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中國 >> 考研 公務員考試字號:
男生邊考研邊照顧病重父親 午餐白水燉白菜(圖)
教育中國-中國網 edu.china.com.cn  時間: 2012-12-03 11:58  責任編輯: 段玉

堅強男生邊考研邊照顧病重父親 白水燉白菜

堅強男生邊考研邊照顧病重父親。

堅強男生邊考研邊照顧病重父親 白水燉白菜

堅強男生邊考研邊照顧病重父親。

堅強男生邊考研邊照顧病重父親 白水燉白菜

堅強男生邊考研邊照顧病重父親。

母親去年患病離世、父親今年9月突發腦梗塞……家庭接連出現的變故並沒有將山東科技大學測繪學院大四學生張剛擊倒。他憑著自己的堅韌,從江蘇連雲港老家將喪失認知能力的父親接到身邊,一邊照顧父親、一邊備戰考研。由於家庭沒了收入來源,張剛還要在校勤工儉學維持生計,上演了一部現實版的《背起爸爸上學》。

母親突然離世留下遺憾

電影《背起爸爸上學》講述了一個山區孩子在逆境中刻苦求學的故事,影片中,主人公石娃背起生病的父親上學堂的一幕感動了很多人,他背起的不僅僅是生病的父親,而是一個沉重而又充滿希望的未來。而如今,山東科技大學測繪學院大四學生張剛,也將患病的父親從老家接到自己身邊,一邊讀書,一邊照顧父親,令人感動。

23歲的張剛出生在江蘇連雲港贛榆縣金山鎮韋湖村一個普通農村家庭,母親在家務農種地,父親在外打工賺錢。一雙兒女都考上了大學是老兩口最值得驕傲的事,去年12月份,47歲的母親突發急症不幸離世,正在青島上學的張剛沒來得及看母親最後一眼,留下了深深的遺憾。“媽媽身體一直不好,患有高血壓,原本還有一年就畢業了,想工作後掙錢帶著媽媽去醫院好好檢查檢查,沒想到説沒就沒了。”説到這,張剛的眼圈紅了。

父親在身邊心裏更踏實

也許是受到母親去世的打擊,父親的身體也每況愈下。今年9月1日,整個暑假都在學校準備考研的張剛突然接到家人的短信,詢問在學校的近況。“我感覺不太對,立即打電話回去問,叔叔説話支支吾吾,説爸爸幹活時摔著了,有時間就回去看看。我一聽連忙請假趕回老家。”張剛説,回去後得知父親因突發腦梗塞,雖然經過搶救保住了性命,但右側部分肢體癱瘓、喪失了大部分認知能力。

父親住院的一個多月裏,張剛貼身陪護。經過悉心照料,父親的病情有了好轉。回家前,張剛和學校請了1個月的假,離回校日期越來越近,張剛怎麼也挪不動腳。雖然姐姐也向學校請了假回家照顧父親,但都不是長久之計。自己走了,父親怎麼辦?經過深思熟慮,張剛決定:把父親帶在身邊。

面對困難他仍保持樂觀

今年10月底,張剛把父親從江蘇老家接到青島。昨日上午,幾經輾轉,記者在山科大學生公寓後街的一處平房,見到了張剛和他的父親張乃勝。在這間不到10平方米的房裏,一張床幾乎把整間房佔滿。沒有電視,除了床沒有其他傢具,這是張剛為父親佈置的 “新家”。“媽媽不在了,姐姐也在外地上大學,爸爸自己在家肯定不行,把他帶在身邊,平時給他做飯,幫他康復,這樣我就放心了。”張剛説,父親現在情況好多了,已經能下地了,只要攙扶著,行動沒什麼問題,最主要的是説話不行了,每次最多吐一兩個字。

23歲的年紀,一夜之間擔負起全家的重擔。“以前在家根本沒做過飯,很少做家務活。”張剛説,現在他知道自己是父親的依靠。兒子的行動,使父親也變得堅強起來,父親張乃勝每天也都有意識地鍛鍊身體,原本麻木的右半邊身子已經能自主活動了。“以前我爸吃飯得靠我喂,現在能自己吃了,以前他只能躺著,翻身都得靠我,現在能自己坐著了,我已經很知足了,最難的時候已經過去了。”面對家庭接連的變故,張剛卻仍然保持樂觀的心態。“我爸好好的,我就有個家。”張剛説。

【探訪】

不捨得買肉 白水燉白菜

臨近中午,張剛蹲在狹小的儲藏間切白菜,隨後又切了幾塊紅辣椒,將白菜和辣椒一起扔到已經燒開水的鍋裏。記者注意到,由於屋內太過狹小,張剛只能將電磁爐放在屋外的椅子上,在戶外給父親做飯。張乃勝則坐在門口曬著太陽,張剛不時地和他交流説話,而他只能以“嗯”、“啊”等簡單的詞彙應答。

“就是大白菜燉燉,湊付著吃吧,不捨得花錢買肉。”張剛説,由於父親突然患病,家裏唯一的經濟來源沒了。為了看病,親戚朋友的錢借得也差不多了。現在,就只能依靠自己勤工儉學的收入維持生計,因此能省就省。“房租每月350元,電費需要自己付,水費不用管,做飯用的電磁爐耗電大,每個月得100元左右,不算吃藥,每個月的生活費也得七八百元吧。”張剛算算説,生活壓力還是很大。

為排解少父親的寂寞,每天上識字課,成了父子倆常用的交流方式。吃完午飯,張剛指著墻面上懸挂的《拼音教學掛錶》、《幼兒看圖識字表》,一個字一個字地教父親發音及拼寫。

“諮詢了一下醫生,語言康復方面,只有北京的一家醫院可以做,現在家裏沒有條件,就只能靠我教。”張剛説,但父親對所有的字基本上都不認識了,就要從拼音開始,像教小學生那樣,説不出來就一遍一遍地教。

上完識字課,張剛又陪著父親到外面走走。“現在每天都做復健,爸爸胳膊和腿部的肌肉越來越緊了,能感覺到有力量了。”張剛説,趁著中午天氣好,帶著父親出去曬曬太陽。路上,張乃勝又提出了自己想回老家的想法,被張剛再次否決。“我知道爸爸擔心拖累我,但在我看來,只有將他帶在身邊我是最放心的,雖然辛苦點,但不用擔心他。”張剛説。

張剛申請了助學貸款、勤工助學金和助學金後才得以維持學業、勉強度日。每天課餘時間張剛都要到教室打掃衛生,只為領取每月150元的勤工助學金。

每天晚上,張剛都會將父親安頓好,讓他在家躺在床上聽收音機,睏了就直接睡。而他還要跑到學校教室學習到深夜。“我學的遙感專業,如果本科就找工作,大部分要跨專業就業,因此很多師哥師姐都是考研繼續深造,我也一直有考研的打算。父親出事後,自己曾想過休學打工掙錢,可思前想後,實在捨不得。”張剛説,大四課也不多,可以邊照顧父親,邊上課。

【對話】

父親就是我生命的全部

記者:如何想到要帶父親一起上學?

張剛:媽媽去世了,姐姐在湖北上大學,家裏沒人照顧爸爸,要麼就休學在家,要麼就帶在身邊,我不想輕易放棄學業,就選擇了後者。

記者:母親離世對你有什麼影響?

張剛:媽媽離世我沒看到最後一眼,很後悔、很內疚。以前總想著掙錢以後照顧父母,可是現在想照顧的機會都沒有了,所以我一定要照顧好爸爸,他是我生命的全部。

記者:為什麼不選擇就業,還要考研?

張剛:爸爸的病也需要穩定一下,如果工作的話,帶著他到處跑不方便,我們考研都是公費,不需要花多少錢,到時候跟著導師多做點項目,也可以賺錢養家。

記者:家庭的變故是否讓你成長?

張剛:確實是,以前我在家沒做過飯,家務活也大多是父母做,現在長大了,不能依靠他們了,要成為父親堅強的依靠。

【連結】

他的一天是這麼過的

5:30:起床、洗漱

6:00:幫父親做復健

7:00:帶父親溜達

7:30:做早飯

8:00:到學校上課

11:45:打掃教室衛生

12:00:回家做午飯

13:00:教父親説話識字

13:30:午休

14:00:復習考研

17:00:做晚飯

18:00—22:30:到教室復習

23:00:休息(記者 劉海龍)

分享 |
文章來源: 青島新聞網 發表評論>>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