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的春季,內蒙古都會出現大風天氣。同樣,每年的這個時候,在庫布其沙漠裏,當地群眾、志願者們都會頂著大風走進大漠,或植樹,或採集數據,或播種,幾十年來從未間斷。今年庫布其沙漠恩格貝生態示範區裏的治沙熱情不減反增。

恩格貝生態示範區北靠黃河,位於鄂爾多斯市境內庫布其沙漠中段北緣,總面積約30萬畝。40年來,這裡從寸草不生的大漠,變成了植被覆蓋率78%、森林覆蓋率達到41%的沙漠綠洲。

統計數據顯示,近幾年恩格貝生態示範區的環境優良天數逐年增加,去年達到了340天以上。空氣品質逐年提高,榮獲了“天然氧吧”的稱號,被評為全國“深呼吸”小鎮。

“恩格貝境界”,治沙精神撐起生態治理

“今天的恩格貝綠洲,不是這一代治沙人造就的,而是幾代治沙人初心不改、持之以恒的結果,而恩格貝的治沙精神將會永存。”恩格貝生態示範區黨工委書記、管委會主任楊志忠説。

恩格貝生態示範區的沙漠治理可以追溯到40年前。1975年春天,鄂爾多斯市(時稱伊克昭盟)核定了28萬元的治沙專項資金,恩格貝區域得到了4萬元,及10多名科技幹部的進駐。就是這點錢和這幾個人,拉開了當地的治沙大幕。

彼時的沙漠治理僅僅是樸素自然的植樹造林,還沒有像現在提升到了生態治理綠色發展的理念。實際上,沙漠生態治理是一個群體意識和時代共識,而這種共識是一步步提升出來的。梳理恩格貝40年的沙漠治理歷程,其成功的根本原因,正是第一代拓荒治沙志願者砥礪前行,才喚起了民眾的生態治理意識。

1989年,作為恩格貝第一代的治沙志願者,時任鄂爾多斯羊絨集團常務副總裁的王明海帶領著第一批志願者,開始摸索“以洪治沙、以洪淤地、化害為利”的科學治沙之路。

此後幾十年,恩格貝的生態建設得到了國內外各界的大力支援,每年都會有20多個國家近千名外國志願者來這裡植樹。

日本治沙專家遠山正瑛也來到恩格貝,與王明海二人攜手,在沙漠裏一幹就是幾十年,被後代治沙人傳為佳話,大家稱這種治沙精神為“恩格貝境界”。

1995年,恩格貝已經種植白楊樹100萬棵,1998年達200萬棵,2001年達300萬棵,荒無人煙的恩格貝已經形成一個300多人居住的村落。沙漠治理由此也進入了良性迴圈。

來恩格貝旅遊的人們,都要來看看中國人壽的青年林、國家稅務的中國稅務林、中組部的青年林、全國鐵路系統各部門的青年林、夕陽紅林、延安精神林、蒙古國志願者林、華夏基金林等以及許多個人捐贈建設的林區。

如今的恩格貝已成了“沙漠綠洲”,環境得到很大的改善,恩格貝沙區初步形成帶、網、片,喬、灌、草結合的綜合防護林體系,為保護黃河編織了一道綠色的屏障。

科學創新,讓昔日的沙漠變綠洲

科技創新為恩格貝帶來了既要“大發展”又要“生態美”的底氣和成果。

據王明海介紹,示範區不斷踐行著錢學森的沙産業發展理念,本著“多采光、少用水、新技術、高效益”的12字方針,推動沙産業區塊的發展。最大限度地開發利用陽光資源,科學節約用水,利用科學技術和現代管理方法,實現單位面積土地産值綠色效益的最大化。

“多采光,就是集中太陽能在溫室內進行農業生産;少用水是採用中科院設計的滴灌技術,實現節水越60%;新技術和高效益體現在我們實現每畝設施農業的經濟效益超過大田農業的9倍左右。”恩格貝生態示範區農業技術員劉雪芹告訴記者。

楊志忠説,生態示範區將創新的思想用在了治沙的方方面面。今年來,管理團隊大力開發景觀樹種,加強生物多樣性保護。在保證樹種成活的同時,還根據氣候、土壤等條件,栽培一些像胡楊一樣的景觀樹種。既有防風固沙的作用,又能成為景觀供遊客觀賞。更重要的是,通過豐富各類樹種,有效提供了動植物的生存生長環境,加強了對生物多樣性的保護。

2018年示範區還引進了30余個航太果蔬品種,進行試驗示範並取得初步試驗比對報告。結合精準脫貧工作,組織農技人員開展了3次新作物培育園新品種現場觀摩會,積極推廣試驗示範成果,帶動了農牧民改變傳統種植方式。

今年,示範區加快了産業轉型升級。以環境友好、和諧共存、綠色協調、政府主導、科技引領、市場運作為發展原則,以生態示範為基礎、以文化旅遊為突破、以新能源新科技為支撐,加快推進現代服務業發展和産業産品創新,打造“生態示範、科普教育、迴圈經濟、旅遊觀光、醫療養生、新能源新科技”六位一體的示範區。


責任編輯:申倩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