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館>>珍品典藏>>字號:

景泰藍泰斗米振雄:六十載創新寧拙不俗

發佈時間:2019-02-19 09:40:23 | 來源:光明網 | 作者:江粵軍 | 責任編輯:李芳

米振雄景泰藍釉下彩 《浴火重生》

米振雄景泰藍星空瓶 《嶺南紅棉》

米振雄景泰藍 《西周遺韻》

你知道除夕夜,中國歷史上嗜好藝術的皇帝會使用什麼食具嗎?據史料記載,乾隆四十四年,宮中的年夜飯,乾隆帝御用景泰藍為食具,其他人則全部用瓷器。因此,誕生於皇宮的景泰藍,既是燕京八絕之首,更于2006年被國家列為第一批非物質文化遺産。

近期,景泰藍泰斗米振雄從藝60週年展在廣州傳統工藝美術中心展覽館舉行,60件精品力作展現了當代景泰藍在融匯古今、相容東西上的創新。

作為景泰藍的國家級非遺傳承人,以及景泰藍歷史上第二位中國工藝美術大師,米振雄的作品經常被作為國禮贈送給外國元首,他設計的景泰藍超級對瓶,自20世紀80年代起便一直陳列在中南海紫光閣。借到廣州辦展機會,米振雄接受了廣州日報記者專訪,詳細介紹了他立足傳統,開闢新路的匠心歷程。

一鳴驚人專職設計作品屢獲國家大獎

米振雄是1958年進入北京市琺瑯廠當學徒的。一開始他被分配在掐絲車間,跟著師傅亦步亦趨地學掐絲。“那時候沒有設計底稿,一個銅胎擱在面前,要掐一條龍,全靠掐絲工拿著鑷子夾著一根絲在瓶子上轉出來,非常考驗功夫。”

雖然有師傅手把手教,但米振雄很快就覺得這樣不行,必須學習繪畫、設計。於是他自己找了老師,從臨摹、寫生開始,漸漸地能夠創作、設計,“打入到知識分子圈”。

1980年,北京市琺瑯廠要到改革開放的前沿陣地——廣州來辦展銷會,米振雄摩拳擦掌,準備展露身手了。受走馬燈啟發,他設計了一個1.5米高的瓶子,有兩層,外面一層是鏤空的,裏面一層能夠轉動。作品一展出就得到香港《大公報》的青睞,被刊登出來,一下子轟動全場,迅速由一位中國台灣地區的藏家收入囊中。“那時候一對這麼高的景泰藍瓶子,通常賣3萬元左右,但我這一個瓶子就賣出了8萬多元的高價;後來又做了一件,在上海展出時也被收藏了。廠裏不僅獎勵了我600元,還升任為車間副主任,主管技術。”

之後,米振雄又一次出手不凡。當時,有外商想要訂做兩米高的景泰藍大瓶,這是以前大家都沒做過的,要到琺瑯廠來“海選”造型。米振雄一接到消息,投入地進行設計,並反覆請教銅胎製作車間的老師傅,不斷完善造型。“這麼高的瓶子,燒制難度很大,必須分為脖子、身子、底座三段,所以在設計上也必須精益求精。”結果他給出的兩個“巨雄瓶”造型,兩投兩中,外商一下就訂了八對。

後來,這一對瓶子還參加了全國工藝美術大展,放在民族文化宮的大廳兩邊,很是顯眼,展覽結束後就送到了中南海紫光閣,一直陳列到現在。

由於表現出色,1984年,米振雄被廠裏選派到中央工藝美術學院進修,回來後主要負責設計。因此,1993年,五十來歲的他就被授予了中國工藝美術大師稱號。此後,他更是勇於打破陳規,作品屢獲殊榮:1996年,他設計的《天柱瓶》《銀星瓶》獲北京市優秀工業設計競賽金獎;2003年設計的《巨雄瓶》獲北京首屆工藝美術展特別金獎;2005年《故宮水缸》獲北京旅遊品設計大賽金獎;2017年,他創作的《四海同心》景泰藍瓶被作為國禮贈與“一帶一路”沿線各國……

而直到今天,米振雄仍然退而未休,一直堅持在中國傳統紋飾的基礎上進行創新,將當代人的思想審美融入到景泰藍設計中去,為提高當代景泰藍的工藝製作水準貢獻力量。

青銅紋飾匠心獨運荔枝紅棉嶺南風情

帶到廣州展出的《西周遺韻》,特別能顯示米振雄在設計上的匠心獨運。

作品上,米振雄主要採用了夏商周時期青銅器上的饕餮紋——魚紋、象紋、虺紋、虎紋、鳳紋、龜紋……幾乎應有盡有,由於配合得當,看起來既新穎又嚴謹。策展人、廣東工藝美術珍品館原館長譚偉彬表示,這件作品既體現了中國古代文化的精神,又進行了當代化的藝術誇張,譬如鳳的尾巴,就很有設計感。同時藍色顯得特別冷靜沉著,與金色形成了極好的對比,使得整件周器罍看起來既高貴典雅又不會過度張揚。“與古代任何一件景泰藍佳作放在一起,都毫不遜色。”譚偉彬如是説。

而這件作品的製作難度在於紋飾嚴絲合縫,掐絲時不能有任何差池。“單是掐絲一項,就得用三四個月的時間。焊接完畢後,再進行點藍。由於硅酸鹽這種天然顏料一燒就變成液體,冷卻後會塌下去,所以1.5毫米的絲高要連續點四次、燒四次才能填平。這一個瓶子,點一遍藍就需要一個星期時間,四次下來又得一個月左右,之後還要磨光、鍍金。所以景泰藍製作是非常耗時耗力的純手藝活。”米振雄指出,由於工序多,工藝難度大,景泰藍是不可能一個人獨立完成的。“譬如掐絲工序,得認認真真學上二十幾年才能達到一個高級技師的水準;配色要運用自如,也要二十年以上工齡……”

正因此,景泰藍也才顯得彌足珍貴。像米振雄帶來的另外一件獲得全國工藝美術博覽銀獎的《吉祥三寶尊》,不僅設計上體現了“幸福一家”的內涵——三寶的頭可以根據一家三口屬相的不同進行更換,還在銅胎上鏨刻了一個“福”字,這也是非常難的工藝。“要先在瓶子裏面灌滿了膠,鏤空雕好了,再將裏面的膠褪掉。”

譚偉彬則特別談到,傳統的景泰藍給人的印像是端莊、肅穆、威嚴的,充滿皇宮氣派。而米振雄的作品,也會從生活中汲取生動有趣的元素,並大量融入其他藝術形式譬如國畫、皮影、剪紙、瓷藝,令人覺得可親可近。“他以荔枝、紅棉或蕉葉等花鳥題材再現嶺南畫派風格的景泰藍,就很有親和力。這在景泰藍大師中也是極為罕見的。”譚偉彬道。

借鑒瓷板畫釉下彩創新勁頭永不停歇

把國畫融入到景泰藍製作中,則主要展現于米振雄的銅板作品上。歷代的景泰藍,基本是瓶瓶罐罐的器型,米振雄受瓷板畫啟發,獨創出了銅板景泰藍。“我看過景德鎮戴榮華、張松茂先生的瓷板畫作品,很喜歡,就想著銅板也值得一試。”

米振雄將自己創作的花鳥畫作為底本,在銅板上掐絲,然後點藍燒藍,通常要燒四次的,他只燒三次就定格了,並且不經打磨,讓銅板上的畫面出現浮雕效果和天然的光澤,更顯得生機勃勃。而且黑絲上包著釉彩,永遠不氧化,如果臟了,拿布一擦就又亮了。所以米振雄將其稱為景泰藍原生態火焰藝術。“只要不經碰撞,保證50年不變形。”

創新步子邁得很大的,還有景泰藍釉下彩作品,這是米振雄借鑒醴陵瓷而來的。“一般景泰藍的顏色都很鮮艷,紅的、綠的、藍的……我罩上一層釉後再燒,就沒那麼亮眼了,各種顏色都統一在黃色調下,顯得古雅而耐看。”

當然,米振雄也直言,景泰藍釉下彩的成品率非常低。“絲的高度是1.5毫米,點底色時不能高過0.75毫米,然後蓋上透明釉燒制,打磨時磨掉0.35毫米的透明釉,剩一半透明釉蓋在顏色上,這樣出來的作品就別有韻味。但由於是手工打磨,有時磨掉的不是0.35毫米,而是0.5毫米的透明釉,又或者手工點色時厚薄不均,都很容易造成底色曝露,成為次品。所以,景泰藍釉下彩瓶,燒制十個能成功兩個就不錯了。”

不過即便再難,米振雄也一如既往地堅持探索。他説,他始終秉承一條理念,就是“寧拙不俗”。回望米振雄這六十年的創作歷程,無疑,他已經基本做到了。

發表評論>>
分享到: 2.23K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