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站內搜索
Facebook 臉書 Twitter 推特
我要投稿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首頁 >要聞 > 正文

開啟人才成長之門——與時代同行的高考改革

發佈于2018-06-07 11:03:04來源:新華社作者: 責任編輯:黃炳雄

新華社北京6月6日電題:開啟人才成長之門——與時代同行的高考改革

新華社記者胡浩、周暢、魏夢佳、吳振東

紀念改革開放40週年,不能不回望高考。

高考制度的恢復,讓“尊重知識,尊重人才”的曙光普照中國大地;

高考人才選拔機制,為改革開放注入生機勃勃的人才資源,成為推動中國經濟社會巨變的關鍵動力之一;

新一輪高考綜合改革逐步推開,牽引教育綜合改革“發動機”持續運轉,寫就一份份浸潤著改革精神的時代考卷。

知識改變命運:重啟高考大門拉開改革序幕

1977年8月初,還在安徽基層蹲點的程秉謙,忽然接到通知,要立即趕赴北京參加會議,“衣服都沒來得及換就匆匆出發了”。

如今已87歲的程秉謙説,當時的他沒有想到,正是這個會議,開啟了一個紫嫣紅的春天。

在這場由鄧小平主持召開的科學和教育工作座談會上,與會者紛紛主張立即恢復高考,得到鄧小平明確支援。隨後的高等學校招生工作會議,最終確定恢復高考。

關閉十餘年之久的高考大門重新打開,“知識改變命運”的號角,從此響徹國家的每一個角落,與改革的時代潮流交相呼應。

作為安徽省最早的高校招生負責人,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時間,程秉謙每天都忙於接聽諮詢電話。在他看來,這些頻繁的電話背後,是人們對未來的希望,是基層為社會輸送知識人才的渴望。

恢復高考,不僅恢復了知識的尊嚴,重新肯定知識的價值,也是撬動思想解放和改革開放的“實踐杠桿”。

持續40多天的招生工作會議,第一次破例在冬天高考,第一次破例調用印刷《毛澤東選集》第五卷的紙張解決77級的考卷用紙……從主張恢復到正式考試,不斷破例彰顯著恢復高考、改革人才選拔制度的決心,也是思想不斷解放的最好例證。

“高考確確實實撬動了整個社會的變革,這種變革影響極為深遠,不僅僅是對考試製度的恢復,更重要的是抓住了一個重要的把手,用一個杠桿撬動整個社會變局。”中國教育學會常務副會長戴家幹説。

一元復始,萬象更新。個人和國家的命運,由此改變。

“我們的前途就這樣與時代緊密聯繫在一起。”1977年,21歲的趙政國還是湘西山溝裏的一名車工,如今,他已成為中國科學院數學物理學部院士。

轉折就發生在高考。1978年,趙政國走入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成為近代物理系77級學生。多年過去,他不僅自身為國家科技事業發展作出積極貢獻,還培養了多位高能物理領域的優秀年輕人才。

“1977年我國恢復高考具有劃時代的標誌性意義,意味著中國高等教育從此恢復正常,從封閉走向開放。”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教授程方平認為,“這是中國改革開放、走向現代化的重要內容,奏響了改革開放的序曲。”

人人皆可成才:為改革開放提供人才和智力支撐

不論家境不論出身,人人皆可成才,正是高考的公平所在。改革開放40年,通過高考這扇大門,億萬莘莘學子邁入高等教育殿堂,畢業後為國家奉獻智慧和力量。

在北京大學東門附近的理科樓裏,中科院院士、北大數學科學學院教授張平文仍清晰記得,年少的他為減輕家中負擔,走街串戶賣冰棍的情景。因為家境貧困,一家人全靠父親種田糊口,張平文幾乎不敢憧憬自己的未來。

1984年,高考成績全省前十的張平文被北大數學系錄取,從此開始探索數學的奧秘。

“在那個年代,如果沒有高考,很多像我這樣農村地區的孩子可能走不出來,更不可能做學問。”他笑著説,那一年數學最難,他“佔了便宜”,全省平均分僅40多分,他考了108分。

多年後,作為數學科學學院學術帶頭人,張平文在複雜流體、移動網格方法及應用、多尺度演算法與分析等多領域進行了開創性研究,他所帶領的科學與工程計算係經過近20年發展也已枝繁葉茂、人才濟濟。

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董事長俞敏洪曾在1978年至1980年3次參加高考,最終考入北大。“如果沒有恢復高考,我將不會有機會走進北大,在知識的世界遨遊。”他説。

“高考是我這輩子都忘不了的經歷。”2009年,上海考生邵子劍參加高考,那一年正值梅雨季節,“天氣又悶又熱”。進入北大國際關係學院後,邵子劍和同學發起“言傳遠疆”線上教育項目,為南疆數所合作小學的數百名小學生提供遠端漢語教學。

“從目前來看,我覺得高考還是比較公平的一場考試,因為在考場上,每個人都能為自己的命運而奮鬥。”他説,“如果沒有高考,我或許不能感受這樣寬闊的平臺和多彩的生活,追求自己的夢想。”

廈門大學考試研究中心主任劉海峰認為,高考雖然從表面上看僅僅是一項教育考試,但能否選拔出合適的人才進入大學深造,卻會對經濟社會發展起到深刻影響。

劉海峰介紹,恢復高考後3年入學的90多萬學子畢業後成長為各行各業的骨幹,這批人成為改革開放的重要推動力和社會發展的支柱力量,“中國的經濟起飛和高考制度有著重要的關係”。

教育部統計數字顯示,2016年中國高等教育在學總規模達到3699萬人,佔世界高等教育總規模的1/5,規模位居世界第一;高等教育毛入學率從30%增長到42.7%,中國正在快速邁向高等教育普及化階段。

考運與國運相連,高考制度與社會進步緊密相連。

“高考制度對中國的經濟、文化、科學、思想、法律等各領域的改革發展都産生了深遠影響。”程方平説,面對新時代新要求,我國仍需冷靜總結歷史經驗,針對問題繼續探索制定更為科學的高考制度,“這是一項關乎民族未來發展及國家競爭力的嚴肅課題”。

與改革同行:向著更公平、更有效率的方向不斷推進

2018年6月5日,17歲的上海考生顧昕偉和同學們一起來到校門前合影,定格他們的青春記憶。再過兩天,他們就要邁入高考考場。

“和爸爸媽媽、師兄師姐一樣,高考將成為我們難以磨滅的記憶;但和他們不一樣的是,我們的高考其實早已開始,而不僅僅是這兩三天。”顧昕偉説。

為新一輪高考改革的首批試點省份之一,上海的學生除了參加語文、數學、外語3門傳統高考科目外,還可以根據自己的興趣、特長選擇不同的科目組合,進行“選課走班”;外語考試一年兩考,擇高分計入成績;貫穿高中學習生涯的“綜合素質評價”也在高校招生中參考使用。

事實上,作為我國的核心教育制度之一,高考制度不僅為改革開放選拔出優秀人才,其本身也在國家發展中不斷進步,在人民期待中不斷前行,在40多年的不斷探索中實踐著改革精神。

從探索招生和考試相對分離、學生考試多次選擇、學校依法自主招生,到改變成績是評價學生的唯一標準,再到為殘疾人參加高考提供必要支援條件和合理便利……高考制度在恢復之後一直處於變革與調整過程中,始終針對不同時期的不同問題作出完善。

目前,以上海、浙江為代表的改革試點正在完善“分類考試、綜合評價、多元錄取”的招考方式,健全“促進公平、科學選才、監督有力”的體制機制,為“不拘一格選人才”奠定更為堅實的基礎。

為全方位考查考生的特長和潛質,一些高校在自主招生中力求為考生提供“一個舞臺”,而非“一張考卷”。

在北大、清華等高校的自主招生考場,“漫畫圖解對想像力是促進還是抑制”“談古詩詞中的物理現象”“産生酸雨的原因及危害”“食品中的增塑劑與人體健康”等富有思辨、貼近生活的靈活考題,讓那些善於思考、注重知識積累的考生感到“過癮”,成為展現他們綜合素養的平臺。

“改革高考制度,也倒逼了基礎教育與高等教育的改革,讓教育系統培養的人才更加適應中國經濟社會發展的新需要。”在浙江大學公共政策研究院客座研究員夏學民看來,中國社會經濟發展已經從過去的資源驅動、勞動力驅動轉向創新驅動新模式,需要選拔培養側重基礎研究和強化高技能的兩種人才。

“與改革同向同行,高考才能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提供強有力的人才紅利。”夏學民説。

中國網東盟頻道所綜合文章(含圖片),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並註明來源。
部分內容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資訊,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繫的,請在30日內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