産品品質要求更高、用工成本壓力更大、市場競爭不斷加強,對於處於充分競爭行業的製造業企業來説,推動提質增效是一項緊迫的命題。

在浙江寧波,當地持續推動産業數字化、網路化、智慧化轉型提升和拓展延伸,為製造業企業轉型升級提供了支撐。數據顯示,2020年,寧波全市工業投資增速和技改投資增速比2018年分別提升10.3和12.1個百分點。其中,以大型製造業企業為代表,寧波智慧製造正朝著單點突破、龍頭帶動的方向加速前進。

改造效果——優化了生産流程,降本提質增效

在奧克斯家電生産基地的塑膠二車間裏,工人寥寥無幾。塑膠顆粒順著集中的供料系統管道進入注塑機,注塑機通過模具,完成注塑、保壓、冷卻、開模、頂出、取件等步驟,隨後自動傳送至燙印機完成燙印。從塑膠顆粒變為外殼,生産過程不到兩分鐘。

智慧製造優化了企業生産流程,實現了提質增效,也在節能降耗、綠色發展方面産生了積極影響。

走進寧波金田銅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的園區,一派綠意撲面而來,樹木蒼翠挺拔、鬱鬱蔥蔥,仿佛置身於一個生態園林。很難想像,作為一家銅加工企業,金田銅業的生産車間也坐落在這片綠色園區中。

這裡是花園工廠,也是智慧工廠。在逐步實現機器換人和廣泛開展資訊化的基礎上,2017年9月,金田銅業啟動了智慧製造整體規劃。現在,銅管工廠已實現大部分生産數據的打通,在車間生産管控中心,生産數據、訂單進程等資訊在大螢幕上一目了然。2020年底,企業的精密銅帶5G生産車間也正式投産。截至目前,企業已試點開展了基於5G通信技術的設備數據採集、儀錶環境監測、遠端運維等多個應用場景。

金田銅業集團總監潘晉介紹,通過智慧改造,企業精細化管理的水準不斷提高。他舉例説:“通過對客戶需求、工藝成本、設備用電等數據進行綜合分析,優化生産排産及工藝執行,科學指導峰谷電的作業時段,綜合效益相比之前增加了30%以上。”

來自官方的數據印證了智慧改造帶來的變化:截至2020年底,寧波累計建設市級以上數字化車間/智慧工廠突破100個,已竣工的65個項目推動企業生産效率平均提高58.2%,運營成效平均降低21.4%,單位産值能耗平均降低16.1%。

改造動機——大型企業更注重於産品品質提升,越早改越主動

從結果來看,智慧改造取得的效果普遍令人欣喜。而談及改造的動機及自身的發力點,大企業的思路也頗為一致。

“對於我們來説,智慧製造最重要的是解決産品一致性的問題。”奧克斯家電集團總裁黃小偉解釋説,家電製造較早實現了機械化甚至自動化生産,屬於標準化程度較高的行業。但由於單件産品價值較高,品質控制方面的任何一點提升,都會給企業帶來較大回報。

作為銅加工企業,金田銅業同樣把加強品控能力作為智慧改造的重要目標。在銅管加工車間,隨著轉輪的快速旋轉,一卷卷銅管被生産出來。不過,偶爾會見到某一截銅管上被噴上了黑漆。“産品生産過程中難免會有瑕疵,在滿足客戶要求的前提下,對瑕疵部分進行標記,可以方便下游環節加工生産。”潘晉説,通過上線智慧檢測設備,在減少人工檢測強度的同時,也使得漏檢率和誤檢率大幅降低。

在一些勞動密集型的紡織企業,智慧改造對控制人力成本方面也産生了積極影響。

無論是希望提質增效,還是節能降耗,採訪中了解到,大企業對智慧改造的意願極為強烈,且優勢較為明顯。

“越早推動智慧改造,就越能把握市場主動,這是大企業的戰略高度決定的。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我們願意接受更長的回報週期。”黃小偉介紹,2015年以來,奧克斯先後投入30多億元進行智慧化改造,企業的自動化率已經達到77%。

此外,改造目標明確也是大企業的一項優勢。寧波旭升汽車技術股份有限公司資訊總監羅燚舉例説,“在汽車零部件生産過程中,我們發現依靠原有的生産系統無法遠端掌握生産現場的具體情況,所以需要通過智慧改造,不到現場就能時刻感知生産過程中的波動,從而降低風險、提高效率。”

改造過程——專業人才短缺,工人的操作習慣改變也需要時間

由於大企業産線繁多、流程複雜,智慧改造需要多個崗位甚至多個生産環節的有效匹配銜接。但從實際情況來看,在智慧改造完成後的一段時間內,磨合不可避免。

2018年4月,雅戈爾在一條上衣生産線開始試運作智慧系統,通過吊挂線自動運輸每道工序的服裝半成品,串起整個生産流程。“剛運作就出現了問題。”雅戈爾服裝製造智慧製造研究院院長徐士利説,“試運作的前幾個月頻繁發生吊挂線急停故障,最長的一次停機兩三天,耽誤了不少生産進度。”

為什麼會停機?企業的技術部門與系統服務商反覆溝通,用時許久才找到問題的癥結:原來生産環節沒有産生足夠的數據供智慧系統分析研判、優化生産;員工對新系統也不夠熟悉,不會人工干預,這才導致吊挂線“罷工”的故障。徐士利説:“經過不斷調試和升級,這一問題到當年年底才徹底解決。”

除了這種“能力不足”帶來的問題,“工人的操作習慣也很難改變。”黃小偉回憶,“企業剛上線智慧設備時,某些流水線需要工人對零部件進行掃碼錄入數據,不少人一開始難以習慣這種操作方式,經過一年多的磨合才完全適應。”

雅戈爾遇到的情況並不鮮見,這也是大型製造業企業在智慧改造中面對的一個共性問題——智慧製造工程技術人員短缺。“既懂技術又懂行業的人太少了。”羅燚一語道出了企業的痛點。

“資訊技術人員要做業務人員的翻譯者,將工藝、品質、監測等操作經驗轉化為數據資訊。”潘晉解釋説,可在實際的智慧化改造過程中,資訊技術人員可能不了解業務,業務人員又可能不懂資訊技術,兩者之間存在一道屏障。

採訪中,多家企業表示,智慧製造工程技術人員短缺,一方面與人才的市場供應量不足有關,另一方面則受資訊技術人才的就業傾向影響。寧波市經信局産業數字化處副處長李娜通過對企業走訪發現:“工廠一線對年輕人吸引力不夠,資訊技術人才更傾向於到大城市的網際網路企業工作,而且本地高校院所的專業設置跟企業的實際需求有差距,企業吸引和培養人才還需要付出更多努力。”

改造期待——發揮龍頭作用,帶動中小企業改造

對於大型製造業企業來説,下一步,智慧改造的重點是什麼?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智慧製造為不少製造業企業復工復産提供了有利條件,也讓他們在市場競爭中取得了一定先機。”作為一家專門提供智慧製造改造服務的解決方案供應商,寧波市智慧製造技術研究院副院長肖勇表示,下一步,應該從生産“無人化”的概念中適度跳出,深度發掘智慧製造的價值。

談及對智慧製造的未來期待,“數據”成為多家企業的關鍵詞。智慧製造給企業積累了海量的採購、生産、物流、銷售等環節的數據,如何充分利用這些資源,更好地促進企業發展?

浙江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宋華盛表示,“智慧製造需要企業對大數據進行採集、分析及應用,圍繞産品全生命週期,推動企業內部數據與用戶行為數據的融合。”

“數據的作用是輔助決策。智慧製造不是要完全取代人,而是把人的作用降低,把經驗化生産轉化為數據化決策。”昌智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技術副總裁馮浩然表示,比如通過數據來研究工藝和成本、工藝和品質的關係,從而進一步優化生産流程。

那麼,對於智慧製造水準相對較高的大型製造業企業來説,要如何發揮龍頭帶動作用,帶動中小企業智慧化改造、助力供應鏈産業鏈提檔升級?

2020年,寧波市印發《寧波市製造業企業智慧化技術大改造行動計劃(2020—2022)》,提出要鼓勵基礎條件好、創新能力強、智慧化水準高的優勢骨幹企業,開展5G、人工智慧、區塊鏈等新技術與智慧製造融合整合創新,培育一批示範效應明顯的智慧製造標桿企業。支援龍頭企業圍繞上下游産業鏈生態圈數字化、網路化、智慧化需求,構建産業鏈協同創新工業網際網路平臺。

“産業鏈競爭在全球競爭中作用愈發突出,而大企業則是産業鏈的關鍵。”宋華盛認為,大企業要發揮主體作用,以産業集群和産業生態的形式推進智慧改造,提升整個産業鏈的智慧製造水準。“以大企業為節點向上下游輻射,將各個環節的堵點打通,將是未來一段時間智慧改造的重要內容。”


責任編輯:白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