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家要聞 名山宮觀 高道訪談 道家養生 道家國學 問道之旅 道家書畫 慈善公益 道家功夫 道家影音 道家儀范 道家知識

 

道教故事:“劉海戲金蟾”的傳説

發佈時間: 2019-03-12 |來源: 中國網《道家文化》 |作者: 李鳳森 |責任編輯: 君君

劉海蟾,道教全真派北五祖之一。漢族民間信奉的財神。名操字宗成,號海蟾子,又字昭遠。五代燕山 (今北京西南宛平)人。在遼應舉,中甲科進士,事五代燕主劉守光,官至丞相。平素好性命之學,崇尚黃老之道。先遇正陽子點化,辭官尋道,後遇呂純陽,授以丹道,從此,劉海以鐘離權、呂洞賓為師,追隨他們遁跡于西安市戶縣終南山下石井鎮阿姑泉歡樂谷,今陜西省西安市戶縣曲抱村玉蟾臺有唐朝所建劉海廟和老子瓜牛臺遺址,大重陽萬壽宮內有劉海蟾詩古碑一通——《十方重陽萬壽宮記》。

關於劉海的傳説,各地都有,劉海總是被看作仁慈之神。流傳于常德民間的“劉海戲金蟾”,源於劉海和胡秀英一段堅貞的愛情故事。唱遍祖國大江南北的湖南花鼓戲《劉海戲金蟾》、《劉海砍樵》兩個劇本就是取材于這一典故。

古城常德多古井,著名的有四眼井、絲瓜井、葵花井等。絲瓜井位於城內泮池街文條巷與絲瓜井巷交匯處。傳説井水中有絲瓜影像,取井水置水桶和木盆等容器中同樣現出絲瓜影像,因而得名。臨井而觀,井口直徑五尺余,深約三丈多,上口小,下腹大,似缸倒置,井水清洌,冬暖夏涼,久旱不竭。絲瓜井歷史悠久,具體建於哪個時代,無從考證。

相傳常德城內絲瓜井裏有金蟾,經常在夜裏從井口吐出一道白光,直衝雲霄,有道之人乘此白光可升入天堂。住在井旁的青年劉海,家貧如洗,為人厚道,事母至孝;他經常到附近的山裏砍柴,賣柴買米,與母親相依為命。一天,山林中有只狐狸修煉成精,幻化成美麗俊俏的姑娘胡秀英,攔住劉海的歸路,要求與之成親。婚後,胡秀英欲濟劉海登天,口吐一粒白珠,讓劉海做餌子,垂釣于絲瓜井中。那金蟾咬釣而起,劉海乘勢騎上蟾背,縱身一躍,羽化登仙而去。後人為紀念劉海行孝得道,在絲瓜井旁修建蟾泉寺,供有劉海神像。

據湖南常德周新國先生《武陵藏珍》考證,劉海戲金蟾,人物原型出自後梁燕山。後梁燕山有位姓劉名玄英的讀書人,原名操,號海蟾,字宗成。此人好談性命,崇拜黃老之學。傳説劉海蟾兩次遇到神仙,第一次遇到“正陽祖師”,第二次遇到“呂祖”。據《神仙通鑒》記載:“初遇正陽祖師,授以金液還丹之旨,遂棄官學道。後遇呂祖,乃改名玄英號海蟾子。復授以金丹之要,遁跡終南,修真成道。”有人説他是道教北宋第四祖。元代至元年間被封為“明悟弘道真君”。武宗時加封為“純佑帝君”。有古籍説他是後梁廣陵(今河南息縣)人,也有説他是後梁陜西人。據説,有一天一位自稱“真陽子”的道人前來拜訪,和他大談“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的“道”,海蟾終於大徹大悟,棄官學道,遁跡終南山下。丹成後登錄仙班,化鶴而去。道教南宗把他奉為祖師。正陽道人就是鐘離祖師。呂祖指的是呂洞賓。呂洞賓是傳説中的八仙之一,號“純陽子”。後遇“正陽子”鐘離權祖師,鐘離權贈與他丹訣,並把他帶到終南山修道。呂洞賓應該是劉海蟾的師兄弟。劉海戲金蟾亦稱劉海戲金錢或劉海灑錢。後人把劉海蟾這個名字一分為二:劉海、金蟾。又把這兩個名字敷衍為“劉海戲金蟾”。

金蟾是一隻三足青蛙,古時認為得之可致富。寓意財源興旺,幸福美好。明朝學士解縉有關對聯:龍不吟,虎不嘯,魚不躍,蟾不跳,笑殺畫中劉海。車無輪,馬無鞍,象無牙,炮無煙,悶死陣裏將軍。

常德民間以“劉海戲金蟾”為題材的雕刻眾多,其中有一件竹雕筆筒頗具特色(圖368)。該筆筒高14.5釐米,口徑9.3釐米,底徑9.1釐米,略呈扁園形。筆筒一面以留青浮雕技法刻肩披布衣,袒胸露乳,笑容滿面的赤足仙人劉海,正揮動一根穿著銅錢的繩子,俯身戲逗一蹣跚爬行的三足金蟾。刀工簡練,佈局有致,十分生動傳神。筆筒另一面刻一古代官吏奉祿的“祿”字。其下刻陰文行書四行:“不為利祿,清以奉公。”款署“己已年,玉亭”,下有單框方印“趙”。此筆筒應作于清同治八年(1869)。

關於劉海戲金蟾,除愛情故事外,還有另一層含義,人們並不十分了解。據中國收藏家協會會員、湖南常德收藏家周新國先生的《武陵藏珍》考證,《列仙全傳》卷七略雲:劉玄英,號海蟾子,初名操,事劉守光為相。一日忽有道人來謁,索雞卵十枚,金錢十文,以一文置之幾上,累十卵于錢若浮圖(塔)之狀。海蟾驚異之,曰:“危哉!”道人曰:“人居榮祿之場,履憂患之地,其危殆甚於此。”海蟾繇此大悟,遁跡于終南山下,丹成,屍解,有白氣自頂門出,化為鶴,飛沖天。清初褚人獲《堅瓠五集》卷一亦云:“海蟾姓劉名嚞,勃海人,十六登甲科,仕金,五十至相位。朝退,有二異人坐道旁,延人談修真之術。二人默然,但索金錢一文,雞卵十枚,擲于案,以雞卵累金錢上,嚞旁視曰:‘危哉。’二人曰:‘君身尤危何營此卵?’嚞遂悟納印,入終南山學道而仙。”兩處記載略有差異,但其基本含義一致。

身居官場,如履憂患之地,這是前人的思想。康熙年間,著名雕刻家吳之璠曾雕有“劉海戲金蟾”筆筒,其上題七絕一首:“誰是忘憂自在天,戲蟾擁慧對流泉,科頭散發揮無事,終日逍遙不計年。”他欣賞劉海的“逃避”態度。該筆筒的作者則相反。他認為官還是要人做的,應奉行的準則是“不為利祿,清以奉公”。這也是跳出“憂患之地”的最好辦法。他的觀點對後人是有很大啟迪作用的。此筆筒發現于湖南常德。它的出現,可能與晚清史上影響巨大的“湖南新政”有關。

劉海蟾祖師的聖誕為每年的農曆六月初十。元世祖封其為“海蟾明悟弘道真君”。元武宗加封為“海蟾明悟弘道純佑帝君”。(李鳳森整理)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