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化中國>>聲音 字號:
拍電影不是搞哥德巴赫猜想
文化中國-中國網 culture.china.com.cn  時間: 2010-07-28 15:57  責任編輯: 鐘明

我最無法接受的觀點,就是吳平認為“親情”或“情感”屬於封建倫理範疇。中西文化對親情和家庭觀的不同,是源於對生命源頭的認知不同。

昨日,《新京報》上發了一篇吳平對《唐山大地震》的影評,標題叫《馮小剛與哥德巴赫猜想》。看了之後,有些感觸想説。文中觀點很多,有些贊同,有些我不贊同。感覺要寫成文章回應,有點難度,乾脆用“微博”體,分段説一下我的觀點。

1、我贊同吳平在文首的觀點,電影不能當作一部“電影”討論,是中國電影在當下最大的悲哀。所謂消費災難、植入廣告等,都屬於與電影無關的題外話,是電影雜碎。只關注這些電影雜碎的人,本身就透著價值觀的庸俗。一部電影怎麼賺錢、賺多少錢,都是和觀眾無關的多餘的話,這是電影公司應該關心的事。

2、“《唐山大地震》像電視劇”有很多影評人在説,這大概是業內打擊一部電影最狠的招了。但事實上,每部電影都有它自己的敘事模式。伊朗導演阿巴斯的電影語言難道不簡單嗎?我們判定一部電影合不合格,與它像不像電視劇完全無關,電影甚至可以像舞臺劇,比如黑澤明的《亂》。這並不是我們否定一部電影的理由。

3、電影確實是有級別的,吳平用了“電影感”這個詞作為他的判斷標準。我理解他説的“電影感”,就是在一個龐大的經典電影體系中,一部電影的視覺語言和價值表達是否有創新之處。我想問的是,在過去關於災難的電影表達中,是否有過《唐山大地震》的這種敘事模式。如果沒有,在我看來就是新的。吳平用“驚人呆滯”四字,來形容《唐山大地震》的視聽語言,我不知從何説起?不同的電影追求,決定了不同的電影語言,就像孫犁和莫言的文風差異、阿巴斯和奧利弗斯通的風格差異一樣,我們為何不能把平實的電影語言,也看作一種藝術追求呢?

4、我覺得比“電影感”更重要的,是“觀影體驗”,落實到文學,就好比文學性和閱讀感受一樣。中國的電影和文學一樣,講究“電影感”和“文學性”的人太多,重視觀影體驗和閱讀感受的人太少。不是説講“電影感”不好,但如果對“觀影體驗”都沒深刻體悟,這“電影感”也好比無根浮萍。《唐山大地震》肯定在藝術上有一些問題,但至少在“觀影體驗”上是很獨特的,至少在中國電影中,是新鮮的。《唐山大地震》如果有問題,也不是馮小剛的問題,而是環境的問題。

5、吳平認為中國電視劇出的問題,在於使用了一種中老年觀眾的接受模式,即把“世俗生活”等同為“生活”。我同樣不能贊同。中國電視劇的問題太多,但最主要的問題恰恰不是關注了“世俗生活”,而是不關注我們身邊的世俗生活。中國電視劇關注的,大多是一種虛假的生活,是偽裝後的生活。電影是要創造驚奇,但倫理的驚奇也同樣是一種驚奇。在“親情”淡漠的今天,我認為中國關於倫理的電影不是太多了,而是幾乎沒有。

6、我最無法接受的觀點,就是吳平認為“親情”或“情感”屬於封建倫理範疇。此問題説來話長,只説兩句,中西文化對親情和家庭觀的不同,是源於對生命源頭的認知不同:中國文化因為沒有宗教基礎,家庭自然被看做個人生命與價值的源頭,也因為這點,中國文化是以血緣親情為根基的。這是中國文化歷史決定的,別無他法。而西方宗教國家,自然認為個人生命的源頭來自上帝,所以孩子成年後與家庭可被看作一種契約關係。拋棄親情和家庭,中國人對個人生命和文化的認知也就失去了基礎。家庭是中國人的宗教,也是安身立命的處所,這也是《唐山大地震》在這個時代的價值之一。

7、吳平認為《唐山大地震》落入“不會講故事”的深淵。我實在無法構想出,還能用什麼方式來講一個家庭32年的故事。大多數觀眾的“哭“,至少表明馮小剛講了一個多數中國人能懂的故事。在我看來,馮小剛也並沒有對這部電影寄託更高的藝術期望。

8、導演是影迷,還是科班,在我看來,依然屬於不值得一議的電影雜碎。導演需要尊重和敬畏的並不是腦子裏的幾千部電影,而恰恰是要把它們忘掉。他只需要尊重和敬畏要説的故事和台下的觀眾就可以了。畢竟電影不是哥德巴赫猜想。

□葉匡政(北京 詩人)

文章來源: 新京報 發表評論>>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