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是中國半導體一級市場有史以來投資額最多的一年,比2019年增長近4倍。鄺子平認為,對於企業來説,如果只因為市場熱鬧,融完一輪又去融一輪,過早透支,到最後只會給自己找麻煩。

從融資規模與速度來看,很難有其他任何賽道能媲美今時今日的晶片産業。

據《2020年中國半導體行業投資解讀》統計,2020年成為中國半導體一級市場有史以來投資額最多的一年,投資金額超過1400億元,相比2019年增長近4倍。

火熱的行業氛圍帶來了機遇。啟明創投創始主管合夥人鄺子平在接受《中國企業家》專訪時表示,“現在半導體投資迎來了非常好的時機。投資成功的一個重要因素是順勢而為。在大趨勢下,投資成功的概率自然高了很多。”從2017年開始,啟明創投注意到人才、市場、投資和退出價值鏈的打通三大因素變化,果斷入局,從此開啟了每年投資三四個晶片項目的節奏。

但在甚囂塵上的熱鬧中,也有一些問題值得警惕,比如有的晶片公司已然透支後期估值。

鄺子平認為:“對科技的敬畏、實實在在把産品做出來的務實態度,非常重要。對於企業來説,如果只因為市場熱鬧,融完一輪又去融一輪,過早透支,到最後只會給自己找麻煩。”

以下為鄺子平接受《中國企業家》專訪口述整理(有刪節):

投資成功,一個重要的因素是順勢而為。

創立啟明創投之前,我曾就職于Intel capital,對半導體這個領域比較熟悉。早在2006年左右,啟明創投嘗試了一點晶片投資,但最後都不太成功,我們判斷市場還沒到好的時間點。此後雖然一直關注,但沒有真正出手。

直到2017年左右,各種各樣的因素疊加在一起,我們認為這個行業到了應該更專注的時候。

當然,最近一兩年,由於地緣政治的原因,有企業因為拿不到進口晶片而受到巨大影響。中國越來越多本土企業希望有一款自主可控的晶片。在這樣的環境下,市場需求更大了。

現在半導體投資迎來了非常好的時機,行業氛圍很熱。啟明創投的portfolio(投資組合)裏專注做半導體以及半導體設計的大概有十來家企業,做半導體生産設備的有兩家企業,壁仞科技、愛芯科技、雲英谷等都是最近這三四年投的項目。

在大趨勢下,投資成功概率自然高了很多,但要做出一款好晶片並不容易。不是投了A輪,B輪、C輪有很多人追著進的公司就一定能成功。即便今天被投企業的估值漲了許多,最後也有可能失敗。不論是啟明創投,還是其他VC/PE,不能蒙眼狂奔,需要有合適的人去做投資。對於企業來講,融資很重要,但最後還是要把産品做出來。

對科技的敬畏、實實在在把産品做出來的務實態度,非常重要。

中國半導體産業三個變化

2017年,我們主要注意到了行業內三個因素的變化:人才、市場、投資和退出價值鏈的打通。

首先,無論海歸還是國內一些大型資訊科技企業,越來越多有經驗的優秀半導體人才出來創業,一些早期企業已經有一個比較成建制的工程師隊伍,而不是一兩位很有經驗的創始人帶著資歷尚淺的一群工程師針對某一個小領域去嘗試。

第二,市場需求在變。歷史上中國有大量半導體依賴進口,絕大部分的半導體都是在加工環節使用,晶片的設計決定在原廠就已經做好了。如今,中國本土做設計決定的需求越來越多了,比如很多電子産品的設計都是在中國本土完成。本土設計就意味著中國擁有更多用什麼晶片的決定權。

第三,上交所設立科創板並試點註冊制。這不但讓啟明創投下定決心大舉進行半導體行業投資,對整個行業都非常利好。中國的大部分晶片企業起步都是做一款晶片,這類企業在海外上市並不容易,歷史上絕大部分海外退出的途徑都是收購兼併,而科創板的推出,讓我們看到這類企業在中國的資本市場是很受歡迎的。

從那時起,啟明創投開始保持每年投資三四個晶片項目的節奏。我們從晶片産業鏈和應用兩個層面來劃分。從行業本身的上下游來看,重點關注設計端,包括壁仞科技、愛芯科技都是在晶片設計這個領域裏面。

很多VC不會涉足下游産業。的確,半導體生産,比如晶圓廠、封裝廠這些非常重資本投入的領域,未必適合VC,但是由於全世界晶片生産佈局在往中國遷移,中國的生産規模也越來越大,它需要很多輔助工具。半導體的生産既包含非常高精尖的刻蝕設備,也包含一些輔助設備,這裡面的投資機會還有很多。

我們最近投了一個做自動化物料輸送設備的企業,自動化物料輸送在晶圓廠裏面就是一個很細分的、很具體的設備,需要很好的能力才能夠把這個設備設計出來,但畢竟這只是一個輸送的設備,不是一個真正生産晶圓的設備,所以要求沒有那麼高。

保持適當的融資節奏

比起前兩年,晶片産業的市場價格總體上有一些上浮,我們只能去順應市場趨勢,市場就是這樣。例如消費網際網路到了後期,價格確實非常不健康,半導體目前還沒到那個階段。

不過,現在很多晶片設計企業的確有一些透支後面的估值,拿到它在流片階段的估值了。對於這些企業來説,到真正流片的時候,很有挑戰。當一個企業什麼都沒有,只有PPT的時候,一個很優秀的團隊投進去相對容易。企業成長壯大會面臨很多的挑戰,它要面臨能否走到第一款晶片成功流片,流片到底是一次就做完還是修改了三、五次等問題。

對於企業來説,如果你本來不需要那麼多錢,片子還沒做好,還沒流片,還沒進入市場,因為市場熱鬧,融完一輪又去融一輪,這樣過早透支,到最後只會給自己找麻煩。

我們認為,對於一些不需要特別多資金的創業團隊,它的融資節奏不需要那麼快。但如果一些做大晶片的公司採取比較頻密的融資策略,我們完全同意。晶片設計公司最主要的開銷有兩個,最大頭的就是人員薪酬,再加上起步時候的一些設計工具,大晶片需要優秀的人才團隊,比如像壁仞科技,它必須有一個非常頂尖的設計隊伍。

在我們所投的企業中,我們很有信心他們後期能夠把晶片做出來。不過,市場上起碼有三分之一的企業到後面可能做不出來晶片。在這種的情況下,它再磕磕碰碰幾輪,摔了很多跟頭,真正去流片了,那時候估值還能不能漲,是一個很大的問號。再過兩年左右,我們可能會慢慢看到這些結果。

啟明創投以早期投資為主,後面還有續融資的,在續融資的時間點,我們會看這家企業之前跟我們説的“里程碑”是否都做到了,比如團隊實力是不是在不斷地增強等。如果它已經做出了設計,雖然還沒有流片,但我們認為達到這個階段的“目標”,即便估值漲得比較高,我們還是會繼續跟投。如果這些“里程碑”沒做到,需要填補的人才沒到位,整個團隊執行不及預期,這個時候我們會非常認真地去審視,到底原來做的這個投資決定是對還是錯?這家企業還值不值得進一步投資?

適當的融資節奏不僅有利於公司自身發展,從更大角度來講,優秀的、有能力的、成建制的團隊能夠真正把晶片做出來,真正有客戶需求,對於持續地維持整個半導體行業投資良性迴圈,以及良好的氛圍來説都非常重要。

産業資本和財務資本的機會

天時地利人和,行業越來越熱鬧,競爭也確實比較激烈。我們要分開來看競爭這件事。

前段時間,啟明創投孵化了一家叫雲合智網的半導體設計企業,創始人是思科的一位前副總,我曾在思科工作很多年,主要負責這個項目的同事也曾在思科任職。我們不單是跟創始團隊熟悉,對電腦網路也非常熟,數據中心裏面需要什麼樣的交換機,整個交換晶片的架構是往哪個方向發展,雙方可以達成一種默契和統一認知。

對創業者的了解,以及對企業要進入的行業的理解,是我們的一大競爭優勢。啟明創投有一個半導體專家委員會,裏面有五位專家,我們每個季度都會一起開會。

很多産業投資在這方面做得很好,但這不代表財務投資沒有好的機會。我們跟華為哈勃配合很多,投雲英谷之後,小米也進去了。行業資源很重要,在一些企業早期,它希望有一個既懂行業又能夠幫助他們找到一些行業資源、行業訂單的投資人。

半導體是一個極其龐大、環節多、關鍵技術也很多的産業。如果要在整個價值鏈上實現每一個環節都自主可控,隨時可以替代,這可能是一條非常漫長的路,並且可能不是一條經濟上能夠算過來賬的路。我們是否需要在每一個環節上都有自己的突破,是一個問號。

更理想的也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在某些關鍵節點,中國企業能做得比別人都優秀,形成一個更全球化的供應鏈,可能是一個更健康的局面。


責任編輯:白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