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宗教 > 正文

這座石窟鼻祖,佛教“西學東漸”的源泉與駐泊地

發佈時間: 2019-05-15 15:55 | 來源: 中國網 | 作者: 肖筱薇 | 責任編輯: 李芳

4月27日,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在北京舉行圓桌峰會,將絲綢之路這條連貫中西的脈絡,再一次以國際友好交流的形式,呈現在眾人眼前。

河西走廊,作為絲綢之路上的要道,長期以來一直是中國內地與西域溝通的橋梁。中央電視臺于2015年拍攝的《河西走廊》紀錄片,則講述了它從開拓到輝煌的過程、滄桑的歷史,亦描述了歷經數千載、卻仍在這片中原大地上興興不衰的、佛教文明藝術的起源。

《河西走廊》紀錄片中截圖

《河西走廊》紀錄片中截圖

説到佛教文明的起源,自然不能忽視歷史上光輝燦爛的石窟藝術,而在這部紀錄片的《造像》選集中,便描述了“石窟鼻祖”天梯山石窟的開鑿歷史,將這座歷經數次劫難、卻依舊動人心魄的史詩,以一個旁觀敘事者的角度,完整地展現給後人。 

一名|“石窟鼻祖”,緣何而來

提起石窟藝術,最有名的非甘肅的敦煌石窟莫屬,其次便是是河南洛陽的龍門石窟、與山西大同的雲岡石窟。

但鮮有人知道,這些著名的石窟,在歷史上先後造成的藝術影響,卻與它們的名氣恰好相反。而它們的建造,無一不是受到了一個如今早已有些默默無聞的石窟的影響,這個石窟,便是位於甘肅武威的天梯山石窟。 

人們往往以建造時間,來衡量一件藝術品在歷史上的地位,縱使這不無道理,但相較于年代感來説,這件藝術品對當時的文化藝術造成了何等影響,顯而易見會更加有説服力。

處在水庫中的天梯山石窟

處在水庫中的天梯山石窟

新疆的許多石窟都比敦煌石窟和中原石窟要産生得早,但它大多雕刻著小乘佛教信奉的佛像與獨立觀音像,並沒有對中原漢傳石窟産生直接的影響。

後來,天梯山石窟雕成的一剎那,便形成了漢傳佛像中一種特有的類別,而它後續的一些石窟建造,都或多或少不可避免地帶上了這種雕塑手法和人物構造的特徵。

而這些佛像統一所擁有的模式,被宿白學者稱之為“涼州模式”,其面向渾圓、眼部細長、深目高鼻的佛像特點,頗顯得慈眉善目,相較于發源地印度的佛像而言,其帶著明顯的、炎黃子孫所特有的敦和氣質,也是至今以來,幾個頗負盛名的石窟佛像同時所具有的特色。

大佛窟佛像面部特徵

大佛窟佛像面部特徵

在北魏莫高窟尚且不出名時,涼州僧人與天梯山石窟卻早已身名顯著,顯而易見,以“石窟鼻祖”來形容它的地位,並不為過。 

一舉|于水火間,渡佛蓮華 

在佛教傳入初期,高僧被混同於法師的情況頗為常見,故而僧人時常也不得不兼具預言者的角色,時常要為國君占卜吉兇。

然而,佛教從不是預言之教,高僧曇無讖所給予的祝福,也終究沒能避免北涼國君沮渠蒙遜的兒子戰敗身亡。

此時,曇無讖並不在意自己的境地,卻不得不為佛教在北涼的命運夜不能寐。如若國君遷怒于佛教,那麼佛教歷經千辛萬苦所得立身之地,將會蕩然無存,而僧侶們百年來為弘揚佛法所付出的心血,也將付諸東流。 

他日夜于佛像面前祈禱,終於在一日禱告完後抬起頭來時,驚訝地發現佛像正在流淚。沮渠蒙遜趕來時,驚訝地發現,自己最初為母親造的這尊佛像,面頰上竟有淚痕。他幡然醒悟,收回了滅佛的命令。

《河西走廊》截圖中流淚的佛像

《河西走廊》截圖中流淚的佛像 

或許,大佛的眼淚是雨水形成的痕跡,亦或許,這淚水只是僧人精心安排的計策,但無論如何,高僧縣無讖都與天梯山石窟的佛像一起,阻止了一場即將發生在河西走廊的大規模滅佛活動。

佛教文化與藝術得以在這裡繼續生長,逐漸成為中原文化的靈感來源,亦為後世的人們留下了無可估量的文化遺産。 

一劫|命途多舛,文物之難 

曾經興盛一時的佛教石窟,卻依舊難以逃脫被上天所註定的命運。 

天梯山最初開鑿石窟的岩層是砂礫岩,這種擁有著如同砂子特性的材質,無論是硬度還是黏著度都非常一般,一旦遇水,便可能造成大面積坍塌的、損毀般的後果,而這個材質,為它帶來了幾乎是不可磨滅的破壞。

斑駁剝落的畫像

斑駁剝落的畫像 

其一,是位處於地震帶上的地理位置。這座承載了無數歷史文化內涵的石窟,卻恰好處在了地震活動最強烈的地段之一,原本在明代窟數尚且有26個,到了民國初年只剩下18個,而民國十五年時的古浪大地震更是讓它的數目減少到13個。

即使經過了後續修繕和新發現一個石窟,至今保存得比較完整的卻依舊只剩下6座,不可謂不痛心。

其二,則是二十世紀五十年代,為造福當地百姓而開始修建的水庫影響。當時,恰逢盆地的石窟選址被看上,故而為了開鑿水力資源,當地不得不對處在下層的幾個石窟進行搶救性保護和搬家。

但在建國初期,因設備與技術都不夠完備,文物難免受到衝擊,石窟中的佛像與壁畫,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損害。

搶救的佛像之一,現保存于甘肅省博物館

搶救的佛像之一,現保存于甘肅省博物館

一念|超乎物外,無需執著

發配犯人的莽荒之地,“春風不度玉門關”的蒼涼悠遠,仿佛也昭示了這座石窟的命運,從一開始就建在不斷變動的地震帶之上,到後來搬遷中的不幸折損,讓這座昔日八百餘人修建,數不勝數的僧侶前來參觀的石窟,在歲月與變遷的洗禮中逐漸面目全非,看不清其當初原本的面貌。

被搶救的唐代一佛二菩薩像,現存于甘肅省博物館

被搶救的唐代一佛二菩薩像,現存于甘肅省博物館

佛祖有言曰,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這句話,最初在被鳩摩羅什翻譯的《金剛經》中出現,而他翻譯這本書的時候,所處的地方恰好便是甘肅的涼州。

仿佛是一種命運的不幸預兆,但幸運的是,受到它影響的那些石窟卻仍然保存至今,涼州模式的石窟形象也一直深入人心,這個石窟鼻祖全盛時的壯麗,早已經烙印在每個人心裏。

縱使失去的文物已經無法再回來,但這種特殊的岩石材質卻依舊賦予了佛像一種雋永的沉靜與智慧,讓人情不自禁放下過去的執念,再一次感受到超然物外的造物智慧。

作者:肖筱薇

圖片來自於網路

分享到:
相關內容
醴瓷進京,綻放奇異五彩釉光

2019年6月15日下午,為了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週年華誕,由中國陶瓷工業協會、中共醴陵市委和醴陵市人民政府主辦,由北京國中陶瓷藝術館和湖南省女陶藝家協會承辦的“20

更新日期:2019-06-17 09:44:38
中華傳統文化傳承發展項目《非遺公開課》生動開講

《非遺公開課》節目錄製現場 中華五千年文化源遠流長,非物質文化遺産熠熠生輝。在人類數千年發展歷程中,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産潤物無聲,給予中國人生活的養分。隨著絲綢之路等

更新日期:2019-06-13 19:53:37
熱門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