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首頁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頁> 要聞

屠守鍔逝世航太四老又走一位 回顧大師點滴

來源: 新華網

edu.china.com.cn

時間: 2012-12-18 11:15

責任編輯: 王雙

字號:

屠守鍔逝世 “航太四老”又走一位 回顧大師點滴

2012年6月16日長征二號F遙九運載火箭托舉神九飛向太空1980年5月18日我國成功發射“東風5號”全程洲際導彈 製圖/焦劍

屠守鍔逝世 “航太四老”又走一位 回顧大師點滴

2009年10月1日,參加國慶閱兵的導彈方隊。

屠守鍔逝世 “航太四老”又走一位 回顧大師點滴

左起:黃緯祿(去世)、屠守鍔(去世)、梁守槃(去世)、任新民。

屠守鍔逝世 “航太四老”又走一位 回顧大師點滴

屠守鍔

東風二號和東風三號導彈副總設計師

洲際戰略導彈總設計師

長征二號火箭總設計師

長征二號捆綁式運載火箭技術總顧問

我國航太事業的開拓者和奠基人之一,“兩彈一星”功勳獎章獲得者,著名導彈和火箭專家,中國科學院資深院士,國際宇航科學院院士,中國航太科技集團公司和中國航太科工集團公司高級技術顧問屠守鍔同志,因病醫治無效,于2012年12月15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5歲。

屠守鍔1917年12月5日生,浙江省湖州人。1948年12月參加革命工作,1948年12月加入中國共産黨。1940年畢業于清華大學機械系。1941年赴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攻讀碩士學位,畢業後應聘為美國寇蒂斯飛機廠工程師。1945年回國,先後任西南聯合大學航空係副教授,清華大學航空學院副教授、教授,北京航空學院副教務長、系主任、院長助理。1957年調入國防部第五研究院工作,歷任八室主任、一分院二室主任、第二設計部主任、一分院副院長兼第二設計部主任、一分院副院長兼第一設計部主任,七機部第一研究院副院長,七機部總工程師、科技委主任,航太工業部科技委副主任,航空航太部、航太工業總公司、中國航太科技集團公司高級技術顧問等職務。

屠守鍔是中國共産黨第十二次全國代表大會候補代表,第三屆全國人大代表,第六屆、第七屆全國政協委員。先後榮獲“全國五一勞動獎章”、“全國優秀科技工作者”等多項榮譽。1985年獲國家科技進步獎特等獎。1986年當選國際宇航科學院院士。1990年首批享受國務院頒發的政府特殊津貼。1991年當選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1999年被黨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授予“兩彈一星功勳獎章”。

屠守鍔早年從事飛機結構力學的研究與教學工作,後投身我國導彈與航太事業,長期從事導彈與火箭總體技術理論研究與工程實踐工作,對導彈研製過程中重大關鍵技術問題的解決,大型航太工程方案的決策、指揮及組織實施發揮了重要作用。

20世紀80年代後,屠守鍔參與了我國火箭技術發展重大戰略問題的決策,領導解決了若干重要型號研製中的關鍵技術問題。他積極倡導將我國自行研製的火箭打入國際市場,並多次提出發展捆綁技術,親自指揮攻克了由於捆綁帶來的結構動力學難關,為我國大推力運載火箭的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為我國航太事業的發展作出了卓越貢獻。

1

投身航空緣于曾遭日軍轟炸

頂著無數光環和頭銜的屠守鍔,最初從事航空航太研究的動力,卻是動蕩舊中國的一段屈辱歷史。少年屠守鍔在上海遊學時,父親來滬接他回南潯老家過春節,走到半路,突然,天空中出現了幾十架日本轟炸機,一架接一架地向地面俯衝下來。父親意識到大事不好,拉著年紀尚小的屠守鍔往輪船碼頭疾跑。

炸彈像雨點般落下來,繁華喧鬧的大上海,暫態間房倒屋塌、血肉橫飛!面對劫難後的滿目瘡痍,少年屠守鍔立下了自己的終生志願:一定要親手造出我們自己的飛機,趕走侵略者,為死難的同胞報仇!

抱著航空救國的決心,屠守鍔發奮讀書。1936年,屠守鍔考取清華大學機械系。清華設立航空係後,他毫不猶豫地轉到了航空係。1940年,屠守鍔從清華大學畢業,次年又以優異成績取得公費留美資格,進入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攻讀碩士學位。

屠守鍔無暇欣賞美麗的異國風情,全神貫注于自己的學業。兩年後,他取得了科學碩士學位。隨後,他應聘成為布法羅寇蒂斯飛機製造廠的一名工程師,負責飛機強度分析。他知道,這是一個寶貴的實踐機會,要想造出中國自己的飛機,必須有實際的經驗,從事這份工作,正是長本事的良機。他整日伏案工作,掌握吸收所能接觸到的技術。

1945年抗戰勝利後,歷經浩劫的祖國百廢待興。屠守鍔立即辭去了工作,從東部的布法羅橫穿北美大陸,歷時40余天,到達西海岸的舊金山。沒有客輪,他便搭乘開往青島的運兵船,回到了祖國。1957年2月,正當壯年的屠守鍔應聶榮臻元帥之邀,跨進了國防部第五研究院的大門。從此,他的命運便與中國航太緊緊聯繫在了一起。

2

研製導彈只為祖國需要

從回國之初的任教、搞研究,直到1957年,屠守鍔的專業都是飛機。“為啥改行搞導彈?國家需要啊!”擲地有聲的話語,至今仍回蕩在後輩的耳邊。

屠守鍔的新崗位,是錢學森領導下的十大研究室主任之一,負責導彈的結構強度和環境條件的研究。沒有資料,沒有圖紙,他和眾多專家一起,既當研究人員,又當學生,在極為有限的條件下,蒐集資料,摸索實踐。

“第一枚導彈搞得最艱難。”1960年末,蘇聯撤走全部援建專家,仿製的導彈是下馬還是繼續?面對阻力,他只平靜地説了一句:“人家能做到的,不信我們做不到。”幾十年後,已經功成名就的屠守鍔在接受採訪時平靜依舊:“發現問題,解決問題,慢慢知道應該怎麼搞,沒有現成的。”

沒有外援,屠守鍔和同事們自行制訂了“地地導彈發展規劃”即“八年四彈”規劃,還參與制訂出其技術發展方向,主持選定了中國中程、中遠端及遠端導彈等重大技術方案和技術途徑。這個規劃,對中國導彈與火箭技術的發展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1962年3月,中國自行設計的第一枚中近程導彈在首飛試驗中墜毀,痛苦與失望籠罩在科技人員的心頭。屠守鍔臨危受命,兩年後,這種中近程導彈連續8次飛行試驗都取得成功。與此同時,中國第一代導彈技術專家掌握了導彈研製的重要技術和基本規律,為以後各種型號導彈的研製成功奠定了基礎。

1980年5月9日,新華社向全世界發出公告:中華人民共和國將於1980年5月12日至6月10日,由中國本土向太平洋南緯7度零分、東經171度33分為中心、半徑70海裏圓形海域範圍內的公海上,進行發射運載火箭試驗。全世界都把關注的目光投向了中國。

屠守鍔一生中經歷過許多次發射試驗,但沒有哪一次像這次這樣舉世矚目。1980年早春,屠守鍔率領試驗隊進入了依然寒氣逼人的茫茫戈壁。戈壁灘的天氣就像小孩子的臉,説變就變,剛剛還是陽光明媚,轉眼就可能飛沙走石。屠守鍔身穿工作服,在火箭測試陣地與發射陣地之間穿梭往來,鼻孔、耳朵、衣服裏常常灌滿了沙土。他常常一幹就是20多個小時,睏了在木板床上打個盹,又奔赴現場。

要確保發射成功,遠端導彈身上數以十萬計的零部件,必須全部處於良好的工作狀態。在那複雜如人體毛細血管的線路管道上,哪怕有一個接觸點有毛病,都可能造成發射失敗。儘管有嚴格的崗位責任制,儘管發射隊員個個都是精兵強將,但在屠守鍔帶著大家進行的幾十次眼看手摸、儀器測試中,還是查出了幾根多餘的銅絲。多懸呀!屠守鍔肩上的擔子實在太重了。短短幾個月,他渾圓的臉瘦了一圈,烏黑的頭髮也白了幾許。

導彈在發射塔上矗立起來了。在簽字發射之前,屠守鍔整整兩天兩夜沒有合眼。年過花甲的他不顧連日勞累,一鼓作氣,爬上了發射架做最後的檢查。

3

助力“神七”“天宮”飛天

“長二捆”這個科技名詞,近年來屢屢見諸報端。將幾個助推器“捆綁”在一起組成的“神器”,讓這個型號的火箭擁有更大的推力,將一顆顆衛星和載人飛船乃至天宮一號目標飛行器準確、安全地送入太空。

屠守鍔是“長征二號”運載火箭的總設計師,主持了全部研製工作。1975年11月,“長征二號”成功地將我國第一顆返回式遙感衛星送入軌道。但隨著我國太空探索腳步的加快,運載能力1.8噸的“長征二號”已經力不從心了。

“我們需要更大推力的火箭,解決的辦法就是‘捆綁’。”屠守鍔提出了高速度、少投入地發展大型運載火箭的最佳途徑,並首次將“長征二號”丙火箭作為芯級,捆綁了4個液體火箭助推器,近地軌道運載能力可比“長征二號”丙火箭提高約3倍。這個火箭的型號被定名為“長征二號”E火箭,也就是後來國人耳熟能詳的“長二捆”。

“18個月完成研製並首飛成功!”直至今年4月,北京航空航太大學師生前來拜訪時,他還清楚地記著這段艱苦又令人驕傲的歷史。在屠守鍔的眼中,“長二捆”就是個“有出息的孩子”,在“長二捆”基礎上發展的各型火箭更是讓人愛不釋手。

“長二乙”運載火箭是在“長二捆”的基礎上,按照發射載人飛船的要求研製的運載火箭。是目前中國所有運載火箭中起飛品質最大、長度最長的火箭,火箭全長58.3米。截止到2004年,該火箭總共發射五次,全部獲得成功。

“長二F”運載火箭在2008年,成功發射“神舟”七號載人飛船,把三名航太員送入預定軌道並進行空間出艙活動。2011年9月,將天宮一號目標飛行器送入太空的,還是“長二F”。

北京航空航太大學一位專家對記者説,屠守鍔的眼光絕對超前。“翻開上世紀90年代‘長二捆’剛剛發射成功時歐美報章的評論就可知悉。”法國《世界報》稱它“令人生畏”,美國報刊讚其“世界先進”,還有科技評論稱:由此中國火箭地位提升至“第三”。

大師點滴

批鬥會上演算公式

一位曾採訪過屠守鍔的記者回憶説,屠守鍔工作嚴謹,卻不乏率真、無畏,任何事情都不能阻擋他對科研的熱情。在研製我國首枚洲際導彈初期,屠守鍔受命擔任總設計師,限定的試飛和定型的日期很短。偏偏在這時,一場浩劫席捲全國,屠守鍔的科研工作遇到了空前困難。

面對鋪天蓋地的大字報和一個接一個的批鬥會,屠守鍔我行我素,埋頭于洲際導彈的論證、實驗。一次群眾批斗大會上,別人慷慨陳詞,他卻筆走遊龍,旁若無人地演算公式。很快,他與同事們一起,終於拿出了洲際導彈的初步設計方案。

事故不能阻擋人類開發太空

2003年,美國哥倫比亞號太空梭失事,為人類太空探索事業蒙上了一層陰影。屠守鍔在表示惋惜和哀悼的同時,堅定的説:“人類探索太空的旅程充滿艱險,發生事故在所難免,但事故並不能阻擋人類開發太空的腳步。”

作為老一輩航太人,屠守鍔心中激蕩的是中華民族的“飛天夢”。“關鍵是要吸取教訓,把我們自己的事情做得更好!”屠守鍔的科研之路也不是一帆風順。他主持設計的長征二號運載火箭,在1974年11月5日首次發射時,因控制系統的一根導線斷裂而失敗。而在他和科研團隊的努力下,1975年11月26日進行的長征二號第二次發射,成功將我國第一顆返回式衛星準確送入軌道。

打太極拳克服營養不良

除了散步,屠守鍔還有三大愛好:打太極拳、聽古典音樂、讀書。認識屠守鍔的人都説他是一個有鮮明個性的人,喜歡靜,從來不愛拋頭露面。他的一切,包括愛好,無不是在靜謐的氛圍中進行。少年時的屠守鍔愛上了“以靜禦動,雖動猶靜”的太極拳。20世紀60年代初的困難時期,為了克服營養不良對身體造成的影響,他堅持每天打一套拳,並一直堅持到晚年。

讀書是他的另一大愛好。他讀書的範圍很廣,除了專業書外,文史哲都有涉獵。他也看小説,魏巍的《地球的紅飄帶》曾在他的案頭放了很久,讀了幾遍。

為母親“掃盲”替孩子“護短”

屠守鍔也是一個很有趣的人。他年輕時,曾將教老母認字當作一項任務來完成。雖説比教大學生難多了,但在他的堅持不懈下,母親終於“掃盲”,從目不識丁,到可以看信、讀小人書。

屠守鍔的老伴回憶説,他對家和孩子照顧得較少,但他並不因此而感到“氣短”,因為當孩子們與母親發生矛盾時,他總是無原則地站在孩子們一邊,以至於幾個孩子都認為爸爸親切,媽媽嚴厲。在同事眼中,屠守鍔也並非不茍言笑之人,在試驗隊的時候,沒事兒時他也和試驗隊員們開開玩笑。平易近人、沒有架子是他留給下屬和後學們的一致印象。

捐資助學:不命名不宣傳

在北京航空航太大學,設有多項獎助學金,其中一個名為“宏志清寒助學金”的獎勵基金絲毫看不出背後的名頭。這筆資金,就是屠守鍔14年前捐出私人積蓄設立的。自1999年來,一代代學生受助完成了學業,只是今後這筆助學金不能再由屠守鍔親自發放了。

1998年,屠守鍔向北京航空航太大學捐贈了私人積蓄30萬元,作為幫助勤奮好學、願為中國航空事業而學、家境貧困學生的獎勵基金。至今,北航網站上還明示著這樣的獲獎資格:貧而有志,窮且益堅,願意改變祖國和家鄉面貌;生活樸素,樂於助人;學習態度端正,有追求真理的勇氣。

在各界名人熱衷將自己名字刻進大學校園的浮躁時代,他卻諄諄囑託:不用他的名字命名獎勵基金,也不宣傳。

航太四老

屠守鍔、任新民、黃緯祿、梁守槃被尊稱為“航太四老”。

任新民,導彈總體和液體發動機技術專家,曾作為運載火箭的技術負責人領導了中國第一顆人造衛星的發射。黃緯祿,火箭與導彈控制技術專家,被稱為“巨浪之父”、“東風-21之父”。梁守槃,導彈總體和發動機技術專家,被稱為“海防導彈之父”。

文章來源: 新華網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