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首頁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頁> 今日頭條

佛山:兩女孩遭繼父強姦 作惡時弟弟一邊熟睡

發佈時間: 2014-09-02 09:25:37  |  來源: 鳳凰網  |  作者: 佚名  |  責任編輯: 段留芳

從2008年開始,13歲的小紅(化名)遭到繼父長達五年之久的強姦,稍微反抗便會遭到毒打。直到去年7月,小紅因為懷孕才將真相告訴了母親。

28日,佛山市南海區檢察院公佈了多起未成年人遭性侵案。檢方表示,這些案件中,九成以上為熟人作案,而在這之中,還有為數不少的犯罪嫌疑人與被害人之間是父女、繼父女或其他有監護、照顧義務的關係。

案例1

一對女兒遭繼父強姦

作惡時弟弟一邊熟睡

康某和其妻唐某是一對再婚夫妻,兩女一子都是唐某前一段婚姻所生。2008年9月的一天晚上,康某趁唐某不在,爬到唐某年僅13歲的二女兒小紅的床上,小紅年幼無力反抗,被強行與之發生性關係。有一就有二,康某得寸進尺,經常趁著家中無人便作惡。

2010年,康某一家到南海裏水打工、生活,一天,他竟然在小紅弟弟小明在同房的另一張床上睡覺時,利用小紅基於羞恥而不敢叫喊的心理,強行作惡。此後康某經常支開小明,小紅稍有不從便打臉或抓住其頭往床板上撞。這樣痛苦的經歷持續到2013年7月,小紅髮現自己懷孕了,才告訴母親事情的真相。唐某遂向公安機關報案。警方隨後調查發現,康某還強姦了唐某的大女兒。

案例2

10歲遭母親男友強姦

放學糾結該不該回家

1997年9月14日出生的小麗(化名)成長在一個沒有父親愛護的家庭,父親在她很小的時候就被抓坐牢,一直都在貴州老家和爺爺奶奶生活。2008年春節前,小麗的母親蘇某在東莞務工的時候認識了很會哄人的賀某,倆人一起生活。沒多久,蘇某將年僅10歲的小麗接到東莞一起生活。因為每天都要務工,蘇某沒有空余時間照顧小麗,就將小麗留在出租屋內由賀某照顧。

2008年春節前,小麗洗澡時,賀某故意用冷水潑到小麗身上,將她抱到床上稱幫她擦乾身上冷水,隨後用脅迫的方法將小麗強姦,並威脅小麗不能此事告訴蘇某。2009年2月,蘇某來到南海黃岐務工,將小麗也接到鹽步某小學讀書。哪知道賀某也跟來黃岐,並繼續強姦小麗。在強姦前,小麗如果稍有不從,賀某就威脅説要殺了小麗,或直接毆打小麗直至她屈從。

賀某認為只要小麗年滿14周歲並自願發生性關係,他就不算犯罪,自以為聰明的他為了逃避法律制裁,2012年2月6日強迫小麗寫下這樣的紙條:“本人2012年2月6日,自願發生第一次性行為。小麗,2012年2月6日。”

小麗在被強姦這段期間,每天放學回家內心都很糾結:回出租屋要被賀某強姦,不回出租屋又不知道去哪。在巨大的心理壓力下,她選擇了退學。

2013年12月9日,蘇某懷了賀某的小孩,此時賀某已離開。蘇某決定到賀某的湖南老家找他。此時,小麗為了阻止母親去找賀某,將自己被賀某強姦一事告訴了蘇某。蘇某隨後報案。目前南海檢察院以強姦罪將賀某移送法院。

問緣由

悲劇總是反復發生

“監”與“護”皆失位

對於這些直刺人心的醜聞,南海區檢察院一位檢察官分析認為,這些案件絕大部分有一個共同點,就是犯罪嫌疑人為法定監護人或其他負有照顧義務的熟人。他們文化水準普遍較低,多為小學或初中畢業,無業或打零工,利用被害人母親無家庭地位、無力保護幼女的便利,或利用長時間外出打工的時機,使用暴力,以傷害被害人或他人生命相要挾,對其實施侵害,犯案手段簡單粗暴,時間充裕,外人難以察覺;而被害人則普遍年齡小,認知能力、辨別能力和自我保護能力較低,或因擔心再次遭受暴力,或為保護他人不受傷害,或囿于羞恥心,導致其無能力更無意識進行自我保護,不能及時採取有效措施終止不法侵害,助長了侵害者對一己私欲的無度追求,使得這類案件常常悄無聲息、持續反復發生。

檢察官指出,在這些案例中,被害人母親角色普遍失位,她們有的在家庭中處於弱勢地位,沒有發言權,擔心遭受暴力而難以保護女兒,為其名聲所慮含淚隱忍;有的長時間在外打工,無暇顧及女兒的學習與生活,忽視其身心的健康發展;同時,學校、鄰居、社會組織等也沒有發現任何蛛絲馬跡,未能及時留心未成年人的心理變化,起到監督、保護的作用。此外,由於未建立起有效的未成年人遭性侵的報告制度,社會監督存在缺失。

文章來源: 鳳凰網 發表評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