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文娛 > 正文

裸播?硬上?但是光芒不可擋!

發佈時間: 2019-07-02 13:49 | 來源: 毒藥君 | 作者: | 責任編輯: 李芳

眼睛一眨,2019年就過去一半了。

總結上半年追劇的歷程就是:告別和爛尾齊飛,爆款和渣劇共舞。

心傷了,但是劇還是得繼續追。

等了半年多,也終於有一部有分量的國産劇上線了,此時不追更待何時 ——

長安十二時辰

The Longest Day In Chang'an

6月27日,當圍觀群眾還在為范李分手、雙宋離婚遍地吃瓜時。

在延期播出半年多後,沒有宣傳,沒有通告。

《長安十二時辰》猝不及防地在一堆八卦新聞中悄無聲息上映了。

這種操作,甚至被人戲稱為裸播硬上。

該劇改編自作家馬伯庸的同名小説。

原故事的創作靈感,則來自一個知乎的腦洞問答。

如果你來給《刺客信條》寫劇情,你會把背景設定在哪?

在這款全球知名的冒險動作系列遊戲中,每段歷史中,都有一個國家最具代表性的城市。

十字軍東征的耶路撒冷,文藝復興的羅馬,法國大革命的巴黎。

而馬伯庸選擇的城市則是,大唐長安。

夢回大唐,是每個中國人心中的執念。

盛唐都城的長安,是同時最大的百萬級國際都市。

八方來朝,東西交融,藝術璀璨、自由包容。

馬伯庸在盛唐情懷下,寫出了一段遊戲劇本

“俯瞰長安城,一百零八坊如棋盤般排布,晴空之上一頭雄鷹飛過”

這是小説開篇建構的雛形,也是電視劇的開頭。

西元744年,即天寶三年。

大唐的開元盛世已經達到了頂峰。

此時,玄宗李隆基遇見了楊玉環,搬進驪山玩樂怠政。

朝中外戚和宦官只手遮天,朝外藩鎮割據,蠢蠢欲動。

大唐國運正在由盛轉衰。

時間正逢上元佳節(元宵節),長安城內解除宵禁,從白天到黑夜,車水馬龍,張燈結綵,一片歡樂祥和。

在這盛大的節日中,一場陰謀也在悄然醞釀。

來自西郡被稱為“狼衛”的一群人,潛入了長安城。

他們所奉狼主之命,要在長安燈會之時,製造“恐怖襲擊”。

朝廷設的情報機構靖安司,得到消息展開圍捕。

突襲雖然殲滅幾名狼衛,但一名關鍵人物卻逃脫了。

狼衛的恐怖計劃還在繼續。

長安城內接連又發生命案。

為了保證長安城百姓的安危,以及上元燈會順利進行。

此等的重任便交予了靖安司司丞李必(易烊千璽飾)手中。

李必年少有為,抱負遠大,渴望登堂入室,輔佐君王。

但是長安城一百零八坊,人口百萬,魚龍混雜,官商相接。

要悄無聲息地捉拿並非易事,於是李必找到了一位“狠人”。

身背三十四條人命,弒殺上官的前任長安不良帥,張小敬(雷佳音飾)。

此人是個死囚,曾混于黑白兩道之間,手段高,人脈廣。

只要捉拿狼衛,就能活命。

《長安十二時辰》英文片名為“The Longest Day In Chang'an”(長安最長的一天)。

原著五十多萬字,故事濃縮在長安城十二時辰之內。

同時通過主線故事牽出,政治權鬥,犯罪懸疑,武俠戰爭等支線故事。

這樣的故事範例,像極了美劇《24小時》。

馬伯庸自己也承認寫這部小説時,完全參照美劇的故事模式來寫。

▲《24小時》

要使一個24小時的故事變得精彩,那麼所涉及的資訊量就得極為豐富。

劇集的第一集,埋下的線索就極其多。

不良帥張小敬的身世和過去。

靖安司的功能和背景。

狼衛密謀和背後的組織。

前面所説由於劇集的故事模型,讓每一集都充滿了資訊點。

特別是在前兩集,要交代一系列的背景關係,同時還有生晦的歷史知識。

案件的推進有些拖遝,這讓人看著有些費神。

但兩集過後,線索浮出水面,各方官員實力登場較量,便讓人越看越過癮。

不光是主線故事的安排。

作為一部具有歷史背景的懸疑劇,雖然是一個虛構的腦洞故事。

但是,所有的資訊都應該是可靠且合理的。

馬伯庸在談話節目中,就説到所有創作都是“細節出魔鬼”。

在寫這本小説時,他就便對整個長安城做了細緻的考究。

長安每個坊的位置、地位、功能、出入人群都要熟知。

本片導演曹盾,曾執導過《九州·海上牧雲記》,也是出了名的細節控。

他對這個戲的目標是:努力還原大唐的一天。

這句話看似輕描淡寫,但是實現難度不小。

作為大唐情報調查機構的靖安司,在沒有網際網路通訊的時代。

加密的訊息交流,全靠望樓上的鼓聲和標記暗喻。

而都尉官兵的衣服和裝備也一應俱全、事無巨細。

從盔甲到連發弓弩,從佩刀武器到手臂上的磨刀皮。

而不同職能軍隊官兵的護甲則不同,這種棉袍扎甲也是有考有據。

隋唐傳承了南朝好修道的遺風。

修道之人流行子午簪,插發則是從後往前,這個細節也受到了道教協會的認可。

當時小孩流行的雙垂髫。

甚至普通人所帶幞頭,路邊的群演也裝扮得一絲不茍。

張小敬去懷柔坊追捕狼衛的地點是宗教聚集地,遇見了身穿紅袍的人群。

這教派是唐朝三夷教之一的祆教,也就是“拜火教”。

這種細節已經深入到,劇中人物的行為語言。

唐代時,人們對父親並不稱呼爹,而是叫阿爺。

人們尊敬行禮的手勢,並不是抱拳或者作揖,而是叉手禮。

而下屬回應的“喏”,也不是讀“nuo”,而是“re(三聲)”。

當然,還有長安城的風貌,在劇中足以讓觀眾感受到盛唐時的城市景象。

曹盾是攝影師出身,對鏡頭的運動、畫面的燈光構圖都有極高的要求。

運動長鏡頭,講究流暢而有景別節奏。

打光和色調烘托氣氛,構圖同時彰顯人物地位。

每一個畫面都極近電影質感。

良心的製作,也為影片帶來了好口碑。

該劇豆瓣開畫便是8.8分,空降年度第一國劇的位置。

即使上線多日後,平分也一直維持在8.7分。

説實在的,看《長安十二時辰》,或多或少都會有些時代的情懷分。

畢竟劇中的大唐盛世,實在太美好了。

而上一次有這樣感覺的,正是陳凱歌的《妖貓傳》。

如果能夠在一個好的故事範本下,極致展現大唐的樣子。

無論從內容,還是到形式。

這正是國人所渴望的真正國風劇。

有意思的是,本片的造型指導有一位日本人黑澤和子,她是黑澤明的女兒。

可這並沒有讓人覺得不自然。

因為唐朝對日本文化的影響毋庸置疑。

這種文化自信,就是源於自身的強大。

當然從《長安十二時辰》之中,也依稀能看到一些國劇固有的瑕疵。

但是瑕不掩瑜,因為觀眾能夠感受到,什麼是用心所做的作品。

即使半年只出一部如此用心的劇,也值了。

最後,再次祈禱。

希望該劇不要爛尾。

分享到:
相關內容
醴瓷進京,綻放奇異五彩釉光

2019年6月15日下午,為了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週年華誕,由中國陶瓷工業協會、中共醴陵市委和醴陵市人民政府主辦,由北京國中陶瓷藝術館和湖南省女陶藝家協會承辦的“20

更新日期:2019-06-17 09:44:38
中華傳統文化傳承發展項目《非遺公開課》生動開講

《非遺公開課》節目錄製現場 中華五千年文化源遠流長,非物質文化遺産熠熠生輝。在人類數千年發展歷程中,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産潤物無聲,給予中國人生活的養分。隨著絲綢之路等

更新日期:2019-06-13 19:53:37
熱門搜索