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家要聞 名山宮觀 高道訪談 道家養生 道家國學 問道之旅 道家書畫 慈善公益 道家功夫 道家影音 道家儀范 道家知識

 

問道之旅:很有看點的“文化旅遊”

發佈時間: 2018-12-07 |來源: 中國網《道家文化》 |作者: 王珍莉 |責任編輯: 君君

我在文字中多次提及李振霞校長。當年她從中央黨校調任海南省委黨校副校長兼《新東方》雜誌主編,我硬是追著從北京調來做她的科研助手。那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

李校長今年83歲。之所以強調她的年齡,是因為我總覺得她不像83歲。這裡不説她思維如何敏捷,心態如何好,我只想説她這段時間正忙於“文化旅遊”,這是她自己命名的。

現如今,旅遊對你我並不陌生。放眼看去,漸漸富裕起來的中國人從國內旅遊到國外,觀美景,嘗美食,拍美照,不亦樂乎。被無數人吟誦的“人生不止眼前的茍且還有詩和遠方”中的“遠方”,每天都在呼喚人們,而更多人以“下車拍照,上車睡覺”的旅遊實踐著。

説實話,真正通過旅游去感知和了解人類文化特定方面具體內容為目的的人還很少,尤其是到了耄耋之年。這樣的年齡能以健康的身心到處走走,在很多人看來就很幸福了。而李校長和她相依相伴60多年的丈夫、86歲的中央黨校教授金春明,還有李校長從政府部門退休的表妹夫婦一行四人,卻是以鑒賞海南獨有的文化、追尋文化名勝遺蹤為目的的旅遊,尋求的是文化享受。

李校長説,“文化在海南國際旅遊島建設中的地位就像一個人,不但要有健壯的骨骼,還需要有豐滿的體態和氣度,來美化才能堪稱完美。”“我這種文化旅遊的追求與渴望,不是來自一夜之夢,也不是來自一日、一月、一年的浪漫情懷,而是有一個實實在在的歷程。”。昨天,便看到她轉給我的文化旅遊“遊記”:《定安文筆峰》。説是懷著“活到老,學到老”,急切“補短板”的渴望,去定安文筆峰求知。

選擇定安文筆峰是因為它是海南的道教名山,前不久在這裡召開了中國首屆南宗道教論壇。

李校長用心而記:道教分為南宗北宗。定安文筆峰的道教,屬於南宗。南宗思想發展分為兩階段:第一階段張伯端,第二階段白玉蟾等。道教認為,名山大川吸取天地靈氣,是修煉的絕佳場所。宋代承襲唐代之例,皇帝親自提倡道教。時海南雖地處南荒,但道教亦隨之勃興。明、清兩代,道教在海南普遍向民間傳播,出現了世俗化。道教對海南黎族地區影響進一步加深。作為南宗道教的實際創始人,白玉生於海南,一生雲遊四海,他倡導的“助國安民、濟生度死”的精神依然影響著後世。相傳他晚年復歸海南,于定安文筆峰隱居修行,文筆峰也是白玉蟾祖師的傳教聖地。

歷史上,文筆峰半山腰有一祭祀白玉蟾的道觀,名曰蟾仙廟,因年深日久而毀損。2002年,海南道教協會會長陸文榮先生在海南考察商業項目時,看到的滿目荒涼的文筆峰,當時,他萌生了建一個道場的念頭,想傳承白玉蟾祖師的精神為海南人民做點事。於是,他將自己十多年的積蓄全部投入到定安文筆峰玉蟾宮的建設。一批慈善家積極響應,蟾仙廟終於煥然一新,遂更名玉蟾宮,成為南宗宗壇。這也是改革開放後海南省委、省政府積極落實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有效推動宗教和諧建設的一個重要里程碑,一個重要窗口。

李校長説起這次“文化旅遊”的收穫,抑不住喜悅之情。她説,這一生學哲學教哲學,特別是當了中國現代哲學學研究會會長20年,還同時做過一段中國哲學史學會副會長,過去自己只注意學馬克思主義哲學,對道家多有淡漠,對道教了解很少,這次來尋訪,更多地了解了作為中國唯一的本土宗教,道教以“道”為最高信仰,認為“道”是化生萬物的本原。她認為道教文化是中華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有著更深刻的文化底蘊。

四人團隊有朋友也許被他(她)們的精神感召,擔任專職司機。走完文筆峰觀光車線路,金教授和表妹夫更是跨過300個臺階,從中天門直上南天門。一個86歲,一個83歲,往返600個臺階!

很多人或多或少知道,道教起源於中國古代先秦王朝的道家,奉老子為教祖和最高天神。老子是我國古代的一位偉大的思想家,他所撰述的《道德經》開創了我國古代哲學思想的先河。認為“道”是化生萬物的本原。

去過文筆峰玉蟾宮的人是否記得,它正門有一副對聯:

上聯:大慈故能勇濟世利人方見宗師本色

下聯:功成而弗居敬天行道自然逍遙神仙

橫批:“道冠諸天”

倡導濟世利人,敬天行道。

我在學校讀中哲史時,曾對老子的道家思想有粗淺了解,記住了道家的主張:道法自然,無所不容,無為而治,與自然和諧相處。

我還特別對“道家”與“道教”的關係感興趣。為什麼在現實中常常被人們不加區別地使用呢,這源於它們之間的密切關係:道家思想是道教的重要思想基礎。不可否認道教兼收了儒家、墨家、佛教、民間巫術等各種傳統思想,但道家思想還是其最根本的基礎。如果沒有這種思想基礎,也許不可能形成儒釋道三足鼎立的局面。

從李校長的遊記中,我看到四位年輕的老人對中國文化,對海南地方文化,對文筆峰的山川之美的由衷熱愛。

“心存道家古韻,昇華靈魂,一身風骨,一路歡歌”!她寫道。(王珍莉/文 李鳳森 李振霞/攝影)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