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展覽 > 正文

常書鴻、常沙娜父女藝術作品展七月精彩開幕 聆聽敦煌花開的聲音

發佈時間: 2019-07-11 09:56 | 來源: 中國網 | 作者: | 責任編輯: 李芳

1_副本.jpg

“花開敦煌——常書鴻、常沙娜父女藝術作品展”

中國網7月11日訊 7月16日至9月15日,“花開敦煌——常書鴻、常沙娜父女藝術作品展”將在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三層展廳舉行。

本次展覽由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清華大學美術學院主辦,甘肅省文化和旅遊廳、敦煌研究院、西北師範大學、江南織造府研究所協辦,北京薪火相傳文化藝術有限公司執行,將主要展出常書鴻代表作、常沙娜美術作品和工藝作品及常書鴻和常沙娜史料。

活動策展人黃炫梓在展覽前言中表示,1946年,常書鴻為推廣敦煌籌集經費,帶著年僅15歲的少女常沙娜在蘭州“物産館大樓”舉辦父女聯展。這兩個人,隨著歲月流轉,一位成為“敦煌守護神”,一位成為“敦煌圖案解密人”。如今73年過去,父女作品再次重聚,意義實在重大而深沉。對常沙娜來説,本展是其對父親的紀念,是對父親訴説自己堅守敦煌的一種承諾,更是希望喚醒更多人認識中國傳統文化的一種方式。

以下為展覽前言全文:

1946年常書鴻為了推廣敦煌籌集經費,帶著年僅15歲的少女常沙娜在蘭州“物産館大樓”舉辦父女聯展。七十三年往事,一位成為“敦煌守護神”,一位成為“敦煌圖案解密人”!一甲子人生歲月,我們會經歷生命中的喜、怒、哀、樂。可試問,有多少人能為了一件看似小眾喜好又無利可圖的事就這麼耗上幾十年?六七十年後的人生歲月,你我究竟能有多少故事可以傳訴?但相信對敦煌跟敦煌人們來説,經歷時間的打磨,將會是一段又一段,説不完的故事!

2014年啟動“花開敦煌”展,是一個美麗的意外,這個意外的碰撞,我們承載著恩典,一次次的傳遞這個美麗又傷感且激勵人的故事。有人説:常書鴻是幸運的!初赴里昂,即獲得學院派畫家竇古特教授指導。竇古特教授要求常書鴻從油畫顏色的製作方法及各種色彩的調和開始,這對當初赴法一心想學習最新染織技術的他,一切都是新的開始。

《畫家家庭》  常書鴻   1933

100×81cm   油畫

《敦煌農民》 常書鴻   1947

93×70cm   油畫

或許命中註定的因緣是數算不到的!常書鴻開始了古典油畫技巧學習,很快就抓住其精髓,而後轉入巴黎藝術大學師從著名的藝術大師勞倫斯,他以啟髮式的言論,給予常書鴻無限的自我探索。他説:“藝術是相對的形而上的民族時代的精神表徵”。這句話給了常書鴻莫大的啟發。常書鴻在他與勞倫斯對話紀錄中,以自己在巴黎生活的心情敘述:“那世界的東方,可憐我的祖國正在危亡旦夕......中國藝術,中華民族,那黃昏一般的前景,正在期待著我們共同奮鬥!”從這段紀錄中可以了解,常書鴻是以何心情堅決回國並時刻找機會落腳敦煌。這選擇,是一位藝術家血液中的藝術因子在脈絡中奔竄,狂亂且欣喜,遮掩不住內心對祖國文化藝術鍾愛之情。

法國留學時期的常書鴻意氣風發,他將老師提倡的“新古典主義”運用到實際創作,自1932年創作《G夫人像》獲得里昂美術專科學校全校畢業作品第一名後,就像打開幸運的盒子一般,連續幾年參展,屢屢獲獎,作品被國家級殿堂收藏,這在當時留法藝術家中,堪稱是前景光明的一位模範生。但是與一本《敦煌石窟圖錄》在巴黎塞納河畔的偶遇,徹底改變了他與夫人陳芝秀後半生命運,影響了女兒常沙娜一生命運的抉擇。

《女供養人-新疆拜城石窟第104窟》  常書鴻

畫心:長60.3cm   寬56cm

外邊:長71.5cm   寬67.5cm

紙本設色

《薩埵那捨身飼虎-敦煌壁畫莫高窟北魏第254窟》  常書鴻   1944

畫心:長77.3cm   寬98cm

外邊:長105.5cm   寬130.5cm

紙本設色

回國後動蕩不安的大時代並沒有阻止常書鴻前進敦煌的夢想,敦煌對他來説,就是一座神聖的藝術殿堂,是中國傳統文化的源流;不以外貌來論斷,而以心靈崇尚之。當他看到一天天凋零的莫高窟,恐慌這個他尚未居住的殿堂頃刻瓦解,所以抱持著維繫藝術殿堂的一切而寄身沙漠中。或許敦煌藝術就是有這種魅力,只要你真的走進來,不自覺中會産生莫名的民族情懷,會有想要再認識它多一點的執念!敦煌莫高窟的今日,倣若一將功成萬骨枯!是一代代人堅守才有今天的璀璨再現!

2017 年10月,里昂•富維埃爾山頂的古羅馬大劇院,夕陽西下,落日的余暉射向那片山頭,葉片翠綠閃閃發光,整個天空霎時明亮了起來,讓人心曠神怡。露天劇院斑駁的石柱,隨著光影忽近忽遠,這一抹夕陽的點墨,有種時光錯落之感,陽光灑落在老人臉上,頃刻間吸了一口氣,她笑説:沒想到再回來,頭髮都白了!我從小跟隨父母回國,一句中國話都不會説,聽不懂,如果不是我父親堅持要到敦煌,我或許不會離開這裡…….越是老來,越覺我父親工作、生活的不容易!母親走後,我們相依為命,我對父親的話,唯命是從。我受父親影響,敦煌的一切,竟也在不知不覺中,刻到我的骨子裏了,越理解我父親所做的一切,越是發自內心的敬重他!

《九層樓》  常書鴻   1952

102.3×61.5cm   油畫

《燃燈菩薩(初唐)》  常沙娜   1947

51×40.5cm

常沙娜出生在法國里昂,最後卻在中國長成。回到里昂參加第二屆“中法文化論壇”,她説:“太多的記憶了,小時候這裡的點點滴滴一直涌上來,我覺得我的媽媽特別可憐,但是歷史已經決定了,再也沒法改變。”在廣場散落的石上小憩,那一抹陽光折射而下,倣若時光隧道;古老與現代僅是咫尺之遙,卻讓人猶如穿越時空軌跡,隨著她的聲音,回到從前。面對她娓娓訴説的一切,我感到一股難以解釋的情緒油然而生,動蕩不安的年代,他們對自己輕,卻對國家十分看重!

她説:“我十分清楚自己名字的來歷,竟然也時常感覺‘沙娜’二字隱喻著某種緣分,正是這緣分,促使我跟隨爸爸走進了茫茫沙漠,走進了神奇的敦煌石窟……”坐在里昂這座古羅馬文明的遺址看夕陽聽風,聽她説起遙遠中國西北敦煌石窟裏的人、事、物;似乎不管是哪的遺址,都住著老靈魂,透過風吹的樹葉,述説著過去的輝煌,這思緒特別的奇妙!

《説法圖-西魏第288窟》  常沙娜   1947

156.3×127.3cm

《供養菩薩-晚唐14窟》  常沙娜   1947

80×67cm

這十多年來中國當代文化藝術奔騰發展,似乎不説説“當代”一詞就是落伍,但究竟這是誰的當代?21世紀是個世界化、全球化的社會,國家提出要復興中國文化,但不安的世代,中國文化如何復興?中國傳統文化如何延續和繼續發展,中國傳統文化在當下如何表達?兩位常先生親身經歷的故事給出許多啟發!所以當您在看展的時候,請您一定要將腦海裏的時光往前推進七十年,去想像,那個年代,蒼茫大漠中,荒蕪的洞窟裏,藝術家破釜沉舟的勇氣,與年幼少女對父親信任且相依為命的深情。

古代畫師以想像的翅膀,把我們引入佛國世界,也是眾生世界。這些畫師沒留下任何姓名,但播下想像的種子後,意念成為枝繁葉茂的植被。莫高窟藝術受後世各國追尋、探索跟喜愛,文人墨客在此脈絡下汲取靈感,莫高窟的神話故事擁有的烏托邦式色彩、超現實主義的面貌,是代代藝術家們追尋的目標。常沙娜先生追隨父親常書鴻在莫高窟度過的青蔥歲月,為她一生的事業打下無以撼動的基礎。

《人字披-西夏309窟》  常沙娜   2000-2004

31×36cm   紙本


《邊飾-隋416、302、303、305、390窟》  常沙娜   2000-2004

7×35cm   紙本

在識字率不高的古代,人們離不開圖像的説明。常沙娜受林徽因啟發進入清華營建係工作,林徽因要她以敦煌圖案作設計,她沒想過有一天自己會成為敦煌圖案研究專家與教育家,她對洞窟藝術的解析,讓世人從圖案藝術的角度重新認識敦煌石窟。若説常書鴻以藝術家的視角打開世人對敦煌藝術的敬崇,那麼常沙娜則通過對圖案裝飾元素的解析,讓人簡易了解敦煌石窟蘊含的智慧,每一個局部都令人驚艷。她更大的成就應是作為中國美術史上不可被輕易忘記的一位“歷史的傳述者”。她見證了父輩那一代人,以自己的所學奉獻國家,對國家民族充滿熱情,她不僅傳承這份熱情,更希望繼續傳遞給新一代年輕人。因她的引導,在展覽推廣上我更加關注中國傳統文化在當下的深度價值與轉型方式。我認為,藝術,應該立足當下,介入歷史。

《人民大會堂宴會廳天頂裝飾設計彩色設置效果圖》  常沙娜

38.5×103cm  水粉

《飛燕草》  常沙娜   70年代

34×25cm

如今父女作品時隔七十餘年再次聚現,這歲月滄桑砥礪,有太多內在深沉的意義!對常沙娜來説,這個展覽是她對父親的紀念,是對父親訴説自己堅守敦煌的一種承諾,是希望喚醒更多人認識中國傳統文化的一種方式。這個展覽有藝術家對藝術堅持的夢想,有女兒對父親的敬重與驕傲!

面對敦煌藝術的推廣工作,常沙娜説自己的態度是:“老牛自知夕陽晚,不須揚鞭自奮蹄!” 人生詰問,她予以簡單的答案,督促自己,面對大眾推廣敦煌,比誰都勤奮!這也是回饋老父親對她的培育之情!

這是故事的開始,但我相信,未來,這故事會繼續延續下去。

文圖資料來源於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官方微信公號

分享到:
相關內容
醴瓷進京,綻放奇異五彩釉光

2019年6月15日下午,為了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週年華誕,由中國陶瓷工業協會、中共醴陵市委和醴陵市人民政府主辦,由北京國中陶瓷藝術館和湖南省女陶藝家協會承辦的“20

更新日期:2019-06-17 09:44:38
中華傳統文化傳承發展項目《非遺公開課》生動開講

《非遺公開課》節目錄製現場 中華五千年文化源遠流長,非物質文化遺産熠熠生輝。在人類數千年發展歷程中,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産潤物無聲,給予中國人生活的養分。隨著絲綢之路等

更新日期:2019-06-13 19:53:37
熱門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