥:王維、李白、白居易、蔡文姬、李清照、莎士比亞,等等,説明志在融合中西,兼收並蓄,向高標準看齊,身在塵埃,心在雲端。在《種詩》中,詩人決心“把詩灑進心田,因為那裏開出的花朵,才是最美的芬芳。我的心,又遠又近,但只有一個方向——詩與美,美與詩”。(第313頁)

另一首現代詩《以博雅塔為圓心》,則表達了詩人與北大學子的遠大志向。“我們北大人,追尋圓滿,無論身在何方,白髮青絲,每一個修行者,都渴望,以博雅塔為圓心,以不斷變化的半徑,展翅飛翔。”先是以未名湖為半徑,接著以俄文樓、圖書館、三角地、北京為半徑,一圈比一圈大,再接下來,以華盛頓、南北極、月亮為半徑,放眼世界,極目宇宙。“畫global的圓滿,人類大同。去共襄可愛的家園,讓自己的村民身份,在哪都是主人的證明,做大樹,一棵棵,盡吐綠氧,凈化四方。”最後號召:“就讓我們一起,以博雅塔為圓心,以各自的半徑,努力畫出我們一圈圈,一圈圈,大小不同的同心圓。”(第223-227頁)這是北大學子的理想之歌,也是千黛的理想之歌!如此豪邁,令人欽佩。全詩想像超拔,又在情在理,文字洗練,節奏鏗鏘,把讀者的視線牽向遠方,牽向無極。

該詩集人文精神的第二點表現,言情。

多首詩寫到了父女情、母女情(與母親、與女兒)、夫妻情、師生情、朋友情、同學情,等等。詩人的情感世界很豐富,有一顆博愛的心。在寫情中寫出人物的特點,如寫父親,作為畫家的父親一生信奉“天命不可違,人事不可廢”的準則,“70多年如一日,分秒必作,實實在在是感人的一本勤奮的活書。”父親矢志“繪人所未繪”,“我不去畫青藏誰去畫”,猶似“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一樣豪邁,堅持50多年的繪畫創作(第75頁,《山水依然——題記》;第79頁,《龍頭印老——題記》)。詩人以父親為榜樣,執著追求藝術高境界。千黛寫情感,寫得細膩逼真,活靈活現。如《思父母》中寫道:“我思父母寒,父母思我溫,兩地雖百里,情生一脈根”,“小手成大手,相攜一路溫,比肩崑崙上,共入梅林深,冷暖在一處,你身是我身。”(第101-102頁)這後面幾句,頗像孟郊的《遊子吟》,堪稱佳句。

除了描寫親情外,還有不少詩篇抒發了對歷史傑出人物的敬佩之情。無論是“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的第一位愛國主義詩人屈原,“社稷為重君為輕”“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民族英雄文天祥,“封侯非我意,但願海波平”的抗倭英雄戚繼光,還是近代的教育家、思想家,北大的首任校長孫家鼐、第二任校長嚴復,在詩人的筆下都得到了謳歌。在《夜讀辛棄疾》(第194頁)詩中,表明作者最喜愛稼軒詞。

該詩集人文精神的第三點表現,言理。

詩中言理,不是説教,而是藝術地表現哲理。如《站立》一詩寫道:“人不會飛,用腳行走站立;鳥兒會飛,為何還要腳?無論會不會飛,都必須先站立。”抓住了人的特徵、人的精神、人的品質,富有啟迪。另一首詩人與女兒楚顏合寫的《人的異體字》,也是有獨到的見解:“一撇一捺,是人,一個人生動地行走,一臂前,一臂後,前腿跨出去,後腿蹬起來。一橫一豎也是人,是人的異體字。晚上躺下,白天站立”“十字是每個人的使命,一個人的站立比躺下更重要,索性讓我們自己直接將這一豎 寫得更明顯,伸得更頎長。”該詩通過揭示“人”字構造的哲理,起到勵志作用。

在“樹心我心”一詩中寫道:“一個圈,一個讚許,一份積極,一份勉勵。自我肯定,生命有了原動力,肯定他人,世界有了助動力”;“你的世界,綠色參天,我的世界,生機盎然。”這表現了詩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的善心,表現了“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與共,天下大同”的高尚境界。

千黛的詩除了充滿人文精神之外,還有其他一些亮點,例如,古文功底好,煉字煉句煉意,惜墨如金,沒有贅字。即便是寫現代自由詩,作者也寫得不鬆散、不拖遝、不鋪陳,也像古詩一樣凝練。做到這一點不容易,沒有深厚的功底,沒有對高境界的追求,沒有對讀者負責的責任心,是達不到的,“看似容易最奇崛,成如容易卻艱辛”。另外,全詩集格調積極向上,不見一絲悲觀消沉之氣。(周溯源)

 
中國網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