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一個製造業大國,我國必須順應經濟社會數字化轉型的大趨勢,以工業網際網路為突破口,大力推動新型數字基礎設施建設,加速資訊技術與製造業、流通業的全面融合,做實做強做優實體經濟,進一步增強發展主動權。

數字新基建將推動工業數字經濟

發展進入新階段

以資訊技術加速創新與融合滲透為突出特徵的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正在孕育興起,對更適宜數字經濟發展的新基礎設施建設提出巨大需求。而數字化基礎設施的廣泛普及又會促進經濟社會數字化轉型的深入發展,孕育出新的數字化生産力,成為經濟高品質發展的重要驅動力。

工業網際網路作為數字新基建的重要組成,涵蓋了“數據+算力+演算法”等多種基礎設施,正成為推動工業數字經濟創新發展的關鍵引擎。工業網際網路平臺的應用,正在超越網路、平臺和安全三大體系為代表的數字空間維度,向傳統生産單元、系統、設備、車間、工廠等物理實體維度加速擴展,推動新型數字基礎設施建設和製造業、流通業全面融合,重構工業生産和商貿流通的邏輯,激發市場主體活力,增強發展新動能。測算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工業網際網路産業經濟增加值規模2.13萬億元,佔GDP比重為2.2%,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為9.9%。其中,工業網際網路融合帶動的經濟影響快速擴張,2019年增加值規模為1.6萬億元,同比增長63%。

平臺化是工業數字經濟新體系的

主要特徵

平臺化是數字經濟時代最重要的趨勢之一,不僅模糊了分工邊界,深化了資訊化和工業化融合,還促使價值創造由價值鏈向價值網路轉變,推動了價值鏈升級。工業網際網路平臺改變了傳統經濟下的供需模式,促使需求決定供給成為主流,並將傳統經濟鏈條式的上中下游組織重構成圍繞平臺的環形鏈條,塑造了以平臺為核心的工業數字經濟新體系。

一是平臺縱向能力整合,促進供需彈性匹配。數字化轉型的快速推進為供需實時計算匹配提供了堅實基礎,推動以消費使用與生産服務深度融合為路徑,以供給側與需求側彈性匹配為特徵的工業網際網路平臺逐步深入發展。一方面傳統製造企業通過産業鏈縱向延伸,打造協同生産或服務平臺,全面推動製造資源的數字化、模型化。另一方面,網際網路企業可以通過搭建第三方平臺,對所處産業鏈的不同環節進行直接或間接控制,從而在實現製造業供需匹配的同時整合産業鏈上下游資源。如“淘工廠”立足於紡織服裝行業,為淘寶上的賣家提供産品生産服務,實現生産供需方的對接。

二是平臺橫向空間集聚,構建跨時空的協同網。傳統空間集群強調交流與合作只在同一地點發生,數字技術的發展打破了傳統物理邊界的限制,促使傳統空間集群逐漸向虛擬集群延伸。虛擬産業集群以數據驅動為核心要素、以平臺支撐為重要特徵、以協同創新為關鍵路徑,可以更有效率地連接不同區域的資源優勢。如徐州工程機械集團構築機電産業集群電子商務平臺,實現覆蓋全球180個國家和地區的網路銷售。眾家聯打造區域內家居産業鏈條,形成覆蓋生産、設計、銷售、物流等環節的雲協同體系,目前已帶動2萬多家企業集聚。

三是平臺逆向價值傳導,打造反向定制新體系。多樣化、個性化需求對製造流程的主導作用持續上升,正在打破原有穩固的産業鏈關係,倒逼製造業價值鏈逆向傳導,為新興工業電子商務的發展提供彎道超車的機遇。主要表現在:下游需求越來越趨向個性化、多元化,訂單呈現小批量、多批次特徵,能夠實現反向定制的供應鏈將更具競爭力。同時,下游對於時效性的要求持續提升,相應需要匹配快速反應的柔性供應鏈,以訂單驅動的代工廠模式正在向以用戶驅動的服務型製造模式轉變。如服裝行業的“快時尚化”使下游服裝廠採購的即時性要求和對現貨的依賴提高,貼合用戶需求、短供應鏈和快速交付能力,成為賦能製造業服務化轉型的關鍵。

平臺驅動的供應鏈數字化變革率先

取得豐碩成果

平臺新角色:從資訊撮合到聚合服務

數字技術的創新發展不斷推動各類平臺沿著數字化、網路化、智慧化的方向協同式、螺旋式迭代創新和優化升級,並使其服務體系從資訊展示、交易撮合過渡到聚合服務,即圍繞産業鏈上下游的供給和交易,在自營之外提供增值服務,包括倉儲、物流、加工和金融服務等。目前汽配、鋼鐵、MRO等領域工業電商平臺日益成熟,正成為市場焦點,供應鏈金融等新服務為行業提供了新的增長點。隨著網際網路與産業融合加深,大中小企業積極探索,構建起功能多元、服務精細的開放式多方協作平臺,為推動産業鏈資源的集聚整合和行業轉型升級發揮了重要作用。如以阿里巴巴、京東、蘇寧雲商等為代表的消費領域電子商務平臺,通過聚合中小企業提升整體競爭力的模式,積極推出了聯合採購、智慧供應鏈、大數據分析、淘工廠等創新服務,為各工業細分領域中大量的中小企業發展提供了廣闊空間。

商業新模式:構建供應商、商家與消費者的協同網

相對於工業時代流水線、供應鏈、多層級管理,網際網路時代更強調低成本、快反應、高定制,供需兩端的變化帶來商業模式的變革,一種集合供貨商、賦能于渠道商、共同服務於消費者的全新電子商務行銷模式應運而生。該模式通過構建聚合商家、渠道商和消費者的協同網路,向上賦能供應商降本、提質、增效,向下服務消費者創造、創新。以直播帶貨為例,該模式涉通過前端主播引流來控制後端供應鏈,從而倒逼上游供應商開發適應用戶需求的産品,同時為下游企業提供用戶引流、獲客、轉化、留存等一站式行銷服務。

供應新網路:從線性供應鏈到價值網路

工業電子商務平臺可以有效拓展和深化産業協同,推動供應鏈管理資訊流從“供應商—生産商—分銷商—消費者”的單向流動模型向網路化多向流動模型轉變,加速形成供應鏈上下游企業融通發展、工業生産和商貿流通協同共進的新型價值網路。一批以資訊交互、供應鏈與物流管理、支付與融資服務為特徵的産業電商綜合服務平臺不斷涌現,形成一個互相依存、覆蓋全産業的供應鏈生態體系。如中國華能集團通過“華能大宗”智慧能源供應鏈整合服務平臺建設,搭建了“能購”“能售”“能運”“能融”以及“能雲”等創新型智慧供應鏈整合服務體系,目前服務於100余家能源供應鏈企業客戶,以及覆蓋全國和各省的基建龍頭企業。

加快構建平臺體系拓展工業數字化

轉型新空間

一是推動工業企業數字化轉型。從數字基建能力建設、平臺經營合規性評估、數字技術融合應用創新等維度,構建工業網際網路與工業電子商務監測運作與平臺評估評價體系,逐步完善數據治理規則,安全有序推動數據開發利用,做大做強數字經濟。系統總結提煉我國多年來發展工業網際網路、推進兩化深度融合的理論成果和實踐經驗,推進産品和資源線上化、産能柔性化、産業鏈協同化。二是打造有價值的平臺供應鏈。繼續實施創新工程,以平臺為核心,加快培育平臺體系和系統解決方案。推動創新中心建設,圍繞全供應鏈場景積極拓展技術和商業模式的創新應用,加大宣傳推廣和培訓力度,輻射帶動上下游中小企業加快採購、銷售、生産、倉管等關鍵環節的數字化、網路化、智慧化。三是培育具有區域特色“産業鏈”。充分發揮我國産業體系完整、工業場景豐富和網際網路生態完善等優勢,持續開展試點示範,支援區域立足産業優勢和特色,適應産業升級需要,打造工業網際網路與工業電子商務示範區。四是營造開放、包容、創新、活躍的發展環境。持續完善産融結合合作,大力推廣支援區域性工業網際網路基金的發展、國家級工業網際網路産業基金及開源基金會的建設,建立健全工業網際網路的協同創新機制。持續培育新工科人才,通過大學、職教、學院、企業建立人才綜合培養體系。

(作者:工業和資訊化部資訊技術發展司一級巡視員李穎)


責任編輯:周思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