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化中國>>閱讀館>>期刊 字號:
瘋狂的購物卡 “灰色産業鏈”問題重重
文化中國-中國網 culture.china.com.cn  時間: 2010-06-18 16:01  責任編輯: 雨悅

引言:洗錢、行賄、送禮、員工福利、避稅、無息集資,如此龐雜的正常或扭曲的市場訴求都通過一張小小的卡片,盡得滿足與釋放。目前購物卡市場已經形成了一條完整的産業鏈。

雖然自1998年開始,代幣購物卡就被多部門明令禁止,此後,相關管理條例還一再重申,不過在北京、上海、廣東等大城市裏,購物卡已成了司空見慣的禮品,無論是單位福利還是業務饋贈,購物卡大有取代現金、實物的勢頭。

今年“兩會”期間,央行副行長蘇寧表示,公款購買儲值卡可以開發票,然後送給私人,很容易形成腐敗,所以正研究如何規範儲值卡的發行,可能要在發卡環節禁止開發票。不過到目前為止,相關法律仍未出臺,而在這背後,由購物卡這一沃土滋生的“灰色産業鏈”,則暴露出了越來越嚴重的問題。

灰色産業鏈的“神經末梢”

自復興門地鐵東北出口出來,能看到這樣一群“路人”:手提一溜兒卡片,肩上背著個破包,裏面放了數萬的現金和一疊卡,見到路過的人就衝上去喊“賣卡嗎”,見到警車、警察則躲得比小攤小販還快。

他們就是收購購物卡的“黃牛”,數十人散落在自地鐵口至投資大廈那段幾百米長的路上,每天從早到晚、風雨無間。

“資和信的商通卡、福卡大概9.3-9.5折進,雅高e卡大概9.2-9.4折,普通商場的卡,基本上9-9.2折進。出的話,基本上在9.5-9.7折左右。”隊伍中的李女士表示,通過倒進倒出,平均利潤率能到3%左右。

看起來,這個數字很小,但若算上一天數萬的流水,就非常可觀了。據了解,在逢年過節之前的“旺季”,他們會忙著去搶幾萬一張的大金額的卡,幾百元、幾千元一張的他們都懶得看,而就算平日的“淡季”,一天也可以收到十幾張卡,進出超萬元。

“幹這行年收入十幾萬、幾十萬的比比皆是,多的甚至能過百萬。”據透露,目前北京倒卡的“黃牛”數量大概有幾百人,而這還不包括他們的下線:“刷單者”。

作為“黃牛”的下線,他們是另一群值得“敬佩”的隱身群體,通過在商場、網上替人“刷單”,套出卡內現金。正是他們與“黃牛”一道,為無法變現的購物卡打通了一個出口,一條灰色産業鏈就這麼以此運轉自如。

快速擴張的“遊戲規則的制定者”

比起那些鞍馬勞頓的“馬前卒”,真正賺大錢的是這場遊戲的規則制定者,其中一個主力同樣隱身在金融街,而且距離這些人不遠。

走進投資廣場,上到8層,就能感受到商通卡的發卡機構資和信控股集團(下稱“資和信”)的影響力:在這個佈局類似銀行的門店裏,辦理業務者絡繹不絕。

一些人估算,作為北京市場最大的購物卡發售機構,自2006年8月開始涉水這一業務以來,資和信累積發卡金額可能已超過100億元,而僅2008年,其售卡額可能達到40億元左右。

目前,資和信已經設立三家營業網點,並且建設了資和信大廈、商場以及網路商城,而其簽約的商家,更是遍佈北京市各主流業態的消費場所,並且還在向外地滲透,足見短短幾年其可支配資金之充裕。

除了資和信商通卡,北京市場上還有資和信信貸卡、家樂福卡、北京華聯卡、開聯連心卡、潤京卡、瑞通卡、商聯通卡、兆億通儲值卡、恒信通易付卡、e龍卡、雅高E卡等十幾種,發卡機構更是遍地開花。

而在上海則有聯華OK卡、雅高卡、一城卡等,廣東、深圳等一線甚至二線城市也是風起雲湧。不僅如此,最近的新現象是,一些發卡機構開始推出跨地區支付的購物卡。

而令常人很難想像的是,這麼明目張膽的攻城掠地,其出身卻名不正言不順。按照人民銀行《銀行卡業務管理辦法》對儲值卡的定義,“儲值卡是發卡銀行根據持卡人要求將其資金轉至卡內儲存,交易時直接從卡內扣款的預付錢包式借記卡。” 相關規定同時強調,“非金融機構、金融機構的代表機構經營銀行卡業務的,由中國人民銀行依法予以取締”。

在眾多分析人士看來,雖然資和信等機構喜歡將其發行的卡稱為“積分卡”,但其辦理方式、使用方式與“儲值卡”無異,在一些私下的交易場合,這些卡也被稱為“儲值卡”。

多途徑産生巨大收入

資和信方面介紹,500元面值以下按15元/張、500元面值以上按額度3%收取手續費,百萬以下都沒有優惠,不僅如此,此前商通卡的使用期限為1年(新發卡為5年),過期還需徵收手續費。

普通商場也是如此,以家樂福為例,每張購物卡需要4元工本費,有效期一年,過期了繳納4元可延期一個月,但只能延期一次。

“因卡售出時已開發票,所以一律不能退。”與強勢規則伴生的,並非資金的安全,反而是巨大風險。

一般而言,發卡機構盈利來源不外四個方面:一是售卡帶來大量無監管資金,可供投資;二是商戶給予的銷售額返點;三是卡的手續費及管理費;四是因卡過期而殘留下來資金。

“後面三項收益幾乎是固定的,第一項則可變通,沒有任何監管的情況下,發卡機構必然動用資金投資,隱患極大。”一些人甚至找出了發卡機構從事股市、房地産方面投資的證據,而發卡機構的急速膨脹也成了間接證據。

據了解,目前購物卡都採取“預付儲值款”的形式,屬於售卡公司“負債”。很多商場發卡之後只需經過消費環節,就將“負債”真正變成了自己的“資産”。

而類似資和信這種仲介機構,則開始構建自己的百貨商場和網上商城,“內部消化”自己的卡片,這也是資和信這種仲介機構介入百貨業之後,短短幾年就迅速擴張的原因。

此外,由於很多卡的使用期限都是一年,一旦過期了就不能使用,盯得緊有助於沉澱資金,而這正是發卡機構的一項收入,所以商場也會採取一定策略,消費淡季時為了加快商場週轉會對“刷單者”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更多時候會採取嚴控。

可疑的購卡動機

雖然發卡機構和商場都相當強勢,但購卡者卻有增無減。據稱,國際發卡機構雅高曾委託零點公司做過中國市場調查,2008年中國預付費市場規模最少有8000億元,並且以2倍于GDP增速的速度擴張。而用卡消費甚至創造了眾多大型商場的主要銷售額。

“雖然有些商場給予1%-2%的返卡,但對普通消費者來説,甚至抵不上卡的工本費。”一位業內人士表示,公關公司、企事業單位是購卡的主力,這些卡可以開各種發票、可作為禮品、還可避稅,甚至能給採購者巨大利益。

實際上,這些發卡機構瞄準的也正是這類客戶,在某發卡機構的網站上,記者就看到這樣的介紹:“我們在上海和北京建立了面向各消費層次、分佈廣泛的多功能服務網路,為企業、政府單位、公共機構提供多樣性的高效服務。”

“資和信可以開諮詢費、服務費的發票,還可以從商場開出辦公用品、勞保用品的發票,商場的話就更靈活了。”一位財務人員介紹,這些發票在衝抵收入、減少納稅時很管用,機關單位還可以突擊花掉未用完的預算,購物卡還可以發給大家作為福利,壓縮員工需報稅項目的支出,一舉多得。

“逢年過節贈送購物卡已成了慣例,既可以規避風險,還方便財務走賬。”一位公關公司的負責人則表示,專業的發卡機構還可以幫客戶定制整套方案,安全合理的完成各種“使命”。

在一家發卡機構網站上詳細列舉了各種方案介紹,其中包括員工福利、刺激方案以及客戶維護方案等,而據該機構接線人員介紹,如果購卡數量較大,他們可以派出專業管理人員為企業量身定做。

此外,對於企事業單位的相關負責人員來説,購物卡還隱藏著其他的利潤。據資和信介紹,雖然不對外明示,但購買總額超過百萬時,電腦會相應返給一定比例面值的卡,而且3%的手續費也會相應下調,“多出來的卡由負責採購的人直接支配,外人不會知道。”

部分商場發卡相對透明,根據額度給與返點,以總額15萬元的購物卡為例,家樂福最高可返總額1.2%的購物卡、沃爾瑪最高可返0.75%、物美則可達2%。“大單位年底一次採購就數千萬,返點能到幾十萬!”一位商場負責人表示。

“如果只是這樣,沒有‘黃牛’和‘刷單者’創造地出口,購物卡未必會如此風行。”一位分析人士認為,由於這類卡是不記名的,卡與現金的自由流轉給了市場無限遐想的空間。

暗藏的交易風險

“洗錢、行賄、送禮、員工福利、避稅、無息集資,如此龐雜的正常或扭曲的市場訴求都通過一張小小的卡片,盡得滿足與釋放。”此前的一次媒體調查中,一位行業人士不無擔憂地表示,目前購物卡市場已經形成了一條完整的産業鏈,在無監管的蔭庇下,是否隱匿著金融安全之患?

“如今很多單位喜歡用超市購物卡發放職工福利,但是,由於卡的不透明性,使得一些不法分子有機可乘。”一些專家表示,在産業鏈風險之外,近些年,各地不斷興起的購物卡投訴也顯示了一些新的情況,比如實際金額與面值不符、卡內金額被盜用以及購物卡到期等。

此前一個案例顯示,一位女士在某超市購買了10張面值500元的購物卡,結果發現每張卡的實際金額都只有100元,事後核查時,超市先是將問題推至業務員那裏,隨後乾脆不予承認,最終不了了之。

這還是自己購卡,如果是單位購卡或者是作為禮品卡,出現金額上的差異的情況就更多,而很多人往往是選擇沉默,自認倒楣。粗略統計,每年北京爆出的購物卡爭端已達數十起。

“由於購物卡都是不記名的,只是在卡面上會有標注面值的數字,而且查詢面值也很不方便。”分析人士表示。

據了解,如果是單位購卡,卡從發卡機構出來進入到消費者手中,往往會過三四道手,出現餘額不足的情況,存在三種可能,一是發卡時面值不足,二是購完卡到移交卡的時間段內被惡意挪用,三是接收到卡至派發卡的時間段內被惡意挪用,而任何一種情況都很難核查出來。

此外,由於“購物卡”的管理缺乏相關的法律法規,有效時間長短、過期之後卡內殘值(即未完全消費掉的殘留額)如何處理等問題,都有發卡機構自行規定,而且解釋權也在他們手中,消費者處於完全被動的地位。

目前,多數發卡機構發卡時都會規定“有效期”,過期之後卡內資金往往就以“作廢”處理,即使沒有,發卡機構也會以收管理費或者工本費等形式,對卡內資金進行無償佔有。

以資和信的商通卡為例,卡片須在有效期內(一般為一年,2010年1月1日後發行的新版改為5年)使用,否則將於過期次月開始按月扣收過期時卡內餘額5%的管理服務費,扣收日期為每月1日,扣完為止。

顯然,這是發卡機構的重要利潤來源之一,卻是卡片持有者的噩夢。

相關鏈結:

1998年12月11日,國務院糾風辦公室以下達緊急通知的形式規定,“禁止印刷、發售、購買和使用各種代幣購物卡”。並指出購物卡在“擾亂金融秩序,違反財經紀律,造成國家稅收損失,助長貪污腐化,助長奢侈浪費”等諸多方面的危害。

2001年1月19日,國務院糾風辦、國家計委和中國人民銀行三部委聯合正式下發《關於嚴禁發放使用各種代幣券、卡的通知》,再次重申禁令,並要求已經發放購物卡的單位必須在2001年2月28日前妥善處理。一時間,持有代幣購物卡的消費者涌入商場、超市瘋狂購物,趕在“大限期”前把卡內金額消費掉。

2003年,購物卡重返深圳、廣州等地。

2004年8月下旬,全球零售巨頭沃爾瑪上書國務院糾風辦公室,尋求“解禁令”。沃爾瑪方面坦言,購物卡“禁令”後,“遵紀守法”的沃爾瑪停止發放購物卡,但購物卡“禁而不止”,造成沃爾瑪節日期間的銷售額下降20%,一些持有購物卡的顧客到競爭對手的門店去消費了。

8月31日,國務院糾風辦公室聯合中國人民銀行和商務部舉行專門會議,針對這一問題進行了緊急磋商。

2006年7月19日,北京市商務局、發改委、工商局聯合檢查安貞華聯,叫停了其現金換券業務。

2010年“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央行副行長蘇寧表示,目前公款購買儲值卡可以開發票,然後送給私人,很容易形成腐敗。央行正在積極和國家稅務局、國家工商局等部門聯繫,研究如何規範儲值卡的發行,可能要在發卡環節禁止開發票。(文/江水)

來源 《中國報道》(2010年第六期)

 

文章來源: 中國網 發表評論>>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