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收藏館>>話説收藏字號:

玉溪青花,從歷史深處走來

發佈時間: 2016-10-14 09:29:38  |  來源: 光明日報  |  作者:  |  責任編輯: 藝博

    光明日報記者 張勇 任維東

  世人皆知江西景德鎮陶瓷華美,更有官窯元青花瓷以鮮艷的色彩、精細的工藝為人稱道。然而知道雲南玉溪市擁有可與之相媲美、同生於600多年前的玉溪青花瓷者,甚少。玉溪青花因在清代消失,成為一段塵封的歷史。若非在2013年玉溪青花瓷的燒制技藝重新被發現,並成為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産,玉溪青花可能永遠只是殘存的歷史記憶深藏在博物館中。

  重見天日的玉溪窯

  在玉溪市紅塔區紅塔山下瓦窯村旁的樹林中,默默臥著一個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玉溪古窯遺址。這是一個依山勢而建的瓷窯,像一條火龍趴在山坡上,故謂之“龍窯”。窯身長約30米,寬約1.75米,傾斜度為12度,氣勢不凡。如今,窯內經考古發掘整理,所有有價值的元明青花瓷片都已移至窯旁的展示區和玉溪市博物館。

  1960年12月,雲南省博物館的研究人員葛季芳在玉溪調查徵集文物時,偶然發現了幾塊元青花瓷片。他順藤摸瓜,在瓦窯村發現了三座古窯遺址,即“平窯”“上窯”和“古窯”,當時窯內遍地都是青花瓷片和渣餅。這是在雲南首次發現古代陶瓷窯址。欣喜若狂的葛季芳隨後在《考古》雜誌發表了題為《雲南玉溪發現古瓷窯址》的文章。這一發現引起了考古界和陶瓷界的強烈關注並受到高度評價,專家們認為玉溪窯青花無論器體造型、繪畫風格、青花發色都具有元末明初的風格,意味著歷史上雲南釉下彩繪瓷器燒制技藝已全面成熟,具備高超水準。因此玉溪窯被學術界認為是全國除景德鎮之外燒制元明青花瓷器的重要窯廠,它與江西景德鎮、浙江江山一起,被著名學者馮先銘並稱為“中國青花瓷器的三大産地”。

玉溪青花,從歷史深處走來

故宮博物院藏玉溪窯青花魚藻紋玉壺春瓶

玉溪青花,從歷史深處走來

玉溪市博物館藏玉溪窯青花假三足香爐

  與眾不同的青花瓷

  北京故宮博物院收藏的“元代玉溪窯青花魚藻紋玉壺春瓶”,玉溪市博物館收藏的“青花獅子滾繡球紋蓋罐”,都是現存的玉溪青花瓷的元代珍品。玉溪市博物館館長陳泰敏認為,這兩件青花瓷造型完整,繪畫精美,青花呈藍色,是玉溪元青花的傑出代表。

  作為雲南青花的代表,玉溪青花瓷究竟有何文化藝術特色?雲南大學藝術與設計學院副教授吳白雨長期從事玉溪窯陶瓷研究。他認為元代標準的“至正型”青花瓷只在景德鎮和玉溪發現,這説明玉溪青花與景德鎮元青花具有血緣關係。然而,二者卻呈現出不同的風貌。在藝術風格方面,玉溪青花是大寫意的繪畫風格,是樸素、直率、奔放的藝術語言;在色彩方面,玉溪青花的瓷胎呈灰色,青花呈暗藍色,釉色泛青;在繪畫題材上豐富多樣,玉溪青花有山水有人物有花鳥,有寫實有抽象。

  對於玉溪青花的歷史文化價值,吳白雨認為,雲南發現的大量元明時期的青花瓷器和眾多燒造窯口,尤其是玉溪青花的發現,為中國青花文化史的研究拓展了新途徑,是對中國陶瓷史的有效補充,體現了蒙古族文化、伊斯蘭文化和漢文化在雲南的相互融合,表現了民間文化樸素、自由、奔放的精神嚮往和審美追求。

  陳泰敏也説,玉溪青花是一種早期青花,是中原文化與雲南民族文化交流融合的産物,是陶瓷文化的傳播改變地方風俗習慣的見證。比如,雲南起初是沒有碗的,是陶瓷的傳入,使碗成了當地人的生活用品。

  他們還表示,玉溪窯之所以能成為國內重要的青花瓷産地,是因為雲南盛産燒制青花瓷的重要原料——鈷;同時元末明初大量中原地區的漢人進入雲南,對青花瓷産生了強烈需求,催生了玉溪青花在明代的繁榮。

發表評論>>
1   2   下一頁  


分享到: 2.23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