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站內搜索
Facebook 臉書 Twitter 推特
我要投稿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首頁 >教育 > 正文

教育部要求狠抓全國高校本科教育 取消“清考”文憑難“混”

發佈于2018-10-19 15:02:25來源:人民網作者:林霞虹責任編輯:魯國勇

“高中辛苦三年,上大學就輕鬆了!”不少家長或中學老師常説的這句話將變得不合時宜。今年6月底,教育部召開新時代全國高等學校本科教育工作會議,劍指本科教育品質問題。改革開放40年,教育部召開全國會議專門研究部署高等學校本科教育工作,這還是第一次。

近日,教育部又接連印發《關於狠抓新時代全國高等學校本科教育工作會議精神落實的通知》和“新時代高教40條”,要求嚴把畢業出口關,堅決取消“清考”制度。

日前,記者走進廣州部分高校,看看這輪變革將對學校、老師和學生帶來什麼變化。據悉,有的高校幾年前已取消“清考”,有的則從2018級新生起取消“清考”制度。大學教育“嚴進寬出”的現象,有望成為歷史。

“我們好命苦啊!”這學期,在廣州大學2018級的一個新生群裏,當得知學校已經取消清考制度後,有新生開玩笑“叫苦不迭”。廣州大學教務處副處長蔡忠兵看到這句話,笑了。“讓學生一入學就知道要好好對待學習,是樁好事。”

“高中辛苦三年,上大學就輕鬆了!”不少學生在高中階段,都曾聽家長或老師説過類似的話。一些大學生也確實在渾渾噩噩中度過了本科四年。有的學生不好好上課,到了期末突擊一番,圖個及格以混學分,如果挂科,反正還有重修補考,補考沒過,還有畢業前最後一次的考試機會——“清考”。

畢業應當容易還是不容易,這對於教育來説一直是個問題。

美國本科畢業率僅50%

廈門大學教授鄔大光分析中美兩國本科生近十年的畢業率數據發現,美國大學本科畢業率約為50%,不同類型、不同競爭力的大學,乃至相同類型、相同競爭力的大學本科畢業率都存在明顯差異;中國大學本科畢業率則超過90%,不同類型、不同競爭力的大學本科畢業率無明顯差異。

“大學本科高畢業率使得高校辦學水準看似具有一個很高的水準,其實是辦學品質的異化或錯位。”鄔大光認為,中美兩國大學本科畢業率之間的反差,歸根結底還是一所大學在人才培養上究竟是堅持“嚴進寬出”還是“寬進嚴出”的選擇問題。他認為:“從嚴格意義上來講,沒有進行淘汰的大學,不是一所好的大學;沒有進行淘汰的大學,無法建成世界一流大學。”

鄔大光認為,大學的輕鬆現象,看起來是出現在學生身上,背後遮蔽的是大學的管理問題。絕不應該把大學輕鬆的責任推到學生和教師身上,不該埋怨大學生和教師是輕鬆的“製造者”,其實是大學的管理制度和水準“製造”的,大學生只不過成了管理制度的“犧牲品”和“替罪羊”。

怎樣實現“寬進嚴出”

取消“清考”

所謂的“清考”,就是給重修、補考仍未通過的學生,在畢業前再給一次考試機會,“清考”過關,即能獲得畢業證書。大學畢業證就這樣變得輕輕鬆鬆唾手可得。

日前,教育部密集印發了《關於狠抓新時代全國高等學校本科教育工作會議精神落實的通知》和“新時代高教40條”等文件。教育部要求,要加強課堂教學管理,要結合辦學實際修訂本科人才培養方案,新方案要從2018級學生開始實施。文件還要求,要嚴格考試紀律、嚴把畢業出口關,堅決取消“清考”制度。

合理增負

針對“玩命的中學、快樂的大學”現象,教育部部長陳寶生在今年6月底的新時代全國高等學校本科教育工作會議提出,對中小學生要有效“減負”,對大學生要合理“增負”,提升大學生的學業挑戰度,合理增加課程難度、拓展課程深度、擴大課程的可選擇性,激發學生的學習動力和專業志趣,把“水課”變成有深度有難度的“金課”。

嚴抓本科

教育部部長陳寶生指出,本科教育在高等教育中體量規模最大。全國1200多所本科院校在校生中,本科生與研究生比例是8:1,畢業生中本科生佔比87%。

陳寶生直言:“我們常説百年大計,教育為本。對於高等教育,我們可以講:高教大計,本科為本;本科不牢,地動山搖。”

調整激勵

教育部部長陳寶生還特別強調教師的評價問題,他認為一些學校在評價教師時,唯學歷、唯職稱、唯論文,這樣的“指揮棒”不利於激發教師教書育人的積極性。日前,教育部密集印發多項文件,要求進一步修訂完善教師評價考核制度,把教學品質作為教師專業技術職務評聘、績效考核的主要依據,在教師專業技術職務晉陞中施行本科教學工作考評一票否決制。

強化師責

教育部部長陳寶生表示:“不抓本科教育的高校不是合格的高校、不重視本科教育的校長不是合格的校長、不參與本科教育的教授不是合格的教授。”

廣州醫科大學教務處處長李建華在接受本報採訪時表示目前本科教育品質之所以下滑,一方面是擴招後本科高校生源品質降低,另一方面是高校的資金、師資等資源投入跟不上。

針對這種現象,日前教育部印發的系列文件要求,強化教師教學主體責任,要制定教授給本科生上課的專門管理規定,確保教授全員給本科生上課。

廣東高校加強

把好畢業大關

在今年教育部出臺這一系列舉措之前,廣州的一些高校已意識到了相應問題,採取措施提升本科教育品質。

廣州大學副校長郭興蓬説,2017年廣州大學發佈《關於加強本科教育全面提高人才培養的若干意見》,對教師分類管理和評價,設立教學為主型、教學科研型、科研為主型三類教師。郭興蓬説,廣州大學還提高了教師教學業績在校內業績分配中的比重,同時加大教學獎勵力度,激勵教師樂教、優教。與此同時,為了深度對接廣州市及粵港澳大灣區發展的戰略需求,集中優質資源,辦出品牌專業和特色專業,2018年廣州大學普通本科招生專業由91個優化調整到63個。

對待學生,廣州大學也從嚴要求。從2017級起,廣州大學取消了“清考”制度,並對作弊“零容忍”。廣州大學教務處副處長蔡忠兵説,學生每門考試的試卷首頁都印有警示,如果考試作弊,將不授予學士學位。

廣州醫科大學也對教師進行分類管理和評價。為了淘汰“水課”,廣醫還加強了課程評估和督導的力度,督導隨時會進教室聽課。此外,廣醫還開發了一款微信版的教學評價系統,即將投入使用,屆時學生上完課當即就可以對老師進行打分。

為了鼓勵本科生儘早接觸科研,提高學生科研實踐能力和創新能力,廣州醫科大學基礎學院還設立了大學生創新實驗平臺,作為本科生開展課外科研訓練的場所,學生只須網上申請就可以輕鬆進實驗室。

李建華説,本科教學的品質沒有科研好量化,但一些數據可以側面反映本科教學品質。廣醫本科生2014年的考研率不到20%,2016年提升到了30%,2017年達到了33%。2017年廣醫臨床專業畢業生參加全國執業醫師考試的總通過率為87.11%,比全國高19.47個百分點。

廣州大學副校長郭興蓬坦誠,我國本科教育很難達到美國高校50%的畢業率,但他認為,可以用多種方式編織培養品質的“兜底網”,來提高本科品質。他説,廣州大學實行了學習預警制度和學困生幫扶制度,學生在此基礎上仍然不合格,就只有“淘汰”。他説:“沒有淘汰就沒有品質,淘汰是培養品質‘兜底網’的重要組成部分。”

記者了解到,為嚴把畢業關口,嚴格要求學生,目前國內一些高校採取了折中措施。例如今年華中科技大學將18位學分不達標的本科學生轉為專科,其中11人已在今年6月按專科畢業。(記者林霞虹 通訊員廣大宣、廣醫宣)

(編輯:彭雪純)

① 中國網東盟頻道所綜合文章(含圖片),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並註明來源。
② 部分內容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資訊,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③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繫的,請在30日內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