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業生産託管:讓專業的人解決種好地的問題

發佈時間:2018-05-17 17:32:16 | 來源:福建日報 | 編輯:城鄉

編者按:本期助村關注的,是詔安新農人關於農業生産託管的實踐。  

早前國家三部委聯合發佈《關於加快發展農業生産性服務業的指導意見》,給出了農業生産託管的官方定義——在不流轉土地經營權的條件下,將農業生産中的耕、種、防、收等全部或部分作業環節委託給農業生産性服務組織完成的農業經營方式。在植保領域廣泛實踐的統防統治,便是其最廣為人知的形態。  

在當前農業語境下,生産託管被賦予革新性意義。由於不改變土地經營權,它創造了一種更加靈活的土地流轉路徑,提供了關於“誰來種地”“如何種好地”的全新解決方案。由此,適度規模化、前沿農機與農技、綠色生産等現代農業要素得以導入,農業生産在節本增效中,不斷接近“專業的人做專業事”的理想狀態。  

誰來耕種拋荒地  

34歲的鐘麗欽是詔安縣西潭鎮美營村的農機大戶。清明期間,他開著旋耕機,為西潭鎮上陳村陳金榮一家,完成了7畝地的耕地作業。一個月後,鐘麗欽還將為這塊地機插秧苗。  

鐘麗欽與陳金榮的合作,源自雙方于3月26日簽訂的一份水稻種植託管協議。根據協議,鐘麗欽所在的緣份農機專業合作社,將為陳家的7畝地提供包括育秧、耕地、插秧、收割在內的全程託管服務。每畝服務費500元,施肥用藥環節費用另行結算。今年截至目前,鐘麗欽已接到了超過2000畝的水稻種植託管訂單。  

鐘麗欽試水農業生産託管,源自當地農地季節性拋荒的煩惱。  

“西潭鎮冬季種植大棚蔬菜,生産週期為每年農曆七月中旬,到次年農曆三月份,剩下的空檔期,土地通常處於拋荒狀態。”詔安縣農機管理站站長陳惠民觀察發現,季節性拋荒不僅降低土地利用率,影響收益,更由於缺乏輪作,不利於土壤改良。“種水稻效益並不可觀,大部分農民寧願外出務工,任土地閒置。將土地租經營權流轉給種植大戶,農民又有後顧之憂。”陳惠民説,類似狀況並不少見。  

鐘麗欽從中窺見了市場契機,並構想了一套解決方案——成立合作社,利用自家的農機資源,有償為農戶提供全程水稻種植服務,既能解決“誰來種地”的問題,又因規模效應與專業化程度提升,實現節本增效,為“如何種地”找到答案。  

“簽訂協議後,農戶首先提供50%的定金作為運作資金,用於種子等農資採購。我們提前一個月育苗,若育苗期間發生違約行為,農戶需承擔育苗成本。”鐘麗欽表示,育苗成功後,合作社將統一組織耕地、機插、施肥用藥以及收割等田間作業,“水稻收成後,我們還將以高於行情20%的價格予以收購,通過自有的稻米工廠進行加工,並導入富硒概念,利用自有品牌銷售。”  

考慮到農業生産的風險性,緣份農機專業合作社為農戶購買了水稻種植保險。按照當前政策性農業保險的收費標準,每畝自繳保費約2.4元,若因自然災害原因造成水稻減産,每畝可獲得最高400元的理賠。  

鐘麗欽並沒有意識到,自己所提供的服務,正是時下流行的農業生産託管。  

去年9月,原國家農業部等國家三部委聯合出臺的《關於加快發展農業生産性服務業的指導意見》,提出要大力推廣農業生産託管。而後發佈的《農業部辦公廳關於大力推進農業生産託管的指導意見》,則就此提出細化要求。這份文件,則為農業生産託管賦予了“有利於引領普通農戶參與農業現代化進程”“有利於促進服務規模經營發展”“有利於促進農業節本增效”等意義。 

從片段式託管到全程託管  

實際上,鐘麗欽已從事多年的農業託管服務,並且在不經意間完成了從片段式託管,到全程託管的進階。  

鐘麗欽曾是村裏的養豬戶,幾年前轉産,流轉了10多畝土地種植芥菜。發展種植業,土地最好要深耕深松。但鐘麗欽發現,每逢農忙時節,村裏有限的農機不夠用。2010年,他花了1萬多元,購置了一台手扶拖拉機,既能滿足自己需求,還能為其他農戶提供服務,每畝收費80至100元不等。第一年,這臺拖拉機就為鐘麗欽帶來了超過2萬元純利潤。  

嘗到甜頭後,鐘麗欽開始批量購置農機。去年,他投入近130萬元,引進了中型拖拉機、插秧機、收割機、烘乾機等設備,並成立了緣份農機專業合作社。合作社對外輸出的服務,也從單一的耕整地環節,延展至從育秧到收割的全流程。  

“農業生産全程託管,意味著適度規模化得以實現,機械化與專業化水準提高,在進行農資統一採購以及産品行銷時,更有議價能力,最終達到節本、增效、提質的目的。”陳惠民説。  

對此,鐘麗欽深有感觸:“利用插秧機開展統一機插,一天一台農機最少能插秧30畝,傳統人工插秧一天還插不了一畝地。人工插秧成本約為每畝120元,而機插成本僅為50多元。”  

“在不考慮施肥用藥的情況下,每畝水稻託管的綜合成本大致為300元,託管服務的收費標準為每畝500元,而由農戶自行耕作的成本則超過600元。”鐘麗欽認為,“無論對農戶而言,還是服務提供商而言,農業生産託管都是有利可圖的。種植水稻,農戶每畝可獲得700多元的利潤。而農機合作社的農機設備同樣實現了利用率的提高,可全年作業。”  

目前緣份農機專業合作社的水稻種植全程託管服務,已覆蓋全縣大部分鄉鎮,並將向詔安周邊輻射。  

亟待建立行業配套機制  

29歲的詔安縣西潭鄉福興村人林凈雄,同樣是個農機發燒友。2014年至今,他共投入50萬餘元,購置了鐳射平地機、翻轉犁、圓盤犁等30多臺農機。去年,林凈雄所在的張寶農機專業合作社,共完成了1.3萬畝地的耕整地作業,業務遍及詔安縣、雲霄縣、龍海市與廣東潮汕地區。與鐘麗欽一樣,林凈雄也想將服務,從片段式託管延伸至全程託管。但有限的資金實力,阻礙了他的轉型進程。  

“以水稻種植為例,開展全程託管服務,意味著首先要實現機械化作業,光是農機投入,就需要200萬元以上。”林凈雄表示,過去三年間,他通過銀行借貸共40萬元,儘管可以享受農機購置補貼政策,但資金缺口依然較大,“我們所使用的鐳射平地機、液壓翻轉犁等設備,並不在福建的農機購置補貼種類範圍內。”  

林凈雄一直試圖申請“水稻生産全程機械化示範基地建設項目,但未成功”。按照福建省的扶植政策,每個項目可獲得40萬元的補助。事實上,鐘麗欽的緣份農機專業合作社,也因為資金壓力,遲遲未實現工廠化育秧。  

“目前,農業生産託管市場依然處於起步階段,規模與專業化程度還不夠,需要更多政策引導與扶持,加強農業生産託管組織的培育。”陳惠民認為,“培育農業生産託管服務組織,除了政策扶持、金融信貸支援等手段,還應加強人才隊伍的培養與專業化水準的提高,農業生産全程託管,需要多元人才,既要懂農機、植保,還要懂市場與行銷。現實情況是,發端于農機服務的託管服務組織,知識層次較低,需要更多技術推廣與培訓。”  

行業規範與標準同樣亟待建立。“目前的農業生産託管主要通過口頭約定建立互信關係,即便雙方訂立了合同,權利義務的規定也較為模糊和粗略,存在履約風險。”林凈雄認為,加強服務標準、品質、價格、信用、監督監管等方面的行業管理,是農業生産託管有序發展的制度前提。  

對此,陳惠民提及了山西省大同市陽高縣的經驗。當地在開展農業生産託管試點,制定了一套包括服務組織準入、服務合同監管、服務標準等在內的行業規範。  

陳惠民的最新設想,是整合全縣資源,構建一個農業社會化服務組織線上平臺。這一平臺被定位為託管服務超市,既能夠實現服務供需對接、線上下單等功能,又能夠強化服務主體動態監管。 

 

[責任編輯:韓小寒]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