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家要聞 名山宮觀 高道訪談 道家養生 道家國學 問道之旅 道家書畫 慈善公益 道家功夫 道家影音 道家儀范 道家知識

 

鄭宗恒:修身脫相 歸無證道

發佈時間: 2019-07-31 |來源: 中國網道家文化 |作者: 鄭宗恒 |責任編輯: 君君

讀到《玄天上帝説報父母恩重經》相信大家都會想到一個詞語!什麼詞語呢?“孝道”。説起孝道,我就想起了一個少有人知的故事,但這故事的主人公,卻是大大地有名,他就是包公。

這位中國歷史上知名度最高的官員,以清正廉潔、大公無私著稱。他過世以後朝廷賜封的謚號是“孝肅”,為何會出現這個“孝”字呢?原來這位包青天的“孝道”,在當時是無人能及,只是這千年以前的故事,今天已很少有人知道了。

“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説的是寒窗苦讀的學子,一旦金榜題名,就可以出人頭地、出任朝廷官員,這份風光與榮耀是天下所有讀書人最期盼的。包拯經過多年苦讀,得中進士的時候,已經29歲了,當時被朝廷授予建昌知縣的官職。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包拯居然謝絕赴任!理由竟是要在家鄉照料年邁的父母雙親。他一直侍奉雙親直到他們都過世,然後才出來做官。他照料了多久呢?竟然是整整十年的光陰!也就是説,當包拯開始出來做官時,已經三十九歲了。這是什麼概念?古人四十幾歲就已經當上爺爺,可以自稱“老夫”了!

“出名要趁早”、“不要輸在起跑線上”這類的思想意識不是今天的人才有的,古人一樣追求早日成名。而包公為了恪盡孝道,不惜花費人生最為寶貴的黃金時段來照顧雙親,全然不貪戀功名權勢,可謂至純至孝。是什麼驅使他這麼做?是對於父母至真至烈的情感,讓他懷著率真純粹的赤子之心,守在年邁的父母身邊,陪伴他們走完人生的最後一步。這既是極崇高的品德,也是極質樸的親情。一代清官包拯,就能如此自然地將二者結合在一起。步入仕途的包公,恪守原則、追求正義,秉公執法,剛正不阿。一路官職上升,直至成為朝廷重臣。他過世時不過63歲,做官其實僅僅24年。然而這絲毫不影響他成為中國古代第一清官能臣,實現了“忠孝節義”的最完美人格。“包清天”的美名萬古頌揚。

這個小故事告訴我們,“包青天”是怎樣煉成的——正是踏踏實實從“孝道”做起的。回顧五千年的華夏兒女,孝道的故事真是比比皆是!孝感動天的舜帝,親嘗湯藥的漢文帝,百里負米的仲由,蘆衣順母的閔子騫……無論時空相隔多少千年,無論科技多麼飛快發達,孝道從來沒有被人忘記!

我們道教也是如此,歷代祖師大德都在苦口婆心地教化著我們孝道是出家人的基本準則。早期道教的《太平經》提出:“天下之事,孝為上第一。”正一派以“四不吃”來提倡忠孝節義思想。凈明派更是以“忠孝”思想而創教,提出“忠孝神仙”之説。在道教的“初真十戒”中,太上告誡我們“不得不忠不孝,不仁不信;當盡節君親,推誠萬物”。《太上感應篇》中,太上教誨我們學道人要“積德累功,慈心於物,忠孝友悌,正己化人,矜孤恤寡,敬老懷幼,昆蟲草木,猶不可傷”。其中所指出的為人處事的四個重要方面“忠孝友悌”裏,也強調了“孝”的思想。還有《關聖帝君覺世寶訓》中,更是明明白白地指出:“淫為諸惡首,孝為百行先。”祖師們都認為要想修成仙道,想長生久視,就應該先把人道修好,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否則距離“仙道”就遙遠了。而所謂“人道”,亦即作為社會中的人所必須遵循的行為、道德規範,也就是人類社會的倫理。此中,首先要做到的無疑就是“孝”,因而道家祖師也就有了“百善孝為先”的教誨。同時力倡感天地、泣鬼神的“二十四孝”故事,為世人孝行之楷模。在道教的教義中,報父母之恩是大修行、大善念、大作為、大功德。不孝不足以為人、不足以修道,更不足以功德圓滿。

剛才分享的這些故事,説的是儒家的孝道,也就是世間人的孝道。那麼我們道教徒應該如何盡孝呢?是回到家中陪伴父母養老送終?每天給父母做大魚大肉?還是每天讓父母笑口常開呢?我們今天所講的經文,就回答了這個問題。真武爺告訴了我們這人間最大的孝道是什麼。

經文中説道:“我既托相,日惱父母,令我父母,日夕悲酸。”大意是説:自我降生以來,有了這個身體,有了這個脾氣,從嬰兒到長大成人,沒有一天不在煩惱我的父母,天天令他們勞苦辛酸,苦不堪言。最終的結果是什麼呢?真武爺説:“父母男女,輸轉無已,是此有相,同歸苦惱。”大意是説:從父母到子女,一代又一代的人,就在這樣的苦惱中,無數次地輪迴,一同跌入人生的無盡痛苦之中。放眼回顧,真是這樣的情況,社會上幾乎所有的家庭,都存在著驚人的相似——父母與子女都存在著深深的代溝,相互不理解,甚至相互傷害。啃老族,月光族,青少年犯罪,大齡青年結婚難……要維持家庭基本的溫暖是如此的艱難!實際上這一切,都是源於人類最古老最頑固的毛病——貪、嗔、癡。在拜金主義、消費至上、物欲橫流的今天,人們迷失本性的程度幾乎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而真武爺在經文中開出了濟世度人的良方!經文中説道:從我相中,悉滅貪嗔,悉破險峻。大意是説:從自己的身體、情緒,去所處的環境做起,看破世間的一切陷阱羅網,滅除心中一切貪念與嗔恨,就能打破人生中的所有魔障與劫難。從而獲得大快樂,大自在!

當自己證得無上大道時,周邊的一切人際關係也必將和諧無礙,人人具足幸福溫暖,到那時,自己的父母,也必將獲得最大的、最圓滿的福報,那就是經文中最後提到的“自然去累,不墮苦海”的至高境界。這“不墮苦海”是指永遠脫離生死輪迴,脫離身體與心靈的一切煩惱痛苦,從而印證了真武寶誥中“現在父母,福壽增延,過去宗祖,早得超生”的神聖承諾,這才是我們對父母最大的孝道,這樣的孝,天上地下,無與倫比! 

非常慚愧地講,身為道家弟子,我曾經是一個連孝敬父母都沒有做到的人,因此我也受到了懲罰。我18歲那年出家,少不更事,非常喜歡研讀《易經》,就背著師父偷學了點《易經》的皮毛,然後出去招搖,自覺很了不起。然而,沒過多久,報應就如約而至。一次正在外面給人家算到興頭上的時候,家裏打來電話,説媽媽住院了,可能是我説了太多不應該説的話,給人家四處算命得了報應,母親的嗓子得了囊腫需要手術,雙肺多發結節,雙腎多發結石,還有乳腺增生。醫生説要手術,問父親先切哪兒?那時候我卻因為要去算卦,而沒趕上母親的手術。當我來到醫院的時候,夜半黃昏,看到躺在重症監護室昏迷的媽媽,消瘦清鬱的臉上泛著淚花。我頓時淚流滿面,蹲在角落裏面。痛苦、無助、悔恨和惶恐將我完全擊垮:假如手術失敗,那我的媽媽會在哪啊?無數次的愧疚,讓我想到了初心,我有多久迷失了自我?這時候我回到廟裏,跪在地上嚎啕大哭,和師父承認錯誤,求教師父,怎麼才能讓母親早日恢復健康呢?這時候師父每天教我祖師的金丹秘法,教誨我子午卯酉的用自己的身體供養母親。每天晨鐘暮鼓,課功刻己地修習著,把所有的功德都回向給了自己母親。果然兩年後的現在,我的母親身體康復了,並且她也誠心地來到道觀一起開始修行!回顧這幾年,我要感恩祖師,感恩經典,讓我感受到了,道教的無私偉大,讓我把最大的孝供養給了母親!雖然還沒有脫離輪迴,但是我堅信,踏著真武爺的足跡,匍匐在道教的經典中。我會精進修行,脫離小我,成就大慈悲,修身脫相,超度九玄七祖!

在我們道門每日的晚課中,都要誦《真武寶誥》,大家都知道,它也叫《報恩寶誥》,這是為什麼?因為,道教已將真武爺作為“天下第一大孝”載入道藏,被蕓蕓眾生讚譽為“報恩教主”。他老人家以自己親身親力的修行,光照環宇的聖跡,來為我們展現天下最大的孝道——那就是修身脫相、歸無證道!

我常常覺得,自己的修行還離真武爺的要求非常遙遠,每當我面對自己學習上的困難、面對自己修行上的渺小時,甚至會失去勇氣。但師父對我説:“宗恒,你的問題,其實是我們社會上年輕一代都有的通病,往往積習很重,確實很難改。但你要知道自己的身份,知道自己在社會上的責任——你能在這些毛病上改多少,就能幫助社會上的年輕人改多少;你的眼光能看多遠,就是我們道門未來能走多遠;你修道的信心有多堅定,就是華夏道德文明的復興有多堅定!你可能現在還不完美,但你是一顆種子,一顆珍貴的種子!”

師父的話,讓我陷入深思:在古代,無論中華民族遭受怎樣的浩劫,讀書人都不屈不撓,就像一粒粒種子,倔強地傳播著中華文明的道德文章。而放眼今天的中華大地,能穿著五千年一脈相承的漢服、束髮戴冠的,唯有我們道門中人了!我們正是今天散落在神州大地上的傳統文化的珍貴種子。

當今社會,面對的是全球化、資訊化的巨大浪潮,經濟蓬勃發展的形勢下,還藏著不可小視的諸多荒誕現象——看看我的同齡人,每天用來看手機、刷微信、玩遊戲、刷抖音的時間遠遠超過學習與工作的時間,超過與親人相聚相守的時間,超過追求人間真愛真知的時間。父母含辛茹苦把孩子養育成人,到了老年,卻還要苦苦思索自己的養老問題,“有子有孫”卻又“無依無靠”的現象比比皆是。子女們把追求事業、為家裏掙錢、還房貸、還車貸、全力培養下一代當作冠冕堂皇的理由,以此將老人推向養老機構,以為有了足夠的金錢供養,就可以不聞不問,良心與親情上就過得去了,以為這就是盡了孝了。殊不知這正是貪慾的嚴重表現,無盡地追求財富、追逐時尚、追捧高科技讓人丟失了最基本的情感——那就是與父母的深切情感。當人們忙著唸書、工作、升職、打拼、結婚、養育孩子時,是否還記得人生最美的場景是天倫之樂,是一家人幾代同堂,其樂融融。如果缺了這一塊,就算掙了再多的錢,成就了再大的事業,父母不能分享,不能看到,難道不是人生極大的憾事嗎?

今天的老年人群體,比起以往,更需要關懷:由於科技(特別是網路科技)發展的突飛猛進,老年人的的應對,往往是措手不及,他們的生活空間就像野生動物的保護區,正在急劇縮小:滴滴軟體出來了,老人打計程車從此難上加難;支付寶出來了,不會使用智慧手機的老人從此與商場的優惠購物無緣;動車高鐵的購票軟體出來了,雖然遮罩了黃牛票販子,也把不會上網的老年人拒之門外。在今天,智慧手機APP統領生活服務、商業服務的強悍形勢下,手機觸屏上微小的按鍵、繁瑣的用戶名、密碼、海量的諮詢資訊,讓老人無法操作、無暇應對,很多老人幾乎處於被社會“隔離”的狀態。説句笑話,這是中國五千年曆史未有的狀況——因為無法掌控小小的手機,就到了被社會淘汰的邊緣。這是個五千年未有的“老了就被淘汰”的時代!

僅僅因為科技的一點兒發展,老年人在下一代人的心中,就成了落後無能的形象,老年人一世的智慧、修養、品德就被草草掩蓋、被漠然否定。祖祖輩輩以來“聽老人講故事”的傳統,如今已經變成微信段子教育全民的荒誕風氣。這實質上是傳統文化的嚴重缺失、嚴重斷層。人們不再看重父母,不再崇拜祖先,而轉為崇拜科技、崇拜時尚,進而變成崇拜財富,縱情聲色。最終的結果是——不僅僅涼了天下父母的心,也不僅僅是將一代人推向心靈的荒蕪,更是拖延了中華民族在當今曆史時期走向民族偉大復興、民族精神重建的隆隆腳步!

孝敬父母,不是一家一戶一個人的小事,而是關乎家國大事,關乎歷史進程!從每家每戶每個人的孝敬父母開始做起,扎紮實實奠定傳統的優秀的社會風尚,粹取精華,汰舊更新,逐步樹立起有傳承、有發展的中華民族新時期道德倫理——這才是可持續發展的國家軟實力!

作為華夏本土宗教的道教,在中國化的方向上,有著得天獨厚的先天優勢,那就是積極倡導中國優秀傳統文化中的“孝道”觀念,喚醒蕓蕓眾生內心深處對父母的摯愛,對血統親情的依戀。用新時代的孝道重新架構起八零後、九零後、零零後,乃至全國人民的社會責任感、時代使命感!

中國的經濟總量已經躍居世界前列,與之相對應的,中國人的精神創造力、創新力,卻尚不能與之匹配。這一緊迫的現實,急待我們立足本民族的文化底蘊,整合祖先留下來的豐富文化寶藏,突破發展瓶頸,深化改革開放,最終實現我們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這正是我們道教籍以發展的偉大契機和歷史使命!(本文作者鄭宗恒為中國道教學院2018級研究生班學員)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