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數據為福建鄉村振興注入新動能

發佈時間:2018-05-04 17:03:19 | 來源:福建日報 | 編輯:城鄉

   18年前,習近平同志在福建省省長任上就高瞻遠矚,在全國率先提出建設“數字福建”,並親自擔任“數字福建”建設領導小組組長,親力親為推進福建資訊化建設。福建,就此成為新世紀數字浪潮的先行者。

  18年後,“數字福建”到“數字中國”,“大數據是資訊化發展的新階段”“推動實施國家大數據戰略”“加強精準扶貧、生態環境領域的大數據運用,為打贏脫貧攻堅戰助力”,已成為戰略共識。

  福建省委、省政府堅持一幅藍圖繪到底,充分利用“數字福建”建設所積聚的強大能量,大膽改革創新,闖出了一條大數據發展之路,有力助推了鄉村振興發展。

  八閩大地,一幅幅“大數據”助推鄉村振興的鮮活畫面,徐徐展開——

  打開系統,貧困戶基本資訊一目了然,各級扶貧部門的資訊更新和實時共用,讓扶貧工作從“漫灌”轉變為“滴灌”;

  輕點滑鼠,一組由溫度、濕度、光照組成的氣候參數就傳到電腦終端,棚裏的果蔬要“吃”多少營養,全由數據説了算;

  連上網路,以往爛在田間枝頭的農村“土貨”,搭上電商進了城,成為農民致富增收的好幫手……

  久久為功,成績喜人——

  全省已創建17個國家級電子商務進農村綜合示範縣,25個省級農村電子商務示範縣,154個省級農村電子商務示範村,實現了全省貧困縣農村電商示範工作全覆蓋;

  2017年全省農村電商助力精準扶貧工作成效顯著,帶動建檔立卡貧困戶2330人增收752.8萬元,每人平均增收約3230元;

  商務部最新數據顯示,我省農村網路零售額達562.3億元,全省共有189個淘寶村、24個淘寶鎮,阿裏、京東、蘇寧等龍頭企業在福建的農村電商月交易量超過100萬單……

  大數據,讓鄉村扶貧更精準了

  “辦得很快,到服務中心填個表、簽個字,書記做擔保人,不出一小時就辦好啦!”説起去年在鎮黨委的幫助下辦理扶貧貸款的情形,古峰鎮長汾社區貧困戶陸蘇平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快”。而這,得益於屏南縣在寧德市率先建立的精準扶貧資訊管理系統。

  在屏南縣精準扶貧服務中心,一張標滿貧困戶定位小旗的縣域地圖,出現在辦事大廳的電子顯示屏上。通過網際網路,貧困戶家庭資訊、致貧原因、幫扶措施、資金流向等悉數入網,縣、鄉、村三級扶貧部門定期對資訊進行更新和實時共用,地方扶貧工作從“漫灌”轉向了“滴灌”。

  “農村信用社接入系統後,可以通過各類資訊對貧困戶進行審核,發放扶貧貸款的效率提高了。”屏南縣扶貧辦主任胡小青介紹,一般情況下,銀行完成從審核到放款的全套流程,需要5~7個工作日,而借助精準扶貧資訊管理系統,貧困戶1~2個工作日就能拿到貸款。

  精準扶貧不僅要“高效”,也要“實效”。

  1989年盛夏,時任寧德地委書記的習近平披荊斬棘徒步進山,指導壽寧縣下黨鄉扶貧開發工作。下黨也因此被稱為習總書記扶貧開發思想的“策源地”和“實踐田”。如今,這個曾是“鳥都飛不出去的地方”進行著另一個生動實踐。

  2015年,下黨村利用物聯網技術,發揮地方特色,推廣定制茶園。消費者通過APP客戶端可隨時查看茶樹生長情況和茶葉製作加工狀態。

  這種可視化定制消費扶貧模式,將貧困村的産業與大眾扶貧、消費需求對接起來,第一年就推動農民收入翻番。2017年,村民每人平均可支配收入達到1.2萬元,村集體收入22.3萬元。

  一根網線從源頭上精準定位了扶貧的對象和手段,並通過資訊公開的方式,護送著惠農資金走好“最後一公里”。

  在羅源縣起步鎮庭洋村,貧困戶雷興義的女兒雷水翠,用手機查詢父親領取惠民資金的情況。點擊“福州市惠民資金網”並輸入父親的名字,雷興義名下的“城鄉低保補助”“生態林補償金”“農業支援保護補貼”3項惠民資金便跳了出來,每一筆資金的發放時間、應發放金額等資訊一目了然。

  原來能發多少錢都得等人通知了才知道,如今每一筆款項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老百姓的心裏敞亮了,基層幹部的工作順暢了,扶貧工作也愈加規範。

  大數據,讓農業更現代更安全

  讓農業成為有奔頭的産業,鄉村才能振興。為農業插上網際網路“翅膀”,也就實現了動能轉換,産業轉型升級,實現了高品質發展。

  滑鼠輕輕一點,一組由實時溫度、濕度、光照等數據組成的氣候參數就傳到了電腦終端——棚裏的番茄要“吃”多少營養液,全由這組數據説了算。在光澤縣崇仁鄉,一顆名為“傅小西”的番茄已經結出了“網際網路+”智慧農業的“果實”。

  黃月琴是這個智慧蔬菜基地的生産種植部主管。每天,她除了到種植區檢查棚內番茄的植株、果實是否健康外,更主要的工作是回到電腦操控室裏,接收和處理系統傳來的氣候參數。在這些參數的“呵護”下,棚內的番茄奇妙地實現了四季不斷産,年産量比普通地栽高出了8~10倍。

  通過網際網路技術,改寫傳統農業靠天吃飯的歷史,這是福建現代農業發展過程中的一個生動案例。

  眼下,一些農業開發公司、農民專業合作社等新型農業經營主體,應用網際網路不僅聯接起田間與餐桌,更在向科學種養、生産流通等其他環節延伸,有效推進“三産”融合發展,推動現代農業實現跨越式發展。

  福安市是我國南方最大的葡萄生産基地,有30%是通過電商平臺銷售的,且網路銷售單價高出當地消費均價的30%左右,年銷售總額超過3億元,惠及7.5萬戶農民。福安連續三年入選中國電商百佳縣,被列為福建首批農村電子商務示範縣。市農業局局長葉細玉説:“這主要得益於快速發展的電商和快捷的冷鏈物流,以及‘一品一碼’的全面推廣。”

  作為農産品品質安全追溯工作走在全國前列的省份,福建從2001年就開始治理餐桌污染,于2011年啟動福建省農産品品質安全追溯監管資訊平臺建設,2017年9月進一步推進食品安全“一品一碼”全過程追溯體系建設,目前全省76個涉農縣(市、區)全部接入追溯平臺,3700多家生産主體納入數據庫管理,實現農産品品質安全資訊即時上傳、遠端可溯。

  更大的一張網,也在精心編織中。2017年,福建優先選擇茶葉、蔬果、食用菌、畜禽等特色産業,在全國率先開展省級現代農業智慧園建設,推動全省農業生産智慧化;2018年,福建還將實施“農業雲131”資訊工程,即構建一個福建農業大數據資源中心,完善農業生産、經營和品質安全三個服務系統,建立一個服務全省“三農”的綜合資訊服務平臺。

  大數據,讓鄉村更富更美了

  讓農村成為安居樂業的美麗家園,需要打破空間的隔離,讓農村連接城市,走向豐富多彩的廣闊世界。“網際網路+”帶來了改變。

  在東山縣陳城鎮澳角村,沈志輝的“沈船長”海鮮微信朋友圈越來越大,春節前每天發往全國各地的海鮮就達上百件,銷售收入達60萬元。沈志輝感慨地説:“以前生意不好做,偶然和做網際網路的朋友吐苦水,朋友就幫忙在淘寶、京東試銷,嘗到了甜頭,所以就轉做電商專賣海鮮。”如今澳角村的許多漁船,一上岸就能快速分揀包裝發運,第二天就能端上客戶的餐桌,每艘漁船每年可以增收5萬元以上。

  不一樣的村莊,卻都有一個共同的名字:“淘寶村”。幾個月前,龍岩市新羅區小池鎮培斜村十幾萬斤蜜橘通過電商賣到了全國各地,一解果農往年豐産卻難收、增産不增收的困擾。在電商浪潮中,該村傳統的竹製品銷售也“上了網”“觸了電”。村主任賴佳明介紹,培斜村大小30多個竹製品廠家都開拓了電商渠道,每年電商銷售額達1億元。

  近年來,福建大力推進電子商務進農村工作,積極搭建“京東特色館”等農産品銷售平臺。星羅棋佈的鄉村連鎖網點,在“網際網路+”的連結下形成“雲上”聯合商城,降低了商業成本,也為許多村莊帶來新的機遇。

  “農村電商”專項行動已被納入《福建省電子商務産業發展“十三五”規劃》中,通過頂層設計和政策扶持,改善網路基礎設施、物流配送、人才短缺等問題,建立健全農村電子商務服務體系,全省已有46個縣(市、區)建有縣級電子商務服務中心,建成投入使用農村電子商務服務站點超過5500個,建制村覆蓋率約42%;在建檔立卡貧困村建成投入使用農村電子商務服務站點604個,覆蓋率達到30%。

  當前,鄉村旅遊、觀光農業成為旅遊業的新時尚,網際網路的引入,為它的持續發展鋪就了一條陽光大道。

  永泰縣嵩口鎮較完好地保存著明清時期古民居建築群100余座。有了這些“底子”,嵩口鎮的旅遊産業從無到有、從小到大,2008年獲得“中國歷史文化名鎮”殊榮,2016年又入選第一批中國特色小鎮。

  這裡頭,有大數據的一份功勞。在嵩口鎮各個景點中,二維碼標簽隨處可見。掃一掃,景點的歷史、文化介紹便出現在手機上,同時語音導覽也可隨時播放景區介紹。這些特殊的“景點身份證”,復原了古鎮的千年時光,也留住了遊客的腳步。鎮黨委書記鮑瑞坊介紹,僅今年元旦一天,二維碼的語音導覽就有1萬次的點擊量。而借助網際網路旅遊推介,古鎮沿街的店舖已經從兩三年前的32家變成了84家,民宿床位增加到400多個。

  如果説網際網路提升了嵩口鎮的知名度,那麼屏南縣雙溪鎮的文化旅遊,則在網際網路的孕育下,打出了“油畫村”的新名片。2015年,屏南縣率先在甘棠鄉漈下古村建立文創試點,開展公益油畫教學項目,此後又在廈地村、降龍村、雙溪村等村落推進了公益教學和藝術駐創。兩年多來,借助“網際網路+”的傳播優勢,資訊和資源有效對接,已有2萬多名海內外學員來到屏南縣各村落體驗或駐創,全縣集聚了60多家農民畫廊、30多家文創民宿。2017年,屏南縣共接待遊客405.99萬人次,旅遊綜合收入31.68億元,實現大幅增長。

  大數據,讓農民職業更有吸引力

  一台電腦,一根網線,開啟了福建農民激情燃燒的創業歲月,也讓越來越多人能通過勤勞與智慧獲得更全面的發展。

  莆田“80後”陳戎,原本是服裝連鎖零售行業的一名企業高管。為了能把十幾年服裝品牌運營經驗“嫁接”到農業中,他創辦了壕鮮生生態農業科技有限公司,一方面通過微商城平臺銷售全國各地生鮮水果,另一方面把莆田本地優質農副産品接入電商平臺,賦予土特産全新的品牌形象。“要讓每份農産品都有故事、有文化、有鄉愁,這樣就能實現附加值提升。”多年的農村電商經歷,陳戎頗有心得。

  如今,壕鮮生又承辦了莆田惠農電商中心,既服務農村創業青年,又在培育一顆顆新的鄉土創業種子。

  在長汀縣河田鎮上修坊村,自主創業的家庭農場主人易小貞,忙著組織人員包裝河田雞和雞蛋,為“供銷e家”網上訂單發貨。去年她的家庭農場在網上推出的肉雞、雞蛋、花生油等特産,銷售額突破了800萬元。“早期河田雞不敢多養,擔心賣不出去,現在不用愁了,電商中心幫我們賣。”同村的修石林説,自從長汀縣河田農村電子商務服務中心投入使用後,農産品銷路不是問題。

  2015年,長汀縣獲批創建全國電子商務進農村綜合示範縣。目前全縣已建設75個農村淘寶服務站、52個“供銷e家”村級服務點,不僅實現“網貨下鄉”,也讓當地河田雞、小黃姜、百香果、長汀米粉等特色農産品進了城,拓展了銷路。

  長期以來,糧食、農副産品、勞力等各類生産要素,大多由農村流向城市。隨著網際網路在農村的發展和普及,這一情況悄然改變。

  地處廈門最北邊的頂村村,曾是一個貧窮落後的偏遠山村。十多年前,村裏將目光瞄準山裏的滿眼綠色,率先發展鄉村旅遊,吸引了一批網路青年回鄉創業。“在外人眼中,如今的頂村已經算是聲名在外的富美鄉村,但村子的未來寄希望於越來越多年輕人的回歸。”村支書黃東躍説,“年輕人有文化,見過世面,運用大數據提升鄉村旅遊正是他們的用武之地。”

  在遍野茶香的安溪縣大坪鄉,生長于斯的10多名大學生結伴返鄉,聯合發起“創客鄉村,眾創大坪”項目,通過資金、勞務眾籌等方式,將文創旅遊、特色餐飲、電商行銷等行業融為一體,聘請台灣業界知名專家當顧問,策劃對接台灣民宿文化,攜手發展自己家鄉的旅遊業,吸引不少外地遊客前來。

  近幾年,邵武、長汀、連城、武平、古田先後入選全國結合新型城鎮化開展支援農民工等人員返鄉創業試點的地區。而電子商務,正是返鄉人才創業的一個重要途徑。

  大數據,讓鄉村治理更有效了

  農村網際網路的發展普及,在推動鄉村産業振興的同時,對鄉風民俗傳承、精神文明建設、科教文衛事業發展産生深遠影響,也給農村社會治理帶來了深刻變化。

  在鄉村治理上,網際網路同樣在以驚人的速度加快滲透和裂變。掃一下二維碼,就能租一輛自行車在村裏自由穿行;打開手機軟體,就可以看見獨自留守家裏的老人在做什麼;如果你願意,點開另一個視頻,孩子在幼兒園的情況也可以實時關注。這是“網際網路+”下,南安梅山鎮燈光村的生活小場景。

  燈光村位於梅山鎮西北部,村裏近三分之一人口外出從事水暖、建築等生意。為了彌補家庭監護的缺失,燈光村借力網際網路,架設了一張親情網。

  在閩清縣,管河巡河也搭上了“網際網路+”。借助閩清縣河長制管理資訊系統,縣、鎮、村三級治水部門可以進行水系名錄查詢管理、日常治水辦公、河道線上監測等工作,河道專管員、河道保潔員還能通過定位,迅速找到污染源、垃圾點,完成清理後實時反饋,“河暢、水清、岸綠、景美”的目標不再遙遠。

  在平潭綜合實驗區,一張“智慧網路”已經編織完成。2015年10月,平潭被確定為福建省網格化服務管理資訊平臺建設試點,探索將網格化與資訊化深度融合,構建融綜合治理、城鄉管理、政務服務、便民服務“一體四翼”的新型城鄉社區綜合服務管理體系。這個體系的建設,讓管理部門和老百姓都嘗到了甜頭。眼下,群眾通過12345服務熱線、手機APP“五彩麒麟”、12345門戶網站等方式提出的訴求,均可連接到平潭“智慧島”指揮中心,實行統一受理流轉、統一指揮調度、統一考核評估。

  在永定縣,“黨員e家”依託網路支部和線下實體支部,定期或不定期組織流動黨員開展支部活動,讓農村流動黨員有一個可以共同交流成長的平臺,把流動的心擰成一股強有力的繩。“黨員e家”網路管理平臺,從龍岩發端到全省推廣,有效破解了農村流動黨員管理落實難、轉正考察難、活動開展難、黨費繳納難、作用發揮難等“五難”問題。

  不同的時代,造就不同的鄉村圖景。當下,大數據“基因圖譜”正向廣闊的八閩鄉村蔓延,為新時代的鄉村振興注入新動能、激發新活力。

[責任編輯:木子]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