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宗教 > 正文

“寶石島”斯里蘭卡,佛祖流下的一滴千年之淚

發佈時間: 2019-05-15 16:05 | 來源: 中國網 | 作者: 肖筱薇 | 責任編輯: 李芳

近日的連續爆炸案,將斯里蘭卡再次推向世界的風口浪尖。數千年來,這滴印度洋上的眼淚,曾飽受戰亂流離之苦,卻又幸得佛陀庇祐,紛爭漸逝,蓮花依舊,更在文化藝術領域取得豐碩成果。無數藝術價值頗高的作品應運而生,這其中很大一部分便來源於佛教。

《坐佛》  材質:銅合金  時間:8世紀末  大小:10.12×11×4.12英寸  來自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

《坐佛》

材質:銅合金

時間:8世紀末

大小:10.12×11×4.12英寸

來自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

如此神秘靜謐的一個國家,其藝術展品也具有頗高的價值,無數人神往著能在有生之年親眼目睹它的藝術作品。但長達25年的內戰,導致斯里蘭卡一直禁止將藝術品帶離該島,這樣的情況,一直持續到2009年才結束。

《大佛》  時間:8世紀晚期  來自都會美術館

《大佛》

時間:8世紀晚期

來自都會美術館

對該國藝術的研究,其實早該邁出第一步。直到2018年底,美國才終於在洛杉磯郡立藝術博物館,首次全面展示了斯里蘭卡橫跨接近兩千年的藝術作品,也就是本次的“寶石島:斯里蘭卡藝術”展覽。

展覽中斯里蘭卡的面具藝術品

展覽中斯里蘭卡的面具藝術品

作為南亞文化的一個大熔爐,“寶石島”這個稱呼,是對斯里蘭卡地域複雜性和種族多元化的探索和頌揚。

“寶石島:斯里蘭卡藝術”展覽開幕式錶演

“寶石島:斯里蘭卡藝術”展覽開幕式錶演

展覽中,一些藝術品表達了斯里蘭卡作為佛教聖地和遺跡的重要性,而另一些印度教神像,則展現了斯里蘭卡和南印度之間,長期以來不斷進行互動的過程。

展覽中的舞王濕婆雕像,濕婆是印度教中的三大主神之一

展覽中的舞王濕婆雕像,濕婆是印度教中的三大主神之一

最引人入勝的展品,也許還要屬這次展覽中的佛像。這些作品有一種真正的、根深蒂固的品質,在殖民時期的作品中,顯得相對缺乏。

斯里蘭卡與佛教歷史最早的記載是“錫蘭大事記”,這是用古巴利語寫的史詩,描述了斯里蘭卡的早期歷史,從它傳奇性的誕生故事,到馬哈塞納(Mahasena)統治阿努拉德普勒聖城的時期。

展品中精雕細琢的佛像

展品中精雕細琢的佛像

阿努拉德普勒王國從西元前377年一直持續到西元1017年,佛教是在阿努拉德普勒王國早期傳入的。將佛教帶入斯里蘭卡的人是斯里蘭卡最早的國王之一,提薩。這也是源於提薩國王和印度早期佛教最重要的傳教士印度國王阿育王有良好的私交。

展品中凝神微笑的佛像

展品中凝神微笑的佛像

作為一個幾乎全民信佛的國家,斯里蘭卡的電臺和喇叭每天晨晚都會播放經書,寺廟每天香火旺盛。

《立佛》

《立佛》

材質:銅合金,鍍金

時間:10世紀

大小:23¾×7×4英寸

1993年,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來自Enid A Haupt的捐贈

而它接近65000平方公里的國土上,有6500多座寺廟,幾乎每10平方公里就有1個。所以有人説,斯里蘭卡是“佛祖流下的一滴眼淚“。

展品中斯里蘭卡的的佛像

展品中斯里蘭卡的的佛像

這些人物優雅地休息、靜坐或自信地站立,散發出一種崇敬和虔誠的氣息。但這種氣息,似乎隨著歐洲殖民的到來、對當地文化進行影響後,就逐漸消失了。

《釋迦牟尼臥佛》  作者:佚名  時間:18世紀

《釋迦牟尼臥佛》

作者:佚名

時間:18世紀

早在16世紀,葡萄牙人就與當時島上的科特王國形成了緊密的商業關係,互相交易眾多高檔的商品,比如大象、珍貴的烏木木材、寶石、桂皮香料,以及象牙製作的、鑲嵌著金子或者珍貴寶石的奢侈品。

展品中,來自斯里蘭卡絢麗多彩的飾品

展品中,來自斯里蘭卡絢麗多彩的飾品

展覽中珍稀昂貴的金銀製品

展覽中珍稀昂貴的金銀製品

18~19世紀的器皿

18~19世紀的器皿

明亮多彩的人物形象,在斯里蘭卡的後現代藝術作品中比比皆是,就像在康緹著名的年度佛牙節中一樣,到處都是裝飾華麗的大象、大批穿著華麗服裝的表演者、燈光和鮮花。

色彩鮮艷的斯里蘭卡畫作

色彩鮮艷的斯里蘭卡畫作

展品中斯里蘭卡的人物畫像

展品中斯里蘭卡的人物畫像

精美的象牙製品、紡織品和傢具,進一步反映了近四個世紀以來,歐洲殖民者在斯里蘭卡生活的縮影、本土和國外繪畫傳統的有機互動、以及在多重文化背景下,當地民眾真實的生活狀態。

《梳子:女人與眾侍從》  材質:象牙,油漆顏料  作者:佚名  時間:18~19世紀  來自Corinne和Don Whitaker的捐贈

《梳子:女人與眾侍從》

材質:象牙,油漆顏料

作者:佚名

時間:18~19世紀

來自Corinne和Don Whitaker的捐贈

《佛的足跡》  作者:佚名  時間:18世紀  材質:布料,不透明水彩

《佛的足跡》

作者:佚名

時間:18世紀

材質:布料,不透明水彩

展品中精美的紡織品畫

展品中精美的紡織品畫

展品中精美的斯里蘭卡傢具

展品中精美的斯里蘭卡傢具

展品中精美的斯里蘭卡傢具

帶有斯里蘭卡當地特色的桌椅

帶有斯里蘭卡當地特色的桌椅

然而,本土風格與歐洲風格融合的一些例子,成功地捕捉到了這兩個世界的精華。

 《瓦片畫:樂師》  材質:赤陶土,不透明水彩顏料  作者:佚名  時間:18世紀末

 《瓦片畫:樂師》

材質:赤陶土,不透明水彩顏料

作者:佚名

時間:18世紀末

《瓦片畫:踩高蹺的人》  材質:赤陶土,不透明水彩顏料  作者:佚名  時間:18世紀末  大小:5.34×7.12英寸  來自Marilyn Walter Grounds的捐贈 

《瓦片畫:踩高蹺的人》

材質:赤陶土,不透明水彩顏料

作者:佚名

時間:18世紀末

大小:5.34×7.12英寸

來自Marilyn Walter Grounds的捐贈

下圖是一個來自18世紀的展品,名為《釋迦牟尼佛與其侍從》。于烏木框架內,成功地再現了密集而繁茂的象牙雕刻場景。在這幅作品裏,這位土生土長的雕刻師採用了一種歐洲風格的形式,將一個與正面浮雕接壤的長方形框架,與純粹的斯里蘭卡形象結合在一起:一個優雅的佛像在裝飾複雜的拱門下,兩側是穿著華麗的人物,而另外兩個,則漂浮在雲層之上。

《釋迦牟尼佛祖及其侍從》  材質:象牙與顏料,黑檀木框架  時間:18世紀  大小:7.38×5.12×1.14英寸  來自Christian Humann(克裏斯蒂安·休曼)的捐贈

《釋迦牟尼佛祖及其侍從》

材質:象牙與顏料,黑檀木框架

時間:18世紀

大小:7.38×5.12×1.14英寸

來自Christian Humann(克裏斯蒂安·休曼)的捐贈

與此同時,《完美構想的聖母瑪利亞》等象牙雕像,揭示了英國統治和基督教傳教士對該島藝術主題和風格的影響。

《完美構想的聖母瑪利亞》  材質:象牙鍍金和繪畫  時間:17世紀  大小:10.14×2.34×2.18英寸  來自巴爾的摩的沃爾特斯藝術博物館

《完美構想的聖母瑪利亞》

材質:象牙鍍金和繪畫

時間:17世紀

大小:10.14×2.34×2.18英寸

來自巴爾的摩的沃爾特斯藝術博物館

在本次展覽中,展出的還有一些17世紀和18世紀的木製神龕板,它們的繪畫描繪了印度諸神(其中一些是印度教徒)與斯里蘭卡佛教人物組成的保護性萬神殿的結合。

《釋迦牟尼佛祖》  材質:鍍金銅合金部分黑色涂層  時間:18世紀  大小:41.91×36.2×21.13釐米

《釋迦牟尼佛祖》

材質:鍍金銅合金部分黑色涂層

時間:18世紀

大小:41.91×36.2×21.13釐米

但展覽也表明,儘管在這片並不廣袤的土地上,文化受到各種來自外國的影響,斯里蘭卡始終保持著自己獨特的身份和遺産。

除了佛教的藝術作品,還有一組很重要的展覽作品——聖殿的墻板遺跡,這些墻板就是佛教徒將印度神納入萬神殿的最好證明。在節日和治療儀式中使用的面具、繪滿圖畫的陶制器皿更加證實了宗教在民間大眾的日常生活中的重要地位。

來自一個佛教聖地的嵌板(下面兩張圖為其中兩幅作品)

來自一個佛教聖地的嵌板(下面兩張圖為其中兩幅作品)

來自佛教聖地的嵌板  材質:木材,不透明水彩顏料  時間:17~18世紀  大小:59.12×11×12英寸  來自James Coburn(詹姆斯·科伯恩)先生和夫人的捐贈

來自佛教聖地的嵌板

材質:木材,不透明水彩顏料

時間:17~18世紀

大小:59.12×11×12英寸

來自James Coburn(詹姆斯·科伯恩)先生和夫人的捐贈

來自佛教聖地的嵌板  材質:木材,不透明水彩顏料  時間:17~18世紀  大小:59.34×13×12英寸  來自James Coburn(詹姆斯·科伯恩)先生和夫人的捐贈

來自佛教聖地的嵌板

材質:木材,不透明水彩顏料

時間:17~18世紀

大小:59.34×13×12英寸

來自James Coburn(詹姆斯·科伯恩)先生和夫人的捐贈

貫穿本次展覽的一個重要線索,來自於19世紀末期英國殖民者拍攝的相片。考古的和建築的照片都是關於英國統治下的“錫蘭國”的重要記錄。

《康緹酋長》  材質:蛋白銀印刷  作者:康緹酋長-斯科文公司  時間:1870年  大小:10.14×7.34英寸  來自Gloria Katz和Willard Huyck的捐贈

《康緹酋長》

材質:蛋白銀印刷

作者:康緹酋長-斯科文公司

時間:1870年

大小:10.14×7.34英寸

來自Gloria Katz和Willard Huyck的捐贈

它們展現出斯里蘭卡在南傳佛教中的重要性,也間接描繪了斯里蘭卡在被殖民期間的風貌。

聖牙舍利廟的入口,19世紀初建於斯里蘭卡的坎迪

聖牙舍利廟的入口,19世紀初建於斯里蘭卡的坎迪

作為與英國殖民者拍攝的、關於斯里蘭卡的照片的對比,臨近展覽館出口處的一面墻,展示了20世紀攝影師雷格·范·庫倫伯格的照片。他在1949年至1988年期間,進行了多次環遊斯里蘭卡的旅行,用攝影記錄下了他去的各種地方,見證的不同節慶,以及遇到的人們。他的照片反映了1948年之後,斯里蘭卡獨立以來的歡樂歲月。下面這幅作品,則是一年一度的佛牙節遊行上的舞者畫像,描繪了斯里蘭卡獨特的文化傳統。

《在一年一度的“佛牙節”遊行的舞者》  作者:Reg Van Cuylenburg(雷格·范·庫倫伯格)  時間:1957  地點:斯里蘭卡,康堤

《在一年一度的“佛牙節”遊行的舞者》

作者:Reg Van Cuylenburg(雷格·范·庫倫伯格)

時間:1957

地點:斯里蘭卡,康堤

博物館首席執行官兼沃利斯·安能伯格博物館館長邁克爾·戈文表示,洛杉磯郡立藝術博物館在南亞和東南亞藝術收藏方面有著悠久的歷史,其斯里蘭卡藏品的範圍,比任何其他美國藏品都更加廣泛和多樣化。

展品中獨特的藝術雕像

展品中獨特的藝術雕像

“寶石島:斯里蘭卡的藝術”是一個偉大的機會,讓世界得以探索和熟悉一個地域不廣袤、卻有著令人難以置信般豐富的亞洲國家的藝術和歷史。

《瑪哈·科拉·桑尼·燕莎的儀式面具》  來自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福勒博物館

《瑪哈·科拉·桑尼·燕莎的儀式面具》

來自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福勒博物館

斯里蘭卡駐洛杉磯總領事斯瓦納·古納拉特尼在“寶石島:斯里蘭卡”展覽開幕式上曾説過,文化,是人類最重要的道德價值,它促進了人類美學的發展。文化改善人際交往,穩固了社會的和平與穩定。它同時也以特定的形式和方式,表達和反映了人們的夢想和願望、傳統和風俗習慣。

展品中,歐洲殖民時期的藝術作品

展品中,歐洲殖民時期的藝術作品

作為一個民族存在的核心價值,藝術文化是一個民族存在的根本,而這正是人類在自我表達上的一種延伸。藝術和文化作為進步的多元文化主義催化劑的作用,正在被得到更多的承認,而本次展覽中的文物,則讓我們看到了斯里蘭卡的歷史。

展品中斯里蘭卡的藝術雕像

展品中斯里蘭卡的藝術雕像

正是因為每一個國家的文化遺産,才能使我們對他們的信仰和文化表達、以及對社會發展的貢獻一直記憶猶新。

編譯:肖筱薇

圖片及展覽資料來自網路

分享到:
相關內容
醴瓷進京,綻放奇異五彩釉光

2019年6月15日下午,為了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週年華誕,由中國陶瓷工業協會、中共醴陵市委和醴陵市人民政府主辦,由北京國中陶瓷藝術館和湖南省女陶藝家協會承辦的“20

更新日期:2019-06-17 09:44:38
中華傳統文化傳承發展項目《非遺公開課》生動開講

《非遺公開課》節目錄製現場 中華五千年文化源遠流長,非物質文化遺産熠熠生輝。在人類數千年發展歷程中,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産潤物無聲,給予中國人生活的養分。隨著絲綢之路等

更新日期:2019-06-13 19:53:37
熱門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