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首頁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頁

復旦學生遭投毒身亡 親人稱其為病重母親選學醫

來源: 成都晚報

edu.china.com.cn

時間: 2013-04-18 14:17

責任編輯: 卜凡

分享到:

字號:

原標題:他是黃家獨苗街坊眼中的乖娃娃

黃洋,

小縣城走出的高考明星,

街坊眼中的乖乖娃,

老師嘴裏的得意門生,

家人心中的無限榮光。

可是,

他再也回不來了。

為他點支蠟燭吧。

小黃,

一路走好!

天堂沒有毒藥。

【家在榮縣】

成都出發一路往南,經成渝高速再往東前行,即是被陸游讚為“千里鬱為詩書鄉”的自貢榮縣。在之前的8年裏,年輕的復旦大學研究生黃洋走過許多次這樣的路線,可從今往後,那個瘦削的身影再也不會在此出現。

榮縣的親人們至今不願相信,這個集全家希望于一身的黃家獨苗,會以這樣的方式與他們陰陽相隔。古城街的街坊們擎淚點起一支白蠟,將哀思寄存在5樓緊閉的那個房間門前。而當陽光灑下,榮縣中學校園裏仍是一片樹影婆娑,可那個曾帶給這所學校乃至整個縣城榮光的小夥子,就此與之訣別。

昨日下午,成都晚報記者在榮縣走訪黃洋的家人、鄰居和老師們,試圖還原他在這裡短暫的20年時光:他是榜樣、是驕傲、更是希望,但這一切都隨著年輕生命的消逝,戛然而止。

老師震驚:

再也見不到這個得意門生

黃洋高中就讀的榮縣中學,離他家僅隔了幾個路口。在學校裏,仍然保存著黃洋完整的學籍檔案,照片上,那個青澀的小夥子微微笑著。

“非常優秀的一個娃娃,老師和同學都很喜歡他。”榮縣中學校長趙建明説。

“太意外了,太意外了。”黃洋初中時期的班主任劉應華直言,還沒有從震驚中走出來。他説,初中三年裏,黃洋一直是班長,同學們也一直喊他“老班長”。而在進入高中之後,黃洋也一直在班上擔任班幹部和團幹部,且作為尖子生進入“火箭班”學習。“在學校裏一直是一個比較開朗的娃娃,一晃8年,他的性格也還沒怎麼變。”劉應華説,自己經常在網上和黃洋聊天,春節時還見過他,交流過工作方面的事,沒想到這個得意門生,卻再也見不到了。

黃洋高一時的班主任曹汝金評價,除了學習目的明確、刻苦努力這些優點外,黃洋從不曠課、早退、打架,“從各方面都達到了一名優秀中學生的條件。”

街坊追憶:好乖的一個娃娃,就這樣沒得了……

榮縣古城街28號附33號,一排斑駁老舊的紅磚住宅樓。順著低矮的門洞登上5樓,就是黃洋的家。4月3日和6日,黃洋的父親黃國強和母親楊國華先後奔赴上海,這個家留給外界的,僅余一扇緊閉的大門。門上,一幅橫批為“闔家歡樂”的春聯,還沒有撕下。

“好乖的一個娃娃,就這樣沒得了……”在老鄰居鄒秀英的印象裏,黃洋瘦削矮小,但身體一直很好。與之相對應的,則是母親楊國華的體弱多病。

黃洋讀高中時,楊國華被查出患有膽結石,後又有了膽總管結石,一度瘦得皮包骨頭。那時,黃國強還沒從縣鹽廠下崗,每天要上班,無法照顧家裏。在街坊的回憶裏,黃洋每天從學校回來後,首先要為臥床的母親做飯、洗衣,一切安頓好了才去做自己的事。整個高中階段,他房間的燈,幾乎沒在深夜12點前熄滅過。

“平常在街上是看不到這個娃兒的,他基本不和其他娃娃一起耍,只喜歡搞學習,比較內向。”鄰居張大姐説。不過,鄰居們都向成都晚報記者表示,黃洋絕對不是一個性格孤僻的人,平時見到大家都會笑瞇瞇地打招呼,聊天時滔滔不絕。

成都晚報記者從榮縣中學了解到,黃洋進入大學後,楊國華的醫療費、藥費等共用去了30多萬元,這些費用除了靠父親打零工和親戚朋友支援外,很大一部分都是黃洋用獎學金和勤工儉學的費用來償還的。整個本科和研究生學習過程的費用,黃洋也全是自籌,沒用過家裏的錢。

大姑痛心:

他為了病重的母親選擇學醫

街坊們記得,今年春節後的一天,他們看到,黃洋扶著媽媽從樓上下來,爸爸在一旁提著他的包,一家人樂呵呵地跟大家打招呼,準備去成都——這就是黃洋留給街坊們最後的印象,此番相離,竟成訣別。

昨晚8時,黃洋的大姑黃資蓉呆坐家中,親戚朋友圍在電腦前,看黃洋事件的最新消息。臥室裏,黃洋90多歲的奶奶還躺在床上,怕老人傷心,家裏人沒敢把噩耗告訴她和同樣90多歲的黃洋外公。

“他是黃家的獨苗,我們所有人的精神支柱,現在根本不知道怎麼辦。”黃資蓉告訴成都晚報記者,黃洋是獨子,他這一走,“黃家這一代就斷了。”黃資蓉説,在黃國強夫婦趕往上海後,這幾天,黃洋的兩個姨媽也趕了過去,兩個姨爹也于昨晚出發,家裏6個人在上海處理黃洋的後事。“我們一家人都是本本分分的平頭百姓,從來沒遇過這樣的事情。不知道他們在上海,怎麼撐得下來……”黃資蓉抹了抹眼角的淚花,又嘆了口氣。

據黃資蓉回憶,就在2005年黃洋入學後的第二天,楊國華被送到重慶,做了第二次大手術。而在專業選擇上,黃洋本來的興趣是英語方面,可為了病重的母親,他選擇了學醫。黃資蓉介紹,黃洋今年春節後的那次成都之行,實際上是去聯繫工作的事情,“他還是想早點掙錢,為家裏減輕負擔。”在3月的成都,黃洋參加了高新區的公務員公招考試,同時也聯繫了多所醫院,且很多醫院都對這個復旦的高材生表示了興趣。不過,經過深思熟慮,在獲得直升博士的寶貴機會之後,黃洋還是選擇了繼續深造。

而採訪中,黃家人還向成都晚報記者透露,黃洋當年的第一選擇,其實不是復旦。2005年,黃洋的高考成績是炫目的690分,但由於對形勢的過高估計,他在填志願時還是放棄了清華北大。家人回憶,當年北大的錄取線其實比黃洋的分數低了不少,“知道情況後,他一個人在房間裏生了一晚上悶氣。”

一時的懊惱沒有影響黃洋對大學生活的嚮往,2005年的那個秋天,20歲的榮縣小夥打點好行裝,前往上海。不過,現在,他再也回不來了。成都晚報記者胡錦楓 攝影 陳艾

【學在上海】

作為學子的黃洋

“醫學是需要我們

用奉獻的精神去履行的神聖職責”

“我來自四川一個普通的小縣城, 5年前,當我手裏接過復旦大學的錄取通知書時,面對著非常困難的家庭經濟條件,我就下定決心:從此,我要自己養活自己,而且還要把學業完成好。5年後的今天,我即將本科畢業,回首自己在復旦這五年,我真的可以很驕傲地告訴自己:我,做到了。”2010年6月,在復旦大學獎助儀式上,黃洋作為獲得助學金的學生代表,在發言中如是説。

發言中,黃洋説,“曾動過放棄直研、出去工作的念頭”,在老師、家長、朋友的鼓勵下,決定“在醫學道路上堅定地走下去”。學習了5年的臨床醫學,並有機會繼續攻讀醫科碩士,他對於醫學有著自己的理解,“醫學,是需要我們用奉獻的精神去履行的神聖職責。”

朋友眼中的黃洋

從不説別人壞話

非常有想法、為人慷慨、成績優秀……在朋友小張眼裏,黃洋是這樣一個好人。今年3月,他們剛一起吃過飯、暢談過人生理想。也因此,在得知黃洋入院後,小張不敢相信、反復確認。更讓他費解的是,在朋友眼中從不説別人壞話的黃洋,怎麼看都不像是一個會與他人結怨的人。

被稱“婦女之友”

黃洋的另一位朋友“玉娘娘doctor”介紹,與黃洋住同寢室的另外兩名同學,平時並沒有提起過與室友有不和,據她描述,黃洋為人好強、上進、開朗、感情細膩,是“婦女之友”,“現在我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投毒。”

對話專家

熊丙奇(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

大學將自己的功利主義表露無遺現在功利教育盛行,把同學當做競爭關係,同學之間很多時候是冷漠。有調查顯示,大學生在心理上存在嚴重問題,情感問題、就業壓力等得不到及時救治,容易導致自傷和傷人的事件。大學把功利主義表露無遺,已經沒有底線了。

朱清時(南方科技大學校長):

大學更多地追求地位上的成就現在的大學教育,更多地追求技術上的、金錢的、地位上的成就,沒有人追求心靈上的成就。這個事件,對教育部門和高校是一種警醒,大學人文教育還存在缺失,這種趨勢值得注意。成都晚報記者 董亮

文章來源: 成都晚報 發表評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