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中國人走世界 > 正文

在南非好望角飛越風浪狂風 才能遇見希望

發佈時間: 2019-04-18 15:27 | 來源: 中國網 | 作者: | 責任編輯: 李芳


在非洲大陸的最南端是一個叫南非的國家,在南非的最南端是一個叫開普敦的城市,在開普敦的最南端便是這個舉世聞名的好望角。1487年,葡萄牙航海家迪亞士想繞過非洲大陸最南端前往印度,被風暴帶到了這裡。之後,這個名為“風暴角”的地方首次呈現在世界地圖上。


可能是為了征服這個可以通往東方的海角,數年後,葡萄牙航海家達•伽馬再次到達這裡,終於歷經千辛萬苦到達印度。於是,當他返航時,他將這個帶給他好運的海角命名為“好望角”。


車子從開普角繞至好望角,只需要十幾分鐘,但卻是另一個世界的模樣。一下車,海風便夾著和煦的日光襲來,猛烈得有些措手不及。看到一塊寫滿名字與經緯度的木牌,那是好望角的地理坐標。


大多數遊人都將這裡作為了好望角到此一遊的終點,所以即使人再不多,這裡也需要排隊等候。坐標的一邊是一座陡峭的懸崖絕壁,一邊就是混合了大西洋與印度洋的湛藍的海。


只有一條礫石小路通往懸崖之上,那是一條通往真正好望角最頂尖處的徒步小路,三三兩兩的遊人開始向上行走在這完全沒有保護措施的懸崖小徑之上。


我則繼續向前,沿著懸崖之下的巨石向海角最南端走去。這裡並沒有路,也少有人。看著身後巨大的紅岩峭壁,我聽見了海浪的聲音。陽光很好,好望角這個風暴之角,一年中大部分時間都是濃雲密布,狂風暴雨的。


所以即使是看上去的風和日麗,我也不禁感慨起它給我帶來的好運氣來。只是越向前走岩石越嶙峋,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而風也開始疾勁起來,帶著大洋的鹹腥味道,將浪花的飛沫卷向我的臉,隨後的陽光又將這一切輕拂過去,仿佛一切都沒有發生。我繼續向前。


一個人走在這個地球上的天涯海角間,本來預想著的孤寂感並沒有如期而至。那飛卷的浪花在腳下跳躍從未停歇,海風撞擊懸崖的聲響回蕩在空中,我迎著愈加猛烈的風,加緊了腳步。


終於,海平面已淹沒了紅色的岩石,不斷飛驚四射的白浪將腳底變成一片汪洋。只要再向前一步便是狂風巨浪,我平復下心緒,停下了步伐,享受海闊天空的寧靜。


天邊開始有鳥飛過,一會排成直線,一會排成弧線,一會鑽入驚濤駭浪裏,一會飛向海天一色間。那一刻,在我眼 的它們沒有任何畏懼,沒有絲毫退縮,用一份鳥兒的輕鬆應對著無法踰越的大自然力量。夕陽西下,身邊的懸崖已被染上橙紅,我在非洲大陸的最南端,正對著南極的方向,想像著那年迪亞士和達•伽馬初遇時的情景,感受著與之搏鬥過的生命的力量。這裡曾是最令人恐懼的死亡之角,但又有多少人因為戰勝了這裡,看到了更好的希望。


巨浪與狂風一直未停歇,人也漸有些麻木。在離開的那刻,我看見了日月同光的天空仍然明媚仍然晴朗。與那些逆風飛翔的海鳥一樣,只有飛過風浪,才能遇見希望,這是另一種值得敬佩的人生。

分享到:
相關內容
醴瓷進京,綻放奇異五彩釉光

2019年6月15日下午,為了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週年華誕,由中國陶瓷工業協會、中共醴陵市委和醴陵市人民政府主辦,由北京國中陶瓷藝術館和湖南省女陶藝家協會承辦的“20

更新日期:2019-06-17 09:44:38
中華傳統文化傳承發展項目《非遺公開課》生動開講

《非遺公開課》節目錄製現場 中華五千年文化源遠流長,非物質文化遺産熠熠生輝。在人類數千年發展歷程中,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産潤物無聲,給予中國人生活的養分。隨著絲綢之路等

更新日期:2019-06-13 19:53:37
熱門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