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首頁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王文湛:好教育要把育德樹人以人為本作為根本

來源: 中國網

edu.china.com.cn

時間: 2013-01-10 14:35

責任編輯: 王雙

分享到:

字號:

原國家副總督學、教育部基礎教育司原司長王文湛(攝影/中國網 劉昌)

中國網1月10日(記者 閆景臻)2013年1月9號由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中國網)主辦的“2012中國教育家年會暨‘中國好教育’盛典”盛大開幕,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常務副主任、中國網執行總裁李家明出席並致歡迎辭,教育部原副部長張天保、民進中央專職副主席朱永新、北大校長周其鳳、中國教育學會名譽會長顧明遠、中國教育學會會長鐘秉林等嘉賓也蒞臨現場併發表精彩演講。以下為原國家副總督學、基礎教育司司長王文湛的採訪實錄。

教育工作者要學會換位思考全心全意去工作

中國網:王司長您好,作為教育資深人士,您覺得教育工作者應該有什麼樣的責任?

王文湛:就是按照十八大的要求,努力辦好人民滿意的教育,這是教育工作者的神聖的職責。按照這句話來要求來辦好教育,這裡教育工作者要時刻牢記想著兩句話,第一句話假如我是孩子,第二句話假如是我的孩子,你怎麼想?怎麼教?怎麼辦?就會全心全意的,一心一意的去工作、學習,把自己的工作搞好。教育是個涉及到千家萬戶的事情,大家都很關注,看法也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這都是很正常的。但是我覺得看待教育要有一個宏觀的,一分二的,辯證的來看問題,要兩點論,不要一點論。教育的功能我覺得第一提高民族素質,這是最重要的,把整個民族素質都提高。第二培養人才,人才是各級各類的,各個領域的,各個層次的。第三個也參與國家的一些個中心工作,比如説經濟建設、科研、文化等等的工作,我覺得教育工作恐怕主要是這三個方面。所以評價教育要從這三個方面來評價,要歷史的、辯證的、一分二的來看待。不同的時期,不同的國家,不同的發展階段有不同的教育與之相適應。比如説我們常常的跟美國比,跟發達國家比,我們處在不同的發展階段,經濟是這樣,人民生活、教育也是這樣。你拿美國的教育和我們的教育一起來硬比,我覺得還得需要考慮。我們每人平均收入只有五千美元,而美國大概四、五萬美元,處在不同的發展階段。你既然經濟上是不同的,科技上是不同的,教育必然與科技、與經濟、與人民的生活都是密切相關的。你拿一個五千美元的教育的水準和一個五萬美元的教育水準硬比,那肯定是不太適合,但也有一些共性。從培養人來講,提高民族素質來講也有共性。我覺得首先要把這些觀點要搞清楚,要視野更開闊一些。這樣來看待,我覺得我們國家,包括中國古代歷史上的教育,幾千年的教育要一分二。改革開放以來的教育也要一分為二,不要一點論,或者只看到長處,或者只看到問題。任何國家,任何民族的教育都有長有短,相互學習取長補短。東方有東方的長處,西方有西方的長處,兩個都是要取長補短的。

我記得法國教育部長到北京和中國教育部長講法國近20年來教育改革主要強調學生自主學習,我們現在強調自主學習。法國教育部長講看來品質沒有保證,還得嚴格要求才能保證品質。再比如説高考的問題我們現在議論紛紛,有贊成的,有反對的。高考我覺得也要一分為二,高考是我們國家的基本教育制度,高考是目前選拔人才最重要的機制,沒有好的辦法代替它。高考有利有弊,利大於弊,所以我們現在沒有其他辦法代替它,所以就不能否定高考,而是改革,不是否定。其他的也都是這樣的情況,我們因為學生負擔比較重,規定除了中考、高考以外不得通考,不得分數排隊,不得下升學指標。可是西方呢?英國、美國都強調通考,那國情不一樣,他要強調老師認真教,學生刻苦努力學。我記得大概兩年前,英國議會通過決議7歲、11歲、14歲、16歲,在基礎教育階段四次全國通考,美國好像是四年級、初二也通考,而且通考不但通考還要各校的成績登報,那就給校長的壓力很大啊。排在後面的第二年就沒學生了,家長就轉走了。而且英國、美國的教育經費按在校生人數給你,你學校沒學生了,學校就關門了,所以國情不一樣,方針政策就自然不一樣,不能説誰對誰錯,這不存在誰對誰錯,根據國情來定。

我覺得恐怕應當以這樣一個角度,這樣一個視野來談論、評價教育可能比較客觀一點。我們有我們的長,有我們的短,西方有西方的長,有西方的短。教育是為社會經濟服務的,不能脫離社會經濟。好的教育存在是社會問題在教育的反映,比如説高考的問題,負擔重的問題,學生著重于唸書考分的問題,這有社會原因,也有教育原因,恐怕社會也是主要的。因為你現在人事制度、用人制度嘛,考啊,現在公務員得考,會計得考,醫師在考,律師在考,而且就考知識。還不像高考和中考是運用的知識,它是就考知識。既然那考了你教育不考?人事制度取決於政治制度,到後面都有一些因素,所以教育是一個社會問題,不是單單就教育論教育。我覺得恐怕這些觀點在評價教育的時候都要考慮,不能就事論事。我覺得世界上70億人,中國13億人,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生活經歷,都是不一樣的。人才成才的道路也是寬闊的,各種道路都可以成才。所以不能説某一個人成才了,用他的經歷,他的道路來否定其他的,否定整個教育這個看法也是不全面的,要宏觀的看,整體的看。

從總體的看我覺得我們的教育還是成績第一位的,問題是第二位的。但問題還要重視,要解決。問題恐怕有幾個問題,第一學生負擔重的問題。我們確實要求太高,負擔太重。影響了學生全面發展,影響了他們身心健康。第二我們過分強調了書本的學習,定理的整理,習題的演練,學生的知識面不寬,動手力不強。第三我們只重視了教改的研究,教師作用的發揮,教師積極性的調動。對學改的研究,學生的積極性調動,學生積極主動的參與教學不夠。第四我們的農村教育還沒有找到一條發展改革的路子,基本上按照城市辦,重視升學預備教育。農村農民的孩子考上大學很多人都回不來,培養的是為城市培養人才,這樣做的結果城鄉的差距逐步拉大。所以要求最好農村的教育既要為高等學校培養新生,又要為當地培養留的住的,用的上的優秀的勞動者。既要辦好縣一中,也要辦好一所骨幹職業中學,這樣對農村才有好處。當然這些問題我們已經重視了,也正在逐步加以解決,但教育的週期很長。而且還是我剛才講與社會的緊密相連,並不是一天兩天能解決的。既然這些問題形成是歷史形成,解決這個問題也要歷史來解決。不可能一兩年內解決,要在相當一段時間內解決。所以綱要裏要求縣域內基本均衡發展,2020年,這是縣域,2020的,還是基本。所以我覺得要這樣的來看恐怕比較全面。

異地高考改革要積極穩妥 各方面都要兼顧

中國網:那您剛剛提到高考的問題,最近異地高考也成為一個輿論的焦點,成為人們關注的一個熱點話題,您認為在教育公平方面有什麼樣的想法?

王文湛:這次十八大胡錦濤報告教育公平講的字數最大,大力促進教育公平,合理配製教育資源,重點向農村、貧困邊遠民族地區傾斜。努力提高家庭經濟困難學生的資助水準,積極推動農民工子女平等接受教育,十七大是平等接受義務教育,十八大把義務兩個字取消了,那就是平等的範圍更寬了。除了義務教育以外還有學前教育,高中階段教育,高等教育都要平等。我剛才講了造成不平等是歷史形成的,解決不平等也需要歷史來解決。我們要逐步按照這個目標來解決,綱要,教育發展改革規劃第一亮點提高品質,第二亮點也是促進公平。促進公平重點是義務教育均衡發展,非義務教育要逐步的來解決公平的問題,當前重點要抓義務教育,公平教育。現在逐步也上升到了中考、高考,那就是非義務教育了,十八大提出了把義務兩個字去掉。中考、高考的問題過去都是屬地化原則,以省為單位來展開。異地高考改革要積極穩妥,從方向來講看準了就走,步子要穩妥,不能翻車,各方面都要兼顧。

分數是衡量教育品質的標準之一 但不是最終標準

中國網: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作為國家級媒體非常關心中國教育以及中國未來的發展。今年的主題是中國好教育,那您認為中國好教育應該是怎樣的?它的本質應該是什麼?

王文湛:我覺得要按照十八大的要求,綱要的要求來去做。好教育我剛才講了,主要是三個功能。逐步實現了就算好的教育,人民滿意的教育。如何理解辦好人民滿意的教育?我覺得恐怕是五個一,一是辦好每一所學校,體現了教育公平。二是教育好每一個學生體現了育人為本。三是讓每一位家長放心,體現了辦好教育為人民服務的宗旨。四是選好每一位校長,五是關心每一位老師的成長髮展,發揮每位老師的作用。四和五是辦好人民滿意教育的保證,要從這五個方面來努力,逐步辦好人民滿意教育。

關於教育品質,現在大家都在議論到底我們的品質怎麼樣,十八大報告裏面説著力提高教育品質,這是十八大報告講的,綱要最大的亮點是提高品質。那怎麼看品質?第一什麼叫品質?品質是按黨的教育方針,德智體美全面發展的品質。考分也是品質的一個方面,但不是它的全部。第二什麼人的品質?我們所要求的是宏觀品質,全體學生的品質,整個青少年一代的品質,甚至全民族的品質。丟掉了多數,只面向少數不能認為是高品質。高考擴招,品質下降,這是社會普遍看法。我覺得這個看法是片面的,更多的青年接受高等教育,不是品質降低。

中國網:對於整個受教育來説是提高了。

王文湛:對,全民族平均受教育,全勞動力的文化程度那大大提高了,你不能拿錄取那幾個來講,拿清華錄取,過去清華錄取就那麼一點人,現在錄取那麼多了,那當然錄取線要下降了,我覺得恐怕這個觀點要搞清楚。

第三怎麼檢查品質?檢查品質最終的標準社會實踐檢驗,學生畢業後到工作崗位上他們在工作崗位上態度、能力、表現、貢獻等等,這是檢查品質最終的標準,最高的標準。不能認為用一兩個分數,一兩個升學率作為唯一的標準。當然分數、升學率也是教育品質的一個標準,甚至是重要標準,我認為不要否定分數跟高考,它也是品質的重要標準,但不是最終標準。正如綱要裏指出以促進人的全面發展,適應社會需要作為教育品質的根本標準,全面發展,適應需要作為根本標準。從這樣的角度來衡量教育,衡量教育的品質我覺得比較全面,比較客觀。單純拿尖子生,單純拿高考分數這都不是最終的標準,我覺得這樣看待品質可能比較好。如此來看,我們的品質還是在逐步提高,不是下降。高考擴招是有利於整個民族素質提高,極大的促進了國家的各項工作,是好事,不要否定。此外,一定要把育德樹人作為教育的根本,以人為本來培養孩子。

嘉賓簡介:

王文湛,資深教育家、清華大學教授、國家教育部原基礎教育司司長、國家副總督學、中國中小學幼兒教師獎勵基金會秘書長。代表著作有:《認真學習全教會精神,全面推進素質教育》《素質教育若干認識問題》、《積極進取,實事求是,推進兩基工作》《大力發展職業技術教育》等。

文章來源: 中國網 發表評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