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首頁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頁

陳宇、胡大白等暢談企業用人與育人之道

來源: 中國網

edu.china.com.cn

時間: 2013-01-10 19:33

責任編輯: 段玉

分享到:

字號:

中國網1月10日訊 中國互聯網新聞中心(中國網)2012年中國教育家年會暨“中國好教育”盛典于1月9日在北京釣魚臺國賓館隆重舉行,全國教育界專家、學者、官員、媒體人及知名教育機構領軍人物400余人齊聚一堂,共同回顧2012年中國教育發展歷程,見證教育改革成果,共議教育熱點話題。中國就業促進會副會長陳宇,黃河科技學院董事長胡大白,西安外事學院董事長黃藤和北京國能中電能源有限公司董事長、總裁、2007CCTV中國經濟年度人物白雲峰參加此次論壇,語文出版社社長王旭明擔任本次論壇主持人。以下為本次盛典的分論壇《企業用人之道PK育人之道》的全程實錄。

陳宇、胡大白等暢談企業用人與校園育人之道

   中國就業促進會副會長陳宇,黃河科技學院董事長胡大白,西安外事學院董事長黃藤和北京國能中電能源有限公司董事長、總裁、2007CCTV中國經濟年度人物白雲峰參加此次論壇,語文出版社社長王旭明擔任本次論壇主持人

王旭明:企業用人與大學育人之道,這個話題確實很不好説。因為我走了幾個單位,本來覺得我培養的人挺好的,盡職盡責。但是我到了單位以後,單位大了,看誰都不行,我不知道該否定自己還是否定別人,現在還是十分困惑,陳先生首先解答一下我的困惑。

陳宇:我代表企業,他就代表教育,我們倆曾經留學英國12天,一路都在辯論。無論我説什麼他都反對,人才難得,不論是大、中、小企業就是一句話,人才難得,找不到那個最需要的人,找不到最合適的人。企業需要的産業創新型的企業家管理者,需要的敬業進取的勞動者找不到。學校每年都在擴招,每年畢業的大學生都超過七百萬,説大學生找不到工作,費了很大的勁兒,但是還是找不到工作。

王旭明:上面的話題是實現中國教育強國的夢想,我們要努力走這條路。從您給我們談的開場白中就讓帶來了一絲悲哀。您需要這些人才,我們每年給你提供了很多這樣的人才,你就是沒有好好挑選。接下來兩位校長,胡校長、黃校長是中國教育改革標誌性人物,中國教育成功有你們的功勞,失敗也是你們造成的。所以你們兩個現在該説話了。

胡大白:陳宇同志這個觀念我一半同意,為什麼呢?我最開始在公辦高校教了20年書,後來因為身體殘疾的原因我離開了公辦大學。當時殘疾人不能在公辦高校去講課,我就創辦了一個民辦大學。在公辦大學教書的20年當中,我很陶醉我是一個大學老師,我有兩門特長課,一門是現代文學,一門是影視文學,學生也都十分喜歡。我沒有想到學生畢業之後他能不能受社會歡迎,但是辦了民辦學校之後,我必須要想這個問題。我們那個學校很特殊,沒有人投資。河南在20多年前是一個經濟欠發達,教育更是欠發達得地方。你想有海外有錢人投資是妄想的。我在辦學一開始就非常想得到外援,但是我們始終也沒有得到多少外援,到現在有人想給我投資了我不敢要。

民辦學校從誕生開始,我就説民辦學校是石頭縫中蹦出的猴子。你培養的人社會不歡迎,沒有人上這個學校,這學校就完了。中國民辦教育誕生30年,我覺得教育正在發生非常大的變化,不光光是民辦教育,民辦高等學校國家承認學歷的,這個隊伍也是佔了公辦教育的30%、40%左右。

王旭明:您的學校畢業生連續五年畢業生的就業率是多少?

胡大白:平均97%。

黃藤:90%以上。

王旭明:你們響應黨中央、國務院的號召,把大學生就業放到頭等重要的位置上確實做得很好。黃校長我有幾年沒有見你了,上次你還是黑髮了,現在是白髮,怎麼摧殘成這樣子了?

黃藤:為中國高等教育操勞的。

王旭明:黃校長,你告訴我您學校的學生一定是在90%到100%之間的就業率,你們培養的學生一定是可以就業的。有沒有剛才像陳宇先生所説的創新型的管理者和敬業的勞動者。

黃藤:我自己認為我還有點發言權,因為我們是一個集團,我們這個教育集團有很多大學,還有培訓機構,也有企業,我現在涉及房地産和外經貿、影視、文化産業企業等等,一邊在培養一邊也在招人,我們遇到問題是招人找不到,畢業生就業有困難。

王旭明:你培養人也招人。既然社會上招不來,你就在你培養的裏面拔一拔。

黃藤:我培養的人也不能全用。因為一個企業對一個人才的需要是從經理到專業,到普通員工,一個學校能佔的是一定的,要麼是北大,要麼是一個科技學校、民辦學校,不可能一個學校從北大一直培養到上面。所以學校是有層次的,而企業用人是另外的一種需求。所以你不可能全部自己拔。比如給學校招一個老師,我們希望他是清華的博士,我就培養不出來了,但是我覺得大家不必為這個問題過於地用心,在我看來我們的教育是成功的,所有的人才都是教育培養的,我覺得我們的教育取得巨大成功,所有國家建設的棟樑都是教育培養的。

陳宇:白雲峰是一個企業家,這個話由我來説還不如由白雲峰來説。

白雲峰:各位老師很榮幸參加這次活動,這是我第一次參加教育界的活動,為什麼請我來,是通過微博,今天的活動主辦者給我發的私信,希望我能夠代表企業講一講企業用人和教育之間的關係,所以我來了。

王旭明:你是哪個大學畢業的?

白雲峰:中學是青海西寧四中、大學華北電力大學、人民大學讀的MBA、浙江大學博士,是雙證的。之前我當CEO的公司是咱們國家第一個在日本上市的環保公司,我現在在做一個新的環保公司,2007年被評為中央人民電視臺年度經濟人物,也是最年輕拿到這個獎項的一個人。我特別想有這樣一個機會説説我的心裏話,坦率地説,現在這個局面大家都知道,學校培養很多優秀的學生企業都不用,企業招人才招不到,這是很有意思的命題。

從我的視角來看,為什麼不願意招大學的本科生或者是碩士的應屆生,有很多的理由,第一、學生的實際動手能力很差、沒有經驗,我們的教育是沒有問題的,我從來沒有出國讀過書,雖然我的企業在境外上市,所有的人都以為我是海歸,可是我真的不是,我一直在國內讀到博士,我感覺到實際動手的能力很差,大學的教育和實際社會脫節太狠,不是説專業技術學校。

王旭明:你也是這種學校出來的,你沒有脫節,你這麼年輕,一個董事長,非常成功了,你靠的是什麼?

白雲峰:我一邊工作一邊讀書,參加過很多次畢業答辯,每次畢業答辯論文從我的角度都是以“失望”為主,絕大多數,一直在學校裏,沒有經過實際工作的論文一文不值,通過答辯沒有問題,但是對我們的社會指導意義或者是使用價值一點也沒有。

陳宇:我們的高等教育是不是卡拉OK、自娛自樂,白雲峰給了一個很好的回答。

黃藤:我沒有説我們的教育不需要改革,確實是有很多的問題需要解決的,但是白雲峰本身就是教育成功的佐證。大學不是包羅萬象的,一個人的成長需要家庭教育、社會教育、工作實踐和大學教育,我們不能把所有人的成長都寄希望於大學,大學只是完成怎麼做人、樹立信仰,學一點基礎知識、專業知識,僅此而已。

王旭明:陳宇你聽一聽什麼叫深刻,什麼叫教育家。

陳宇:教育界的人自我感覺良好,這是一貫的。我對中國高等教育的評價是,脫離經濟、自我生産、自我迴圈、自我服務,就像卡拉OK一樣自娛自樂,我對基礎教育的評價是,你們知道創造創新型人才最基本的特徵是什麼嗎?好奇心、想像力、批判精神和挑戰精神!中國基礎教育從幼兒園開始,公辦為主要代表,民辦要好一點。民辦有生存壓力必須要滿足社會需要。但是整個基礎教育的努力方向就是要撲滅每一個孩子好奇心、想像力、批判精神和挑戰精神,把一切創造創新型人才扼殺在搖籃中。這就是為什麼昨天很多微博上都在説62年來中國的教育做了這樣大量的投入,我們現在離諾貝爾科學獎還有一段距離,雖然我們已經有了莫言。

黃藤:我們的文學獎沒有上過大學,上過的人得不了。

陳宇:對。他實際上跟我一夥的。離諾貝爾科學獎還很遙遠。

白雲峰:其實我的意思不是説老師的問題,我覺得老師都很辛苦,但是這裡是機制上的一個問題,大學生課程設計上都是圍繞著這些年沒有變過,當年上大學的時候是1991年,這麼多年都沒有變,我畢業以後很多的課程在電力高校用的課程都是一樣的,沒有更新和變化。就是一些個別的學科有一些變化,與時俱進的東西是沒有的。

比如現在高校都開了一個叫環境工程,實際上這個給學生開課一點用都沒有,我們要用的環境型人才是理工科的、化學的、機械的一些基礎的學生。我們無端端地設計出來一個環境工程的學生,很多的學生問我,我在中科院、北大、很多學高校都當MBA的導師或者帶學生,我覺得學生不知道學了以後該幹什麼用,這是很大的問題。所以我的意思不是指責某一老師、校長,我覺得我們應該在現代的大學教育當中,留出足夠的時間讓學生接觸社會,去積累一定基礎的認識,一定有工作經驗,這個很重要,因為他要知道未來的方向是什麼。

第二,剛才談的,我們學校過於封閉,教育體系和我們外界體系接觸不多,老師也是。我當年大學時是學生會的主席,和我同時的學生會的幹部、同學現在現在留校當老師非常多,現在當了副處正處的級別的官員特別的多。我就感覺到現在在接觸他們的時候,我覺得我的同學們特別土。土不是經濟能力的問題,而是他們好像和我之間很脫節,比如,王老師、陳老師在微博上經常碰到,我們知道一個資訊的傳播非常快,分分鐘就在討論一個新的話題。可是我和我的同學們討論一件微博上的熱點話題,他們居然大部分不知道。

陳宇:我對白雲峰非常了解,這個世界很小。

王旭明:我知道你博得喝彩兩個辦法,一個是臭罵一頓,一個是猛捧一頓。科學家、企業家。他是在捧殺你。不過剛才他説的這一條倒是給各位所有從事教育同事一個深刻的思考,建設教育強國,實現教育強國這個夢想,那麼高等學校課程改革,教學方法的改革包括教師隊伍的建設等等要提到議程上來,當然不僅高等教育,包括各級各類學校內部的改革要提上來了,否則教育強國永遠是一個夢想。

黃藤:現在民辦學校都被規範成沒有活力的學校,我們教育確實有很多的問題,我覺得大家的批評聲中一定要讚譽我們的教育。所以教育是要改革,但人才的需求和教育的供給之間就像剛才學校的經費需求和供給之間一樣永遠是一個問題。所以我的觀點仍然是企業也要承擔教育的責任,大學要進行不斷改革,雙方要不斷努力才能做好。

胡大白:他説到教育改革的事,實際上不光是民辦教育,公辦教育這三十年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也在改革,我的學校,在制定人才培養方面的時候就是和企業一塊制定的,然後我們在進行人才培養的時候,我們是把企業引進學校。另外我們和一些大的企業一共208個,共同建立一個國家校外大學生實踐基地。基地是教育部批的,每年就在這裡有12000個大學生在這裡培訓,教學方法、教學內容、教學方式等等都在發生非常大的深刻的變化。但是我覺得陳宇、白雲峰説的都是想讓中國的教育改革來得更快一點來得更猛烈一點,我也是這樣想,讓我們的教育更貼近市場,更貼近社會。

黃藤:因為教育是有不同的層次,我們的一流大學是要引領社會、引領企業培養企業家的,教出社會的經營、教出我們的總書記、常委、世界的一流企業家、諾貝爾獲得者,這樣的是企業不能完成的,所以大家一定要合作,我覺得大學有大學的責任、職業教育有職業教育的責任,這樣才能全面地發展。我還是這樣的觀點。

陳宇:我並不是對學校高等教育、對基礎教育有深仇大恨。其實我非常喜歡學校,也非常尊敬校長和老師們為我們國家作出的努力。我現在快70歲了,退休以後也在北京大學兼任中國職業研究所的所長,我也一直在張天保部長的領導下,在國家諮詢委員會的職教組擔任一個委員,但是我確實不是嘩眾取寵。

我是對我國教育體制、對我國應試基礎的這樣一種教育框架的批評。而且我不是激動一時。今天很有意思,我就想起了在兩年前溫家寶曾經找幾個人談教育問題,就有朱永新、我,一共找了七八個人,今天就到了三個人,其中溫家寶總理還誤解我是民辦教育的代表,我確實是中國民辦教育副會長。在總理面前我也説了我的心裏話,我説我們的教育脫離經濟、自我生産、自我迴圈、自我服務,有點像卡拉OK、自娛自樂。我在總理面前説的這些是發自內心的,不是一時激動,謝謝大家!我肯定是希望我們的教育搞好,希望我們的教育真正能夠培養出能夠在21世紀和西方列強抗衡的領軍人才。

白雲峰:今天能夠參加教育界的盛會,非常高興。特別想要對我們的教育説出自己的看法,無論是對是錯,我想補充我的觀念,我覺得我説的脫節並不需要做教育體制改革這麼大的動作來完善,稍改一下學校的教育模式,給學生們多留一些和社會接軌的一個空間,多多給大家這樣一個機會,我覺得就可以彌補現在這個問題。

其實我還有一個想法。企業、社會需要的是有能力的人,這個能力我們不要太籠統認為,我在高校講課的時候,無論是學習、組織、溝通、表達能力和對抗能力一定要分層次訓練學生的,這特別得重要。每個孩子都有不同的特點,無論是從小學中學大學一定要盡可能完善孩子的各項能力。只要考慮到社會需要什麼樣的人才,社會、學校做一個適度調整,來迎合這樣一個社會的對人才的需求,學生就業並不難做到。在這裡把我的想法分享給各位老師。

王旭明:其實這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企業用人和教育的培養怎樣緊密結合起來。中間是大學的校長,另外幾位是來自企業。我們從陳先生的憤激之詞當中就可以看出,他對中國教育實現中國教育強國夢想的那一腔熱血。實際上很多智慧的火花隱藏在看似偏激的話語當中,就看我們能不能捕捉到。捕捉到可能就是一項新的政策出臺,或者一是新的方向引領,這兩位民辦教育家是我國最早從事民辦教育的,多年來耕耘在這塊土地上,培養了大批人才。

如果你説中國教育不好嗎?我們就是不好的中國教育走出這樣的五位傑出人才,那你説中國教育好嗎?怎麼那麼多地不滿意。我們需要這樣四位人才,但是遠遠不夠,我們需要四百萬或者四千萬。這是給中國教育提出的最嚴格的課題。實現中國教育的強國的夢想,需要外部的改革、投入、給錢,增加硬體,也需要教育內部的改革,剛才白雲峰説的特別是學校課程設置、教學方法、教師隊伍培養等等,還需要企業和學校的結合,社會和教育的結合等等。

任務很多、工作很重,在這一個小時的思和想的過程當中,讓我們沉下來想一想我們下一步的路怎麼走,中國教育強國的夢想就在我們的思想和實踐中!謝謝大家!

 

文章來源: 中國網 發表評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