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家要聞 名山宮觀 高道訪談 道家養生 道家國學 問道之旅 道家書畫 慈善公益 道家功夫 道家影音 道家儀范 道家知識

 

單霽翔:故宮與武當山有著親緣、情緣、血緣的關係

發佈時間: 2019-04-10 |來源: 中國網道家文化 |作者: 李鳳森 陳第等 |責任編輯: 君君

原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  中國網攝影

4月8日,據央視新聞報道稱,執掌故宮博物院7年的院長單霽翔退休,繼任者為原敦煌研究院院長王旭東。

早在2012年,單霽翔就與十堰結下深厚緣分。他曾説故宮與武當山有著親緣、情緣、血緣的關係。

單霽翔在丹江口市青塘村龐灣窯址發掘現場(資料圖)

2012年,58歲的單霽翔被任命為故宮博物院新院長。同年6月2日,單霽翔到丹江口市,考察習家店鎮青塘村明代官窯遺址發掘現場。

青塘村位於丹江口水庫北岸,距古均州城約50公里,是元、明、清時期陜西、河南等地香客到武當山朝拜進香的必經之地。2008年,丹江口市在組織該村申報武當神戲時,有專家發現大量琉璃碎片。後來,湖北省文物研究人員陸續來探訪,稱該琉璃瓦片與明代武當山的五龍宮、玉虛宮琉璃構件基本相吻合。

單霽翔在武當山遇真宮維修工程現場(資料圖)

故宮博物院得知消息後,于2012年4月8日派出第一支考古隊進駐該村,進行考古發掘。後經考古專家斷定,這是明代官窯,而且是武當山古建築群磚瓦的出處。

單霽翔在考古發掘現場仔細查看窯址狀況和已出土的文物瓦件後表示,青塘村窯址是迄今為止我國發現的第五座明代官窯遺址,保存完好,對於研究武當山物質文化遺産和非物質文化遺産具有特別重要的意義。故宮博物院將全力支援該遺址考古發掘和原地保護工作。

單霽翔考察武當博物館(資料圖)

隨後,單霽翔一行還先後考察了丹江口市博物館、武當山遇真宮、玉虛宮保護維修工程現場。

6月3日上午,單霽翔一行還考察了武當博物館。在現場,單霽翔仔細聽取了講解員的講解,並不時發出提問,同時為武當博物館擁有如此精湛的歷史文化遺存而驚嘆不已。

單霽翔在武當山特區舉行專題講座(資料圖)

考察結束後,單霽翔在武當山特區舉行《“積極保護整體創造”——文化遺産的守望與展望》專題講座。單霽翔説,故宮與武當山古建築群同是皇家建築、同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同是世界文化遺産,應該有共同的使命、共同的責任、共同的主題。同時,單霽翔還指出故宮與武當山有著親緣、情緣、血緣關係,二者在歷史、建築特色、建築風格等方面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有著深厚的歷史淵源,從某種角度説,武當山和故宮是同一脈絡的延伸,因此對於研究兩地共同的歷史文化傳承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故宮博物院紙質門票背面印著武當山(資料圖)

故宮與武當山的難解之緣

武當山古建築群敕建於唐貞觀年間,明代達到鼎盛,歷代皇帝都把武當山作為皇室家廟來修建。

武當山金頂

永樂四年(1406年),永樂大帝開始動工興建北京城,永樂十五年(1416年)開始興建皇宮(即故宮),動用工匠約30萬人,到永樂十八年(1420年)皇宮修成。永樂二十年(1421年)朱棣由南京正式遷都北京。

與此同時,從永樂十年(1412年)到朱棣去世的1424年,13年間,朱棣命隆平侯張信、駙馬都尉沐昕和工部侍郎(相當於現代副部長級幹部)郭璡等率30萬眾進駐武當山,建成從均縣(今丹江口市)城內的靜樂宮到天柱峰金頂之綿延70公里、關聯完整而雄偉壯觀的建築33處群,計殿堂廟宇2萬多間,總佔地面積160萬平方米,超過故宮72萬平方米的一倍以上,構成龐大的道教建築群。形成當時蔚為大觀的“北建故宮、南修武當”的氣勢。

故宮博物院  中國網拍攝

北京故宮與武當山古建築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孿生”文化遺産,它們是由同一個皇帝、命同一批建築大師、率同樣的30萬之眾、按同一種建築理念和法式、在中國一南一北兩個不同的地方建造的代表中國古代最高建築水準的文化遺存。

紫霄宮

建築理念:雙龍玄武,負陰抱陽

故宮與武當山都遵循中國傳統的建築理念,按堪輿大師們的“風水”要求,既講形勢,又求理氣。據當代遙感技術測定,明代北京建築暗藏“雙龍”,一個陸龍,一個水龍,而武當山也暗藏“玄武圖”;建築有陰陽與五行之分,北京故宮以“陽”為主,而武當山以“陰”為主,體現老子“負陰抱陽”的思想,“五行”思想在兩個建築中都有充分的體現。

兩地建築基本上按照春秋末期齊國官方留下的《周禮·冬官考工記》的佈局原則建造,“前朝後寢”、“左祖右社”。為了體現朱棣不敢數典忘祖的心態,在所有建築都坐北朝南的前提下,武當山金殿破例朝東向南偏80,指向南京,形成北京、南京、武當山三地的空間照應。

太子坡

建築法式:藝術的創造

故宮與武當山的建築法式也十分相同。那72萬平方米的故宮和擁有七十二峰的武當山、那兩地巍然聳立的紅墻、那具有“天地”象徵意味的“門”和房屋間數、那同樣傑出的“木結構”、那兩地同樣多的建築之謎、那只有故宮太和殿和武當山金殿才能擁有的、中國最高級別的“重檐廡殿式”屋頂及屋頂上的大吻、走獸和寶匣、那“須彌座”臺基踏道、那故宮太和殿七十二根柱子和武當山復真觀著名的“一柱十二梁”、那鬥拱、天花、藻井、建築小品、建築名稱、那紫禁城和武當山兩地都隨處可見的真武畫和真武雕像,總使人感到“皇城”與“神都”分辨不清。

不過,故宮嚴格地按中軸線對稱分佈,而武當山建築則依山就勢,按空間縱深變化體現中軸分佈;故宮以紅墻黃瓦為主色調,而武當山以紅墻綠瓦為主色調,以此為風格標誌將二者區分開來。它們都是中國古典建築學至高無上的古典創造。

故宮太和殿

特別令人稱奇的還有:故宮有太和殿,武當山有太和宮;故宮有紫禁城,武當山有紫金城;朱棣還在武當山建了一個完全按照故宮的範式被後人稱之為“南方的故宮”的玉虛宮,當故宮分為都城、皇城、宮城(紫禁城)時,玉虛宮也分外樂城、裏樂城和紫金城,除了一個南方的故宮,還有一個被稱為“挂在懸崖上的故宮”的南岩宮。

遇真宮

最奇絕的是,在武當山天柱峰上供著的“金殿”是1416年在北京分塊鑄造成型,沿大運河、長江、漢江從水道運到均州,又從均州城運上離均州70公里地海拔1612米的天柱峰,殿中真武銅鑄鎏金像重達萬斤,時人驚呼“天下金幾盡”!

五龍宮

朱棣之所以費盡心機鑄造和運輸金殿,原來金殿中有一尊像,據説武當金殿真武金像就是按朱棣相貌和體態塑成。《明史·太祖本紀》中説朱棣“王貌奇偉,美髭髯”。武當山真武像還真的都有長而飄逸的“髭髯”,酷似明成祖,據專家們把中國歷史博物館的明成祖畫像與武當金殿銅像進行比較後,發現兩者頗為相似,在朱棣發動的一場造神運動中,“皇帝”與“神”在武當山上合二為一。武當山建築不是北京故宮建築的簡單再版,而是中國古代皇家建築法式與充滿宗教想像和浪漫色彩的道教理念的完美天才創作。(李鳳森 陳第 聶季文 王志剛 劉實 余人 曉芳 郭應均 綜合報道 十堰晚報/供稿)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