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上半年,隨著以語音交互為核心功能的智慧音箱銷量的增長,整個智慧家居行業正在發生突破性變化,産業鏈上的技術服務商、傳統製造企業、智慧互聯平臺,在不斷磨合中尋求技術和模式的新突破——

智慧家居市場正在擺脫叫好不叫座窘境。來自市場研究機構IDC的數據顯示,2019年第一季度,國內市場智慧家居設備出貨量達到4570萬台,在全球,第一季度智慧家居設備出貨量為1.686億台,同比增長37%,預計全年出貨將超過8.4億台。

為産業帶來突破性變化的是以語音交互為核心功能的智慧音箱。2017年以來,中國智慧音箱市場熱度不斷攀升。據市場分析機構調研,目前中國已經成為全球第二大智慧音箱市場,僅次於美國。2019年上半年,中國智慧音箱市場銷量達到1556萬台,同比增長高達233%;銷售額30.1億元,同比增長149%。

“天貓精靈”“小愛同學”“小度”……消費者的千呼萬喚,到底為智慧家居市場帶來了怎樣的變化?而這又為傳統製造業升級與突破,提供了怎樣的動力?

智慧音箱走紅

“今年1月11日,天貓精靈的銷售量突破了1000萬台。在行業中,智慧音箱銷量突破1000萬台,亞馬遜用了30個月,谷歌用了24個月,我們用了18個月。現在,有2000多個型號的智慧家居設備,已經可以和天貓精靈連結。”阿里巴巴人工智慧實驗室硬體終端總經理茹憶告訴記者。來自百度的數據則顯示,旗下小度智慧音箱在今年一季度出貨量也達到330萬台。

“智慧音箱起量明顯,正是因為語音交互類産品作為入口,已體現出明顯優勢。語音交互給産業帶來巨大變化。語音識別準確性的提升使得語音交互商業化落地成為可能,以客廳為中心的家居場景成為語音識別最合適的試驗場。”市場研究機構易觀高級分析師王盈説。

在經歷了個人電腦時代的滑鼠鍵盤交互、智慧手機時代的手機APP控制之後,語音交互真正改變了智慧家居産業,讓交互成為“剛需”。

在市場研究機構IDC中國研究經理潘雪菲看來,語音交互一方面在體驗上真正有所突破。“碎片化資訊充斥著人們的生活,用戶痛點在於怎樣用最短時間在海量資訊裏獲取有效資訊和服務,交互方式的推進,包括語音、螢幕交互甚至未來視覺識別和感知,都是在幫助用戶提高選擇資訊和服務的效率。”另一方面,語音交互的低成本也有利於教育市場。“智慧音箱價格相對較低,對用戶來講嘗試新設備的成本更低。”潘雪菲説。

老玩家和新面孔

你可能從未聽説過浙江慈溪,但中國60%的家庭都在使用這裡出産的電風扇或取暖器。在位於慈溪的卡帝亞電器裝配車間裏,一台臺智慧電扇正被安上晶片“大腦”,從而成為“聽話的電扇”。“這樣的電扇每台售價599元,今年上半年賣了2萬台,如果沒有語音控制功能,要少賣100元。”卡帝亞貿易有限公司總經理沈澤説,智慧電扇和取暖器目前雖只是“試水”,但消費升級趨勢客觀存在,智慧化是轉型升級的方向。

家電業的老玩家們,對智慧化充滿熱情。但這條路怎麼走?王盈告訴記者:“傳統廠商希望快速實現轉型,但往往存在各種現實問題,如最大的門檻就是技術問題,在缺乏充足研發資金的情況下,如何實現産品智慧化?”潘雪菲也認為,“中國有足夠的製造能力,也有世界領先的5G和人工智慧技術,關鍵是看科技廠商如何更好賦能傳統企業”。

新模式正在出現。在智慧家居産業鏈上,技術服務商成為新角色。為卡帝亞提供服務的小匠物聯就是這樣的“新面孔”。小匠物聯CEO米雪龍告訴記者:“今年以來,慈溪當地客戶數量翻了一倍,産品出貨量增幅超過30%,我們上半年的業績已經達到去年全年水準。拿卡帝亞來説,2016年,我們只供給他們3萬個至4萬個智慧模組,但今年估計要供貨十幾萬個。”

技術服務商一頭連著傳統製造企業,一頭則連著阿里巴巴、小米等智慧互聯平臺。“以電風扇為例,一開始阿里巴巴語音助手不支援定時功能,我們就説,這是智慧電扇常用需求,一定要支援。”在功能上的磨合非常精細,“比如消費者以前想讓電風扇搖頭,要説‘左右搖頭’,現在不用了,除非你説‘上下搖頭’,不然語音助手會默認你説的‘搖頭’就是左右搖。”米雪龍介紹。

“我們對前期産業帶合作模式進行了升級,將核心語音技術模組化封裝,並與上游晶片廠商合作,定制生産出連接模組和語音模組。通過與晶片、模組廠商,以及技術方案商、認證廠商等産業鏈上下游通力合作,向産業帶輸送一整套智慧升級方案,這就是我們將要在全國推廣的‘精靈産業帶’計劃。”茹憶説,這種新智慧家居生産模式,已經在浙江慈溪電暖風扇産業、廣東中山照明産業、福建福安按摩儀産業成型,“從産業帶的選擇來看,既需要符合智慧化場景需求,具備語音交互可能性,同時要具備一定規模,能夠承擔産業升級新增成本。”

生態“割據戰”愈演愈烈

“阿里巴巴在産業帶方面有所佈局,小米則是培養自己的生態鏈,其他廠商更多選擇一些頭部廠商來合作,但不管以何種形式,大家都在構建生態圈。智慧家居市場不是一個設備打天下,它必然要形成一個組合品類。”潘雪菲説。

阿里巴巴、小米和百度,他們以不同的語音助手,構建著“護城河”,割據戰正在愈演愈烈。米雪龍告訴記者:“我們同時提供阿裏和小米的解決方案,他們的模組是分開的,所以家電廠商也會根據自己的需求來選擇不同的互聯平臺,甚至會以不同的産品型號來支援不同平臺。”在他看來,對於謀求帶貨的傳統廠商來説,訴求相當明確,就是看“流量”到底在哪,“天貓的平臺是開放的,如果你支援天貓精靈,用戶搜索時會看得見標識,也有搜索權重上的傾斜,那就意味著它能夠更充分地賦能傳統産業;小米生態鏈則是相對封閉的,門檻也很高,但基於嚴格品控,小米生態鏈的品牌也建立了起來,同樣能為生態鏈企業導流;百度則有基於搜索的流量。流量仍是轉化的基礎和前提。”

不過,從下一步看,智慧家居行業發展還要依靠技術和模式突破。“導入流量是第一步,但更為關鍵的是,能否在一次購買之外,源源不斷地為傳統家電廠商創造價值,真正形成硬體加服務的商業模式。也就是説,在設備購買基礎上,轉化出服務的附加價值,這會讓未來智慧家居産品在功能上進一步多元化和多樣化,産品形態進一步融合。”潘雪菲認為,“在另一方面,傳統家電尤其是大家電,會長期在家庭中佔有一席之地。怎麼能讓它們融入智慧生態圈,是智慧互聯平臺需要考慮的問題。比如,很多新一代智慧音箱搭載了紅外控制功能,就是為了讓人們對那些已有家電,也可以使用基本的語音控制功能。”

責任編輯:謝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