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中國 >> 頭條新聞 字號:
落實教育《綱要》要體現科學發展觀
教育中國-中國網 edu.china.com.cn  時間: 2010-05-10 08:43  責任編輯: 實習生

一個理念變成政策需要做好多方面的工作,一個政策要變成能夠推動社會發展的機制,更需要下工夫

■本報記者 王月金 趙海娟

《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以下簡稱《綱要》)日前獲國務院通過,《綱要》從現代化建設的全局出發,確定了到2020年的戰略目標,提出了“優先發展、育人為本、改革創新、促進公平、提高品質”的工作方針,把堅持以人為本、推進素質教育作為教育改革發展的戰略主題。

教育改革順應歷史趨勢

“《綱要》具體闡述了教育優先發展的‘優先’如何體現,強調了促進公平是教育領域的基本國策,這使教育在國家發展大局中地位如何凸顯、教育發展自身應首先追求什麼有了明確答案。”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社會發展部研究室主任蘇楊對本報記者表示。

走人才強國之路,是關係國家、民族和每一個人未來的重要選擇,新中國成立以來,中國的教育改革一直沒有停步,從上世紀50年代末周恩來發表《關於教育改革問題》的講話到60年代文化大革命,從1977年恢復高考到1985年的《關於教育體制改革的決定》,從1993年的《中國教育改革和發展綱要》到1999年《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深化教育改革全面推進素質教育的決定》……

在教育改革的推動下,中國教育事業成就斐然,建成了世界最大規模的教育體系,保障了億萬人民群眾受教育的權利。目前中國正在從“世界大國”邁向“世界強國”,現有的教育還不能適應現代化建設新階段、新形勢的更高要求,不能最大限度地為國家發展提供人才保障和制度保障,因此,加快推進教育改革成為當務之急。

為適應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新要求、適應國內外發展的新形勢、適應人民群眾對教育的新期盼,2008年8月底,中國啟動面向2020年的《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制定工作,並成立了由溫家寶總理任組長的領導小組。

自《綱要》啟動制定工作起,數千名專家和各方人士參與調研;2.3萬餘人次參與座談和研討,形成500多萬字的調研報告;專家、學者、校長、教師、家長、學生等社會各界人士都參與其中,通過專設郵箱、教育部門戶網站專區、組織網民座談會等多種渠道收到意見建議210多萬條……

經過一年多的時間,在廣納群言、廣集眾智、反復論證的基礎上,數十次易稿,形成了綱要初稿,初稿形成後,先後4次較大範圍徵求意見,共收到近5000條意見建議,文本前後進行了約40輪大的修改。

就這次《綱要》改革的過程來説,“涉及重大的、國家層面的決策,牽涉到眾多人的利益時,首先廣泛徵求意見,然後再在各個層面充分展開調研,最終才做出決定。”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李拓對中國經濟時報表示,這種做法避免了少數領導者決策存在的弊端,這對於國家的重大決策出臺是非常有好處的,如果這種決策模式能形成一種制度,會對中國未來的發展産生良好的推動作用。

改革內容以人為本

按照完善現代國民教育體系、形成終身教育體系的要求,《綱要》明確了學前教育、義務教育、高中階段教育、職業教育、高等教育、繼續教育等6大發展任務,同時還部署了民族教育和特殊教育的任務。以創新人才培養體制為核心,對教育改革進行了系統設計。對減輕中小學生課業負擔、義務教育階段擇校、保障農民工子女就學、高考改革、落實擴大辦學自主權、教師隊伍建設、政府投入責任等熱點難點問題提出了可行的措施。

不再像以往的規劃一樣籠統地提4%的目標,《綱要》明確“各項政府收入統籌用於支援教育發展。提高國家財政性教育經費支出佔國內生産總值比例,2012年達到4%”。

對此,蘇楊表示,財政部在撥款方面已經盡到了比較好的責任,財政部在所有花錢的社會事業支出裏邊,教育高居第一,教育經費的增長比例比財政增長比例要高。從政府的角度來説,財政部門已經盡到了力所能及的責任。

對義務教育的均衡發展,《綱要》也明確了“2020年前分階段完成義務教育學校標準化建設,均衡配置教師、設備、圖書、校舍等各項資源”。

有專家表示,這是前所未有的突破,真正有了公平是作為民生的教育發展之本的意思。而且在戰略目標中明確“高水準普及義務教育”、“不讓一個學生因家庭經濟困難而失學”、“基本解決進城務工人員子女平等接受義務教育問題”。

而且,在政府與學校的關係和學校本身治理結構方面,蘇楊説,目前流行的説法是,政府對學校管得過多,學校自主權不足,未來應進一步擴大辦學自主權。《綱要》對此是持肯定態度的,專門用“落實學校自主辦學權”、“完善中國特色現代大學制度”來敘述。

此外,在這次教育改革問題上,有人把學校去行政化和政府體制改革相類比,蘇楊表示,學校行政化不利於把其百家爭鳴的長處發揮出來。政府行政體制改革是要提高行政管理的效率,比如大部制,用來解決部門間的協調問題,進行統籌性管理。高校是具體承擔某項事業的單位,不是政府管理部門,這種改革與政府的行政體制改革是沒有關聯的。

但他表示,只有在事業單位中都建立起現代非營利機構的管理架構和人員流動、激勵機制,才能使大學規範辦學和避免行政化傾向。

要在落實上下工夫

“《綱要》通過是一件好事,但要落實下去還要下很大工夫,一個理念變成政策需要做好多方面的工作,一個政策要變成能夠推動社會發展的機制,更需要下工夫。”李拓對記者説,政府不能制定一個《綱要》就完了,還要圍繞綱要制定一系列具體的細則來推動綱要的落實。

他表示,政府要做出很大努力。有的決策落實到具體層面上,往往被有選擇地執行,並且在執行過程中會出現執行不力、執行不到位等情況,國家必須下大力氣推進,必須採取強制性措施,推動決策的執行。

與他觀點相同,蘇楊認為,儘管《綱要》中的發展目標非常系統,但需要加強剛性,落實為較大範圍內利用現有統計體系可比較、可考核的目標甚至是約束性指標,並通過若干強制性制度來配合。

而且,蘇楊説,畢竟教育相關制度只是有關公共服務供給制度的一個方面,沒有整個公共服務系統相關制度的配套改革,是不可能在現實中解決這些問題的。以學校收費來説,只有公共財政改革落實集中支付、部門預算、政府採購、收支兩條線的原則,只有實現了科學預算和預算管理,學校的收費秩序才能徹底建立起來。

分享 |
文章來源: 中國經濟時報-中國經濟新聞網 發表評論>>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