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家要聞 名山宮觀 高道訪談 道家養生 道家國學 問道之旅 道家書畫 慈善公益 道家功夫 道家影音 道家儀范 道家知識

 

問道之旅:武夷山道教印象

發佈時間: 2021-09-28 |來源: 中國網道家文化 |作者: 邱寧衛 |責任編輯: 曹洋

記得三十多年前在福州讀書,期末返鄉,歸心似箭。奈何彼時回武夷崇安,火車到達南平,還得轉乘班車。一路顛簸,只有遙見大王峰,才能感受到歸家的喜悅。山誌載,大王峰乃入武夷山第一峰。朱子詩讚曰:“屹然天一柱,雄鎮幹維東。祇説乾坤大,誰知立極功。”靠近武夷山,不管您進是不進,大王峰就已走進您心裏去了。

大王峰,又稱天柱峰,形成于距今6600萬年前的白堊紀晚期,發育于巨厚紅色砂礫岩層,成長于九曲溪的深溝巷谷,受斷裂構造的切割、流水侵蝕、風化剝蝕、重力崩塌等外力的作用,變化成今天丹霞地貌中最富代表性的桌狀山地貌。遠觀,猶若天界之柱礎,確非大王峰不足以名之。然而相較于桑田變化,隨著《山海經》的古老神話進入中華文明文化長廊中的武夷山人文遺風才更值得世人探尋和回味。

相傳,武夷山道教文化最早萌芽于距今四千多年前的夏朝初期。生息繁衍在武夷山地區的夷族人(或曰閩越人),在這片因大山阻隔而與中原難共通的地方,構築著屬於他們自己的神道思想。他們順水而生,寄居岩穴,夢縈山之神,渴望天人合一。此後經年,楚先人陸終之第三子彭祖(錢鏗)帶著兩個孩子(彭武、彭夷)和他的部族沿著長江中下游一直尋找,終於找到了這西北方背靠大山群落,東南方節理昂首望東,而其中曲水長流的武夷山。兩兄弟分而治之,共和于武夷,故武夷之名由此而來。因彭祖本人是以善養生之道而名揚天下的第一人,從此武夷山神仙煉養文化也逐漸形成發展開來。

先秦時期,謫仙人魏王子騫下界後到武夷山再度修行,選中之地即為今武夷山大王峰昇真洞。唐代杜光庭曾于其所撰《洞天記》中,將昇真洞名為武夷山洞天。該洞天有一通天臺,平坦開闊,石岩堆砌,錯落有致;其間古木掩映,山泉汩汩,林鳥幽鳴,清風拂拂,一派瑤池勝境的人間天堂之景,實乃天造之奇。通天台東向絕壁的石欄處可憑眺,北至武夷山天心、高蘇坂,南至興田、仙店、黃土,東至梅嶺,令觀者胸襟為之一展,倘逢雲蒸霧涌之時,又令人心生踏雲翻滾之念,仿佛能與先賢神交,其中妙處言語難以道盡。

漢定天下後,漢武帝曾派遣特使到武夷山,以幹魚之品祭祀武夷君長,再次肯定了武夷山地區的道教文化,視其與中原道教文化同出一脈。此後,隨著東晉時期玄風丕振,文學家、訓詁學家、讖緯學家郭璞(276-324)虔誠探訪武夷山,留下了文人對武夷的第一次咏嘆:“黃岡降勢走飛龍,鬱鬱蒼蒼氣象雄。兩水護田歸洞府,諸峰羅列擁神宮。林中猛虎橫安跡,天外狻猊對面崇。玉佩霞衣千百眾,萬年仙境似崆峒。”怪乎後人不識其讖,讖石遂隕于水中。

唐天寶七年(748),盛世帝王唐玄宗仰慕于地處東南的武夷仙山,派遣登仕郎顏行之到武夷山,封武夷山為名山大川。其切切之情,在他親自將顏行之一行送至長安城外可見一斑,行之到武夷山後遵旨在武夷山的洞天門外、晴川渚上建天寶殿祭祀武夷山君。由是武夷山道教終於在寂寞千年後,迎來了又一次發展的機遇。

五代動亂,十國割據。後梁開平三年(909),王審知受封閩王,是年審知擴建武夷山的天寶殿,改名武夷觀。後晉天福元年(936),王繼鵬弒父王延鈞,繼任閩王,稱昶王。皇叔延曦為避禍佯狂,昶王“賜道士服,置武夷山中”。再至南唐保大八年(950),唐元宗李璟之弟李良佐厭倦了世俗的紛爭,到仙山武夷修道。璟愛其弟,為其大修殿宇,將武夷觀移至今武夷宮,改其名為會仙觀,表達了兄長對弟弟的祝福,良佐居武夷山三十七載,坐化于清虛堂。自良佐起,武夷宮觀始見規模。

宋太祖陳橋兵變,而定天下。宋室知江山易變而難固之,固之難在民心難平,因祈盼天下太平而設神道。史料記載,大中祥符二年(1009),由真宗改武夷觀名為“衝佑觀”,並大建之,武夷觀成為當時全國的六大名構之一。北宋仁宗趙禎乾興元年至神宗趙頊熙寧十年間(1022-1077),朝廷遣使祀武夷山君于峰腳衝佑觀,並在投龍洞處投送金龍玉簡20次。投龍洞為一峰岩垂直斷裂處。往大王峰之絕頂,循道而上,近絕頂處自上而下成90度角斷裂開來,有一天橋架于其上,其旁立一石碑,上書“投龍洞”。古人曾縋綆以探其深,百丈後始及泉。南宋理宗趙昀嘉熙元年(1237),再次於投龍洞敕送金龍玉簡制章。哲宗趙煦元符元年(1098),敕封武夷山君為顯道真君。綜上可見宋朝對武夷山君佑宋天下的企盼,只是不知道蟄伏深潭中的臥龍從金龍玉簡制章中又能閱讀出幾分滋味來?不管怎樣,武夷山的道教文化在此時達致鼎盛,理學家朱熹、禪學大師宗杲、道教南宗白玉蟾等儒釋道人才蜂擁而至。

至於明代,太洪武初歲(1368)中秋始,歷任崇安縣令都是牲醴于萬年宮(即今武夷宮)宿齋,致祭漢祀亭。嘉靖五年(1526),由提點詹本初主持擴建武夷宮,兩年始成。嘉靖三十五年(1556)派遣欽差姜儆到了武夷山接筍峰玄天道院訪問道士汪三寶和劉端陽。萬曆三十年(1602),神宗皇帝沉湎仙道,頒發道藏480函于武夷山衝元觀(即衝佑觀)。清朝雖尊佛教,但基於東南沿海廣東和福建平民的濃厚本土意識,民間道教組織悄然迅猛發展。自此,武夷山除了三、兩個道士守住一兩處道觀外,莫能顯之。

改革開放後百業俱興,武夷山桃源洞道觀迎來了中國道學院第一批優秀人才。如今,武夷山道教在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的道路上穩步前行,為推動宗教中國化不斷貢獻自己的綿薄之力。(李鳳森攝影 邱寧衛撰文)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