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推動全球化創新 引領高品質發展——2018中關村論壇綜述)

創新永不止步。11月2日—3日,來自全球科技領域、創新領域的知名科學家、企業家、投資家們,又一次相約中關村論壇。與往年所不同的是,今年是中國改革開放40年,也是中關村科技園區設立30週年,還是中關村論壇創辦十年。

十年再出發,又迎新時代。在中關村吹響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科技創新中心號角的關鍵時刻,論壇緊扣我國推進高品質發展的新要求,響應世界各國對創新發展的新關切,觀點碰撞擦出的智慧火花讓創新的熱潮在中關村涌蕩,讓創新的聲音再次響徹全世界。

共謀開放共用之道,共商融合創新之策。本屆論壇以“全球化創新與高品質發展”為主題,開展了跨界、多元、深層的討論,提出一系列富有創意的理念和願景,為推動全球化創新注入了新活力,為實現高品質發展提出了新路徑。

未來中關村

贏創新就是贏未來

本次論壇包括1個主論壇、1個閉幕論壇和5個平行分論壇。其中五個分論壇分別為2018盛景全球創新大獎暨産業網際網路創新論壇;創新企業家論壇:“人工智慧與創新生活—中關村企業家與世界企業家對話”;“全球化創新與人才戰略”;智慧財産權論壇:“創新合作&智慧財産權運營”;新供給論壇:“創新引領供給側改革”。

不難看出,創新成為各個分論壇都涉及的共同話題。正如北京市副市長殷勇在主論壇致辭中所説,創新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也是當今世界的潮流和共同話題。北京要實現創新引領高品質發展,必須堅持以全球視野謀劃和推動創新。

科技部火炬中心主任張志宏認為,已經站在創新制高點上的中關村未來要比肩世界需“闖三關”。即加強科技創新開放合作,積極整合利用全球創新資源,堅持開門搞創新、走中國特色自主創新道路;加強基礎研究,發展研發後勁,加強關鍵科學問題和前沿技術研究;優化創新生態,激發創新活力,進一步提升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科技含量。

如何推動創新?恩智浦半導體公司董事長彼得·邦菲爾德爵士認為,要有商業的文化和相應的風格,要讓不同技能、來自不同背景的人走到一起,推動跨行業、跨部門的合作,還必須保護創新,確保創新的成果惠及所有人。

談到創新的方向,通用電氣全球資深副總裁、通用數據總裁比爾·魯赫表示,數字技術發展催生了工業網際網路,推動新工業轉型,工業界將要發生巨大的變化,那些能夠擁抱創新、擁抱變革的工業企業在十年之後會成為贏家。

華夏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院長王廣宇提出,中關村創新領域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深化要靠制度的供給來引領改革,特別是激發三類社會主體即企業家、科學人才和科研人員和投資人的積極性。他進一步指出,企業家是結構性改革中最重要的市場主體,科研人員的技術創新是所有創新的基礎,沒有股權投資,沒有風險投資就不會有中關村。

世界中關村

謀一域更要謀全球

40年來,中關村已經從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京郊小村,成長為享譽全球的國家自主創新示範區。這裡科教創新資源豐富,高校人才集聚,“雨林生態”漸成;這裡創新生態不斷優化,風險投資高度活躍,科技創業蓬勃發展;這裡重大創新成果不斷涌現,移動網際網路、人工智慧晶片、無人駕駛等多領域實現“領跑”,中關村正一步步從“中國的矽谷”成長為“世界的中關村”。

小米科技董事長雷軍在開幕論壇演講時提到,中關村的企業要紮根北京,同時也要走出中國,走向世界,讓更多的消費者和用戶享受中國科技創新的成果。要充分利用中關村得天獨厚的創新優勢,利用中國的國際市場和貿易的便利條件和優惠政策,尤其是“一帶一路”市場的廣闊空間。“截止到今年第二季度的時候,小米進入了82個國家市場,總收入佔到總收入的36.3%。小米的國際化探索讓我意識到,中關村不僅要做中國的中關村,還要做世界的中關村,要把握時代機遇,走向全球市場。”

彼得·邦菲爾德爵士提出,在全球化的時代,我們要經常問這些問題:在鼓勵創新的時候有哪些工作重點,眼前最重要和未來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50年之後,科技會發展到什麼程度,這個問題無人能回答。因為不能回答,我們才如此興奮,只有世界各國的企業之間,科學家、工程師和創新人士之間進行合作,共同做好準備,共同打造50年後的科技實踐,上述重大問題或許會找到答案。”

北京市科委主任許強在閉幕論壇發言時指出,當前糧食安全、資源短缺、氣候變化等問題層出不窮,以應對人類共同挑戰為目的的全球化開放創新合作成為共同的訴求,北京科教資源豐富,開放程度高,具有建設全球科技創新中心的基礎和優勢,有基礎,有條件,在加強科技合作、解決人類發展問題中形成了體系化能力,理應在全球生態和諧、現代經濟體系的構建、引領經濟增長方面作出示範的表率。

人才中關村

環境好更需制度好

中關村注重科技創新,打破機制束縛,實施先行先試的人才政策,吸引國際優秀人才。歷經40年發展,涌現出一大批具有國際影響力的高新技術企業,同時也成為中國最具活力的英才聚集高地。

對此,雷軍深有感觸,“中關村為何能造就一代又一代的創新企業,成為中國最能與矽谷相提並論的創新創業最活躍區域?人才是中關村産生創新企業的基石。中關村不僅有高校為企業源源不斷地輸送新鮮血液,還匯集了大批研究所,擁有濃厚的科研氛圍”。

“從來沒想到,我在清華做科學研究的水準和做出來的重大發現,遠遠超過我在普林斯頓大學鼎盛時期的水準。”中科院院士、美國國家科學院外籍院士、歐洲分子生物學組織外籍成員、西湖大學校長施一公説。他認為,尖端科研和核心技術依賴頂尖人才,而頂尖一流學者往往聚集在有文化氛圍的一流大學和科研院所,這也是政府可以通過科研政策發揮作用、支援頂尖人才的重要方向。

在中關村管委會主任翟立新看來,面向未來,中關村企業家既要敏銳,又要堅定:“敏銳是對新技術變化、人才發現、市場機遇捕捉極其敏銳,堅定則是要堅守主業、堅持初衷,堅定不移地攻克關鍵核心技術、提升核心競爭力,而不是盲目發展、為短期利益所誘惑。”

比爾·魯赫先生認為,“在工業網際網路時代,誰能夠找到人才、培養人才、利用人才,才能成為新的贏家。”他表示,就工業企業來説,光懂得自己行業的知識是不夠的,還要讓自己的員工都能夠掌握一些其他知識,讓他們成為數字化時代新的工業工人。

如何匯聚天下英才?彼得·邦菲爵士認為,要讓不同技能、來自不同背景的人走到一起工作。“比如美國矽谷有好多矽谷的工程師都不是美國人,諾貝爾獎的獲得者,他們也不是單打獨鬥的,同樣是跟其他人一起合作的。讓想法一致的人走到一起,更容易有創新的火花,2+2大於4。”

英國巴斯大學副教授、跨學科合作主任秦斐則認為制度是關鍵。“制度可以塑造人的行為,同樣的人,同樣的人力資本的含量,在不同的制度中大家會有不同的行為,所以要根據實際情況塑造一個共贏的制度,讓大家來到這個人才集群中都能發揮自己的最大價值,能夠既競爭又合作,從而使每個個體都能夠發揮出它最大的價值。”

施一公也認為,要有適合一流人才發揮作用的機制和體制。他舉例説,清華的生命科學學院在全校甚至全國第一個實行流動制、國際化、競爭性為基礎的準聘教師聘用體系,同時形成服務制度,按照教授治學、行政理院、學術導向決定行政服務。目前,西湖大學也正在踐行這一體系。

建言中關村

以“尖點”帶動“雁陣”

40年來,以中關村為代表的國家高新區在改革中探索與實踐、在開放中學習與創新,走出了一條不平凡又具有中國特色的高新技術産業化道路,推動中國高新技術産業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成為中國發展高新技術産業的一面旗幟和主要力量。

在高品質發展階段,作為旗幟的中關村如何再出發?

科技部黨組成員夏鳴九指出,要以黨的十九大精神為指導,繼續發揮引領和示範作用,強化國家使命,從大到強,加速實現領跑,以創新驅動為第一動力,以高品質發展為戰略目標,重點營造世界一流的生態,培育世界一流的企業,發展世界一流的産業,建設世界一流的園區。

剛剛結束的民營企業座談會讓眾多“村”內企業信心大增,也成為參會嘉賓熱議的話題。

在北京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閆傲霜看來,支援民營經濟發展的關鍵在於營造一個適合民營企業發展、成長的市場環境,形成更具吸引力的營商環境。“下一步中關村將以提高服務企業能力和水準為核心,以法制化、國際化、便利化為導向,深化放管服改革,推進服務業擴大開放,加快智慧政務的建設,努力打造國際一流的營商環境高地,特別是要充分運用中關村在新一代資訊技術領域的優勢,加強服務企業,讓數據多跑路,企業少跑腿,讓廣大的創新創業者切實感受到服務的高效與公平。”

優客工場創始人毛大慶表示,中關村過去30年為什麼有這樣的狀態,除了政策、高校和人才外,最大的一點就是包容,允許各種各樣有才能的人在這裡盡情施展和發揮。“希望接下來的中關村更要弘揚包容的態度,中關村必須從一個概念性的區域變成具有平臺性思維的息壤,中關村應該是一個超級IP,應該成為推動創新的超級IP。”

北極光創投創始合夥人鄧峰也坦陳,好多人認為中關村和矽谷差不多了,其實很多地方沒有學到精髓。

“舉個例子,我們的人才數量很大,但是我們吸引的很多是海歸,能不能吸引全球頂級的科技人才,比如説東歐、以色列、印度的都到中關村工作,這個差距是客觀存在的。再比如,我們的風險投資可能數量上已經比矽谷要大了,但多是沒有耐心的資本,投得很短期,而且我們的人才相對來説真的沒有到矽谷那個層次上。”他説。

在翟立新看來,實現新舊動能轉換、推動經濟高品質發展,必須堅持以科技創新為核心的全面創新。“作為我國科技體制改革的‘試驗田’,中關村將堅持科技創新與制度創新‘雙輪驅動’,推動技術創新、商業模式創新、制度創新融合促進,著力突破關鍵核心技術,包容審慎支援新經濟發展,優化區域內營商環境,不斷催生新技術、新産業、新業態、新模式。”


責任編輯:申倩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